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六章:何为真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我记得我有打开结界的啊。”

    高大男子从怀中拿出了一座小巧的阵法,阵法上面大大地写了两个字——

    “低级”!

    老者也是愕然地看着这两个明显是挑衅的字眼。似乎,这位大佬,比较好说话?

    “想那么多干嘛,刚好缺一方镇纸,这个一看就是有点年头的货色了,赶紧打上烙印,不然老二......”

    “神说,你不能动,你手上的镇纸是原罪,是需要神的信徒净化之物。”

    原本严肃的话语却带上了一丝轻佻的语气,高大男子手中的镇纸飞到了一个黑袍人的手上,被刻下了精神烙印。

    感受到了精神烙印,那个用翡翠雕刻而成的“可”字化作了一团如水的玉液,在半空中缓缓地倾倒在了整个镇纸朝着天花板上的那一面,化作了他们家族家徽的样子。

    一轮蓝色的太阳在魔兽的注视下从群山中缓缓升起,太阳的光芒之下刻下了一个小小的,由某种扭曲的线条组成的符号。

    “诶?这个好像是东方的古符字,好像代表的意思是......‘财富’?看起来挺酷的嘛,一看就知道是我们家族从很久以前就传承下来的的东西。”

    黑袍男子美滋滋地将镇纸收到了自己的储物戒指中。“呃,大哥,别这么看着我,小弟最近在东方游历为家族寻找人才,学到了一个词叫做龙阳之好,你知道小弟我性喜美人,绝无......”

    看着明显要不分场合地开战的两兄弟,老者哀叹一声,自己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两个后生,搞得一天到晚不得清闲。

    哪怕你们两个互相算计争夺权力,我们这些老家伙都能接受啊,这么两个大龄幼童是怎么一回事?

    而且,这镇纸上面明明就有三个符字啊,是上古时期神灵所传授下来的文字,虽然代表了也是“财富”这一类的意思,但怎么看到的就不一样。

    老者晃了晃脑袋,将这个奇葩的想法抛之脑后,随后狠狠地将两兄弟打翻在地,一手一个揪着头发像拖死狗一样拖出了门外,踏上了高大男子早已布好的临时传送阵之中。

    既然自己这个二侄子能够在这种情况下肆无忌惮地跟自家大哥开玩笑,那么就代表着他对那个学生的信任以及——对这次事件必胜的信心!

    现在他应该做的,就是回到家族里去请教自己的大哥,从家族里调出一批真正的好手埋伏在警备厅外面,只要有谁敢乱来,就直接斩杀。

    “和平年代太久了啊,这些人,看来都忘记了我们家族铁血的一面了,现在玄木帝国的‘灵影军’,仍然是我们家族在掌控啊。大侄子说的对,这座皇城,是该好好地改改格局了,不然什么阿猫阿狗都跑出来吵闹。”

    凛风子爵和那位副厅长来到了门口,他深吸一口气,对着子爵说道:“凛风大人,其实您的二伯伯要我私下交代你一句话。”凛风子爵转过头看着他。

    “那位大人想要告诉你的是——不要低头,无论是谁,都不能让你低头,大人说了,你是我们家族的未来之星,你,就应该是以无敌的姿态去和大路上所有的英杰去博弈!”

    副厅长端端正正地行了一礼,不是官方中上下级之间的利益,而是凛风子爵的家族中,家臣对未来家主的“半礼”。

    凛风子爵笑了笑,拔出了自己的备用剑,用剑尖削下了这位誓死效忠家族的忠臣的半根头发,也行了一个古老的礼节后道:“是么,二叔是这么说的啊,那么,我就毫不留情肆意出手了。”

    转身,狠狠一脚,门碎。凛风子爵大笑着踏入了房门,完全不像一个去接受审问的人。

    而他的大伯所说过的,领头的那位官员,早已目瞪口呆地看着碎裂的大门,仿佛那里有什么神秘宝藏一般,然后内心里把自家老师骂得狗血淋头。恨不得马上拍拍屁股回去提刀砍他的恩师。

    这就是你告诉我的温尔文雅,礼贤下士,尊敬长辈?这已经跟无视玄木帝国没什么区别了啊!

    “哈哈哈哈,在下乌尔德·凛风......嗯,家族你们知道了吧,我就不说了,在执行各位大人的公务之前,本子爵有几个小问题想问问。”凛风子爵收起了自己的备用剑,说道。

    “根据我玄木帝国法律,贵族在受审之前有权说话,我同意。”邢察门中一位普通人员举起了手,他是专门的玄木帝国法律顾问,每一个特派小组都有这么一个人员负责对各项议程的法律鉴定,堪称行走的法典。

    千万别认为凛风子爵的家族就准备了一个领头羊一个后手。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谁还能说什么,其余的组员自然是一阵赞同声。

    “你说吧,乌尔德·凛风子爵,但你要在这本法典的注视下起誓,你说的话,不会损害帝国的荣耀,不会违背众神的荣光!”那位想砍死自家老师的官员整理了一下仪容,严肃地说道。

    凛风子爵面色肃然地看着法律顾问手中的法典,道:“我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符合帝国的规定,更是对众神的尊敬,我凛风子爵起誓,对一切真诚,并忠诚希望一切抵挡玄木帝国脚步的人,都将成为巨龙口中的亡魂!”

    某几位组员不自然地扭了扭身体。

    “很好,入审仪式已完毕,现在请凛风子爵说话。”法律顾问再次发言。

    “感谢大人,今早我为了我母亲寿辰礼物的原因,去到了一家小店里,因为来晚了的原因,就用了几座早就和家族长辈商量好的庄园地契来求购......这些都不是重点。”

    凛风子爵突然停顿,目光森冷地扫了一眼邢察门的各位官员——

    “各位邢察官大人,我要举报,这个警备厅里的人有人蔑视我国法律,以普通的事件级别对待一个子爵,以及一个为帝国征战过的老人!我提议,首先对这些人进行最严厉的处罚,否则我有权利拒绝配合你们调查!”

    “嗯,尊敬的凛风子爵,我知道你对于这件事情很气愤,但是我们在座各位都希望你先配合我们,然后抢先抓到幕后黑手,给皇城里恐慌的人民一个交代。”小组之中负责信息的人员开口了。

    “反对,如果连我们国家的安保系统都无法得到最基本的等级教育,那我们首先应该注意的是内部问题,我玄木帝国近年来进入了平稳发展阶段,所以我认为内部问题是重点。”

    负责环境勘探的人员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同意。”

    “同意。”

    ......

    “根据本国法律贵族方案,凛风子爵所提要求合理,在有爵位的贵族的自身安全受到威胁时,有权利申请国家帮助,现下条件符合。”顾问说道。

    “大人,不是我们的过错啊!我们只是负责一般的安全事务,根本没有料到这一次的事件会这么严重,这才没有重视,跟我们没有关系啊!”

    几个身穿制服的人猛地瘫倒在地,随后大声辩解道。

    “够了,本官不听,我已经将这件事向上级汇报,还有另外一队同僚也要过来,不用我说的再明白了吧。”

    看着那些如同败家之犬一般的背影,凛风子爵不屑地低声说道:“真是帝国的蛀虫。”也不知道在骂谁。

    “嗯,凛风子爵,鉴于你刚才破门而入的行为,我提议对你的行为进行处罚,当然,是在这件事完了之后。”负责布置计划的人员说道。

    “这位先生,请注意你的言辞,我猜你之前没有看过任何的贵族条令吧,我身为陛下亲封的子爵,该罚该赏,肯定是由贵族院的诸位大人来负责,我应该去的是贵族法庭,你们,只有审查权,没有直接的建议权或者决定权。”

    凛风子爵冷笑了一声,心里面想着的是——老子就是欺负你没有爵位,就是欺负你的出身又怎么样。

    他看清了这出闹剧的真相。

    一个邢察门小组里的人,除开领头的那位,负责信息方面以及布置计划的两人是其他家族安插进来的代表,其余的人,全是帮助他们家族的,结合刚才二伯托那个家臣对自己的嘱咐,他大概猜出了二伯的目的——练胆!

    “尊敬的各位大人,我乌尔德什么都不要,我只想要真相!关于对我的污蔑,对我人身安全所造成的威胁,我甚至认为有人想要叛国,幕后黑手他存心把这个国家的阶级矛盾化。”

    乌尔德将话讲得大义凛然:“你们的关注点应该是赶紧去抓住这个,或者这些叛国者!还我玄木帝国一个稳定发展的环境,不只是给皇城恐慌的人民一个交代,更是要给整个国家一个交代!”

    他拔出了长剑:“我在法典的面前许下庄重的诺言,以我凛风子爵的名义,对于这次事件,我一定会追查到底,誓不罢休,一定要为了维护我玄木帝国的荣耀!”

    华丽的话语说完了,凛风子爵转身就走,邢察门的人有的本就不想拦他,另外两个则是不敢拦。

    领头的拍了拍椅子的扶手,严肃地说道:“都听到了吧,我们国家,需要的是真相,需要维护的是我们帝国的荣耀,需要的是集体的利益,我们有责任去寻找真相,究竟什么是真相,我们要一同努力,回去尽快查出一点线索,限你们半天的时间,收队!”

    凛风子爵哼着小曲走出了警备厅的大门,不出所料地有一辆豪华的马车在等着他,不过等他一上去,看到了很有意思的一幕——

    “混蛋老哥,不知道要爱护弟弟吗,你跟我抢这个有什么意思,都已经认主了,不就是龙纹钻嘛,小弟我赔你一百倍!”

    他的大伯鼻青脸肿地掐住了二伯的手,另一只手不停地在他黑袍上翻找。

    “你要赔?好啊,老子不要你那一百倍的龙纹钻,这种等级的东西,你给我来十个,咱们兄弟俩两不相欠,这种随便一拍就能把我一个圣者级的战士打成这个模样,你告诉我一百倍龙纹钻。”高大男子瞪眼道。

    “诶?大哥,原来你不蠢嘛,那怎么前些年还被我骗了......”

    “混蛋,老子是你大哥!再说你一个不常管事的人要什么镇纸,老子才最适合,给我!”

    高大男子充分发挥了战圣的身体优势,把自家亲弟弟摁在桌子上往死里打,反正他知道弟弟身上一堆又一堆的防御魔导器,打不死!

    “咳咳咳,两位伯伯,能否,暂停一下。”凛风子爵感觉自己脸上的谄媚已经快堆满了,练什么胆,二爷爷没在旁边,他可看不下这两个大龄幼童,不被暴打一顿就算好事了。

    “乌尔德,接下来就没你什么事了,你现在只需要回去再看看以前没对你开放的绝密文件,这一代就只有你了,担子很重。”

    两个人瞬间恢复成德高望重的前辈,拍了拍凛风子爵的肩膀:“到家了,记得去问候一下你那几个姐姐,他们也好久没见你了。”

    凛风子爵点了点头,他下了马车后,抽出了自己的剑,小心翼翼地反过来握住了剑鞘,然后用剑柄抵住了即将关上的马车门,保持了一个自认为安全了的距离。

    他谄媚地说道:“那啥,两位伯伯,记得别动手了,在路上把马车打散架了,终归是我们家族丢脸,你们再打,我就去告诉我大爷爷二爷爷,还有我几个姐......”

    话没说完,凛风子爵就感受到了一道极其强悍的劲风混杂着精神力把他轰进了家族里。

    “小兔崽子,居然敢管我们的事了,看我们回来不打烂你的屁股。”此外还有一道细小的精神力的聚音成线——“风无缺皇子那边,就交给你了,不要让我们失望,在合作的同时,查出,家族想要的真相!”

    各地各处,财仙王,教堂,乌尔德·凛风以及其余势力的人都在考虑——究竟何为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