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四十七章:跨界而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位白衣人从扬起来的尘埃中走了出来,衣服上面不染一尘,满脸微笑地将手插进了自己后辈们的胸膛里面,揪出了一条条扭动的“长蛇”。

    财仙王定睛看去,所谓的长蛇居然是颜色各异的血脉,只是血脉仿佛有灵性一般在挣扎。

    “老,老祖,为什么?”一位老者哀嚎着看着自己的力量化作了一道血脉被自己的老祖揪了出来,脸上的惊恐清晰可见。

    “噢,忘记告诉你们了,哪怕那种药物被制造了出来,也只够一个人使用。”

    白衣人笑呵呵地拂过了他的脑袋,泯灭了他的灵魂。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们这些人的命都是我给的,所以我现在收回来,没有意见吧。”

    “我有意见。”财仙王挠有兴趣地看着那个屠杀自己后辈毫无压力的中年男子,“你这样做,搞得我没办法去问那些人皇室秘库在哪里了。”

    财仙王笑道:“这么久了不见你来这边,想必其他人已经被你都干掉了吧,然后你借了我的手,帮你清洗了这些难缠的后辈。”

    风真言看着财仙王行了一礼:“是啊,多谢这位前辈了,我还没有进入古老者境界,这些后辈和我的实力不相上下呢,拿下他们真的是要废一点心计。”

    他扬了扬另一只手上拿着的巨大瓶子:“相信前辈很想知道我说的药物是什么吧,要不要给你解释一下?”

    不等财仙王说话,他已经自顾自地解释了起来:“我们风家,曾经也是东部大陆的家族,但是因为某种原因颠沛流离,最后被精灵族的大人物所救。”

    他眼中闪现出了一丝狂热的光芒:“他不仅救了我们,还将自己身上伟大的血脉传给了我们少数人,并告诉了我们一个极其强大的配方。”

    他向着财仙王举起了自己手上的储物戒指;“这个里面装有着那卷药物配方,只要我们血祭了足够多的人类从里面提取出一点成分,只要量足够了,我们就能够觉醒自己精灵血脉中的神圣祭司血脉!”

    财仙王眼一瞪,一股磅礴无比的怒意涌上心头:“尔等疯了,这要屠杀了多少无辜百姓才能够满足你们,你们的皇室成员已经基本上成为了半精灵,这又杀了多少人!”

    风真言诧异地看了财仙王一眼:“难道先生不觉得,这些贱民能够为我们的实力做出贡献是一种荣耀么?再说了,他们的繁殖能力,生回来也不要多少时间。”

    他笑呵呵地将瓶口往下倾斜了一下,但是并没有什么东西流出来。

    血呢?

    财仙王右手一推,一股汹涌的劲力将风真言打退了几步的距离,随后又是一击打烂了瓶子,里面空无一物。

    “你干了什么?”

    财仙王眯起了眼睛,大意了,他原以为风真言只是在等着那种药物的运作成熟然后有一战之力,没想到却无影无踪了。

    “哦,你说这个啊。”风真言笑得很温润,十分的大局在握:“祭祀之瓶,我用精灵族本源的血脉进行献祭,换取了另外一个世界生灵的支持。”

    “那个种族是——神灵一族。”

    风真言演不下去了,他哈哈大笑起来,脸上的表情肆意而张狂:“这是精灵族独角狩猎之神的十二属神之一降临的分身,你死定了!”

    财仙王抬头看了过去,黑白色的蜃气逐渐被某一种力量给拉扯开来,一根巨大的树枝虚影传送了过来,已经有两个树人战士先行降落了下来。

    “哈哈哈,一位古老者,只要你现在愿意归于我的马下,我可以奏请这位神灵用他的力量改造你的躯体,然后让你成为一个伟大的精灵。”

    风真言笑道,他拉开了一道裂缝,里面各种宝物散发着巨量的天地灵气。

    “只要先生你愿意归于我的麾下,我们玄木帝国这么多年来积蓄下来的宝物就归你了。”

    财仙王没有理他,接着抬头看着那道裂缝沉默不语。

    上面的树人战士就在快要下来的时候遭到了一层屏障的阻挡,上面的树枝正在慢条斯理地一点一点地撕开了世界的阻隔。

    “不错的啊,这股力量。”财仙王心中暗道,“怎么感觉这一方世界的天道没有这树神身上的天道气息强,错觉么。”

    同一时间,阿林大陆的天道意识正在不断地催促财仙王。

    “接受我的帮助,接受我的力量,只要你愿意帮我解决了它,我就放开对你的限制一部分。”

    “我知道你很强,帮助我,我给你最大的权限。”

    仿佛为了证实自己的话,浩浩荡荡的天地灵气被调动过来强行塞入了财仙王的身体里,他感觉自己都快因为天地灵气的凝聚泡在灵液里了。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财仙王一伸手,晃了晃肩膀,周围仿佛有什么东西碎裂了的声音传了出来。

    风真言皱眉看着财仙王,他好像看出了面前这人有了些许的不同。

    “这么点东西就想收买我?”财仙王看着他,“看来你一直不问世事地苦修啊,废物!”

    他举起了右手,一道金黄色的道纹撕开了一条空间裂缝,一方方巨大的金砖从裂缝里面涌出,以极快的速度飞到了皇城的四周,定住了蜃气。

    这下从另外一个世界的来客也没办法了,只能像是琥珀里的虫子一般看着下方的一举一动。

    “来,现在你告诉我,你的神,能为你做什么呢?”财仙王的身后飞出了四枚巨大的蓝宝石,上面闪烁着勾人心魄的蓝光。

    “你为了一己之利,屠杀平民无数,屠杀后辈无数,罪大恶极,你连进入阴间受罚的资格都没有。”

    四枚蓝宝石凝聚成了一支毛笔被财仙王握在了手上,天地之间冥冥的命数有感,从不知名处落下了点点黑色的“笔墨”将晶蓝色的笔尖染成了黑色。

    “如此罪责,当受神雷降世,洗炼人间,令汝魂飞魄散!”

    财仙王借助天地之力,写下了这篇祷告天地雷霆的祭文。

    天道气息传达了一丝欢悦的意识给了财仙王,他现在书写的是主世界之间最为纯正的雷霆大道气息,对这一方小世界的补全有着极大的作用。

    世界呼应了他的意志,一片片连绵的乌云透过了蜃气来到了风真言的上空,原本蓝色的电弧上面缠绕着一丝丝黑红色的光芒。

    天地有感,降下孽火之雷!

    风真言的灵魂不会真正的魂飞魄散,而是在失去肉体之后被雷霆上面的孽火永世缠绕,以一种最为可怖的方式慢慢地磨碎他的灵魂,然后经过一段时间之后再次凝聚,如此循环。

    每一次的轮回,都会保留风真言的记忆,然后磨灭他精神之中的耐受性,以另外一种痛苦让他继续承受。

    “我不服,凭什么,凭什么你能够操纵天地的意志,凭什么你能够主宰我的生死。我之前那么多年的苦难都挺过来了,杀几个平民又算得了什么!”

    风真言癫狂:“那些连侍奉我都没有资格的贱民,凭什么杀了他们我就要受罚,我不服!”

    财仙王冷眼看着他:“你不服关本王屁事,或许以你的思想你没错,但是以天地之间的思想你就是个叛乱者,乱世之人!”

    话音一落,孽火之雷降临在了风真言的头上,仅仅一击就打碎了他的肉体,那么接下来天地就会将他的灵魂一次次重组,直到雷劫过完,再次重复上述过程。

    财仙王飞到空中,看着那根浮现出了人脸的树枝笑道:“没想到吧,居然还有这么强的人类盯着你们。”

    人脸愤怒地看着他:“该死的东西,格纳跟我说过你这条阴险的蛇,你欺骗了我们伟大的母亲!”

    格纳?

    母亲?

    “原来如此,精灵族的混蛋啊,怎么,是来找死的吗?”财仙王一拍手,“那棵该死的树还真的是地位不低,连你这个传说中的神灵都要称她为母亲。”

    他一掌拍掉了世界对于他的限制:“怎么,要来和我打一架么,你说如果我绑架了你,精灵族的人们会不会和我翻脸?”

    树枝没有理他,直接一道意念指令输入了过去,两个树人战士拿着巨大的兵器冲向了财仙王。

    “无聊,力士听命,干掉他们。”财仙王随手朝着它们一指。

    站在地上正在破坏的几尊巨人脚下浮现了一团团巨大的黄云,托着它们飞上了天空,重锏横扫过去,干脆利落地砸碎了两个树人战士。

    “传说中的黄巾力士!”树枝尖叫起来!

    然后它惊恐地看向了财仙王,它现在有一种错觉,他觉得面前这人眼睛里面发出来的光芒居然比这天地之中的光芒还要亮。

    “你刚才,说了什么?”财仙王两眼放光,“说出来,我可以考虑放你一马,让你平安无事地离开这个地方。”

    正宗的大鱼!

    他面色激动地看着这根树枝,仿佛它是多么倾城的存在。

    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祭炼这总共七尊黄金巨人所用的手法就是用诸天万界之中最为正统的黄巾力士的方法。

    接下来只要不停地“填鸭”,增强它们的肉体以及灵魂知识,让它们了解自己的作用以及忠诚,那就是最好用的随从!

    “老实说!不然你今天就要死,本王就隔空出手,灭掉你的真身。”

    皇城周围的金砖滴溜溜地飞了上来,组成了一个小一号,但是禁锢程度更为强大的阵法锁住了树枝虚影。

    “我,我不知道!”

    树枝虚影尖叫一声,整个虚影爆炸开来,在这片空间里面留下了一个树枝状的裂缝。

    “居然还自爆?”财仙王恼怒,一脚将半空踏出了几道裂缝:“你觉得你跑的了?把你知道的东西都给我吐出来!”

    他往前挥出了右手,世界意志直接将这一方的世界屏障给弄薄,方便财仙王出手。

    “跑?你能跑到哪里去......找到你的空间坐标了!”

    财仙王眼睛一亮,随即加大了力量的输出程度。

    而在另一方世界,就不是这么好说的状况了。

    所有的生灵惊愕地看着天空之中碎裂的一个大洞,一只说不上是什么颜色的大手伸了出来,目标直指他们时常祭拜的一座神山!

    “该死的东西,不要太过分了!”

    一道愤怒的声音响了起来,神山的底部崩碎,一根根粗大的树枝上面荡漾着令人心悸的墨绿色光芒朝着大手抽了过去。

    周围的生灵都颤巍巍地跪了下来,他们现在终于相信了,他们平时所祭拜的神灵是真实存在的,而且正在和不知名的邪恶存在战斗,保护着他们的家园!

    一些信仰不怎么诚挚的人痛哭流涕地不停敲击着自己的脑袋,恨自己为什么那么愚蠢,居然不相信他们的保护神。

    “该死的魔鬼,滚出我们的世界!”

    “神啊,求您保护你的子民吧!”

    “......”

    和树枝的本体相同级别的生灵也通通派遣了自己的分身过来查看情况,发现了正在交战的两方。

    大手虽然看起来很强,但是一眼就能够看出来是隔着世界屏障使用的力量,并不能发挥出完整的实力,而树枝本体就不同了。

    无论财仙王是以什么理由强势打进的这个世界,天道意志都认定了他是入侵者,自然要支持自己的“子民”。

    它扬起来的巨大树枝上面瞬息之间缠绕上了密密麻麻的符文,上面散发着恐怖的毁灭波动。

    它先是一愣,然后大喜着又从山脚下面拖出了几根巨大的树根攻向了财仙王,上面同样缠绕了巨量的神奇符文。

    “不,不是错觉,这阿林大陆的天道气息果然没有那一边世界的强!”

    财仙王面色难看地感受到自己的手上传来了一股股巨大的冲击力,更有一点奇怪的法则气息缠绕了过来,侵蚀着他的力量。

    但是这点气息却被天道“欣喜若狂”地尽量收下了,这种“先进”的气息是天道完善自身的重要促进之物。

    “喂,再帮我一把。”

    财仙王抬头说道,然后另外一只手划了一个道纹,凝聚了一个黑色的道纹悬浮在了裂缝中间。

    这个奇怪的道纹光是悬浮在了那里,就让周围的空间开始了不断地颤抖,那个被打开的空间裂缝有着逐渐扩大的趋势。

    “借你一点天地灵气用用,别小气。”

    财仙王没声好气地说道,然后黑色的道纹闪过了一丝蓝色的光华,瞬间抽空了方圆千里的天地灵气。

    要不是财仙王见机快,连蜃气都差点给吸掉了。

    “真是糟糕,还是这一招难用。”

    他小心翼翼地将手中已经凝聚成了一道黑线的道纹给推了出去。

    “‘逆’、‘溯’!”财仙王大喝两声,“混元一气归灭雷,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