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四十六章:仙王杀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狂徒瞄了一眼站在了财仙王身后的风无缺:“先生吩咐下来的东西,我自然很上心了,有些东西还是从外界用传送阵运过来的。”

    他打了个手势,算账先生从储物戒指之中搬出了三大个箱子。

    “您要求的这些东西,有些比较罕见,像这个剧毒蟾蜍还有白眼毒蜃两物涎水交合弄出来的诡秘果,确实是从我们主阁的库房里面翻箱倒柜找出来的。”

    财仙王手一招,从箱子里面拿出了一个蓝白二色的果子,轻轻地咬了一口,吓得狂徒从椅子跳了起来:“先生,您这是干什么,这玩意儿光是味道就能够让一个古老者......”

    他说不下去了,财仙王拿着那玩意儿先是皱了一下眉,然后一口咬掉了半个......

    “嗯,还行,就是味道不太浓郁,也算了,多出了四倍的量,应该能够满意了吧。”财仙王将剩下的小半个诡秘果扔进了嘴巴里,含糊不清地说着。

    “吃,吃了?”算账先生目瞪口呆。

    别人或许不清楚,但是他可是通过传送法阵的通讯光幕监控着那个诡秘果的提取过程。

    就是因为积压太久,很多人手法生疏了,取这区区百枚诡秘果硬生生倒下了千数人,要不是早打了招呼,这种“伤亡人数”估计已经上报高层了。

    “好了,我知道这诡秘果价格不菲。”财仙王擦了擦嘴巴,“一并算在欠我的债务上面吧,钱就不给了。”

    财仙王将三个箱子收进了自己的储物戒指里面,对着狂徒拱了拱手:“再会了,说不准这次一别,估计就得多少年了。”

    狂徒纳闷:“先生,您这要去干什么,虽然说我们离得很远,但是以你我的身价,这点传送阵的费用貌似,不贵吧。”

    目送着两人一妖走出了大门,狂徒摇了摇头,看向了柜台上面的痕迹:“先生的修为真是不错,这灵木做成的柜台都能汽化一片,要是我可不能这么轻松。”

    “先生啊,你说,你是要全部都干掉,还是要留个人呢?”风无缺双手抱在了脑后,嘴里叼了一根狗尾巴草,完全看不出来是一个帝国的皇子。

    “嗯,还好吧,看看再说。”

    财仙王随口说了一下:“如果真的有矛盾的话,我一个愣头青硬冲进来当然是能够打破平衡,让他们先干一架。”

    “当然咯,如果一个皇室都已经被精灵族洗脑了,那就全部砍了。”

    最后一句话才是他想干的。

    “哦对了,无缺小子,我这次很可能要把你的父亲给那啥了,你?”财仙王看了他一眼,“你都没有一点心理波动?”

    风无缺笑得很凄凉:“先生,你在说什么啊,我听不懂,我知道的,会照顾我的长辈,就只有老哥还有你两个人了啊。”

    他抬起手来擦了擦眼角,将这边的头发顺到了耳后:“我可曾因为他而受到了半点照顾,我甚至因为他吃了不少苦,甚至失去了可能会有的母爱。”

    叶妖飞到了他的脸旁,轻轻地抱住了他,口中轻轻地唱起了她用道则发音的那首歌谣。

    “这样啊。”财仙王看向了天空,上面一头巨鹰的虚影若隐若现——

    “那就杀!”

    趁两个小家伙不注意,财仙王袖袍一裹罩住了他们两个,然后另外一只手滑出了两个诡秘果捏碎扔了进去。

    “你们两个小东西就老老实实地睡一觉吧。”财仙王笑道,“加量特制的蒙汗药,好好睡一觉吧。”

    “玄木帝国风家,本座今天,就要把你们族灭之!”财仙王狠狠地一跺脚,大笑道:“哈哈,当然,无缺无魂两个小混蛋不算!”

    “上古蜃神,助我一臂之力!”

    财仙王一巴掌拍碎了储物戒指,粗暴地扯出了那一方封存进入戒指里的空间。

    他手狠狠地一晃,诡秘果混杂着各种东西在里面变成了一团密度极大的胶质状物体,然后他口中念出了一段极其晦涩难懂的语言。

    天空之中闪过了一枚硕大的眼珠子,无视了教堂的法阵出现在了财仙王的正前方。

    奇异的是,这枚眼珠子的体格足以囊括玄木帝国半个皇城,但是却如此突兀地停在了大街上,丝毫没有影响到民众的日常生活。

    仿佛存在于两个不同的世界。

    “一息的时间,该要求的我已经告诉你了,报酬也给了,动手吧。”

    财仙王背着双手,冷笑道:“别跟我说什么涨价了之类的问题,本座和你家老祖打过的交道比你吃过的蜃气还多,老实照办!”

    巨大的眼珠眨了眨,他的视线里面看过去,财仙王的身上笼罩了一层暗金色的光幕,根本看不出来到底是哪一位大佬。

    一道黑白色的蜃气从他的眼珠子里面流了出来。

    而在外界,财仙王刚刚喊完了这一句话,一道更为庞大的黑白色蜃气横空出世,化为了一个碗状的事物,一下就将整个皇城扣了下来。

    “哈哈哈,传送,都给本王滚出去!”

    财仙王又是一阵大笑,手中的道纹一放,从猫眼阁那里拿过来的超大型传送阵发动,在他的改进下传送走了整个皇城的普通的活物。

    “该死的异端,你难道以为我们没有注意到你么!”皇宫的方向传来了一声愤怒的咆哮,一道天蓝色的水柱朝着财仙王席卷而来。

    “哦,原来你们不笨嘛,不过你们现在已经进行不了什么大计划了吧,这么一档子事情一出,你们还能够搞什么大事算你们厉害。”

    财仙王怪笑着一拳打了出去,庞大的气血之力直接打碎了水柱,化作了一层层水雾向着外面飘去:“哎呀哎呀,真是,破坏了人家的大计,真开心。”

    那些人气得吐血,这种事情一出,哪怕他们国家再怎么不与各国争利,再多签订一万篇条约有什么用。

    光是教堂的那边就无法过关。

    这么大的传送阵,你们是不是做了什么沟通魔鬼的东西一不小心泄露出来了?

    他们敢用自己的祖先发誓,未来的十多年里,只要大陆不出什么意外,教堂肯定有一大部分的注意力要放在他们帝国上面。

    但是有些老家伙,已经等不了十年了!

    “你,该死啊!”

    一股股稍微细小的水柱拖着十多个身形佝偻的老者从皇城里出现。

    “难道你不知道,这次的大计对我们有多重要么,这关系到了我们风家的荣耀,关系到了我们能否屹立在世界顶端的计划!”

    “我呸。”

    财仙王嗤笑道:“得了吧,一帮连自己的血脉都想要抛弃的废物,跟我讲什么屹立世界的顶端,屹立在世界的顶端的,是精灵族,不是风家!”

    他接着说道:“你以为,分出来了两派人,就能够掩人耳目了?大皇子和二皇子的争斗,都是你们演出来的!”

    刚才有外人在场,财仙王不好得跟风无缺说出事实,其实整一个玄木帝国,早已被精灵族所控制了!

    那些所谓的“为了风家不被控制”、“为了维护风家血脉正统”的皇室成员,都是编出来骗那些家族的。

    上次风无缺遭到了刺杀,刺客所说的和乌尔德他们说的,根本就是两种迥异的事情!

    财仙王猜测那个人肯定不是什么帝国下属的家族之人,而根本就是皇室成员派遣的卧底,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肯定已经猜到了风无缺在他附近,特意说出这话来迷惑风无缺,或者他身后的人判断的。

    “木朽”这个组织,根本就不是一个为了玄木的组织,而是精灵族为了自己的计划而设置的一个障眼法!

    “金石土木听我号令,攻城!”

    财仙王一道道纹打进了大地之内,轰隆隆的声音传了出来,甚至震塌了一旁的几座大宅子。

    几个土黄色的巨人站了起来,眼睛的位置镶嵌着巨大的宝石,闪烁着各种色泽的光芒。

    如果有人精通透视的话可以看到,巨人们的体内存在着数量庞大的根须组成了一个人类体内的经络血管!

    “上。”

    财仙王一挥手,这些比皇城高出了半个身子的巨人将手放入了大地,再度站起身来的时候,手中拿着的,都是清一色的土黄色的重锏。

    “多强的防护阵,在绝对的力量之下,本座的土偶照样一下就给你弄塌了!”

    他抢先一步迎向了那些老者,阻止他们对巨人的行动造成什么影响。

    “你把我们逼上了绝路!”一个脸上有着蓝色符文的老者脸色狰狞地从怀中拿出了一根短小的蓝色棍子,对着财仙王甩了过去。

    “凡夫俗子,就让你们看看什么才叫金属吧。”

    财仙王讥笑道,浑身上下在神奇的道法变化之下染上了一层浓郁的灰色,上面会偶尔亮起一道道白色的闪光。

    眼看着顶端尖锐的蓝色棒子冲向了他的脑袋,财仙王伸出了右手,狠狠一捏。

    一道令人牙酸的“嘎吱”声传来,被他捏住的部分直接被他指间的怪力扭成了样子奇怪的细杆子。

    “还你!”

    财仙王反手扔了回去,这件武器以比刚才更快的速度飞了回去,直接洞穿了那个攻击他的老者的大腿。

    “我可是湍流祭司的传人!你敢伤我?神圣的精灵族不会放过你们的!”

    他大呼小叫地让他旁边的老者过来合力帮他把他的武器拔出来,同时开口大骂财仙王,咒骂他不通世事,不懂大势所趋,居然敢伤害他“神圣的身体”。

    “真是恶心,你一个糟老头子的模样,摆在我面前都没有那个心思去伤害你。”财仙王嫌恶地在鼻尖挥了挥手,“明明年龄比我小多了,居然就是这么一副老像。”

    “今日本王就代天行罚,灭了尔等!”财仙王一掌横推过去,直接打碎了空气的阻隔,结结实实地落在了那个老者的胸口上。

    “噗嗤。”

    他被财仙王打得七窍之中喷出了道道血泉,看得周围的人头皮发麻,就这点出血量来看,什么灵药也不起作用了啊,肯定是个死人了。

    地面上的巨人奔跑起来并没有想象之中的笨拙,他们堪称“健步如飞”,在这点时间之内已经奔跑到了皇宫内城的位置,手中的重锏挥了出去。

    两道闷响过后,内城城墙上的符文抖了三抖,露出了一条能够让普通人穿过的裂缝。

    财仙王大笑,看得诸位老者拼了命的想要阻拦他,不让他冲过去。

    他们刚才十分英勇地冲出了防护罩和财仙王斗了两招,但是结果让他们很绝望。

    魔法,没用,人家一招就打散了你的元素排布。

    强大的魔导器?貌似有一部分就是从他的小店里面买过来的。

    肉搏?他们才不会傻成这样。

    于是他们退回了防护罩之中,憋足了劲头使用出了一个个范围极大的魔法阻碍财仙王的行动。

    巨人似有所感,头转了过来,嘴巴张的老大,似乎在发出怒吼。

    他们手中的重锏往老者们的方向使劲一扔,巨大的土黄色重锏带起了一阵狂暴的恶风砸在了防护罩上面。

    这一次没有通过财仙王的控制发出应有的威力,但是就凭那可怕的重量和体积就足以将那些魔法打得七零八落,还着实吓到了那些风家的老人。

    哪怕有防护罩,他们也被吓得心肝发颤,比内城的城墙高出了几乎一倍的重锏当头砸下,就算是知道前面有防护罩,但是视觉上的冲击力足以吓到他们了。

    机会!

    财仙王一个闪身,整个人切入了那个裂缝中。

    他的双手稳稳地托住了裂缝的两边,周身的精气烘炉燃烧得身旁的空气发出了“噼里啪啦”的声音,浑身的肌肉隆起,灰色的身体上面多出了一层玉色的光泽。

    “给本座开!”

    一声咆哮,财仙王感受到了双臂一下就伸展开来,在他的第一大道的道法支撑下,配合着他依旧可怕的肉身,他直接通过了这个裂缝将整个防护阵给撕开了!

    “听令,给我砸,砸了这破墙!”

    财仙王气喘吁吁地跌坐在一个巨人的头顶,他感觉到自己快要玩虚脱了,一个道法还有支撑肉身的消耗,已经快耗尽了他体内的力量。

    “老祖宗,救救我们啊!”

    这些老人像一个被欺负了的小娃娃一样哭喊起来:“有人要把我们风家给杀光了啊,救命啊!”

    “这位朋友,请问你为什么要和我们风家过不去?”

    一道温润的声音响起,巨人们前进的步伐仿佛受到了什么打击一般,构成他们身体外围的土石不停地掉落,有些地方已经露出了他们用根须制成的“内核。”

    “嗯?”

    财仙王眉头一挑,手中的捏起一道金色的小光团打了出去——

    “点石成金。”

    几乎是光团打出的同时,巨人们的身体就停止了掉落,反而是数量更为庞大的土石从地面上升起,给巨人们打造了一层厚厚的铠甲。

    然后,让他们惊恐的事情发生了,这些巨人从头到脚飞快地染上了一层金色,就连他们手上再度凝结的重锏也染上了一层耀眼的金色!

    等金色完全转化了他们的身躯后,他们用重锏狠狠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膛,发出了沉闷的回音。

    从内而外全部转化成了金子!

    “这位朋友,看来是进入了古老者境界有了一段时间了吧,居然将物质转换的技能用的这么纯熟。”

    那道温润的声音接着响起:“可惜了,这里被朋友弄得看不到阳光,不然的话这阳光一照而下,该是多好的风光啊。”

    财仙王冷笑一声:“少给我装大尾巴狼,力士听令,杀!”

    所有巨人怒吼起来:“遵法旨,遵法旨!杀,杀,杀!”

    手中的重锏向前挥去,目标直指那群逃得稍远的老者。

    “快快快,我记得还有一层最后的防护阵,赶紧开启。”一位老者看着天上降落下来的重锏嘶吼道。

    “找到了找到了,我们有救了!”一个老者面色狂喜地按下了一个藏在了隐秘处的按钮。

    轰隆!

    重锏没有遭到任何阻碍地落了下来,早有一些老者见机不对逃得远远的,但还是被余波震得骨断筋折。

    “为什么,为什么没有开启。”一位同样开启了祭司血脉的老者尖声哀嚎道。

    “那是当然的啦,那个按钮就是拿来骗你们这些小辈的。”

    那道温润的声音再次响起:“你们这些注定该死了的人,就不要浪费那么多的物资了,只要我风真言能够化作纯血的精灵,跨出最为至关重要的一步,我要多少后辈都行,何必在乎你们呢?”

    “省点力气吧,你们注定要去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