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四十五章:大白天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你们敢再多一句嘴,本座就把你们的寿命全部抽取出来真拿去喂狗!”

    财仙王一巴掌拍在了面前的桌子上,浊众生的力量瞬间腐蚀了整一张用灵木做成的桌子,提取出了一丝翠绿色的光芒捏在手上。

    随手将一旁飞过来想抢这一丝光芒的叶妖拍飞,财仙王将这一丝光芒打进了一株紫色的花朵上面。

    光芒进入到了花朵里面,然后以肉眼可见的轨迹向着根茎等重要部分流了过去,没过多久,紫色的花朵凋零,结出了几粒同样是紫色的果子。

    花开花落,生生灭灭的过程循环了数次,最后终于停了下来,这株紫色的植物已经长得远远比同类大了十数倍,有种鹤立鸡群的感觉。

    “看见没有,别以为本王在跟你们开玩笑。”

    财仙王眯着眼睛:“你们听到了我的自称,要么死,要么臣服于我,就这么简单,就这么两种选择,现在,决定吧。”

    乌尔德在一旁不知所措,而他的长辈们却都快哭出来了,他们只是听到了一个“王”字啊,为什么就要把他们都杀了呢,这种自称难道不是哪一部分的大陆都有的吗。

    “先生,为什么听到了你的自称就要死。”乌尔德难以置信,“你又没跟我们说过你的详细称号,怎么会......”

    “不信么?你可以试试。”财仙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乌尔德定了定神,然后说道:“原来你是......”

    天空瞬间变暗,一道蓝色的光芒划过了天空。

    轰隆!

    一道足有婴儿手臂粗的雷霆降到了乌尔德的面前,将他一缕扬起的头发化作了虚无。

    “这,这是神的领域!”冷泉宗宗主惊呼道,“宗门的文献之中有记载,这是不能够告诉世人的境界,所以会有天上的雷神降下警告!”

    “差不多就是这么个意思。”财仙王说道,“现在决定吧,这个结界还能够坚持那么几个时辰,足够干掉你们了。”

    乌尔德苦笑地看着自己的亲人朝他不停地使眼色,然后说道:“我们当然愿意追随先生,一切就像以前那样吧,我会把我们家族知道的全部告诉你。”

    “这就对了。”财仙王点头,叶妖殷勤地跑过来用木系法力从地下的树脉之中勾起了几根比较粗壮的做成了椅子给财仙王坐下。刚刚的椅子被财仙王用力过猛给崩成了飞灰。

    乌尔德舔了舔嘴,讲出了一段稍长的故事。

    玄木帝国的建国路比较简短。他们的皇室不知道走了哪一门子狗屎运,冷泉宗的嫡系还有旁系的精锐全部跑来了这个地方帮助他们建国。

    这等于是给一头力大无穷的魔兽套上了一套合身的超级钢甲!

    于是乎,帝国就这么稀里糊涂地建立起来,经过了大肆封赏之后,这些从以前就存在的家族发现了一个奇怪的问题——

    很多的产业都有一点奇怪的色彩,很多都是产自精灵之森的产品,刚开始只是当做了一个协议,在建国的初期这些特色商品确实是给了他们国家的经济很大的帮助,迅速稳定了民心还有各个地区的物价平衡。

    但是到了后面,玄木帝国的“运气”就让他们有点挑眉毛了。

    一枚“神恩”!

    而且是极其稀有的战斗型神恩!玄木帝国根本没有把它捂在手上的打算,直接送到了东部大陆最大的那个帝国,换取了商业通行的优惠条令。

    财仙王眉头一挑,联想到了精灵一族,这个族群和西方大陆交流比较深,如果他的猜测是正确的话,如果他们族和两边大陆的关系都不好的话,估计就是两个神恩了吧。

    玄木帝国的格局就这么定下了,越到后面这些家族就越是心惊,他们发现,以前的那个问题,出现了灾难式的扩散。

    精灵一族以“距离最近的友好国家”的名义,对他们国家进行了数量惊人的“友好访问”。

    各个精灵族的游侠、弓箭手、魔法师从各个渠道来到了他们玄木帝国“游历”,然后,受到了“爱情女神的召唤”,甘愿留在了他们原本觉得“污秽”的人类国度。

    关键是这个操作还是逐步进行的,在当时仅仅只有一对新人夫妇宣布了这个事情,然后在玄木帝国掀起了轩然大波。

    最后经过多方调节与利益交换,精灵之森出面赞誉玄木帝国是一个“友好的国家”,并且想要将他们双方的利益贯彻到底云云。

    当各个家族觉得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晚了。

    他们的家族里面,赫然已经存在了精灵族与人族的混种!

    “不过还好我们家族来自古老的东方。”乌尔德笑道,“我们古老的思想反而救了我们一命。”

    这种混血儿在家族里不是大多数,但是由于占据了两边的势力,没有哪个人敢忽视他们的存在,越到后面,他们在家族里面就越获得了话语权。

    权利对于家族来说就是一个最为敏感的警戒线,他们的做法毫无疑问已经触及到了他们所能够容忍的底线。

    于是,一场仅存在于贵族圈子的大清洗爆发了。

    所有的家族真正的联合了起来,暗中相互出手,直接干掉了所有的精灵族混血种。

    “那个组织,其实先生知道。”乌尔德深深地看了一眼风无缺,“那个组织,叫做‘木朽’!”

    “原来如此,难怪木朽想要杀我。”风无缺狠狠地舒了一口气,“看来,我那位亲爱的父亲,就是这件事情的主导者咯?”

    乌尔德点了点头:“确实,到了前几年这件事情才被真正地捅了出来,也就是您的父亲当上皇帝的时候。”

    财仙王古怪地笑了笑:“是不是这小子的母亲生下了风无缺之后发现体内居然有着不弱的精灵血脉是吧。”

    风无缺也跟着笑了起来,不过这个笑声有点阴森恐怖:“于是呢,我的母亲就很是可怜地被我父亲给杀了,对吧。”

    众人沉默,一个很沉重的话题,大家都想不到什么好一点的安慰话语。

    乌尔德沉默了一下,接着说道:“这位皇帝也不是什么昏庸的货色,最后还是发现了不妥。整一个皇族,几乎有一半的野皇子都沾染上了精灵族的血脉。”

    这话一出,大家都能够明白是发生了什么了,感情这最大的问题就出现在了这个皇帝的身上。

    “于是,木朽建立了。”冷泉宗宗主说道,“这个意义就是在于把这些想要把玄木的荣耀腐朽了的蛀虫给去掉。”

    “之所以不想告诉先生,就是因为我们一个国家里面,所有的世家豪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都想杀掉无缺皇子。”

    乌尔德的大伯苦笑道:“就像前几次我们小范围地掀起了几次小规模的绑架案试探了一下,精灵族的态度,结果让我们很满意。”

    他冷笑道:“不出我们所料,那些人确实是没有什么地位的低级精灵,就算是他们被各种手段掳走了,也没有人管。”

    “于是乎,我们制造了那一次最为庞大的杀戮事件,以各大家族假装互相利益有矛盾,展开了一场——屠杀!”

    乌尔德说道:“我们的长辈针对这些混血进行了一场屠杀,出手的,全部是那些管不住下半身的长辈,或许该说是找到了‘真正的爱情’的那些长辈。”

    风无缺讥嘲地笑了起来:“然后呢,是不是他们有人宁死不从,就死在了你们手里,然后还有一些人死在了他们的爱人手里,最后剩下来的幸运儿也被......”

    他比了一个割喉的手势,脸上的笑容十分阴险。

    “没错,我们把他们全都杀了。”冷泉宗宗主说道。

    “这件事情引起了精灵一族的反弹,不知道他们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居然将三皇子风无疆给化作了半精灵。”

    财仙王摇了摇头:“接下来的就闭嘴吧,风无疆没死,那就是你们已经控制了他,你们查到了风无缺,结合我知道的,如果不是我冒出来,很可能这两兄弟就死了吧。”

    他站了起来,拍拍风无缺的脑袋,示意他跟上:“看来你们不知道,大皇子的身后也有精灵的影子,我想知道的已经有了,再见。”

    等到走出来,风无缺说道:“先生,是毒,对吧。”

    财仙王笑道:“确实,准确的说,应该是风无峦所说的‘大计’中的一部分。看来我已经明白了这种药物的运转方式。”

    他伸出了右手,脑中迅速构造出了那种药物的生效原理,一丝丝天地灵气凝聚而来,逐渐形成了一团正在不停地抖动的小球。

    “小家伙,借你的道韵用用。”财仙王另一只手拍了拍袖袍,叶妖从里面露出自己的手指,轻轻地一弹,一团墨绿色的光芒融入了灵气小球里面。

    “用自己最为崇高的力量,融入‘吸取’以及‘削弱’法则。”

    财仙王随手将小球弹碎:“由于这种东西是后天制造而成,就会使得你的一切逐渐朝着力量一方转变,有点像是发展后裔的方式,大概是那棵树的方法吧。”

    “不对啊,先生,既然我的力量还有灵智被吸收了,那去了哪?”风无缺不解,这个在《三奇论》里面也没有多少提示。

    “在啊。”财仙王的手指向了天空,“当然在啊,顺着这天地间的某种联系已经送个那棵树去了。”

    “可怕的对手,果然哪个阶层里面都有可怕的人存在。”财仙王摇头,“你们玄木帝国只是一个小地方,这天地到底有多少人被选中了也不知道。”

    风无缺咬咬牙,随即跪在了财仙王的面前:“请先生收留我,我决定要跟随在先生的身后!”

    他接着说道:“我不知道先生您经历过什么,你的理念如何,那些东西离我太远了,我只想要有一份自保的力量,我不想成为那些人手中随意就能够抛弃的棋子!”

    暗金色身影将他扶了起来:“你确定么,跟着我,你不仅会看到很多你不能够接受的东西,更会有更多的可能死在道途的半路。”

    “你能够想通其实很好。”财仙王笑了起来,“这就是我想要的答案,如果你去疯狂地寻求具体的真实,我反而会失望。”

    “我们的地位终究是不在一个水平线上,各自的行为很可能不被认同,我给你的问题,只是为了让你陷入一个迷惑,让你迷失自己的方向。”

    他欣慰地说道:“很明显,我赌对了,你终究还是脚踏实地地看清了现在你自己的问题。”

    叶妖也从财仙王的袖袍里面钻了出来,笑嘻嘻地围着风无缺转圈,显然是极为高兴她的这个小弟弟还能够和她继续走下去。

    “你有平天下之志,但是却连自己都无法保护,那又有什么意义呢?”财仙王说道,“自己的道路,到了以后再说,我们要先把明天修炼所需要的灵石搞到手里面捏稳咯。”

    风无缺傻眼了,感情之前财仙王说出来的话都是坑他玩的,真正的问题根本不是这个,而是“现实”与“未来”这个相对简单的时间问题!

    “接下来的事情,小伙子,你想来看看么?”财仙王笑道,“我想要,做一个了结。”

    “我想要,把你们的帝国,变成以前的模样。”

    以前的模样?风无缺疑惑。

    “以前的模样,就是,没有国家啊。”财仙王笑道,“我想要,把你们的长辈都干掉。你说怎么样?”

    “这个东西方大陆的兵家必争之地,还是要按变成一个千八百个小国家才好啊,这样,才能够最大程度上的减少两边大陆失衡的情况。”

    哪怕风无缺想破头,也没有料到财仙王的下一步操作。

    “先生,你,你想要杀人我是没有意见的,但是你有没有考虑到影响,这,这会死掉多少的平民。”

    风无缺据理力争:“这些平民一死,哪怕玄木被灭国了,哪怕有一万个小国家,也不会有任何的生机啊!”

    “不错不错,确实是一个好苗子,以后弄一个超级大的帝国给你管着。”

    财仙王怪笑道:“谁说的我要连上平民一起砍了,我早就想好了,猫眼阁的那帮小家伙也要先偿还一点点债务咯。”

    云木馆之中,狂徒看着被金块砸出来的痕迹,满脸无奈:“这位先生还是这么的思路清奇,要不是你们机灵一点,这消息估计也就凉在这里了。”

    算账先生笑道:“还好那假茶博士发现了,不然这些物资还真不好聚集起来。”

    狂徒咧了咧嘴,他差点就想说那位先生就是一个神经病了,但是考虑到了自己的小命,他决定还是要将这种事情憋在心里。

    “不过,先生说的还债,到底是什么意思,这明明就是先生送给了我们猫眼阁的一份大人情啊。”

    狂徒皱眉,本来过来的是另外一个人,但是财仙王的信息一传过去,高层直接炸开了,当即拍板让狂徒过来再打探一点消息,然后奏请了自家的还活着的几个古老者出来肃清猫眼阁内部。

    “这么可怕的布局,精灵之森那位其心可诛啊。”狂徒的眼中迸射出了几丝星霄剑气,他们猫眼阁在上面不是没有人的,这么做,已经是想要统治大陆的架势了啊。

    “哎哟,居然还真来了?”财仙王走进了云木馆,顺手汽化了那一片用金块砸出来的信息:“还以为你要留在猫眼阁坐镇,看来你们那里还是有几个好手的嘛。”

    “废话少说,本座要的东西,准备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