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四十四章:理清关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喂,亚林迈瑟,你说本座会不会被诛了九族?”

    财仙王看着苦苦支撑的老法师笑道:“你当时就不应该拒绝我的那道灵光,如果你接受了,好歹能够猜出一点我的力量有多强。”

    叶妖将刚正的甲木神雷聚集成球按在了自己身前的那一个树人上面,刚猛的雷之力将它打成了一块焦炭。

    铁翼鹰和风无缺同时长啸一声,风无缺的白锤再一次脱手飞出,铁翼鹰扇出了一道狂风助力,白锤带起了呜呜的恶风砸向了亚林迈瑟的脑袋。

    “你,你拥有的力量根本不是你这个年龄能够拥有的,你是不是古老者?”

    亚林迈瑟面带惊恐,他想起了魔法师总工会的那些身形各异的大佬,他们的力量也是如此的神秘、深不可测。

    “唉,这就是井底之蛙、信息阻碍么?”财仙王嗤笑一声,“狂徒小儿他们能够一个照面之后就说出了这个词,你现在都快死了,才想起来。”

    “井底之蛙么,确实是一个很好的形容词啊。”亚林迈瑟看了一眼风无峦的尸体,“看来我确实是小看了天下人了,居然相信了他们的鬼话。”

    财仙王加入了战局,仅仅一掌就震碎了亚林迈瑟的周身筋脉,他也放开了自己的周身气息,那股苍凉荒茫的气息死死地压制住了他。

    “这,这就是古老者的境界么?”亚林迈瑟吐血惨笑,“看来我这辈子都没有机会能够接触到了,给我个痛快吧,这位先生,还有皇子殿下。”

    “老先生,错非利益的不同,我哥哥原来也是很尊敬你的。”风无缺上前行了一礼,“我哥仍旧记得你给了我们兄弟俩的粮食。”

    “还有,你能够感受到先生的气息,算是一种幸运了吧。”风无缺笑道,“先生他,可不只是古老者境界呢。”

    财仙王叹了口气:“算啦,欠你的一点灵光,现在再给你一次,别再丢了。”

    他手中凝聚起了一道白光,屈指弹进了亚林迈瑟的脑中。

    万古苍茫的大地上面万千种身躯庞大的巨兽群在奔驰,连绵不尽森林几乎比肩天空,而在这其中,还有更为活跃的存在。

    一个个修为有成的大能呼朋唤友在各地游玩,他们周身散发着各种异象,有的脑后有万千血海,有的有亿万世无量佛国在大放光明。

    光是这短短的一瞬间,其中蕴含的气息以及场景就使得亚林迈瑟沉醉:“原来,这才是真真正正的大能。”他还看见了一个暗金色衣袍的身影,于是他看向了财仙王。

    “没错,你看到的那人就是我,闭嘴别说。”财仙王说道,“这就是我的时代,那个连区区一只老鼠都能够修炼到称尊做祖境界的大好年华。”

    一旁的三个小怪物瞪大眼睛,他们都在财仙王的传授下对诸天万界以及六个主世界有了大概的了解,自然明白那个所谓的“称尊做祖”是个什么境界。

    “所谓的古老者,大概就是快要进入金丹期的存在,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你们这里没有雷劫,手段也没有我们那里多,也就扫地喂猪的级别吧。”

    财仙王的话语中略带笑意:“没骗你,哪怕到了现在,有些大家族都蓄养着一些异种兽类,猪呢,当然也有,人家一屁股就能够坐死古老者。”

    亚林迈瑟苦笑一声,再度喷出一口鲜血:“看到这等景象,不亏了,我要走了,诸位再见。”

    他闭上了眼睛。

    风无缺不解:“先生,你为什么要满足他的愿望?他是我们的敌人不是么。”

    财仙王的身体颤抖了一下,回头摸了摸风无缺的脑袋:“记住,小子,这个该死的世界,修炼的道路比任何道路都要残酷,同样是道途的寻求者,满足下他们力所能及的遗愿是可以的。”

    他笑了一下,只是有点牵强:“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就死在了这个该死的道路上,我们所能做的,也就是给自己‘积点阴德’。”

    “当然咯,这个世界上那么多奇奇怪怪的秘法,如果你没把他杀干净,那你就死得更彻底了。”他恢复了那种漫不经心的语气。

    先生有故事。

    三个小东西十分有默契地对视了一眼,眼中某种火焰熊熊燃烧。

    “三个小混蛋,别想那么多了,我的事情,哪怕是这种小事情你们都别想去问,说不定里面某一个大能在某个时候就跑过来打你们屁股了。”

    财仙王怪笑一声:“走了,我们应该去再找几个家族清理一下该死的东西,这样你这个小家伙在玄木的情况应该会好一点。”

    风无缺躬身行了一礼,叶妖则是笑嘻嘻地揪了一下他的衣领:“要感谢这头大鹰还有你亲爱的叶妖姐姐哦,我们可是冒着生命危险帮你讨公道呢。”

    铁翼鹰嘎嘎叫了两声,用翅膀拍了拍风无缺。

    他的脸色瞬间垮了下来,脸上瞬间换上了这次出去之后特意学的流氓式的嫌弃:“大鹰我肯定会感谢的,但是你这小家伙休想我叫你姐姐。”

    财仙王的脸也垮了下来:“混账,才解决了一个小角色就轻松成这样,嫌死得不够快嘛?”

    三小家伙瞬间乖了下来,叶妖老老实实地飞回了财仙王的肩膀站好,铁翼鹰还有风无缺低着头并排站到了一边,要多乖有多乖。

    “相信你们也猜到了,收拾风无缺的人中绝对有精灵族的,而且很可能占了主导地位。”财仙王说道,“我现在真的怀疑你们皇室是不是半精灵。”

    风无缺苦笑,现在越来越多的证据指向了精灵族,再加上自己的神圣火精灵大祭司的血脉,先生这么说也不是没有道理。

    “那先生,我们去把精灵族的老巢给掀了吧。”叶妖兴致勃勃,“听说他们的母树身上的汁液有奇效呢,他们一族宝物也很多。”

    小家伙开始从财仙王的痒处蛊惑他。

    财仙王的一缕头发飘了起来,绑住叶妖的腰部把她扔到了铁翼鹰的脑袋上:“别吵,你让我现在去挑了精灵族?疯了还是傻了。”

    他摇头道:“这种事情还是需要从长计议,他们能够在北部构建出了一大片南方才会有的森林作为居住地,可不是一般势力能做到的。”

    说着说着,他们换了个装扮,铁翼鹰则是振翅从打开的塔顶飞回了天空,叶妖这次直接被财仙王塞回了自己的袖袍里,然后和风无缺两个人换了个装扮,走出了魔法塔。

    “先生,我们就这么大摇大摆地出来了?”风无缺忍不住问道。

    “不然呢。”财仙王斜了他一眼,“你猜猜我们刚刚看到的东西他敢不敢外传?”

    风无缺摇了摇头。

    “所以,我们这样出去反倒安全一点,这魔法塔人流量很大,足够隐藏我们,再加上我们出去的时候只有两个人,现在这个状态反倒可以混淆视听。”

    风无缺恍然大悟:“难怪先生要把叶妖收进袖袍里面,原来是这样。”

    由于亚林迈瑟的力量有点特殊,所以经常有一大帮人慕名而来找他治疗,其中平民比较多一点,这也是他帮二皇子用来收拢民心的一个手段

    你想想,等到二皇子他们所谓的“大计”成功的时候,亚林迈瑟带头宣布服从他的统治,这会使得二皇子减少多少的阻力。

    民众只会相信他们看到的,会相信他们的“大恩人”、“好医师”亚林迈瑟大人。

    风无缺的额头划过一线冷汗,他想到了自己看到的那些文献里,亚林迈瑟几乎是刚刚来到了玄木帝国就开始了这种治疗方式,那个时候大概风无峦才十岁吧?

    如果真是这样,他们这个布局的时间,到底是有多长?

    十年在阿林大陆算是一个比较漫长的时间线了,他不敢相信这其中到底有多少的布置。

    “别慌别慌。”财仙王拍了拍风无缺的肩膀,“玄木还是有一些想要护住正统的人,比如说送给你们粮食的。”

    “别以为那是亚林迈瑟送给你们的。”两人走了出来,时间已经到了夜晚。

    财仙王冷笑道,“真是拉倒吧,怎么可能是他送给你们的,一个简单的障眼法而已,那个人估计是个卧底,这样给你们送点物资不会有人怀疑而已。”

    他手搭在了风无缺的肩膀上,数个道纹凝聚在了他的脚上,一脚踏出,肉眼无法看清楚的清风直接将他们送到了寒日家族的大门口。

    “乌尔德,出来!”财仙王一声大吼,直接把昏昏欲睡的侍卫给吓醒了过来。

    “这位阁下,请问你来找我们的子爵阁下有什么事情?”

    “嗯?”财仙王似有所感,扭头看向了一旁正在飞驰而来的马车:“好了没你的事了,继续睡觉去吧。”

    他对着侍卫摆了摆手,面带微笑地看着从马车上面下来的寒日家族老小三代人。

    “见过店主先生。”风无缺的大伯二伯同时行了一礼,“这里不方便说话,还请先生到寒舍坐一坐吧。”

    “也好也好,走起。”

    铁翼鹰一声鹰啼从天而降,大摇大摆摇头摆尾地从那个“狭小”的大门挤了进去。

    乌尔德的大伯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对着一个传音晶石说了几句,消除了铁翼鹰不加任何掩饰地“闯入”,速度快到了连城防部队都没有察觉到。

    主客坐定,财仙王玩味地看着爷孙三代人:“你们这身上的血腥味真是不轻,乌尔德那么小就带着他去杀人,不太好吧。”

    乌尔德摸了摸自己的脸,貌似自己比风无缺皇子要大一点?

    “哈哈哈,这次如果不是先生,我们都察觉不到我们帝国有那么大的隐患。”凛风子爵的二伯笑道,“奥格家族,古林方家,还有格兰家族,我们都已经清洗了。”

    风无缺惊讶得站了起来:“古林方家?你们,你们不是和古林方家联姻了吗?你们连方家都没有放过?”

    乌尔德笑了笑:“首先要请先生原谅,我们帝国家族之间有点瓜葛,需要内部处理,不好得放给先生全灭他们。”

    “随便你们,只要他们以后不来给我添麻烦就好,如果真来了,你寒日家族倒霉。”

    “这是自然。”他们异口同声地说道。

    “现在来回答一下皇子殿下的问题。”乌尔德说道,“所谓的联姻,是假的,柔姐的母亲其实另有其人,只是被我们偷换进了方家而已。”

    “那么,那个传闻是真的咯?”财仙王开口道,“你们寒日家族,是从东部大陆逃过来的宗门嫡系。”

    刺客公会的秘档上面也有提到过,寒日家族来历不明,但是所修炼的法诀有一点东方的味道,与此同时的东方有一个比较强大的宗门被查到悄然无息地换了掌门人。

    “不错,冷泉宗宗主见过先生。”那位最老的圣级强者站起来行礼,“那古林方家在我们家族逃出来没多久就追踪了过来,杀我嫡系无数。”

    老者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愤怒:“我们用尽了办法,最终才冲出重围,配合玄木帝国的皇室建立了现在的帝国。”

    “但是。”乌尔德苦笑道,“非常巧合的是,他们也在玄木帝国扎根寻找我们,反倒是合作开创了玄木帝国,多亏有了先生,我们才能够有足够的底气干掉他们。”

    冷泉宗,精灵族,还有什么势力是隐藏在背后的吗?

    风无缺头痛得快炸开了,他只是单纯地想要报个仇,然后想清楚日后的道路问题,怎么跑出了这么多大佬级别的人物。

    “古林方家里面,有没有精灵?”财仙王说道,“以你们家族的情报网,应该能够知道有人想对玄木帝国的皇位下手吧,比如二皇子。”

    冷泉宗宗主皱眉道:“听先生这么一说,那叛徒的家族里,好像还真有几个看起来比较像精灵的,难道是混血种?”

    “你们不知道?”财仙王的声音瞬间往下降了八度,“别给我装蒜,难道你们一点消息都没有,我这么多东西给你们难道喂给狗吃了?”

    财仙王的话很难听,但是很切中实际,这种布局时间的长度,像寒日家族这种家族怎么可能没有一点察觉。

    哪怕不知道真相,但是一点蛛丝马迹总该知道嘛,这种都不说,还敢说他们是同盟,这种玩意儿还不如一刀杀了算求。

    乌尔德看出了现在的气氛有点凝重,连忙站出来打圆场。

    “先生别急,这不是我们一个家族能够决定的,因为皇室也参与了这次事情。”

    “乌尔德!”他的长辈同时怒喝一声,身上爆发出了狂暴的气息想要压制他。

    “都给本王老老实实的!”财仙王也是怒啸一声,叶妖十分有默契地站出来封闭了空间,财仙王的气息犹如高高在上的天地君王一般,犹如先天真水对上了凡火一般,直接将他们压得趴在了地上。

    “从现在开始,乌尔德说话,你们只要多嘴一句,减寿一年!”财仙王挨个指了指他们,“狗屁的同盟,敢动手的,就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