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四十二章:麻烦与不麻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风无缺手上白锤的颜色再次发生了变化,由黑白两色转化到了红蓝二色,他双眼警惕地盯着前面那个敌人,根本不知道要用什么词来形容他的样子。

    一把几乎有他高的长刀看着就有点让他犯愁,这一刀下去自己还不马上交代了,况且他现在连对方的种族都不知道,这同样是一个大危险,如果对方的种族有点什么特别的血脉技能的话,那种出其不意式的攻击会让自己死得非常憋屈。

    “不用想了,我的小弟。”二皇子嗤笑,“这位先生是我从猫眼阁里面重金请来的沙场之人,只是因为虐待俘虏被革职了而已。”

    难怪,风无缺眼中的警惕又增添了一分,这种人修炼的武技以及功法都是财仙王所说的杀戮法则,在前期比平常的大道有着更强的杀伤力。至于这个前期,风无缺表示他已经懒得跟财仙王争辩了。

    “看不透。”叶妖摇了摇头,“师尊,不是你脑子有问题,而是那件衣袍真的隔绝了我们的灵识。”财仙王闻言颇为心安地拍了拍胸膛,道:“那就好,那就好,我还以为自己真的被打坏了脑子。”

    “师尊别逗了。”叶妖无语,“现在考虑一下要怎么去弄死竹楼里面的那些人吧,虽然他们的衣袍能够隔绝我们的灵识探查,但是里面的生命力气息是做不了假的,里面像无缺小弟对手这样的,还有四个。”

    财仙王眨了眨眼睛,然后很懒散地倾斜了身体躺在了铁翼鹰的背上,用右掌支撑着头部稍微立起来一点看向了正在对峙的两人:“不用管他们,生命力的旺盛确实是做不了假的,但是这几个垃圾的气息实则是外盛内虚,实力都是以各种摧残自己的垃圾手法做出来的。”

    叶妖瞪大了眼睛道:“不会吧,师尊,我看他们的生命力可没有一点要熄灭的样子,怎么就是外盛内虚了呢?”财仙王乐滋滋地从自己的袖袍里面摸出了一壶老酒,一碟花生米:“这你就不懂了吧,他们的生命力,有一种‘爆炸’的感觉,懂吗,就是那种非常突兀的感觉。”

    他空出了一只手紧握之后突然松开,“差不多就是这么个样子,寻常修炼者的生命力气息虽然说也是十分的浓郁,但也是有规律可循,就算是专门炼体的体修,他们的生命力气息虽然旺盛,但是同样能够感受到从内至外的醇厚浓郁。”

    财仙王嚼了一粒花生米:“说的再简单一点,区别就在于真正的有钱人和暴发户之间的作风差异。”

    经他这么一说,叶妖再次使用自己的天赋去观察竹楼下面那些人的生命力,果然能够察觉到那种病态的外显气息,结合财仙王的例子,就给了她一种暴发户用黄金修筑院墙彰显富裕一般。

    “嘻嘻,果真是像暴发户呢。”叶妖捂着嘴笑了起来,随后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财仙王的酒壶,就差明说自己想要喝酒了。

    “小屁孩一个,再长几年吧。”财仙王好笑地看了她一眼,轻轻地弹了一下叶妖的脑袋,然后手掌一震,壶中的酒液被他凝聚成了一条线送到了铁翼鹰的嘴巴里面。

    它开心地鸣叫一声,浑身的亮银色仿佛染上了一丝更加闪亮的色彩。

    “唉,真是便宜你了,我这壶酒可是用了你们这方大陆的顶级材料酿制出来的,刚刚酿出来,这滋味可不是一般的火辣。”财仙王有一颗没一颗地往铁翼鹰的嘴巴里扔花生米,“你这贼厮鸟,干嘛要变得那么亮啊,赶紧修炼到下一个境界,不然我都不好意思带你出去打劫了,带你出去跟明抢有什么区别。”

    叶妖猛点头,月黑风高杀人夜,你一头亮银色的巨鹰,到底是好心去给迷途人指路的还是去抢劫。

    铁翼鹰没有理他们,它正在愁眉苦脸地用自己的嘴巴一粒粒地敲碎花生米之后再吃下去,虽然它是异种魔兽,但是也并不代表它能够像财仙王他们一样轻松地吃花生米这种坚果啊。

    下方的战斗很激烈,但是如果让风无缺知道了财仙王在上面干什么,说不准就会二话不说把白锤往地上一砸就地认输了。

    风无缺很谨慎地封闭了自己的祭司之力,只是用最为平凡的武技去和面前的敌人拼杀,财仙王告诉过他自己的神圣火精灵大祭司后裔的身份需要保密,每次的战斗财仙王都帮风无缺完美地擦好了屁股,现在还没有外人知道风无缺这个除财仙王之外最大的底牌。

    在财仙王的训练下,风无缺看上去是个小白脸,但是一旦运起了灵气,浑身上下内藏的肌肉就会显露出它们的力量,原本需要一个成年人双手握住的白锤现在却被他单手挥动,密密麻麻的锤影覆盖住了对手的身体各侧。

    “蛮力不错,但是你的经验太少了。”对方冷冷地说道,手中的长刀横握在手,微微带着一丝血芒的斗气直冲而上,他一刀斩开了一部分的锤影,随后身体像蛇一样左扭右扭,很是顺利地躲开了所有的锤影。

    以一线破一面!

    风无缺瞳孔微缩,随即吼了一声:“那么,我们来正面拼一招如何!”他从侧边跳了出来,手中的锤面瞄准了对手的腰部砸了过去。

    这个角度十分刁钻,持刀者在扭动躲开锤影的时候难以分散心神去关注风无缺到底去了哪里,如果这一招砸实了的话,效果大概类似于腰斩之类的酷刑。

    至于正面拼一招?说辞而已,不用在意那么多细节。

    持刀者扭头看向了风无缺,随后一个转身,将自己持刀的那一只手换过来正对风无缺,与此同时抬起了长刀,另外一只手拍在了刀背上面,长刀旋转着绞向了风无缺的脑袋。

    “斩首刀法,扇面刀!”亚林迈瑟惊呼一声,“原来他是那个多年前被处死的将军,这是他拼命时候的招数。”

    他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那柄长刀的长度确实是太过于变态了一点,按这个状态来,风无缺的锤头还没有轰到人家的腰部,估计自己的头颅就要和自己说再见了。

    “该死的东西!”风无缺将头低下,随后身体狼狈地在空中一个翻滚,落到了一旁的灌木里。“我想起来了,你就是那个活埋了三十万东方士兵的那个杀人狂。以前的文献都有记载。”风无缺紧盯着他,“但是你不是被教堂亲自带走了嘛?难道那帮被经文洗脑的货色都能够被贿赂?”

    黑袍人狞笑了一声掀掉了自己的头罩:“当然不是啊,肯定是有贵人出手了啊,你们这些挡在车轮行进前方的蝼蚁。”他的脸上仿佛被数十柄钢刀刻过字一般,风无缺差点没有找到他的五官。

    “好了,还不动手!”他喊了一声,风无缺身后几道劲风略过,他抬头一看,几张大网朝他笼罩了过来,上面还固定数以百计的尖锐钢针,如果被这几张网给罩住了,那他就是一个人形刺猬!

    而且就那一眼看去,不同的钢针的尖端上面花花绿绿的喂了不同的毒液,看起来就十分歹毒。

    “果然是从战场出来的,什么下三滥的招数都用得出来!”风无缺嘲笑道,身上的火灵气迅速占据了主导地位,一道狂暴的火元素狂流从他的周身炸开,但是内部却形成了一个平和的火球包裹住了他的全身。

    这些大网不是什么高级的货色,不然上面的魔力波动是瞒不过风无缺的,经火焰一烧之后迅速地化为了灰烬,但是钢刀熔化而成的汁水居然凝固了大网烧出来的灰烬,形成了一件犹如薄纱一样的“破布”轻轻地飘了下来。

    “这是什么玩意儿。”风无缺光是看了一眼就感受到自己的皮肤不受控制地冒出一堆堆鸡皮疙瘩,他猛地往侧边一闪身,但是他的对手明显知道那个破布是什么东西。

    “皇子殿下,你还是乖乖地回去吧,外面的世界是很危险的。”男子狞笑着斩出了一道老长的刀光,将风无缺逼了回去。

    那东西离风无缺的距离越近,他越能够闻到上面带着的那股刺鼻的气味,再结合那个男子的动作,很容易猜到这种成因奇怪的混合物并不是偶然形成的。

    “都给我滚开!”在男子惊讶地眼神注视下,风无缺的祭司真身解封,红蓝二色迅速占据了他的头发,白锤上面的水火灵气同样大放光芒,火山至柔二话不说就往自己的头上招呼过去。

    霸道的毁灭力量瞬间汽化了薄纱,风无缺接着一道火灵气打出,燃烧空气卷起了气流将那些有害的空气给卷得无影无踪。

    “好,好强的锤法!”男子先震惊了一瞬间,然后眼中充满着“见猎心喜”的韵味:“哈哈哈,居然小小年纪就有如此修为,这次来你们帝国不亏了,能见到你这种大陆上的天才,不亏不亏。”

    楼上的二皇子则是手臂青筋暴起,捏得身前的扶手嘎吱作响,但是脸上带着的却是一丝大计得逞的笑容:“成功了,那些大人果然是天才,我们的计划已经成功了一半!”

    亚林迈瑟看了一眼风无峦的小动作,然后看向了风无缺的外貌,这种拉出去就会被当做异端处理的样子居然和这位二皇子有联系,看来这水比他想象的还要浑上不少。

    “杀!”

    两人同时咆哮一声,男子手中的长刀朝着风无缺的眉心劈去,他毫不畏惧的抡起白锤一记火山至柔砸在了长刀的刀尖上。

    无论怎么说,现在风无缺面对的这个档次的对手,他们拿着的武器肯定没有财仙王瞎做出来的质量高,况且这柄白锤有着向魔道法器转变的范畴,所以......

    嘡啷!

    白锤势如破竹,在风无缺的控制之下,以碾压的姿态折断了男子的长刀,仅仅给对方留下了一个刀柄,他眼中利芒闪过,整个人化作了一道黑色的闪电状弧线朝着男子的近身处冲了过去。

    幻影急电闪,财仙王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的身法,随手就扔给了风无缺让他看着练。

    白锤上面的水火灵气缭绕凝结成了锥子状,尖锐的部分上面水火灵气在不断地碰撞爆炸,散发着可怖的波动。

    男子的双眼逐渐被惊慌之色占据,他这么多年以来引以为傲的长刀被风无缺一锤砸成了碎片,而如今这柄看起来圣洁,但是用精神力感受就能“看”到内在的黑暗与邪恶。

    “如此天才,不错不错,就是走上了歧途,你这样的天才能够加入我们的联盟,那我就可以退休了。”男子一脸微笑,带着半分的可惜之色与九分半的喜色准备接受自己的死亡。

    “噗”的一声轻响,因为白锤上面包裹着的是巨量的水火斗气,带有着巨大的震荡和爆炸之力,哪怕是一锥子切了下来也让男子全身犹如浮在水面的气泡一样一声轻响之后炸成了粉末。

    财仙王站了起来,一脸玩味地看着下方的人们,看来这里面的人有点意思啊,风无缺注定要成为他们的人,很有趣啊,他哪来的底气说这种话呢?

    “不错不错,我的小弟啊,看来你已经觉醒了最为纯正的高贵血脉。”风无峦拍着手掌,对着亚林迈瑟点了点头,后者催动魔法力凝聚成了一根藤蔓绑住了那柄小锤子扔了下去。

    风无缺正要伸手,财仙王从天空之中微微一缩掌心,一股庞大的吸力直接将锤子给抢了过去。

    锤子一到手上,突然就爆发出了一阵狂爆的电浆淹没了财仙王的半条手臂。

    “嗯,还是有点不够麻,这电浆也就是你们圣级魔法师的水准吧,不过居然是雷电系的,也算是稀有了。”

    “果然是个不要脸的货色。”风无缺转过头去恶狠狠地说道,“就你这种货色也配居高临下和我说话?给我滚下来!”

    行动永远快了一步,风无缺是抡起了白锤之后才说的话,水火斗气附在了白锤全身,被风无缺用飞锤的手法狠狠地掷了出去,目标直指竹楼的地基。

    “不准动!你现在还不是我们的同伴!居然敢这么放肆!”一楼那四个人影冲了出来,然后拿着各式的武器杀向了风无缺。

    “说好了不参合的呢,你们这些不要脸的货色。”财仙王怪笑出手,太危虚幽火凝聚成了一个巨大的拳头砸了下来,狂暴的火焰直接将他们烧成了灰烬。

    轰隆一声,地基应声而塌,亚林迈瑟再次使用魔法带着风无峦安全降落。

    铁翼鹰发出了一声嘹亮的鹰啼,同样降落到了地面,财仙王扔了一壶酒给风无缺,让他自己去恢复:“好久不见啊,亚林迈瑟。看来你跟我说的那些都是假的咯。真可惜还被你骗了。”

    风无峦矜持地笑了起来:“这位先生,你也看到了我的弟弟使用的力量,那么我们讲一个痛快的话题吧,你愿不愿意代表你的势力加入我们的大计。”

    他对着财仙王行了一礼:“如果先生答应了的话,我们会少掉很多的麻烦。”

    财仙王将手中的淡蓝色锤子收进了袖袍里,笑道:“麻烦?我倒不觉得,话说干净直爽一点倒是不错,我们,结一下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