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四十一章:直面大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空中传来了财仙王的哈哈大笑,风无缺最后还是顺利地冲出了火海,衣角上面满是烧焦的痕迹,而裸露在外的皮肤则是一块一块的赤红色烧伤。

    “先生,你为什么要特地控制它们慢了一步啊?”风无缺气急败坏,“要不是我血脉里的气息在提示我,估计你现在看到的就是我废墟里面的骨灰了。”

    刚才的情形确实是有一点凶险,他将自己的身体元素化之后爆炸在某个无良仙王的控制下没有出现,元素化之后的身体没有了同一元素的支撑很容易崩溃,如果不是他血脉之中流传的经验和方法救了他一命,哪怕财仙王能从另外一个世界把他救回来,风无缺一定要狠狠地给他来一锤子!

    “切,要不是师尊暗中给你传了一道火元素的力量,你哪能坚持住那几秒的元素化。”

    叶妖撇了撇嘴:“师尊的用意就是尽量消耗我们这种血脉之中的力量,那毕竟不属于自己,而且属于不知道往前几个时代的东西了,时代的进步肯定会使得各种神奇的技法做出改变。”

    “但是先生也说过,这世界之中最强的始终是万古之前法则显化所悟出来的道法。”风无缺纳闷道,“《三奇论》上面也提过,并且这部功法的修炼方式据说也是模仿了古时候的修炼方式,和现在的并不相同。”

    “我确实说过这句话。”财仙王说道,“这些东西所使用终归是道,终归是从天地之间悟出来的,那么最接近大道的,就是拥有最强威力的。”

    “比如一个雷法,任你改变出来的雷法有多厉害,甚至一道雷霆打出能够分化万千,各种力量的雷法结成了一个雷阵,但是我一道最接近大道本源的雷光就能够打穿你。”财仙王接着说,“这就是从本质上的碾压,就好像木头做的小刀和百炼精钢打成的小刀的杀伤力对比这么简单。”

    下方的一大块土地被破坏得支离破碎,有几块土地十分倒霉地被从天而降的金属象牙戳中,巨大的贯穿力毫无悬念的切开了厚重的塔基,能够看到下面一层的人们正在张大了嘴巴看着上面,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我们上,亚林迈瑟居然没有在这里。”财仙王说道,他原以为亚林迈瑟会在防御力最森严的地方,按这个架势看来,人倒是可能还在魔法塔里面,但是去哪里就不知道了,不然不可能放一大堆的武装力量守着。

    一个强大的魔法师,精神力感受到的肯定比士兵们用肉眼去看来得快多了,财仙王他们刚刚将那些屋子用藤蔓绑住了的一瞬间,亚林迈瑟就能够通过阵法感受到整个阵法之中的元素波动。

    “正主不在,不好玩啊。”财仙王法眼睁开,看向了远处,一道金色的龙气正在警惕地观察着财仙王,气运之力能够通晓万法,也能够破灭万法,就连星辰之力也不在话下。

    “到你了,小子,朝那个方向,跟你亲爱的哥哥打一个招呼吧。”财仙王拍了拍风无缺的肩膀,脸上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

    风无缺深吸了一口气,随即大声吼了起来:“风无峦,我亲爱的二哥,十一小弟找你来讨债了!”声浪伴随着灵气一波一波地涌向了远方,刮起了一道道飓风,居然在短时间之内压制了那些傀儡爆炸之后升腾的火焰。

    “十一皇子,你闯入了我的魔法塔,究竟是为了什么,我只是一个实力卑微的老法师而已,为什么要来找我的麻烦。”亚林迈瑟的老脸在空中通过传影晶石投射了出来,脸上带有的是很纯正的笑意,让人觉得你们本来就应该是关系很好的朋友。

    “不过呢,也算了。毕竟皇子殿下勾结异族,居然连暴铁象战争装甲都运到了我的魔法塔里面,还用邪术蛊惑了我的士兵互相残杀,您的行为已经构成了严重的犯罪。”

    亚林迈瑟摆了摆手:“毕竟么,皇子殿下您本来就是一个没人养的可怜人罢了,生在皇家,但是又有什么不同呢,要不是有人不希望你们死得那么快,你们连粗面包都吃不到。”

    他很自得地笑了起来,“而你的同胞呢,他们享用美食,修炼高级功法,身着华服,受用美姬,行用豪架,在这个阶级里面,你就是最低等的贱种。”

    不等风无缺反驳,财仙王气极而笑:“贱种,阶级低?很抱歉,你应该是活够了吧!”他右手一抬,然后往下一翻,影像附近的空气被财仙王隔空搅乱,将亚林迈瑟的投影毁掉。

    “不要以为你们的血统有多么的高贵,在本王看来,你们这些人才是最该死的贱种!”财仙王大声喝道,“一个破地方的垃圾,居然敢跟我谈论阶级问题,找死不成!”周围得一切元素呼应了财仙王的意志,纷纷凝聚过来变成了一个又一个狰狞的异兽朝着亚林迈瑟的方向嘶吼。

    “小十一,我们之间的私事,就不用外人来干预了吧。”一个听起来让人很舒服的声音响了起来,“我们身为皇子,要有身为皇子的气度,自己的事情,一定要自己来做。”

    财仙王差点没有被这句话噎死,他见过的人算多了,无耻的人也见得多了,但是这种事实摆在了面前都还能够面不改色地说出这种话来,他见过的也只有那些一方教主级别的人物才能够说得出来。

    “嘿,光凭这脸皮,去做个大教主的幕僚还是够格的啊。”财仙王冷笑道,然后拍了拍风无缺,示意他来说。

    “我的好二哥,我记扥你当时想要把我干掉的时候,可不是这种一个说法啊。”风无缺咬牙道,“多亏了你们,教会了我如何去无视那些看起来很重要的道义和规则。”他用白锤往地上狠狠一砸,怒吼道:“既然你的敌人是无所不用其极的畜生,那又何必和他讲道理!”

    风无缺狂吼道:“千夫所指了又怎么样,我为魔!”

    白锤上面突兀地腾起了一道血色的火焰,火焰从锤柄缭绕而上,白色的锤柄犹如被烧焦了一般盖上了一层淡淡的黑色。

    水火二色的灵气疯狂地沸腾起来,然后逐渐地向下压缩,凝结成了浓郁的色彩。

    “唉,真是,那老家伙会不会来找我拼命啊?”财仙王笑得很古怪,“修炼了《三奇论》这等道门大法的小居士居然亲口承认自己是魔,卖到仙界那些听风的司坊里面,估计一大笔仙石入账啊。”

    精沸,气扬,神散,《三奇论》陷入了一种奇异的状态,道书上面所强调的东西全部抛弃了,也就是俗称的“走火入魔”。

    他重重地踏了一下地面,然后整个人再次元素化,融入了刚才爆炸过后的火焰之中向前掠去,他的符文之眼也不是寻常之物,同样能够感觉到二皇子他们现在的位置。

    “哇哦。”叶妖张大了小嘴巴,“想不到无缺小弟也有这么狂放的一面呢,还好还好,不然老像平时那样娘里娘气的多不好。”

    财仙王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如果真是像平时那样,那完完全全就是在自己的脸上贴上一个“靠不住”的标签啊,这要找到另一半,很难。“好了,我们跟上去吧,不然他被二皇子他们阴了怎么办。”财仙王跃上了铁翼鹰的背上,示意后者加速。

    “师尊,我们就这么冲过去真的好吗,如果他们还有另外的布置怎么办?”叶妖问道,“他们既然连那种战争装甲都能够放到魔法塔里,难保没有其他的后手还隐藏着。”

    “无妨。你当我那一叠符文是摆设吗?”财仙王淡然,“讲实在的,他们剩下来的后手有很大的可能是生物。毕竟战争级别的装甲能够拿出来这么多已经不容易了,这种东西生产出来都是带着特有的编号,这种级别的装甲应该是二皇子身后的那些人亲自出手送过来的。”

    风无缺冲在了前面,手中的大锤上下翻飞,一招接着一招地使出了火山至柔,轰飞了朝他围过来的修炼者,经历了多次的战斗,他已经有了充足的战斗经验,知道如何用最少的灵气,对敌人造成最大的死伤状况。

    他的眼睛里只有正前方的那一栋竹楼里面,正在往他的方向看过来的两人,其中他亲爱的二哥正手握着一柄淡蓝色的小锤子有一下没一下地敲击着自己的手背,仿佛在做最轻柔的按摩。

    “你,该死!”风无缺嘶吼了一声,那柄小锤子的样子仿佛镌刻在了他的灵魂上,那是风无魂在他小的时候为了保护他而挺身而出时,手上捏着的锤子!

    “对,我就是硬抢了你哥哥的锤子,怎么样?”他讥笑道,“可这又能改变什么呢?你和你哥哥始终是该死的人,为什么还要来阻碍我的计划,居然还有一个该死的势力不知好歹地想要帮你,也该死呢。”

    亚林迈瑟脸色大变,急忙上前道:“皇子殿下,这可不能乱说,这个势力从他显露出来的情况来看非同小可,千万不能惹怒了他们,不然对你日后的布局是一个大大的隐患啊。”

    风无峦脸色冰冷:“哼,要不是这些该死的宗门势力,早就应该把他们给铲除了,这些该死的异端,哪怕是璀璨教堂,都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很惊悚的言论,亚林迈瑟深深地看了一眼风无峦,他身上扩散出来的魔力波动并不是像外界所说的掉落到了八级魔法师的境界,在财仙王走了之后,风无峦身后的人就送了上好的灵药过来替亚林迈瑟治好了身上的伤势。

    直到现在亚林迈瑟都猜不出来风无峦身后的人到底是什么存在,风无峦刚刚来见他的时候十分强势,直接是要求亚林迈瑟臣服与他,并且让身后的两个侍卫强势以修为镇压了亚林迈瑟,非常直白地示威。

    然后到了后面,有一些身上紧裹着黑袍的人过来和他谈判,开出了让他无法拒绝的价码,让他必须听从风无峦的一切指示。

    那些人身上的黑袍好像有着隔绝精神力探索的奇效,任凭亚林迈瑟使出了吃奶的力气用精神力去覆盖黑袍人,都没有办法看出他们的底细,他们对自己身份的保护给人的感觉就是他们是来自深渊之中的血魔无法接触阳光一样。

    但是在他们的教唆之下,居然能够让风无峦一个小帝国的皇子有那个胆子说出“璀璨教堂不应该存在这个世界上”这种足够让玄木帝国上上下下全部被杀得干干净净的疯言疯语!

    “要不是太蠢,要不然就是太可怕了。”亚林迈瑟提醒过风无峦之后退后了两步,暗中说道。

    思念转瞬之间,风无缺已经将下面的修炼者全部打趴在了地上,大锤上面吸满了鲜血,慢慢地渗入了锤身里面,以一种邪意的方式提高着这把武器的质量。

    回来的第一天,他就强烈要求财仙王把他的锤给祭炼成了魔道法器,为了加深他和武器之间的感应,他托关系把那些死刑犯抓出来的时候,亲自动手,一个一个地将他们全部杀死,并用邪恶的秘法榨出了那些祭品的全身血液,将白锤彻底地炼制成了一件魔兵。

    “这把锤,看来已经有了法器的雏形了。”财仙王在一旁观察着锤子内部的变化,这就是一般魔道法器的变态之处,升级的方式完全不和你讲道理,碾压你就是碾压你,没有那么多的说法。

    风无缺将锤单手提了起来,指向了竹楼的顶端:“滚下来,你不是要一个公平的方式么,滚下来,我们单挑,定下诸神的誓言,只用自己的力量,我不管以你还有你身后的人的脸皮厚到什么程度,但是我能够保证,如果我死了,先生他们绝对不会为我报仇。”

    财仙王、叶妖还有铁翼鹰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风无缺看来学坏了啊,身为先生的他可以不去关注他是怎么去死,但是这里还有一个圣窍,一头在无人区里被称为鹰王的魔兽啊。

    如果在他们两个的注视之下,风无峦如果还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砍了风无缺的话,得,财仙王认命去阴间捞他,至于回来后,不关注他的死,但又没说不去关注二皇子给他们添麻烦这件事情啊。

    大有文章可做啊,财仙王双手插进了两边的袖袍里面,反倒轻松了下来,风无缺既然能够说出这番话来,证明了情况还在他的掌控之内,至少脑子还是清醒着的。

    “呵呵。”风无峦笑着将手中的小锤子扔到了一旁的石板上面,“我们来打一个赌,如果你能在这个人的攻击下面存活十分钟,我就将这柄烂锤子还你。”

    竹楼的一楼大门打开,走出了一个高高瘦瘦的黑袍身影,手中提着一柄快有风无缺高了的长刀,上面还残余着点点血污,显然也是见过血的好物件。

    风无缺脸色微微一变,然后朝身后打了个手势,示意财仙王他们不对劲就赶快救他。

    “果然啊,人不要脸,天下无敌不说,这活命的可能,确实是会上涨呢。”财仙王笑道,声音很是欢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