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四十章:打草惊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挺聪明的嘛,还知道近身战打不过异族。”财仙王挖苦道,“你们这些想要谋权篡位的人哪里来那么多的调度条令,有这本事怎么还要窝里斗。”

    镇山古猿的血脉之力在财仙王的体内奔涌,带动了浑身的血气在他的身体之外凝结成了一件血红色的铠甲,长满了白毛的双手狠狠地向前一拳砸向了那位出声调度的将领的脑袋。

    “异族人没资格说我人族!”将领的身上缭绕起了巨量的斗气护住自身,

    “你们这些愚蠢的动物还不是因为种族以及权力的问题内斗不止,畜生知道什么!”

    血气铠甲身后的白猿虚影同样缭绕起了一层血色的气息,它再次锤着胸膛仰天怒吼,然后配合着财仙王的动作疯狂地向下挥拳——镇字诀!

    从血脉之中流传的拳法被财仙王施展开来,一动一静之间仿佛一头真正的镇山古猿出现在了这片大陆,这位将领就是最直观的感受者,财仙王每挥出一拳,他就感受到了一头白猿肩负着一座巨大的山峦向他镇压过来,哪怕他全力激发自己身上铠甲的防御力还有斗气防御,都被财仙王打得气血浮躁。

    “镇!”财仙王轻喝一声,再度打出了一拳,这次非常直接地砸在了将领的双臂上,三声咔嚓声传过来,前两道是铠甲碎裂声以及碰撞声合在一起的音符,后一道是将领的的双臂骨头被财仙王的怪力打碎了后骨头发出的哀嚎。

    “魔晶炮发射,不用管那上面的人了,给我发射,所有战争装甲的武器给我用出去,弄死那个异族!”另外的人在装甲上面怪叫,“动力室的人员,给我引爆那件装甲,这是军事命令,如果不服从,你们的家人将会出现在对抗异族的敢死队里面,不论年龄!”

    动力室里面的人一脸死灰,其中有一个人跳起来手舞足蹈地说道:“炸了炸了,赶紧动手,反正都是死,不要连累家人了!”刚刚说完他就运足了手中的斗气,狠狠地一掌拍在了动力核心上面,甚至还嫌威力不够,往里面装填了一枚威力巨大的魔法卷轴。

    “好了,同僚们,我们一起去面见诸神吧。”他做完这些,跌坐在地笑道,脸上出现了一丝解脱的神色,然后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如果有一天自己死在了战场上,根据契约,只要没有违反任何命令,他的家人能够得到很好的照顾。

    财仙王站在了暴铁象装甲的头上,感受者脚下越来越无序暴躁的能量波动,同时白猿的虚影在他的脑后不安地躁动不已,很明显是感受到了一股致命的威胁。

    “自爆,还有战争武器全开么。”财仙王面无表情,“尔等做出了在战场上面最为正确的决定,但是可惜你们都要死在人类的内斗之中。”

    轰轰轰!连续发射各种重型武器的装甲面前练成了一道道各种颜色的光带,随着空间的波动,光带在不断地震动,形成了一片颜色扭曲的光幕,演绎着最为可怖的气息。

    “先生没事吧,这种级别的战争装甲,可是五台就有底气往兽族的精锐部队里面冲锋的存在啊。”风无缺说道,“先生虽然强悍,但毕竟是肉体啊。”

    “好啦,你闭嘴啦,师尊有些什么底牌我比你更清楚好吧。”叶妖不耐烦地说道,“师尊可是经历过比这个还要残酷的战斗呢,光从库房里面拿出来那一沓雷符火符就能够把这些傻子一样的傀儡炸死几遍。”

    风无缺点点头,随后羞怒地说道:“为什么先生自己拿东西就不用付钱,我从库房里面哪怕想拿一枚普通的珍珠都要给钱,谁能告诉我为什么。”

    铁翼鹰扭头看了他一眼,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只可惜它不会说话,不然一定要好好地嘲笑一下风无缺。

    “那你觉得我一个没有钱的妖怪是怎么从里面拿出东西来的?”叶妖一脸的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当然是偷啊你这个白痴!师尊设置这个障碍就是为了考验你的应变能力,而你呢?每次师尊去库房里面把钱取回来的时候总是唉声叹气,就差说你蠢了!”

    “......”风无缺觉得自己问了一个蠢问题,反而还打击到了自己的斗志,他怎么就没有想到要偷呢?

    叶妖笑道:“所以说呢,我们现在只用好好地对付前面这两个方阵的士兵就好了,其他的自然有师尊来收拾。”叶妖身上涌现出了墨绿色的灵气,整个娇小的身躯被衬托得阴气森森的。

    铁翼鹰长鸣一声,全身的银色大放光芒,张开双翅笔直向下,朝着方阵的正中央冲去。

    “弩,射!”一个喊声出现,排在了队伍中间的弓箭兵抬起了自己的重型手弩,扣动机括向着铁翼鹰的身体射去。

    弩箭射在了铁翼鹰的身上,尖锐的箭头仿佛扎到了一层坚硬而有弹性的幕布上面,铁翼鹰的皮肤只是微微向里一凹,箭头就弹出来了,同样的样子在翅膀上也呈现了,只是密密麻麻的凹点看起来有点让人头皮发麻。

    墨绿色光芒被叶妖朝着天空一扔,光团在天空之中炸开,分散成了一点点的光点,随着向下降落的速度提高逐渐被拉扯成了一条细线。“乙木神雷,缠绕不休!”

    叶妖轻叱一声,细线上面闪过了丝丝缕缕的亮光,细线在叶妖精准的控制之下控制住了一部分人,乙木神雷的细芒犹如情人的抚摸一般轻轻地划过那些人的身体,所过之处不停地散发着雷光,从内而外的麻痹了那些中招的士兵。

    风无缺从地上捡了一根长棍,棍头连连闪动,精准无比地刺到了冲杀过来的士兵的咽喉上面,他所用的是阴柔的水灵气,那些人被他点中了一下顶多是昏迷,不会出现人命。

    “退后,退后,退后结成军阵。”两次交手之后看出了双方的实力差距,各级的军官开始发号施令,按照平时的训练方式开始集合,没有去理会倒在地上的同伴。

    “别让他们得逞!”风无缺心中一凛,大喝道,军阵这种东西他听财仙王提过几次,是天下一种排得上号的东西,阵法一道,同样属于“用”这一大道法则的归属。

    简而言之,它属于“工具”的范畴,而工具的出现,一开始都是因为想要方便自身,以弱胜强!特别是这种军伍之间的煞气,能够压制修炼者的力量,能够使斗气运转滞缓,魔法师的精神力离体之后就出现混乱,难以施展魔法。

    曾经就有实例,两边的大陆用大量的军队围住了几个圣级的强者,光凭着普通的士兵结成阵法直接把他们往死里打,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

    风无缺当机立断扔掉了手中的长棍,从储物戒指里面掏出了白锤就是一记火山至柔往前面打去。铁翼鹰则是飞上高空之后又降落下来,坚硬的双翅割开了几个士兵的身体,洒落了满地的血迹。叶妖手中的乙木神雷仿佛不耗元气一般往外扔,想要阻止他们的行动。

    但是他们的攻击都被前面一些人自愿站出来挡住了,身后两个方阵剩下的人则是颇有默契地组成了一个新的方阵,一股股灰色的煞气逐渐在他们的头顶之处汇聚。

    “叶妖,你不是去偷了东西么。把东西拿出来啊,符文还有各种好武器都可以拿出来啊,不然我们就完了,最好的状况就是先生来救我们!”锤头上面的灵气光焰凝成了锥子状,风无缺将其当作长枪一般连连刺出,戳破了逐渐向他们靠拢的煞气。

    “谁知道他们会有这么多奇怪的东西。”叶妖脸色十分难看,“我从库房里偷的都是灵药,拿来当零食吃的,谁闲着没事会想着去偷杀人的东西随身带着!”

    铁翼鹰一声长啼,抢先飞了起来,等到待会儿煞气越来越浓郁的时候他就难飞起来了,到时候身形迟钝肯定要被他们军队里的特制弩箭射成刺猬,妥妥的一个累赘。

    财仙王看了那边一眼:“这帮小家伙,居然不先打乱他们的布置。”

    爆炸光焰散去,镇山古猿的虚影盘坐在半空中,将财仙王护在了胸口的位置:“尔等,尽皆死来!”一道巨掌往暴铁象的钢铁脑袋上面砸去。

    巨掌迎风变化,周围的天地灵气以及花草树木都被吸扯到了掌中,化为了实体状的手掌朝着各个战争机甲碾压而去。

    “镇山,镇古!”古猿虚影摇晃不止,随即化成了九个小上一号的虚影冲到了手掌之中,虚空之中晃了晃,仿佛有什么东西从里面挣脱了什么束缚跑了出来一样,几个白色的符文攀上了手掌,使得它的速度慢了下来。

    还不等下面的人松了口气,他们的眼睛就瞪得比刚才要大得多。他们看到了那一枚巨大的手掌分出了八个相同样子的“同胞兄弟”以比刚才更快的速度冲了下来。

    “放弃装甲,全体人员快跑!”暴铁象上的机甲上面出现了各式各样的人影,朝着四面八方逃去,那种存在的一招砸下来,他们需要担心不止是自己的小命能不能保住,还要担心这种一招重拳之后这一层的塔基还要承受住九台机甲的连锁爆炸,虽然说不可能炸塌,但是如果炸出了漏洞就麻烦了,整一座魔法塔的魔力循环会彻底崩溃的。

    财仙王的手掌往下一压,巨掌五指张开,随即轻轻地往内一合,宛若顽童抓小虫子一般抓住了在原地不动的九座机甲。

    “也好,用这九座机甲给你们开路。”财仙王扭头看向了风无缺他们那边,“尔等听好了,如果不想死,就把他们从军阵之中给我放了,不然这九座机甲就会飞到你们的头上爆炸!”

    一般的军阵都有这个缺点,如果要进行移动的话难保阵法不会出现混乱,围住的人又是修为有成的存在,只要能够激发自己的潜力顶住一段时间的压力就能够成功从阵法里面脱出。

    但是财仙王则是从他们的性命直接威胁,意思很简单,如果你们不想死,那就放人。

    “哎呀,到时我忘记了,这九座机甲如果我从高处扔下来,你们这一层的塔基会摧毁一大块的吧。”财仙王笑道,“到时候无论你们放不放人,你们幕后的主使都会要了你们的命吧。”

    “那么,再见了。”财仙王的手一歪,然后一松,巨大的手掌朝着他们的方位把装甲砸了过去:“你们挡了我的路,那就去死,就这么简单。”

    暴铁象的机甲在空中被强风吹得“手舞足蹈”,仿佛是真正的魔兽暴铁象一般,带起了刺耳的破空声飞向了军事的方阵。

    “我......这老不死的!”叶妖和风无缺同时骂了一句,“你有把握他们会逃走,但是你有没有考虑过我们能不能逃得出这九座机甲的伤害范围啊!”

    士兵们在如此威胁之下毫不犹豫地散开了,他们签订了契约命不属于他们,但是他们也不希望自己死得如此没有价值。铁翼鹰在上空同样气急败坏地大声啼叫起来,财仙王扔这几坨金属疙瘩的时候没有管它在那个方位,随手一扔直接就把自己给笼罩了进去。

    一行三小家伙明里暗里都在咒骂着财仙王的无良操作,但是实际操作起来都有那么一手。铁翼鹰还好一点,只要尽量缩小自己的身体,然后依靠气流的搅动来改变自己的身形就可以。

    而在下方最危险的区域,军伍煞气一散,风无缺他们就觉得自己的日子好过了一点,运起灵气覆盖了自己的全身,叶妖的身体一瞬间就融入了旁边被风压摧残倒地的绿植之中,迅速向远处遁去。

    “无缺小弟,你小心啊,如果爆炸的一瞬间你的火遁快了或者慢了都会死的!”风无缺的脸色瞬间黑了下来,“你就不能换一个称呼吗,还有你说的两个选择为什么都是我死?”

    但是叶妖说的是实话,水遁就别想了,这种可怕的风压也就根深蒂固的植物还能够不被摧残得过于严重,至于从外界引来的活水?早就变成水珠飞到不知哪里去了,以现在风无缺的遁法造诣还不能跟得上水珠在天空之中的变幻速度。

    “先生,你这个坑害后辈的老东西啊。”风无缺感觉自己快哭出来了,他的祭司真身开启之后符文之眼硬顶着风压能够看到财仙王在稍远的地方兴致勃勃地盯着自己。

    风无缺吐气开声,体内的火灵气变成了一个个符文紧紧地贴在了他的周身骨血上面,还有三息,两息......

    就是现在!风无缺的身体刹那间变得像一枚巨型的红色水晶一般剔透发亮,但是九座机甲很是诡异的在他的头顶停了一下,时间没有多久,也就普通人呼吸了半口气的时长。

    “先生,你这个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