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三十九章:开始清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好了好了,收拾一下,我们准备去找麻烦。”财仙王拍拍手道。

    风无缺的眉头感觉也有一点跳动:“先生,我们就这么去了?大白天的去干掉一个帝国的皇子?”财仙王瞥了他一眼,“欠债的家伙没有资格讨价还价,还有你见过谁大白天的酗酒的。”

    叶妖和铁翼鹰则是一脸兴奋地在那里乱跑乱跳来发泄心中的激动。

    两年的时间让一大一小两个怪物闲得发慌,铁翼鹰好歹能在外面飞一下,练就自己的搏杀技巧,但是叶妖一天到晚就是在小院子里面感悟道韵,修炼道法,已经快憋出毛病来了。

    “看吧,如果你不去的话,我估计这两个会把你吊起来打。”

    财仙王拍了拍风无缺的肩膀:“吊起来之后,叶妖把你弄成一个秃子,铁翼鹰还可以报下刚才的一锤之仇。”

    “走起。”

    财仙王一脚把躺椅踢进了房子里面放好:“况且,我也没说是要直接打上门去啊,你当本座真的是傻子吗?”

    他伸手朝着库房的位置招了招手,大门自动打开,飞出了厚厚的一叠符纸被财仙王收进了袖袍里面。

    风无缺苦笑了一下,身上的灵气转化为了纯正的水属性轻轻地拂过了面庞,消去了被叶妖打出来的淤青,慢慢地跟在了财仙王的后面走出了店门。

    一开门,首先看到的是成群结队的乞丐围住了小店的门口,眼巴巴地盯着四周,准备看到哪里有闪光的地方就冲过去抢。

    “这。”

    财仙王的手指跳动了一下,随后笑道:“倒是无意之中积攒了一番功德,也罢,上天有好生之德,今日再赐汝等一些财物,各自归去找一个营生吧。”

    一道金黄色的道纹被财仙王打上了天空,那些乞丐呆呆地看着天空之中,随后道纹炸开,一枚枚金币宛如下雨一般落在了他们的手上。

    他们看着手中的金币,不可置信地咬了一下,口水落在上面被他们用手一抹,浮现出了一点点的绿色。

    这是玄木帝国的金币特有的属性,由国家的商本门特别研制的一种奇异药物,但凡是金币沾上了一点口水之类的东西都会出现这种绿色的痕迹。

    出台了这么一个政策之后,除了正常的国家货币兑换之外,谁抢到了一些质量比较纯的金锭也只能分润一点利益给国家,让商本门或者说国家有利可图。

    乞丐们的手中都有着三块金币,这点资产足够让小门小户的一家三口舒舒服服地过上几个月了,他们语无伦次的呐喊着,然后都站起来对财仙王连连鞠躬,表达他们的谢意。

    “尔等拿了这点钱,如果敢拿去花天酒地,那就是死!”财仙王瞪了一下眼睛,身后又浮现出了一道火龙的虚影。

    “本座给你们的钱,是让你们拿去置办一点杂物,清洁自身所用,自己如果不珍惜,那以后还是一个动不动就被人打死的烂乞丐的命!”

    其中有一些乞丐面色一苦,他们这些人就是财仙王说的想要去花天酒地的那些。

    但是在火龙虚影现身之后,他们也没有了那点心思,天知道这位法力高强的魔法师大人有没有在这些金币上面留下什么可怕的魔法。

    周围的警备厅人员也“恰巧路过”,互相配合赶走了那些乞丐。

    其中一个走过风无缺的时候,自己身上的纽扣掉了下来,随后骂骂咧咧地咒骂着后勤的吃了多少回扣,弯下了腰捡起了自己的纽扣。

    风无缺心有灵犀一般抬起了自己的鞋子,那人捡起自己的纽扣的时候不动声色地将一个装有细微尖刺的蜡丸轻轻地扎进了风无缺的鞋底上。

    斗气配合肌肉的流动,风无缺仰了一下脚后跟,将蜡丸收进了自己的储物戒指里面。

    铁翼鹰则是在庭院里面就飞上了天空消失不见,叶妖再次拿起了那一块白色的兽皮披在自己的身上装菜鸟。

    一行人走到了云木馆的大门口。门上的招牌龙飞凤舞地写着三个大字,中间镶嵌了一枚细小的猫眼石。

    “小二呢,给我过来。”

    财仙王从袖袍里面拍出了一方硕大的金砖砸到了柜台上面,里面的算账先生一个激灵跳了起来,随后则是笑容满面地对财仙王说道:“客人这边请,我们还有一个上好的包房留着,说你呢,还不去给我倒茶。”

    这先生对着一旁的茶博士呵斥道:“赶紧上茶,用我们最好的茶,就是从那个皇子小店里面重金买来的。”

    茶博士唯唯诺诺地点头,连忙用一个宝玉做成的镊子从精致的小罐子里夹出了三片叶子,手忙脚乱地开始泡茶。

    风无缺歪了歪脑袋,这云木馆看起来应该是猫眼阁的下属产业吧,他出来的时候混进人群里面稍微变了一下样貌,这个地方他还是第一次来,是他们皇城里面久负盛名的餐馆。

    一张张小桌子摆放得很有讲究,错落有致地切割了一楼的空间。

    顶上云木馆别出心裁地用一个巨大的云纹水晶鱼缸封闭了起来,里面花了大价钱放置了一些珍贵的水生动植物,无论坐在哪里的客人只要轻松一抬头就能够看到华美的水中世界,在云纹的辅助之下仿佛是天神的池塘。

    财仙王和风无缺都只是扫了一眼之后就跟在了算账先生的身后,进入了二楼的包房里面。

    “这位先生,难道就是狂徒大人所说的恩人?”

    一关好门,算账先生佝偻的背部就挺直了起来,目光灼灼地看着财仙王:“这种印信是我猫眼阁独有的法门,而狂徒先生也说过他只给出了一个这种秘法。”

    “那就是我了。”

    财仙王轻松地耸了耸肩,“诶话说你们这茶博士装的也太不像了吧,看他手忙脚乱的样子,我都感觉到好笑。”

    “好笑就行了,先生,毕竟我也只是一个顶班的。”

    大门打开,茶博士的右手上面绑着一块白色的汗巾,笑呵呵地往自己的嘴里灌着茶水:“你看,我连客人的茶都要喝,怎么可能是一个正常的下人嘛。”

    算账先生冷喝一声:“好了,你少说废话,先生过来是有什么要是和我们商议吗,别的不说,我猫眼阁的消息打探绝对是一绝。”

    “我要亚林迈瑟的资料。”财仙王眯了眯眼睛,“一切资料,以及他后几天可能出现的地方,我都要有了解。”二皇子就像风无缺说的一样,光天化日之下不好得动手。

    刺客公会的人已经被财仙王打成了智障一样,剩下来的就是被二皇子牢牢地抓在手上的阴暗面的力量了,也不好得找。最后的目标就只有亚林迈瑟了。

    “没问题,亚林迈瑟那老家伙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修为暴跌,除开了几次特别的外出之外,都呆在了自己的魔法塔里面,这个倒是很方便。”

    算账先生笑道:“不过因为实力的下降,他向国家申请了一队精锐的士兵保护他。”

    茶博士掏出了茶壶里面的三片茶叶扔进了嘴里咀嚼,模糊不清地说道:“如果要对亚林迈瑟动手的话,建议您找到他的一些黑历史,他常年为平民百姓治疗伤势,很受拥护。”

    风无缺的脸色变了变,手按在了储物戒指上面,他们是怎么猜测的要对亚林迈瑟动手?

    “别担心,小家伙。”算账先生看了风无缺一眼。

    “只要是个正常人都不会来询问亚林迈瑟的所在地,他的事情同样是皇城里面的一大新闻,现在魔法塔外面不只有士兵,更是有一些民众自发而来保护亚林迈瑟,如果不是对他有所图谋的话,为什么要来我们这种地方问呢。”

    财仙王点点头,手中放下了一块荡漾着水元素波动的宝石:“好了,就这样,该有的规矩还是要有,来拿信息还是要花钱的。”

    不给他们反应的时间,财仙王伸手抓住了风无缺,一个空间跳跃飞出了房间。

    天空之上,铁翼鹰一声鹰啼,飞到了魔法塔的正上空,财仙王的双腿刚好就落在了铁翼鹰的背上,衔接十分完美。

    风无缺看着魔法塔平坦的顶端,问道:“先生,我们要从顶部直接打过去么?”

    “没错,这也是托了璀璨教堂的福。”

    财仙王古怪地笑了笑:“感谢他们的神在上空设下的这个阵法,不然我还真的不知道用什么花费小一点的方法进入他的老巢。”

    铁翼鹰稍微收拢了一点翅膀,让财仙王的道纹能够尽快地覆盖住他的全身。

    “准备了,少年们。”

    财仙王说道:“在本座面前,你们都是小孩子,不许有任何疑问。”随后语气一转,周身杀气四溢:“我们去杀人。”

    只有叶妖的声音还回荡在外界的空间:“师尊,人家是少女,不是少年!”

    以一种奇异的方法穿过了魔法塔陷阱和炼金法阵密布的墙壁后,前方赫然开朗——

    每一座魔法塔都是一个空间内叠展开的好作品,在东部大陆被称为了“人造洞天”,不然这些实力强大的人随便实验一个魔法就能够把一座普通的魔法塔炸成了灰烬。

    据说这种技术是由东部大陆的帝国开发出来的,是璀璨教堂的探子费尽心机才得到的一点技术,但是就这么一点技术就差点引起了两边大陆的全面战争,还好在教堂的赔偿和调节下没有打得起来,那个帝国也去肃清内乱去了。

    财仙王手中的道纹一转,叶妖笑嘻嘻地跟上打出了一个同模同样的绿色道纹。

    地上的藤蔓和树根破土而出,宛若灵蛇一般缠绕住了一栋栋专门给魔法师休息的房子。

    “什么人,居然敢入侵魔法塔!”

    就在房子被缠住的时候,警报设置就尖锐地响了起来,各地正在操练的守卫者迅速跑到了自己的营帐里面拿起了正式的武器,飞快地结成了一个个方阵催动斗气朝着财仙王他们的方向跑来。

    而在他们前面的则是整整十台可怕的战争机器,十台原型大概是来自一种身体厚重的巨象魔兽的机器开路,前方的土地都被犁开了,露出了下方厚实的塔基。

    “哇哦,现在不用考虑在亚林迈瑟身上找什么黑历史了。”风无缺冷笑道。

    “‘暴铁象’级别的战争机器,这种东西应该摆在对抗无人区的最前方,或者是抵抗异族人的战争堡垒里面,皇城里面居然有这玩意儿,难不成不用我们出手,再过一段时间我那亲爱的二哥就要谋权篡位了么。”

    财仙王很赞同,这种可怕的战争机器居然就放在了皇城里面!

    这跟诸天万界之中把修炼血魔一脉功法的人放到了一个满是普通人的星球上一样可怕,你说他能够发挥出多大的杀伤力。

    “贼鸟,你能够把他们全部撞散架吗?”风无缺怂恿道,“去吧,给你一个表现自己的机会。”

    铁翼鹰不快地叫了一声,当它是傻子么,如果只有一台的话或许还可以从侧面依仗速度试一试。

    但是它前面的是十台,不提他们身上的魔法师和战士,光后面跑过来的士兵方阵结成的军伍煞气就能让它的气血运转滞塞。

    “行了,你们几个别拌嘴了,这几台战争机器我来解决,你们配合无缺小子去把后面的那两阵士兵给解决了。”

    财仙王一跃而下,身上的黑光闪烁,一头浑身白毛的巨猿锤着胸膛在仰天吼叫。

    “该死的,是兽族人!”一尊战争机器上的魔法师对着一个传音孔大叫道:“打开暴铁象机甲的里的魔晶炮,重复一遍,打开魔晶炮!”

    机甲的象鼻朝上扬了起来,象鼻里面突出了一根黑漆漆的炮管,其他九架同样在进行了交流之后做出了相同的动作,炮管之上闪烁了各色各样的魔晶光泽。

    “兽族,那是什么。”财仙王正在接受白猿的力量,看着手上逐渐生出来的白毛笑道:“我这可是正统的‘镇山古猿’的法相血脉之力,不过你们要这么理解,也不是不可以!”

    财仙王大笑着出拳如流星,凝缩的空气炸弹与魔晶炮弹相接,在天空中炸开了颜色各异的烟花。

    巨大的震荡冲击力扫向地面时,暴铁象机甲的身上闪过了一层土黄色的“重力”魔法符文,消融了这一方震荡力。

    “全员准备,魔晶炮再次装填,那个兽猿族的异族没死,战士准备,魔法师后退三格方位!”

    一位战士咆哮道,他已经看见了爆炸之中的白毛没有一丝烧焦的痕迹,以这么个距离来说已经同等于短兵相接了,而兽族的近战能力一直是普通人族战士的噩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