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五章:互相试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看着这么多人守在了警备厅的大门口,凛风子爵很是自得地整理了一下仪表,他已经看到了那些人之中站着亲近自己家族的人员了。

    一定要把他们都弄死!凛风子爵暗自发着狠。

    如果不是他们搅局,相信他现在已经可以回到家族里舒舒服服地倒一杯美酒,躺在自己狩猎到的冰熊皮上看历年来对于风无魂和风无缺的各种秘密文件。

    老者对着囚车里的中的众人微笑了一下,走下了囚车。

    他用最为正常的礼节对着周围的各位官员进行了“亲切”的问候,同时对着某些人隐晦地表达了一下迫切想要弄死他们的欲望。

    财仙王把尸体一把火烧干净之后抖了抖,从毛孔之中喷出了一些细小的青色雷光,连周围的墙壁都尽皆开裂。

    他皱了皱眉头,果然拼着自己的老命把这么些年的老对头干掉后身体还是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创伤,就连这种化神级的攻击都不能完全躲开。

    黑光虚化了财仙王的身躯,默默地看着一些变装而来的探子。

    这些人多少都是和教堂有些交集的,刚才所谓的“青木之神的惩戒”的余威才扩散没多久,这帮人就跟冬天闻到了血腥味的狼群一般冲了过来。

    等他们完全到达后,几方人很默契地互相点了点头,尽管可能信仰不同,但是去教堂里的时候肯定是能认识的,况且璀璨教堂一直大力倡导的就是要互相友爱,不能做那些不道德的事情。

    “快点快点,等到教堂的人一到我们就得走了,没有多少时间给我们调查。”

    “我也知道要快啊,但是这里连一根毛都看不到,就连地下的生物都被斩杀干净了,怎么查。”另外一个人抱怨。

    “青木之神的惩戒,听说是那一帮人直接动用了真正的神力降下的神罚,没想到的是目标居然只受到了一丁点伤害,还逃到了这么远的地方才暴露。”

    “还好教堂的兄弟姐妹很多,大家互相交流信息,不然真的没有办法追查过来。”

    一名男子对着走过来的一位“兄弟姐妹”笑了笑,“愿青木的光芒永远照亮玄木帝国,亲爱的同胞。你是哪位神灵的信徒?”

    “愿水的温柔滋润大地,我是水之女神座下洪水狩猎之神的信徒。”

    这名身躯壮硕的男子行礼道,“请问你们有没有找到什么线索了,那边的兄弟姐妹我都问过了,没有一个人是得到了任何的有用信息。”

    两位青木之神的信徒同样叹了一口气,道:“这位兄弟,我们也没有得到什么,不瞒你说,我们在玄木帝国官方也有一点关系,但是官方那边也没有查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洪水之神的信徒听完之后低下了头,然后抬起头来冷笑道:“原来是这样么,那你们这帮子神灵的信徒,都去死吧!”

    他的眼中爆射出了两道浓郁的红光,射进了两人的体内,那红光仿佛能够吸取生命一样,两位青木之神的信徒的身体犹如风化的碎岩一般坍塌了,落在地上化为了灰烬。

    “哼,什么东西,不就是几个大主教受伤了嘛,居然对我们开始了试探性的攻击,你以为我们这些人是吃素的吗。”

    那人拍了拍手,拿出了手中的戒指,“报告组长,请向上报告解除部分戒备,教堂的人根本不知道是谁动的手。”

    他向着不知名的存在报告:“据我刚才所知,教会不只对我们发起了试探攻击,完全就是一次全方位的试探,就是想抓出一些替死鬼交差罢了......嗯,嗯,我会接着调查的。”

    男子看着出现在他面前的财仙王,一把捏碎了戒指,说道:“你也是神灵的信徒吗?”财仙王挠有兴趣地看了一眼戒指的粉末,手一挥,道纹闪过,一瞬之间修复好了戒指。

    “你!”那人惊骇地看着财仙王,然后狠狠地一跺脚,向后疯跑的同时从怀中摸出了一枚原本用于攻城车上的爆炎符文往天上扔了出去。

    轰隆!城防部队阴沉着脸出发了,连带着那个巨型的战斗傀儡,一同往财仙王那个方向追。

    与此同时,一对教堂的精锐口中大声吟唱着神灵的教诲,身上逐渐涌现出了狂风之神神力独有的“风气”,速度提升了一半。

    教堂的人也开始跳脚了,发动了一批前线的士兵无差别的去满世界地胡乱攻击,但是你以为那些能和教堂作的人是那种好相与的货色?

    那些都是一票实力高强而且脑筋不太正常的猛人。照样把教堂打成了那啥一样,高额的抚恤金快把教堂里的财富之神的信徒气死了。

    其实大主教被打成那个样子不算件事,但好歹被打之前也是要有一点挣扎的吧,比如说用个什么强大的神灵法术的卷轴之类的。

    但问题就在于,财仙王连那些主动激发的卷轴都没给用,直接给拍进了大地之下。教会恐慌的是居然有这种能够屏蔽神灵之力的存在。

    财仙王揪住了那个人的脖子,冷笑道:“神?一帮子废物而已,本座不屑于去相信这些东西,待本座恢复一点,这些玩意儿,该是什么样子就得是什么样子。”

    财仙王的手指连点,一股堂堂正正的力量封锁住了这人的浑身穴道,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某些人了,他就懒得去费这个功夫了。

    “接下来,该去警备厅了,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那么迫切地想要风无缺死。这个嫁祸的手段太过于恶劣了。摆明了就是要和这些人作对,如同疯子一般的做派足以让一些人望而却步了。”

    如果不是老者拉住了凛风子爵,他几乎要不顾一切地冲上去把那几个警备厅的高官乱剑戳死了。

    倒也不是说他们不办事,只是他居然按照一般的查案程序来做!

    按照玄木帝国的贵族法令,特别是像他这种年纪轻轻就获封子爵的“未来栋梁”更是有着明确的法令要求特事特办。

    在贵族的圈子里什么荒唐事都会出现,如果让别人知道了他堂堂凛风子爵居然像一个平民一样被几个没有官级的警员审问,对他竞争年青一代领头人位置的努力绝对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嗯,尊敬的凛风子爵,你确定不知道究竟是谁派来的对吧,那这就比较难办了,我们警备厅只是负责皇城日常的某些案子。像这样牵扯到了刺客公会的案子我们无能为力啊。”

    一位被调过来负责这次刺杀大案的警备厅副厅长苦笑连连。

    “而且据你们所说,刺客公会派来的不只是一批人马,甚至还有些不知明势力的参与了对您的刺杀,由此一来我们更没有能力了,警备厅手下的人员,实力大概就处于二三级战士的水准......我对此感到很抱歉。”

    凛风子爵终于忍不住了,一下就震开了他二爷爷的手,指着那位副厅长就骂道:“狗屁的警备厅,本爵当时就不应该听你们的把家族的私兵调回去,不然我立刻下令把你们都抓到家族里折磨致死。要不是上面的人拿出了文件要求我们到警备厅配合调查,谁来你们这个穷地方,简直就是恶心至极。”

    哪怕他骂的再怎么难听,这位警备厅的三把手也只能陪着笑脸好好听着,他屁股下的位置是对方的家族推上去的,是这个可怕家族的走狗。

    主人的愤怒,狗只能好好受着。更何况那位魔法师老者被斗气震开之后一言不发,显然是默许了凛风子爵的行为。

    “不错,身为我们家族年轻一辈的领头羊,除了对任何人基本的礼貌,还要有着一股傲气,这是我们家族赋予你的强大自信,我们家族的荣耀,是靠着我们一代又一代的先辈们去拼搏得到的,不是靠谁去施舍的!”

    门外出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边说便走进了这间房子里。

    “家主大人。”

    “臭小子,你来晚了。”

    “大伯,你怎么来了?”

    高大男子脸上浮现出了慈爱的笑容,狠狠地拍了拍凛风子爵的肩膀,道:“不错,小子,有我当年的风范,用东方一句古老的话来说,就是‘忍无可忍无须再忍’,那些人居然如此对待我们家族的人,真是想要和我们赤膊上阵了啊。”

    他挥了挥手,让那位副厅长退下,“你也别怪他,那几个来审问的人确实那些人安排的,这个人靠着自己的努力硬生生地争取到了审问你的机会,这才给了我抽出空档过来的时机。”

    高大男子眯了眯眼睛,然后一脸谄媚地弯下了腰,腆着脸对着老者说道:“哎呀二叔,别生气嘛,我这不一听到侄子出事,马上从外面的行省赶回来了嘛,这传送阵的费用还是我自己报销的。”

    紧接着他脸色严肃起来,“出卖了家族利益的人,已经被我手下亲卫给抓到了,具体的一些情报还在审讯之中,但主使就是当时和凛风竞争失败的那一家人......”

    “我不听,情报一完,给我全部砍死拿去喂狗。”老者淡淡地说道,“那些人已经忘记了家族的古训,这些和平年代的副产品。”

    “还好了,到了我们这里,我和二弟不也是好好的嘛。”高大男子嬉皮笑脸。

    哪壶不开提哪壶,老者瞪了他一眼。

    这兄弟俩也是奇葩,当时你推我我推你,完全把这家主之位当成了累赘,最后打赌输了的老大当上了家主。

    老二除了每年去找他大哥敲诈各种奢侈的用品以外也是全力辅佐他,堪称家族跨入和平年代以来最为强大与和平的组合。

    “听着,凛风,待会儿就有‘邢察门’的人过来了,你不用怕,该说什么说什么,无缺皇子的事情......嗯,半遮半掩的说吧,这皇城的势力也改改改布局了。带队的人是你二叔的学生,你言语若果有漏洞,他会帮你的。去吧。”

    男子将凛风子爵推了出去,跟着那位警备厅副厅长往邢察门的人所在的空间走去。

    “臭小子,为什么不把无缺皇子的事情给捅出去,如果让更多的人知道了这个地方的神秘,我们家族也好得乱中取得更大的利益啊。”

    老者不解。

    “二叔,我们的人已经跟那位交过手了,就在皇室藏书馆里。”高大男子一脸凝重,不停地来回揉搓食指上的两枚戒指。

    皇室藏书馆?老者猛地颤抖了一下,道:“原来是‘木朽’那边传来消息了,教会要抓的人,就是他?风无缺身后那人来头那么大?”

    “没错。”高大男子叹了口气,“这人的实力深不可测,我和二弟合计了一下,觉得要和他交好,不能得罪,‘木朽’那边也和他订下了协议,全力追查当年的事情,而这样,我们家族还可以借此再次获得一份子利益,这就是我刚才说到的,能够改变格局的力量。”

    老者转过身来,刚想对他这个侄子说话,一尊小巧的完全用龙纹钻制成的东方镇纸慢慢地从天花板降落下来。

    高大男子运足斗气,小心翼翼地将镇纸拿在了手上,上面用翡翠嵌上了一个大大的玄木帝国语写下来的文字——“可”。

    两人惊骇地对视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