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三十八章:准备一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对了,无缺小子,就是这样,将两种力量糅合在一起,不要去管它们生长,那是后面的要点,毁灭之后才是新生,杀人要做的就是毁灭,别去想着帮助敌人。”

    财仙王拿着一壶老酒仰头灌着,偶尔抽出空来指点一下风无缺。

    白锤上面的水火二色光芒已经凝聚成了一团浑浊色泽的气团紧紧地贴在了锤头上面,听完了财仙王的话语,风无缺眼中爆射出了一道蓝色光芒,血脉之中的“水魂之摄”技能发动,照射到了铁翼鹰的双眼中。

    就在光芒闪出的时候,铁翼鹰就感觉到了不对,连忙振翅想要飞到高空,但是光芒的射速比它展翅的速度要快了不知道多少,一股强劲而阴柔不散的光芒缠住了它的灵魂。

    风无缺大喝一声,手中的锤子崩向了铁翼鹰的腹部,财仙王揪准时机一道银灰色道纹打进了铁翼鹰的身体上面。

    轰!

    铁翼鹰疼得叫声都扭曲了,水火爆炸之后形成的烟雾散开之后,叶妖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铁翼鹰的双翅上面一边燃烧着火,一边是不停流动的水流,中间的身体上则是水火并济,看上去就和风无缺觉醒之后的样子差不多。

    风无缺手中的白锤转了转,身上的祭司之力动了动,将它身上的水火吸了回来,然后吞入了嘴中。

    “诶,不对啊,你这贼厮鸟今天洗澡了没有?”风无缺转念一想,迅速把刚才吞进去的力量给吐了出来,一脸嫌恶地看着铁翼鹰。

    “唳!”一声愤怒的鹰啼。

    “好了好了,让你们切磋,不是让你们斗嘴。”财仙王摇了摇头,要不是他一道道纹护住了铁翼鹰,这估计毛都得烧没了。

    将手中的酒壶递给了叶妖,小家伙乖巧地接过了酒壶,然后背过财仙王偷偷地把酒壶举的高高的,想要从里面弄点残羹剩饭尝尝。

    而铁翼鹰还有风无缺则是一脸恭敬地站在了一旁,等候着财仙王的教导。

    财仙王看了一人一兽一段时间,说道:“你们两个都有了一点进步,《三奇论》风无缺你也进入了入门阶段,不然不会将我教给你这一招练成。”他摸了摸铁翼鹰的脑袋,“你这厮看来也没有把修为给落下,浑身如一,钢铁如龙,哦呦,你这毛怎么参差不齐的,看来你的日子不是太好过。”

    原本铁翼鹰视若珍宝的头上那一撮毛长长短短的,甚至还有一点火烧雷劈的痕迹,显然无人区里的生活还是不太轻松。

    它仰起头来“嘎嘎”叫了两声,浑身上下闪烁着亮银色的光芒,阳光照射之下让一旁的风无缺下意识地眯了一下眼睛,要是真的打起来,他不见得能比铁翼鹰强,刚才的那一锤他天时地利都占全了,一个小院子哪里能够让一头驰骋高天的鹰王施展。

    叶妖没有得到酒喝,一脸不高兴地跑过来揪着财仙王的头发道:“师尊,人家炼化了横骨,苦修之后已经真正的化为了妖身,我们的修为你都知道了,那你怎么不说说自己的。”

    一旁大眼瞪小眼的风无缺和铁翼鹰头轻轻地扭了一下,然后又继续转回来互瞪,但是很有默契地竖起了自己的耳朵,各自的力量凝聚在了耳朵上,倾听着小院里的风吹草动。

    “你哪来那么多事。”财仙王没声好气地拍飞了叶妖,“本座这修为,要是两年之内能够得到什么恢复才是奇怪了,不瞒你们说,我这两年考虑的是如何用现在的修为来做一些杂事,炼丹啊什么的。”

    他顿了顿,道:“简而言之,我们现在修为暂时是足够了,现在却的东西就是......”风无缺、叶妖,铁翼鹰不约而同地举手的举手,举翅膀的举翅膀,“我们需要钱,钱!”

    “嘎嘎。”

    财仙王满意地点了点头:“没错,我们需要钱,我给你们的物资都是来自于一个神秘的地方,但是你们最好是使用本大陆的物资,你们的身份都是这一个大陆的原住民,如果你们过分地吸收了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法则力量、天地灵秀,说不准会遭到排斥,我可没有办法把你们反向送到那个地方。”

    三个可以称得上怪物的货色颇感无趣地摇了摇头,特别是叶妖,她因为是木属性的圣窍,财仙王拿了不少的两界灵物给她辨识区别提高对自身道韵的理解,在这个同时她当然干过类似于“偷偷啃上一小口”这种事情,其中的味道让她差点就想抱着那灵物睡觉了。

    “店主先生,乌尔德来访。”店门外面响起了凛风子爵的声音。财仙王努了努嘴,铁翼鹰迈动自己的爪子走了过去,到了店门口后,它想起了当时风无缺教它开门时它嫌麻烦,想要用翅膀拍开门,但是被门上面的禁制给电糊了,据叶妖说她当时在小院里都能够闻到肉香味。

    还是老老实实地开门吧,它一脸严肃地决定到。

    乌尔德见门打开了,想也不想就深深地行了个礼:“见过皇子殿下,听闻店主先生传信,家主就派我过来了,请问......嗯?”

    铁翼鹰:“嘎?”

    它伸出了自己的翅膀点了点乌尔德的胸口,然后指了指里面,然后大摇大摆地走了回去,乌尔德一脸纠结地看着铁翼鹰锐利的双爪时不时地将过道上的珍贵盆栽踢飞,心痛得他想拔剑剁了它的双腿。

    走到了小院子里,风无缺已经提前恢复了原形态,正撸着袖子想和叶妖再打一顿,刚刚铁翼鹰走出去的时候,两个家伙就直接扭打在了一起,叶妖体型娇小,哪怕是风无缺能够抱住她,小翅膀灌注力量之后一闭一开,能够撑开风无缺的限制顺便在他的脸上补两拳。

    风无缺在喊过几次叶妖姐姐之后恢复了少年心性,抵死再也不叫这个称谓,两人的争斗就此展开。

    “咳咳。”财仙王在一旁躺椅上面咳了两声,有外人来了,可不能让乌尔德看了笑话。

    “凛风子爵来了啊,快快请坐。”风无缺对着乌尔德笑道,眼角好像还带了一丝淤青。叶妖也是瞬间跑去了库房里面取出了一套回阳暖玉做出来的茶具,放入了小店里面售卖的精品元气茶认真煮茶,圣窍的力量回转其中,凝结出了丝丝缕缕的香味飘进了众人的鼻孔里。

    乌尔德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叹道:“不愧是要论片来卖的茶叶,我今天也有口福了。”他接过了叶妖递给他的茶盏,轻轻地抿了一口,然后吐出了一口浊气,感受到了浑身的斗气又精纯了几分。

    “先生,您那茶具可是差点把我家给掀翻了。”乌尔德扳着指头笑道,“我两个爷爷,两个伯伯,三个姐姐在议事堂里面大打出手,就差把屋顶给掀了。我想留下一个茶盖都被打了一顿扔了出去。”

    风无缺咧开嘴笑了一声,但是迅速被叶妖捂住,小腿狠狠地踢了他的颈部一脚,大概的意思就是我们要对乡巴佬有一定的尊敬,鄙视他也不能这么明显。

    财仙王满不在乎地挥了挥手:“这个好办,等会儿你回去的时候我看看啊,再给你七套茶具不就行了。今天请你过来,是有正事要办。”

    乌尔德脸色瞬间端正了下来:“还请先生直说,我们家族除了为您收集了一些信息之后就一直在享受先生带来的物资,内心也有些愧疚,也是我们寒日家族为先生分忧的时候了。”

    乌尔德·凛风·寒日,凛风是皇帝赐予他的爵位,而寒日才是他们家族的真实名字,一个随着玄木帝国开国的巨型家族,同样也是最受皇室恩宠的一个家族。举个例子,乌尔德的母亲,就是现今玄木帝国的皇帝的妹妹之一。

    换而言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现在十七岁的风无缺跟乌尔德仔细算下来的话还有点沾亲带故的意思在里面。

    “我想宰了二皇子,你确定你们家族要为我分忧?”财仙王一脸古怪地看着他,如果真是这样他会很高兴自己的贼船上面又多了一个家族。

    凛风子爵的脸色一僵,随后面露苦笑地说道:“先生,您这才安静了两年,这一出手就要这么疯狂的吗?”

    他真的有点抓狂,这位爷怎么这么奇葩,他们寒日家族在外面也有自己的信息脉,只要是能和他打上交道的人不是傻子就能够猜到一点,前些年里那些怪事大事都是这位爷搞出来的好事,教堂直到现在还有一堆狂信徒叫嚷着想要往无人区里面用兵呢!

    好不容易有了两年的平静期,现在乌尔德一过来听到了什么,他居然想对一个国家的二皇子动刀?

    在一个帝国里面不出什么异常情况的话,最受关注的就是这两个皇位了,不出意外肯定有一场龙争虎斗,也是大陆上面的一大乐点。

    更不用说玄木帝国这种地方,处于了两个大陆的交界处,对于一直想互相侵占的两边大陆来说更是一个重要的地方,明里暗里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呢,这位爷是疯了还是怎么地,居然想要宰了二皇子,说的还这么理直气壮!

    “您是觉得,这两年来大陆上的新闻太少了么?”乌尔德脸上扯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现在大陆上的大事也不少呢,猫眼阁的那位狂徒先生进入了古老者境界,一个人直接斩杀了四位恶魔大领主,这可是大家一直津津乐道的事情呢。”

    “我不管,那小子能够突破还是因为我呢。”财仙王示意他闭嘴,“我现在已经查出来了,二皇子才是指使那些奇奇怪怪的刺客来想要干掉无缺小子的幕后黑手,只有千日做贼哪里有千日防贼的道理,宰了他我才能安稳,懂吗?”

    乌尔德感觉自己为什么要来店主这边,他现在觉得浑身都是胆汁,已经苦到他快哭出来了,他敢拿自己家族的荣耀发誓,如果今天的事情传出去,无论自己以及家族有没有参与到对二皇子的谋杀之中,他们家族肯定是第一个被怀疑的对象。

    “这个事情,很有难度,我觉得自己要回去和家里的长辈商量一下。”乌尔德干巴巴地说道,“我们寒日家族虽然没有摆明了支持哪一个皇子,但是我们历来都是皇室的守护者,并不希望哪个皇子莫名其妙地死掉。”

    “理由很充分,他想要因为某种原因谋害十一皇子,但是十一皇子的身后同样有势力支撑,二皇子死在了皇位的争夺之中。”

    财仙王冷笑道,“你们所说的不希望某一个皇子莫名其妙地死掉,那无缺小子他们两兄弟是怎么回事,他们在我来之前对皇位没有威胁吧,但是你们不也是没有保护他们。”

    一旁的风无缺也是眯起了眼睛,确实是这个道理,现在乌尔德来跟他说什么大道理,完全就是放屁。

    他当时吃糠咽菜的时候还有人盯着他这条命,自己和哥哥有的一点精细面粉做成的饼子吃就算是过节了,别说保护了,连衣食都没有保障,现在自己有能力了不报复回来真是对不起自己前些年受的苦。

    乌尔德放下了茶盏,苦笑道:“确实如此,我们只是忠于皇帝,但是在这同时也面对着多重压力,所以对无缺皇子他们没有做到很好的保护。”

    “不是很好的保护,而是你们根本没有做到。”这次是风无缺发话了,“你们根本没有立场来管我的事情,现在你们只用履行一个盟友的义务就够了,我需要你们提供出一切我想要的东西,接下来的你们就不用管了。”

    铁翼鹰站了起来,浑身上下的银色随着肌肉的起伏流动了起来,叶妖同样运起了周身力量,一丝一丝的墨绿色光芒凝聚到了她的手上,化为了一柄小剑的样子,剑尖直指乌尔德的脑袋。

    财仙王看着他:“只是让你们提供一点信息,不会有什么的,放心好了。”

    乌尔德看着如临大敌的两个非人怪物,苦笑道:“我可没选择了,希望先生您悠着点吧,别又闹得全大陆风风雨雨的。”

    过了不久后,乌尔德满脸苦笑地走了出来,摸了摸手上的储物戒指,里面装着财仙王答应他的七套回阳暖玉做成的茶具:“这东西,拿着果然烫手啊,得先回去跟家里的人商量一下才行。”

    寒日家族主厅,上次拆了乌尔德院子的柔姐先是收起了自己的那一份茶具,随后猛地一拍桌子道:“老娘早就看那个小子不顺眼了,居然连我们组织都想要染指,若不是长官机灵一点,说不定死在那个小店阵法下的尸体就有我一个,我没意见。”

    乌尔德的大伯二伯则是腆着一张脸看向了两个老人,现在可是要这些老人拿主意了,毕竟他们活的时间也长,知道的那些利益纠葛也多一点,能够尽量减少家族的损失。

    坐在主位上的两位老人叹了口气:“就这么办吧,我们负责给一点信息,这事就这么过去了,这两年二皇子殿下确实是过分了一点,至于结果如何,那就要看看二皇子身后的牛鬼蛇神有多少了。”

    两个老人的眼睛中闪过了一丝锐光,皇室的守护者,说白了也要守护这个国家,他们两个没说实话,牛鬼蛇神多了,确实是要好好地清理一下的,他们内心之中的倾向是——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