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三十七章:销声匿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财仙王右手揪住了风无缺的右手提了起来,看了他腹部伤的伤痕一眼,满不在乎地随手将他扔到了铁翼鹰的背上。

    “走了,贼厮鸟,我们回去,虽然早就有所猜测,但还是晚了一步。”

    他将探出头来想去探望风无缺的叶妖一巴掌摁回了袖袍里面,踩了踩铁翼鹰的背部,后者发出一声鹰啼,震慑了想要来猎食的空中魔兽,扇动翅膀飞向了玄木帝国皇城内部。

    “隐。”财仙王打出了一个灰色道纹,隐没了他们的身躯,安然无恙地回到了小店的庭院里。

    “叶妖,他就交给你了,把你会的所有治疗方面的法术往他身上招呼一遍,然后放着他不管就可以了。”

    财仙王手中拿出了一盒针线,双手上下翻飞给他缝好了伤口:“你们两个守着他,如果有谁不是从正常路径过来的,只管杀,打不过就往库房里跑,扔符也要给我弄死对方。”

    小家伙和铁翼鹰一脸正经地点了点头,在路上的时候财仙王已经跟他们说过自己回来应该会去做点什么不宜于敌人身心健康发展的事情。

    “大皇子,你这小日子过得不错嘛。”财仙王当着小姑娘的面显出了身形,“看来那一盆魔法角果真的那么有用,那你答应我的事情是不是该兑现了?”

    小姑娘呆呆地看着自己的父亲,过了一阵子后又看向了那个身穿暗金色袍子的男子,天真的她只是认为是个朋友来拜访自己的父亲。

    “叔叔好,叔叔要和爸爸谈事情吗?那我去帮你们拿一些我最爱吃的糕点过来哦。”

    小女孩想过去拉一拉宽大的袖袍,但是被风无印给拉住了,面前这人虽然换了一个样子,但是他却能够从气息上面感应出来,上一次出现在他面前的短衣老者就是这位男子。

    风无印将女儿抱了起来,递给了早就站在一方戒备的贵妇人,然后对着财仙王拱了拱手,指了指旁边的小亭子。

    两人坐定,风无印沉默了片刻,从储物戒指里面拿出了一页纸,递给了财仙王:“前辈果然料事如神,这件事情果然是我一个不成器的弟弟想要把污水泼在我的头上。”

    他停顿了下,说道:“风无峦,我的二弟,最近很不安分啊,我的耳目最近一直在盯着亚林迈瑟,过了好久才得到了他们一起合谋的证据。”

    他又拿出了一个留影水晶球,灌输了一道斗气进去,激发上面的禁制。

    水晶球光芒闪动,一道影像呈现在了财仙王的面前,一个他从来没见过的男子在和亚林迈瑟谈论什么东西。

    一般的大势力都有一些独创的发声技巧,他没有办法用唇语术反向推出他们在说些什么。

    财仙王接过了纸张,上面记载着亚林迈瑟以及二皇子的生活大致状况,结果出人意料般一致,亦或者是相反。

    但是综合各种情况考量之后会发现,他们所做的各种事情到了最后都能够合起来,得到更大的利益。

    “为了这些东西,我可是死掉了不止一批好手。”

    风无印说出来的话语之中泛着一丝苦味:“我没想到我这个二弟居然藏得那么深,居然把刺客公会还有魔法师工会的人都握在了手里,我这皇室继承人的位置可是有点不稳了。”

    一番话说得财仙王在心里冷笑不止。

    他能够调查得出风无峦这两天的生活状况,那就代表着这位大皇子安插了不止一个心腹已经打入了风无峦小圈子的内部,不然一个皇子的行程,还有一个玄木帝国魔法师总工会的会长的踪迹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地就得到。

    “大家都是明白人,别打这些马虎眼。”

    财仙王摆了摆手:“我可以再给你一点东西,帮助你压制住你女儿的病情,但是你要给我打听二皇子的一切行动,还要尽量给我放迷雾,至少要给我一年半的时间。”

    风无印眉头跳了跳,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

    到了这种时候,他对自己屁股底下的那个位置确实感觉到了一丝不稳定。

    虽然自己也有一点势力,但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自己的二弟居然不声不响的就拉拢了两大公会的人,这种手段才是让他吃惊的,他甚至都开始怀疑风无峦的身后是不是有人在暗中帮他。

    财仙王走出了小亭子,看到了正在皱着眉头练习魔法的小丫头:“嘿,这位尊贵的小公主,我和你的父亲是好朋友,你想要什么,叔叔都能够给你变出来。你想要什么?”

    没有顾及身旁的贵妇人,财仙王蹲了下来,摸了摸丫头的脑袋,笑着问道。

    小姑娘偷偷地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随后双眼带笑地对着财仙王说道:“我想要一个放烟花的魔法,父亲大人说过了,除了特殊节日里,烟花是不能随便放的,不过我自己学会了一个放烟花的魔法的话,就可以随便放了。但是我是水属性的魔法师,不懂要怎么才能学会那种火属性的魔法。”

    “误人子弟。”财仙王冷笑着说了一句,随后竖起了食指:“看好了,小家伙,我只做一次,能不能学会就看你自己的了。”

    这句话一出,小公主瞬间端端正正地坐在了地上,瞪大了眼睛看向了财仙王的食指,好似能把上面看出一朵花来。

    “......”

    “看着我的手指干嘛,感受我身边的元素流动,看看那些东西是怎么运转到我的手上的。”财仙王哭笑不得的揪了揪小丫头的脸蛋,小孩子真是单纯的可以。

    “谁说的水属性就不能够放烟花的,你们这些乡下人真是见识浅薄。”

    说得大皇子一脸不爽,就差一巴掌打过去了,他好歹是一个帝国的继承人,乡巴佬是几个意思?

    “小女孩,看好了。”财仙王一展袖袍,周围的水元素依照着一个奇异的轨迹围绕而来,逐渐凝聚成了一个小水球停在了财仙王的食指尖。水球在上面不断地涌动,时不时的会突出一两个尖锐的角部。

    财仙王看了一眼身边的植物,左手指了一株红色的花朵,然后将它体内的红色汁液给榨了出来,洒在了水球上。

    “就这么一次机会,能不能学会就看你自己了。”财仙王把水球往空中一掷,飞到了一定的地方之后轰然炸开,一朵绚烂的红色花朵呈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别忘了答应我的事情。”指了指大皇子,财仙王手中掐住了一个道纹,由下而上身躯慢慢地消失在了众人眼里。

    “哇,父亲大人,这位叔叔真的很厉害啊,居然真的用水球做出了烟花。”小公主眼里满是崇拜。

    “不行不行,我要马上把这个魔法学会,学会了我就能天天看烟花了,嘻嘻嘻。”

    她一脸严肃地坐了下来,小脸绷得紧紧的,正在努力回想刚刚财仙王身边的水元素凝聚波动。

    财仙王回到了小店里,看着风无缺说道:“从今天起,你必须跟在我的身边学习各种知识,小店从今天开始封禁,我要把你的所有实力全部废除,从今天起,你和叶妖一起随我修炼根本大道。”

    没有给风无缺一点反应的时间,也没有考虑过风无缺刚刚才苏醒,身体受不了废除实力后的消耗,财仙王一掌拍碎了隐藏在他丹田内部的斗气团。

    叶妖则是笑嘻嘻地从库房里面拿出了一块裁剪好的上好绸缎塞进了风无缺的嘴巴里,把他刚刚想发出的惨嚎声给憋了回去。

    她的小翅膀则是不断地扇动着,从天地之间抽取了冥冥中的青木之力灌输到风无缺的体内,稳定他的身体状况。

    “听好了,混帐小子。此乃本王朋友门下入门功法,唤做《三奇论》的就是,尽早掌握,只要能将此门功法练入门阶段,我就不信了那种床弩还能够伤到你。”

    一道玉符从财仙王的袖袍里面滑出,狠狠地拍在了风无缺的脑袋上,玉符好似无质一般融入了他的脑袋里,直达灵魂。

    “天地初开,有自在法,有无量道,一元初分,天生万物......有三奇者为精气神,亦称三宝之物……”

    风无缺的灵魂呆呆地站在精神力之中,听着面前玉符所化的一个身躯巨大的男子口含天音,每讲一个词风无缺的灵魂就要狠狠地颤动一下,仿佛是有什么东西硬塞进了灵魂中。

    “呼......”财仙王拿起一块布擦了擦脑门上的汗水,刚才听上去是他的那位朋友在讲道,但是全部是他花了大心神模拟出来的,极其费神。

    “叶妖,你和这贼厮鸟也有修炼的任务。”财仙王转头看向了他们两个,“你要努力修炼《木煞三生一气诀》还有身法《百叶归魂九折绕》,并且还要挖掘出自己圣窍之中的天生道韵。”

    小家伙点了点头,随后直接飞了出去开始修炼,铁翼鹰则是呆呆地盯着财仙王,也想要一份属于自己的功法。

    “你还想要功法?”财仙王拍了它的翅膀一下,“我给你的那个修炼钢铁之身的功法就足够你钻研的了。另外你还要接着搬运气血,争取把你的实力往上提高一两个档次。”

    铁翼鹰仰头展翅发出了一声嘹亮的鹰啼,直冲上天飞向无人区。

    “接下来。”财仙王盘腿坐了下来,“我们应该要沉寂一段时间了。”

    他大袖一挥,一杆杆阵旗飞入了整一栋房子的四周深入地面,布下了一座财仙王现阶段能够布下的“奔龙腾转万剑杀阵”,小店的门口已经贴好了正式的通知。

    但是如果谁想要用一点特殊的法子进来的话,绝对会死得很有节奏。

    他之所以让风无印帮他打掩护,就是想要在这短短的时间之内尽量提高自己还有身边人的自保能力,他相信这位尊敬的大皇子阁下并不是傻瓜。

    自己既然掌握了能够让他女儿摆脱噩梦的希望,而且要求他做的事情也对他的利益有促进作用,会拒绝才是奇怪的事情。

    可以说,自己那一座万剑杀阵有一大半的原因是用来防备风无印的突然探查或者搞点其他的幺蛾子。

    财仙王来到这一方世界,做出来的事情不多,但是能够称作惊世骇俗的绝对比某些人做过的要多出百倍。

    但是这个世界所存在的未知也太多了,能够阻止天罚之力的教堂,还有笼罩在西部大陆天空之上的巨型法阵以及他从刺客工会里的密档之中看到的一些东西,都让他感觉到水浑,不敢轻易涉足。

    他甚至觉得自己下了一盘臭棋,他当时为什么要手贱扔了那么多的后手让这些人找到了,搞到现在他看密档的时候总有一种自己是造成这些个动荡的一大原因之一。

    就像有一份密档里面堂而皇之地写着某年某日一位上古强者手持某样神器对战深渊魔鬼,神器放出了亿万豪光,从光芒里面走出了身穿银甲的强大战士组成了方阵架起了一座座仿佛能把天地笼罩下来的阵法......

    看到这里财仙王就把那一份密档随手一道太危虚幽火给烧成了灰烬。

    狗屁的神器,那就是一座蓄养了以天庭战士为模版的傀儡大军的容器,至于笼罩天地的大阵?不就是那个最为堂堂正正地群殴你的天罗地网阵么。

    时间轮转,恍惚之间过去了两年光阴。

    两年的时间,风无印逐渐查明了风无峦的底细,两位皇子的争斗也放到了明面上,至少没有再出什么恶心人的阴招。

    财仙王偶尔从深度修炼之中转醒,然后将准备好的物资放到了某一个位置,让几方势力的人去取,其中还有一次以入梦的大神通去找风无印说了自己下一步的谋划,顺便还教了他一下如何救治自己的女儿。

    唯一的缺点就是这次入梦着实吓到了风无印,一开始还以为自己对财仙王动了什么奇怪的心思居然在梦里与他相会。最后是被财仙王狠狠地用精神力一巴掌才抽醒了的。

    外界逐渐消停了一点,教堂也在一年前停止了如同疯狗一般的四处出击的行径。

    狂徒则是回去闭关了一段时间之后以星霄剑气重回了古老者境界,纠集了一帮好手借教堂的路径杀入了深渊里面,单人单剑斩杀了火魔以及其他各个恶魔族一共四位同样是古老者境界的四位大恶魔领主。震惊大陆。

    但是同样有一些势力对风无缺他们的神秘小店很感兴趣,数次出击想要来洗劫一波,但是矗立在了门外的杀阵雷音四起,剑芒闪烁,甚至还有一丝丝若有若无的龙吟响起。

    留下的只有一些破碎的衣服或者武器碎片,甚至还有一些金币银币从里面喷了出来,弄到现在小店的前面已经是一批乞丐的常驻之地了,这两天出来的东西很是把他们养得肥肥胖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