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三十六章:回返玄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两人击了击掌以示交易成功,其中唯一的小插曲就是长公主是带着手套进行的击掌,充满着恶意地想要让财仙王吃一点苦头,但是被财仙王变态的肉身修为运用巧妙的运力技巧透过手套差点把她的掌骨给震断了。

    长公主捂着自己的双手,狠狠地盯着财仙王看了一眼,然后一言不发地用自己的斗气涌入掌骨滋润着骨头上面的裂纹。

    “好了,事情办完了,我们也就不用在这里浪费精力了,本座还要去搞一点点私活,就此别过吧。”一双黑色的火焰翅膀从他的身后展开,双翅一震,财仙王破开了虚空限制一飞而起,消失在了长公主的眼前。

    “拥有如此神通,居然还要和这些小辈抢一些无伤大雅的灵物,究竟是图个什么。”长公主看了财仙王离去的方向一眼,随即朝着出口方向走去。

    反正她来到这里的目的已经达成了,在没有去了解财仙王底细的时候,她原本的目的是带着那么一队精锐的阴暗力量去把财仙王干掉然后把他的头挂在城门上以儆效尤。

    但是随着手下信息部门的人将整理好的信息放在了她的桌子上,看着看着就逐渐重视起他来了,这是一个来历神秘但是手中捏着一大堆好东西的存在,她认为和财仙王合作足以弥补区区一个皇子所带来的损失。

    财仙王在这边“玩”得十分痛快,但是风无缺就不是那么的愉快了。

    他已经懒得去掩饰自己身上的祭司真身了,两色头发披了下来,有一部分沾上了不知道是谁的血迹,整一片头发紧紧地贴在了他脖子的侧面,刺鼻的血腥味弄得他十分难受。

    就在刚才手上的白锤才刚刚击杀了一个想抢劫他的人,原因就是以他的年龄在拍卖会上一不小心露了一点真金白银出来,真身觉醒之后很多人看不穿他的实力,于是铤而走险打算在无人区里杀他夺财。

    白色的锤身已经染成了暗红色,不时有一些凝固的血痂从锤身上面掉了下来,但是用不了多久就会被下一次战斗的鲜血涂满。

    “唉,早知道先生提出来把我这柄锤子祭炼成魔道法器的时候我就不拒绝了。”风无缺心里暗道,“干嘛要在乎这种奇怪的道德洁癖,反正先生也只是让我用死刑犯来进行血祭而已。”

    风无缺的身体踉跄了一下,右手紧握住白锤的柄端,头发上的红蓝二色闪烁不停,显然他已经没有了足够的斗气去维持自己的祭司真身。

    “皇子殿下,我终于等到你把力气耗光了,不得不说您真是强大,就同辈来说的话。”一个感叹声从外面传了过来,“玄木帝国排名第十一的皇子居然欺骗了全大陆的人,本来有不少人把你当作贵族的笑柄呢,当然啦,也有可能是你们帝国在把大陆上的人当猴耍呢。”

    他颇为忌惮地看了一眼被染成了暗红色的白锤:“以你现在的实力看来,你们帝国把全大陆当猴耍了这个可能性比较大一点。”

    风无缺倚靠着大树,费力地将自己手中的锤子挪到了胸前,警惕地看着对面的男子:“你也想要我的钱财?但是看你这样也不像是一个缺钱的人吧。”

    跟着财仙王有一段时间了,他也能够大致分辨出来一些东西的价值,比如说男子的右额上面拴住一束头发的金色小吊坠,并不是普通的黄金,而是一种极其稀有的金属,上面有一层十分精细的符文构筑,以风无缺的眼力看过去,这起码是一件能够防御住圣级实力的全力一击。

    “不错,说起来,你应该是第一次遇到我们吧。”男子古怪地笑了起来,“以前对你下毒的时候,你可是个小婴儿呢。”

    “哦,什么时候我们玄木帝国的家族有那么厉害的人了?”风无缺嘲笑道,“居然连万脸盟的人都拿下了。”他眼尖,看到了男子腰间半遮半掩的一块圆形金属片,上面雕刻着一张影子重重叠叠的面庞,如果凝神看去的话就是一张有着各种表情的面庞。

    “倒是皇子殿下说笑了。”男子做了一个夸张的表情,“我们是一个小帝国里面的几个小家族而已,何德何能去操纵万脸盟,这只是我个人接的私活罢了。”

    “原来如此,你本来就是我们帝国的人。”风无缺的头发颜色稳定了下来,“我原本都有好几次怀疑有几批人是你们派过来的了,但是没想到的是你们现在才出现。”

    符文之力加持下,他投过了重重阻隔看到了玄木帝国皇城的城门。他历经许多次袭杀,这个无人区是帝国故意留下来练兵所用,本来都以为自己安全了,只要再走进一点,他就可以发出令信通知城防守卫的人过来接应,到时候摆在了明面上,受不到那么多威胁。

    男子自得的笑了起来:“我们可不是就想挑一个你放松了的时候嘛,但是我们也担心你身后的人会不会在你身边护持,也不敢进行什么偷袭。”他摸了摸右手上面缠绕着的软鞭,“殿下您就安心去死吧,我们这里布下了一个从东方重金买过来的迷阵,就算是圣级也要费一番功夫才能进来呢。”

    风无缺咳嗽一声,吐出了一口血水:“哼哼,死阵是吧,你好像漏算了一件事情,你怎么就知道本皇子不会阵法的。”他收起了白锤,一头就撞进了周围的环境里。

    果不其然,他什么植物也没有触碰到,反而像是钻进了迷雾里一般,精神力呼啸而出,但是却仿佛是普通人的双腿陷入了泥沼里一样难以调动。

    见此状况,风无缺反而眼睛里露出了一丝笑容,他的判断没有错,这个果然是一个死阵,那个来追杀他的男子不是一个阵法师,不然在一入迷阵的时候恐怕自己就面临着危险了。

    现在就是靠着谁对阵法的理解比较深刻了,一个没有人操纵的死阵,只要自己能够抢在他前面,这种人也不是不能够杀死的。

    “还能挥一锤,就一锤了。”风无缺的神色略有些狰狞,“早知道这样,早知道这样我就听先生的建议了,什么道义,什么框架,都是见鬼的玩意儿!”他握紧了手上的白锤,维持祭司真身的力量消散,剩余的力量全部灌输到了锤里面。

    财仙王教过他,永远要给自己留下一分两分的力量用以自保,但是也教过他,生死关头,难不成你还要留着力量等到死的时候帮自己挖个坑自埋不成。

    这个迷阵在财仙王教导他的阵法里面,按他的话来说在阿林大陆里面算是比较高级的一个了,本来阵法里面显化的都是类似于“雾气漫漫”一类的模样,除开在生雾的时候使用,那一种类型的阵法就是最低级的迷阵之一,像这种能够与周围环境融为一体,而且还没有被风无缺这种实力达到半步圣级的人察觉的迷阵,算是很不错的了。

    “真下本钱啊。”风无缺扔出了一块小石头,抛石问路:“我就这么一个小角色,皇位轮不到我和我老哥,也就先生来了之后才有了点小钱,怎么就招人烦了。”

    很快,在财仙王的教导下他多少对阵法有了一定的了解,他很快就找到了一杆阵旗的位置。他蹑手蹑脚地摸了过去,右手紧握着白锤,左手捏着一个他从小店库房里面偷偷取出来的私货,暗自诽腹了一下财仙王那种自己拿东西都要付钱的死要钱性格,搞得他像做贼一样的拿东西,还差点被叶妖看到。

    他摸了摸自己的口袋,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随后他观察了一下阵旗,大致能够判断出来这个阵法的走向与关键点。

    “按照我的推算,如果他真的不懂阵法的话,那他也会和我一样首选阵法的关节部分,再蠢他也要有一个大致的地图或者什么指引的吧。”

    确实,男子手中的一块玉佩指引着他走向了另外一个阵法节点,他手上缠绕着的软鞭被他拿在了手中,向空气挥出了一道道黄色的气浪。“该死的东西,没想到他身后的人居然连阵法都会,这到底是哪一个势力的人,不会是哪个东部大陆的大佬脑残了来到我们这边布局吧。”

    他的眉头紧紧地皱着,由于修炼体系的不同,他们西部大陆的人除了出去寻找物资或者必要的历练的话,没有什么特殊原因他们是很少出去到处乱晃。

    但是某些东部大陆的人就不同了,有人更是悍然喊出了“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口号,迅速被一帮人篡改了一下拿来教训后辈,让他们都出去走走,体悟体悟“世间疾苦”、“红尘万道”,遇到个用他们的话来说“有缘”的人,那就会死缠烂打地跟着人家直到自己想通了为止。

    至于遇到了一些绿林好汉或者是大寇为祸一方,无论哪一家的修炼者都会打出“降妖伏魔”、“匡扶正道”之类的口号,呼朋唤友或者仗着自己强大的武力装备冲过去放手一顿大杀。

    “该死的,早知道这个该死的小杂种有那么好的运道的话,当时就应该听木朽的话把他直接杀了,皇室的压力算什么,难道他还能跟我们几个家族翻脸不成。”男子狠狠地吐出了一口气,说道。

    风无缺在一旁静静地趴着,充满震惊地听着,对于和“木朽”这个组织的合作,财仙王并没有瞒着风无缺,他没想到的是财仙王的合作对象居然就是主谋之一。

    “该死,一定要活下来,一定要告诉先生,不要被骗了!”风无缺咬了咬牙,慢慢地摸了过去。

    近了,近了,还有一步,还有一步,就差那么一丁点的距离,自己就可以一锤砸碎他的脑袋了,风无缺的右手已经举了起来,脸色狰狞地看着他面前的对手。

    “簌簌。”

    “谁!”男子脸色一变,软鞭甩了出去绕成了一个弧线,斗气呼啸而出将自己的身体围了一个严严实实,风无缺脸色一变,差点就按捺不住跳起来拼命一锤了,但是身体里的血脉却在放声咆哮提醒他这不是他自己发出来的声音,不许有任何动作!

    男子拿出了玉佩,走出了迷阵,随后又进来,手中提着一只半大的吞石鼠的尸体,小心翼翼地走回了迷阵之中。

    风无缺呼了一口气,还好有血脉里的气息提醒,不然自己算是完蛋一半了。

    又跨了一步,风无缺一个跳跃,手中的白锤带起了一道巨大的血影轰向了男子的脑袋:“火山至柔!”

    水火二色的光芒包裹着了锤头,交合处在剧烈地震荡,风无缺已经逐渐能够理解到了初步的融合,只是碍于见识原因不能够很好地控制。

    男子阴笑一声,手中的长鞭往地上一打,撤去了迷阵,身体随着冲劲弹了起来,原来站立的地方则是升起了一根巨大的石柱接住了风无缺的锤击。

    “没想到这突然跑出来的魔兽居然就了我一命呢,鼠目寸光也不是什么真话嘛,至少它瞪大的眼珠子帮我发现了你。”男子大笑道,随后斗气注入了长鞭之中,狠狠地甩了一个鞭花之后打向了风无缺的头部。周围发出了刺耳的破空声,如果这一招落到实处的话,阿林大陆上肯定会多出一具无头尸体。

    “听先生吹牛的时候说哪怕自己去到了另一个世界,他都能够让自己再次复活。”风无缺舔了舔嘴唇,“虽然我想试一试,但我不想回来的时候要重新找一个脑袋放在我的身体上!”

    风无缺的身形一瞬间消失,长鞭打了过来,一击将某一件物事打成了粉碎。

    男子面色一变,随即施展斗气一把抓向了碎屑捏在了手中,定睛看去,貌似是某一种植物的叶片?

    叶子?

    他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点不够用了,这是什么鬼东西,难不成这只是一个替身,但是明明自己在暗中实验过了,这个人明明就是风无缺的真身啊。

    “哈哈哈哈,感谢我亲爱的叶妖姐姐啊。”风无缺嘶声笑道,从男子的身后显出身形,一掌将手中的符文紧紧地贴在了男子的身体上,然后飞快地白锤在男子的身后一撑,勉强把自己送出了伤害范围。

    “大玄本真,地涌天雷,给我炸!”

    符文扩散开来,一个微型的阵法铭刻在了男子的衣物上,他脚下的大地在不停地起伏,仿佛有什么东西在酝酿一般,等到了风无缺最后一个字音落下之后,一道黑黄色的雷光炸了起来,吞没了男子的身躯。

    而他的软鞭身上带着的巨大冲劲从雷光之中被炸成了碎片飞了出来,其中有几块碎片好死不死地把风无缺的腹部给切开了老大一块,都能够看到里面的蠕动的肠道了。

    “嘶!”风无缺疼地吸了一大口冷气,然后看向了周围,刚才两人就在阵旗旁边开战,现在一方节点已失,已经能够看到周围究竟是个什么地方了。

    结果这一望,让他兴奋的心情冷却了下来,他看到了一台又一台的重型床弩指着他,随着另外节点的消失,缠绕在一方节点上的机括也放松了。

    “完了,消息传不出去了,先生,您千万不要相信‘木朽’的人啊。”风无缺闭目等死,“希望先生说的话是真的吧,这样我还能活下来。”

    “小子,想死也要等着把我的债还清了!”

    一声长啸从这个小洼地的上空传来,声浪阵阵碾碎了这些巨大的战争机器,风无缺抬头看去,一道暗金色的声影站在了一头铁灰色的巨鹰身上,冷冷地看着他:“废物东西,这次为了救你,本座好不容易赚来养老的辛苦钱全部换成了一枚‘云烟缥缈万里符’冲过来了。”

    财仙王直接在铁翼鹰的身上跳了起来:“换而言之,本座已经快要破产了,混账小子,死也要等着你还完了钱再说!”

    风无缺微笑着闭上了眼睛,彻底昏迷了过去。

    他心里早就知道了,自己兄弟二人早就还不清债了,再怎么加,反正自己还不起,爱咋咋地,欠了钱的是大爷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