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三十五章:麻烦解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没想到这个火魔一族的先人还挺有心思的。”财仙王摸了摸手中的小白兔,然后将它放在了地上:“可惜了,这些东西最后都属于了我们人族。”

    这座山里面的东西都是活物,只是那位老祖用容火纳虚阵法视每一个活体为一个空间,从“空间”里面抽取了它们的生命力放入了石像之中保存好。

    如果有人触碰到了某样物品,那么就会有一些考验出现,只要你能通过考验,那就能够得到你所触碰的物品。

    财仙王翻手拿出了刚才小白兔递给他的一枚绿色圆珠吞进了肚子里,嚼了两下之后咽了进去:“居然是最纯净的生命之力,看来这么多年的生命力储蓄并没有使得里面生物的实力增加,反倒是以另一种方式储存了下来。”

    他估摸着是那个火魔族人不想以后自己的后辈来了遇到的都是一帮难以收拾的老变态,估计主仆身份就得对调一下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个考验同样应该有各种形式和难度的吧,这么个小兔子,估计也就是最简单的那一种。”

    财仙王舔了舔嘴唇:“那么小的一个生命球,不够吃啊。”

    想到的东西马上付诸行动,财仙王转头看向了一株巨大的树木:“就是你了!”他一道掌风吹了过去,触动了某个遗迹里的“机关”。

    “渺小的后辈啊,打赢我的分身,你就可以获得这头魔铁木傀儡。让我看看,我火魔一族还有没有以前的实力。”

    树干中飘出了一个半实半虚的魔影,高傲地说道:“我是你们的......”

    火焰大刀斩出,上面的符文微微一卷,吸收了魔影之中蕴含的火焰气息,刀光去势不减,直接劈开了木傀儡。

    财仙王走上去到处翻了翻,恼怒地一脚踢碎了这些破铜烂铁:“端的不为人子,居然给我来这套,我就只要生命气息之类的东西啊混账,你这居然搞出这么多的破烂!”

    刀柄一不小心磕到了一块石头上,上面马上浮现出了一行行字,要财仙王用火焰灼烧石头直至熔化.

    而且还有一道清晰的神念传了过来,自己开启的考验就要跟进,如果无视了考验的话,后面的一切物品就再也和这个考验者没关系了。

    财仙王都快被气笑了,手上一道太危虚幽火就飞了出去,虽然这火焰对空间有奇效,但同时也比很多普通的灵火厉害多了。

    火焰瞬间汽化了这一块石头,至于里面是什么奖励财仙王已经懒得看了,你再怎么富有能够比得上自己一根腿毛?

    不远处一道紫红色的光芒亮起,一阵香味向着周围扩散开来,很快就被那边的人给盖住了。但是这点时间已经足够财仙王分辨出来这是什么灵物了。

    “紫火龙心果?是我的了!”

    财仙王手中的太危虚幽火暴涨,笼罩住了他的周身向上飞去,沿途之中不出他所料有一堆奇怪的“考验”等着他,但是都被身边的火焰给镇压了。

    他从亘古第七界里面拿出来的东西或许很杂,但是绝对不包括这些天生灵物,鉴于环境的特殊性,他那地方的灵物过于“高级”,一拿出来估计自己就被曝光于世人面前。

    就算拿出来售卖的丹药,说句难听一点的,那些都是第七界里面给那些刚出生的小妖做空气清洁的,就连给他们吃的资格都没有。

    过于低级的丹药可以用阵法设置让它们吸收灵气自我进化,所以他们唯一的用处就是用这些丹药吸收空气之中过多的天地灵气,不让小妖被灵气撑死。

    “穷啊,这种对金丹有效的灵物我都要抢。”

    财仙王右手持刀放在了自己的胸前,刀刃对外:“有了这紫火龙心果,或许我我就能做一点药膏拿出去卖了?”他美滋滋地想到,“到时候又是一大笔收入,或许还能再开启一次治疗自己的手段?”

    想到这里,财仙王的眼珠子里又散发出了骇人的绿光,太危虚幽火再次扩散,化作了一双黑色的翅膀向着目的地冲去。

    “兀那厮,这灵物是我的了,闲杂人等赶紧滚开!”财仙王看到了下方混战的人群,右手长刀一挥,一道巨型的火焰光芒斩向了紫火龙心果身边的人们。

    下方的人齐齐怒喝一声,同时掉转武器方向砸向了财仙王,这灵物明明是我们看上的,你一个外来者来凑个什么热闹。

    特别是东部大陆的几个人下手最狠,他们的古籍保存的相对完整,自然知道这东西不是什么普通的灵物,还有一些神异的效果。

    紫火龙心果,在火灵脉和木灵脉交界处且靠近火灵脉的地方生长,还要满足一个苛刻的条件——那就是曾经被一条龙滴过龙涎,而且根据龙的不同,这灵物会表现出不同的外观,甚至有不同的效果。

    比如说这株紫红色的,应该是被移植过来的,缺乏木灵气并且被火焰巨龙滴过龙涎,搞得现在只有一点效果了,那就是提高火属性修炼者的修为以及天赋。

    “不管了不管了,聊胜于无啊!”财仙王大笑一声,右手一转,刀光仿佛软鞭一样被他硬生生扭了回来变作了一个圆形的盾牌状“刀光”。

    看到他即将被众多人的攻击打中,他们都舒了一口气,但是随后瞪大了眼睛,看向了他面前的刀光盾牌——居然还能够这样玩刀的?

    下面几个用刀的战士感觉自己练刀的一生都活到狗身上去了,平时他们打出刀光,只要能对刀光有一个类似于拐弯的控制都是一方高手了,他现在看到了什么,这已经是神技了吧。

    “这......这应该是传说中的圣灵武技。”下方的一位神殿骑士充满敬畏地看着财仙王,没有说出他的身份:“这种武技是当时尊贵的神灵怜悯我们人类的弱小而亲自教导我们人族祖先的。”

    周围的的人恍然大悟一般点了点头,随后转念一想不对啊,现在觉得对手很厉害是几个意思,这样来说我们岂不是拿不到这灵物了?

    所有人的脸色瞬间黑得跟锅底似的,就连那个拿着紫火龙心果的男子都是脸色难看地放下了手中的宝贝,一言不发地朝着远处窜去。

    和这种实力强大而且背后有很可能有强大势力的人抢一件东西?这是活腻了的表现吧!

    财仙王将紫火龙心果收到了自己的储物戒指之中,没有多说一句废话,继续向着更深处探寻而去。

    他追求自己的大道,那些人何尝不是在求道,只是因为实力的问题而放弃了这一份机缘,这样的争斗在诸天万界太常见了,比你实力高的就欺负你,而且很可能还会随便找一个理由就把你给宰了。

    道路向来都是不平坦的,而且很可能会白骨皑皑。

    财仙王不可能说仅仅因为是他用实力欺负了那帮小辈就要用一些东西作为交换而弥补他们,谁知道你作为交换的东西会不会就是某一天关乎到你的性命的救命宝物。

    一株紫火龙心果仅有财仙王那么高,上面已经结满了深紫色的果子,财仙王拿了一个出来,用袖袍擦了擦上面黏上的粉尘,然后一口咬了下去,脆嫩的果皮下面包裹着的是及其饱满的果肉。

    由于在容火纳虚阵里面,时间处于运转状态,但是一切的药力被锁在了一枚果子里面,没有丝毫的外泄,一枚紫火龙心果,足足有接近万年的药力!

    财仙王一口咬了下去,直接将一半的果肉吞进了肚子里,然后畅快地感受着奔流的火元素在体内肆意流动。

    火元素十分有灵性地寻找到了财仙王体内的伤残部分,在他体内某种力量的催动下化作了最为中正平和的天地灵气滋补伤势。

    他感觉自己激动地都快流眼泪了,因为某些原因亘古第七界的灵物治不好他的伤势,他只能这样找外界的灵物以补充自身。

    由此一来,财仙王干脆左右开弓,一个个紫火龙心果被他塞进了嘴里,就连里面灵气四溢的果核也没有放过,同样嚼碎吞进去化作了天地灵气滋补自身。

    这种堪称饕餮一般的进食看得旁边一个暗中观察他的人十分震惊。

    按道理来说,这种程度的灵药先不提暴殄天物这个说法,光财仙王这种胡吃海塞的吃法居然没让他自己爆掉就已经很让自己感到不解了,这究竟是个人还是一头魔兽?

    下定决心,那人看准了财仙王刚刚吃完了手上的那一捧紫火龙心果,正在将注意力转到果树上的时候,她动了。

    一道金色的斗气飙射而出,来人的双拳化作了一道可怖的利芒砸向了财仙王的胸口和脑袋:“这位先生,你诱使我家小皇子叛国出逃,可不是一个东方有道之士能做出来的事呢。”

    长公主来讨债了。

    财仙王刚听到身音就转过头来,嘴角还挂着一丝紫色的汁液,他伸出舌头将那一缕汁液舔进肚子里,然后喊了一声“疾!”

    大刀从他身后飞了出来,自行旋转化为了一道无漏的刃墙挡在了长公主的双拳面前。她一声冷笑,这种俗物怎么可能挡得住自己手上的异宝。

    不出所料,一声巨响之后,财仙王还没捂热乎的长刀就碎成了块状,他快速地向后退去,收好了紫火龙心果树之后才定睛看去——

    原来长公主的手上带着一副拳套,指节的关节处都有某种不知名的白色晶体嵌满了,闪烁着刺眼的光芒,显然是一件不错的宝贝。

    “诶诶诶,这可不是我逼你们皇子的,我只是把他想做的事情提前了一点而已,怎么能叫做我诱使的呢,我明明什么都没有得到好吧。”

    财仙王边说边退,身形不停转换躲避着长公主接连不断的强攻。

    “我说有就有!”

    长公主狠狠地一拳揍向了财仙王:“我也知道我小弟做的不对,但是你也不应该管我们的事情,你们东方的古人不是有一句话叫作清官难断家务事么,那你来管我们家的事情干嘛。”

    “你这女人就不讲道理了,我什么时候说过了我是清官来着。”财仙王身体往后仰了一下,随即一拳凶猛地对上了长公主的拳头,“碰”的一声后两人撤开了位置站好,戒备地看着彼此。

    长公主行了一礼道:“先生你也别慌,我现在还没有把这件事情公布出去,他的父母并不知道是是谁唆使他逃出去的。”她抿着嘴笑道,“我那个弟弟很气愤呢,因为那小子身上的那件宝物,他可是废了很大的功夫,如今却被先生您一下就搞黄了。”

    财仙王冷笑着一挥手:“别跟我说什么为了宝物,为了宝物就能够随意杀人,还是无辜的平民?扯淡么,你信不信我继续蛊惑他最后修炼有成带着宝物去找你们的麻烦。”

    其实我已经做了,财仙王在心里默默地说了一句。

    “先生说笑了,我们勒布登帝国的底蕴可不是一件宝物就能够颠覆得了的,光凭他一个人可做不了什么,但是如果有什么外来因素的话,我们的后手也不是吃素的。”

    赤裸裸的威胁。

    “那么,没得谈咯?”财仙王双手平举起来,一团团旋风从自己的身边浮现,带动着周围灼热的狂流四处纵横,形成了一个球形的防御区域。

    “不不不,有得谈。”长公主摆了摆手,“我们有得谈,不然今天你面对的就是我们勒布登的秘密军队了。身为勒布登帝国的长公主,我掌握的消息来源不是那么简单的,我知道猫眼阁的事情是谁解决的。”

    财仙王身边的球形区域并没有撤销掉,继续警惕地看着长公主。

    这种身居高位的人说出来的话你必须掰成一万段来判断她的意思,如果有什么利益诉求刚才为什么还要像疯了一样往自己的要害上招呼。

    “呵呵呵,玄木帝国的神秘小店,先生身上的好东西可是不少,我们勒布登帝国也有诉求的呢。刚才只是试探一下你的实力而已,毫无疑问你就是我得到的消息上面所说的那个人。”

    长公主从自己的储物戒指里面拿出了一张兽皮制成的纸张扔给了财仙王,他看了看,上面的信息已经差不多是他来到这块大陆上面所显露出来的全部信息了,甚至连他和乌尔德的家族疑似合作的信息也都附在了上面。

    “既然这样,你也知道我想要什么了吧,同样的条件,我可以提供给你那些物资,但是这次的事情你要帮我摆平,什么时候我看到了除了传递消息的人之外的勒布登帝国人来到我那里,我们的交易就取消。”

    长公主脸上勾勒出了一个迷人的笑容:“多谢先生,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