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三十四章:遗迹见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等到了第一道日光洒在了二十四座尖塔上的时候,所有人都感受到了那一股磅礴的热力从地底下面传了出来,仿佛一座即将喷发的火山。

    财仙王摸了摸尖塔,第一次仔细地去探查这种建筑物的材质:“嗯,原来是使用了一些稀有的空间金属矿石,原理大概和我用过的破空界石相反,他在这片地底下面隐藏了一片空间,甚至还瞒过了地脉的感应。”

    一丝丝红色的纹路从尖塔的底部爬了上来,遵循着某种花纹慢慢地勾勒出了一个个阵法的模样。

    “这......容火纳虚阵吗?”财仙王环顾四周,发现了一点不对劲:“这,把所有的尖塔合并起来,再有尖塔之中的灵魂之火的本源力量做加持,哪位魔才想出来的弥补方法。”

    容火纳虚大阵,顾名思义,也是一个极其强大的熔炼虚空的阵法,但是想要使用这个阵法必须对天地法则有一定的了解,简单来说就是至少你要达到开创一个小世界的那种境界。

    但是这个火魔一族的老祖确实是个人物,虽然他的实力离开创一个小世界大概有着几亿个量劫的距离,所以说他就用灵魂之火的特性以及自身种族的先天优势布下了这个大阵。

    圣魂火魔一族就是重中之重。

    那位老祖将自己的血脉之力融入了阵法的构建中,然后用最普通的火元素之力勾连了阵法。

    只要后世的火魔能够积蓄足够的力量,并且等到一个圣魂火魔出世,那么这个老祖留下来的后手就有出世的可能。

    以圣魂火魔的本源之力作为连接,再积蓄最普通的火元素达到一定程度之后打开阵法,阵法就会认为是那位老祖回来了,阵法就会开启。

    至于为什么非得用本源之力,大概是那位老祖智商实在是不够,想不出什么更好的替代物了,而后辈的实力肯定又和自己的差远了,只能用本源的力量来弥补质量的不足。

    “狂徒小子,这火魔一族,不会就这么散了吧。”

    财仙王问道,他刚才可是听得明明白白,来到了这里的都是火魔一族的精锐,他担心火魔一族就这么灭亡了或者分散成了几个甚至更多的小部落,到时候他怎么找回当年布置下来的后手。

    “不不不,这肯定是那个族长瞎说的。”狂徒摇头。

    “深渊火魔一族,我们也和他们打过几次交道了,在以往的几次大战之中,他们派出了的士兵比这精锐了一百倍,而且数量也多了一百倍,现在能够猜到的是,圣魂火魔和他们的族长代表了两方不同的势力,你懂的。”

    财仙王会意,无论什么种族,过大的话确实有这个麻烦,大家都有着自己的利益追求,分成几派很正常。

    闲话说完了,二十四个尖塔上方闪烁出了紫色的光芒,随着火元素的注入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红光。

    等到了红光占据了一半的时候,光芒瞬间冲了上去,同时砸在了一个点上,在虚空之中开辟了一个足够两三个火魔同时进入的空间洞口。

    这次不用狂徒下命令了,联盟瞬间崩塌,每个势力都集合了自己的人群争先恐后地向着洞口飞去,唯恐有人抢占了先机。

    财仙王也飞了出去,顺便带上了早就在旁边等候的铁翼鹰还有叶妖,大袖一裹将他们收入了另外一个空间之中。

    “来来来,赌一赌自己的运气,看看那个该死的火魔有没有放点我的东西在里面。”

    财仙王将袖袍里的寒冰戟还有长剑化作的碎屑抖了出去,这些莫名其妙的武器都是他在玄木帝国的时候七拼八凑乱搞出来的,

    哪怕他能够从亘古第七界里面调动物资出来,但是自家人知自家事,拿出来又能怎么样,他现在能够打架已经很不错了,至于炼器炼丹,那真的是做不到。

    他的武器顶多是几块泥土拼合在一起,但是正宗的法器可是融为一体运转自如的,如果当时他的手上拿着的是法器的话,这点火魔挥一下法器把这里冰封起来就可以了。

    现在他用的这种东西,就连这种单一种类变化的十二元辰阵法都没有办法承受住,这让财仙王怎么玩,就连想要给他们附加一点属性都要用那种取巧的法子。

    他表示现在真的想要一件趁手的法器想要疯了。

    “哪怕是一件散仙用的也行啊,本座真想去用血祭秘法弄一件魔道法宝出来。”

    穿越空间洞口的时候财仙王疯狂念叨着,他现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已经是穷的两眼发绿了,迫不及待地想要进去大肆搜刮一番。

    突然之间,身后出现了一道金光,隐没在了人海之中,但是里面的气息却让财仙王心里一动。

    “有点熟悉的气息,是谁来了?”

    他回头看了一眼,但是仓促之间也找不出什么东西来,这些人的斗气五花八门,光芒也是五花八门的,金色不在少数,自然难以认出谁是谁。

    穿过了另外一个洞口,引入眼帘的是一轮赤红色的太阳!财仙王感受到了庞大的热力流从太阳里传了出来。

    在太阳的四方则是四尊巨大的火魔石像,石像的口中喷吐出了凝缩成线的火元素注入到了太阳之中,维持着它散发出磅礴的热力。

    在大地之上,则是一望无际的黑色山脉,以财仙王的目力向外面看过去,也只能看见一点浑浊的边界,离着真正的边界还差了十万八千里。

    起起伏伏的黑色山脉之中没有一丝绿色,有的只是造型各异的山石,以及每一座高大的山峰上面顶部为黑色尖角的建筑。

    那是火魔一族的起居之处,或者说是那位老祖后手的埋藏之处。

    “好热啊,混蛋,这不是让我一个水斗气的人难受么。”一位男子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了一瓶水浇在自己的身上抱怨道。

    看着身上的积水很快变成了水蒸气,他苦着脸说道:“早知道这样我就不仗着自己的属性优势进来了,闹得现在根本没办法发挥所有的实力。”

    确实,有点太热了。

    财仙王放开了衣袍对周边环境的限制,顿时就感觉一大团热气把自己整个给吞了进去,行动之间感受到的如同行走在泥浆里一样难受。

    “这热气还会区分实力?”财仙王看着不远处几个只有九级战士实力的人,“怎么他们身上的热气那么少?”

    这些武者平时操练的时候身上的温度估计都比这个要高,所以他们满不在乎地扛着自己的武器大步朝前冲过去,留下了一个背影让身后众多人羡慕去了。

    “这太阳,应该就是这个阵法的钥匙吧。”财仙王看了上去,“难怪要这么多天的火元素积累。”

    他能够感受到这个太阳之中蕴含的力量并不是有多强大,但是足够维持这个遗迹正常的运转。降下来的热气,多半也是那四座石像里面的禁制要求。

    火魔、热力、区分实力?财仙王轻轻地仰了一下脑袋,他懂了,这该死的热气,其实就是这个遗迹了给予火魔一族的第一个恩赐。

    这热力或许人类难以吸收,但是如果这种中正平和的浓缩火元素被火魔吸收了的话,能够洗掉一丝给自己身体火焰带来不稳定的深渊气息,甚至还能够清理一下自己的暗伤,效果大概和某些固本培元的丹药类似。

    之所以区分了实力,就是生怕有后辈过分贪婪胡乱吸收,反倒把自己给补死了。

    “不对啊,这货色可是魔鬼啊,怎么会搞得像是一个有道之士一样,真的有那么好心?”

    财仙王拍了拍袖子,再次启动了衣袍的阵法,隔开了热力:“平常那些混蛋布置一个为子孙后代考虑的阵法,至少一个暗语谜题是少不了的,我该说是这火魔老祖的智商低还是另有所图。”

    他歪了歪嘴,看到前面还有那一条黑色的火棘黑石打造的长廊,一帮人顶着周身热气一步一步向山脉走去,但是热气传到了黑石上面激活了石头的特性,每走一步都有那种有人用烧红的钢钉插进你的脚心一样痛苦。

    “或许在火魔的感受里,这大概是在做按摩吧。”

    听着前面此起彼伏的嚎叫声,财仙王摇了摇头,人类来拿恶魔的好处,这怎么听都有一种要受点苦的感觉。

    他的脚下同样有道纹浮现,走在火棘黑石上面没有一丝痛苦,反倒是里面一丝纯正的火毒被他拔了出来,存入了自己的袖袍里。

    “好东西,等我在这条路的尽头放一点,到时候如果受不住的倒在地上,那更是千倍万倍的痛苦啊。”

    财仙王想象了一下那些人的全身被钢钉穿透的样子,耸了耸肩,他才不管这些,想跟着他们来占便宜可不是那么简单的。

    凭什么狂徒他们累死累活,甚至还搭上了几个人的性命,最后却被你们这些后来的人平白无故捡了桃子。

    天地之间有舍有得,受不住的,尽早滚蛋。

    财仙王快步通过了整条道路,看到了尽头右边有一个石台,上面放着三件散发着滚滚热流的武器,分别是刀、双刃斧、大锤,完美地体现了火魔一族暴力的风格。

    “嚯,还有奖励。”财仙王伸手拿出了那柄大刀,然后好奇地看了其他两柄武器一眼,又伸出手去拿。

    但是这一次就没有那么容易了,财仙王身边的热力,快速凝聚起来,挡在了他的身前,一道狂暴的精神力冲进了他的脑海中:“滚!无知而愚蠢的后辈!”

    如果是寻常的火魔被这精神力狠狠地来了这么一下的话,估计也是当场昏迷了的下场,但是对于财仙王来说,这种精神力比他思考问题时候的精神力波动还要轻微了不知几何,自然没什么用处。

    财仙王把玩着大刀,随手在刀身上面抹上了一层层的符文,然后甩了一下,一道长长的火芒甩了出去,斩开了石台的一个尖角。

    “不错了,还有一点法器的样子,这刀的材质真不错。”财仙王摸了摸厚重的刀身,随手将它扛在了自己的身后,大步向着前面走去。

    身后则是出现了三个专门修炼体格的战士同时抵达了终点,先是被财仙王留下来的后手狠狠地招呼了一顿之后,马上开始了互相残杀,以争夺两柄武器的所有权。

    “一帮蠢货,要是火魔一族还有后手的话,说不准本座还要好生‘教导’一下你们。”财仙王踏进了山脉之中。

    周围空间一阵天旋地转,财仙王背着双手看着景色的变幻,一脸淡然,这种类似的空间传送自己不知道经历过几次了,区区一个小空间里的传送阵还不会让他过于惊讶。

    脚踏大地,他才知道这该死的地方到底有什么东西了,所有的花花草草,飞禽走兽,全部都变成了黑色,没有了一丝生命气息。

    难怪刚才财仙王探查的时候没有感受到一点生命的波动,还以为这先天就是一座死山来着。他伸手过去摸向了一只长耳朵的黑兔,想感受一下到底是什么力量促使了这样的剧变。

    手刚刚碰到了兔耳朵,财仙王眯了一下眼睛,他看到了兔子漆黑的眼睛里面亮起了一道红色,属于正常的红色。

    “大人,大人,这是我们从后山摘过来的草药,请大人拿去吧。”财仙王转头,看到了两个老农拘谨地走了过来,递上了自己手中的篮子,里面装着几支刚刚出土的老参以及仙芝。

    “我们知道这对大人来说可能寒酸了一点,但也是我们的一点心意,大人不嫌弃的话,请您收下。”两位老农的姿态放得很低。

    财仙王怔怔地看着眼前这一幕,突然笑道:“不错的幻阵,居然能够勾起一个灵魂之中最想看到的东西。但是你不知道的是。”

    财仙王一掌击碎了幻境。

    “本座最后没有拿他们半根药材,而是偷偷跑去和他们的孩子用药材换了两粒最普通的软糖,你这小小的幻阵倒是我第一个说出来的对象。”

    财仙王的胸膛之中发出了一声闷吼,他张口一吐,一口黑红色泽的不知名气体喷了出来,他感觉到自己浑身的血气都活泼了一点,力量在体内流转得越来越流畅。

    随手一个道纹划出,一个比以往大了三倍,浓缩程度高了不知几何的火球打了出去,随后右手轻轻地向上一职,巨大的火球就朝着天空飞了过去,融入了那个人造小太阳之中。

    “如臂如指,这才是仙法啊,虽然力量上不太像。”

    财仙王看着手中恢复了活力的小白兔正在死命地嗅着自己袖袍上叶妖的残留气味:“人老了,果然还是要有一两个倾诉对象啊,这个鬼地方,好像挺有意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