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三十三章:开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以火焰魔神的的名义,燃烧你的生命,让你永世受到折磨。”

    火魔嘶吼着从自己的胸口挖出了一块巨大的血肉,连带抓出来的,还有他身上的那一道火焰仙道气息!

    一个足有脸盆大小的火焰符印出现在了他们中间,火魔狞笑着将自己的手臂穿过符印,财仙王看着眉头跳了跳,这是什么用法?

    符印仿佛有灵性一般附着在了火魔的右手上,然后样子逐渐变幻,等到符印散去的时候,他的手上赫然拿着一柄足有两个财仙王高的一柄巨型斩剑!

    “人类啊,感受到了我们火魔一族的强大没有,这柄武器可是我们一族里一柄魔法兵器,以我的力量施展,你这小身板,哼哼。”

    火魔冷笑着向前一个弓步,左手搭在了右手的下方,抡圆了斩剑朝着财仙王的腰身砍了过去,周围的树木受不了这个锐利的风压纷纷被斩断,叶妖拍了拍铁翼鹰,后者会意地再次拔高了身形,远离交战场地。

    财仙王看着斩过来的巨剑,轻轻地抬起了左手,右手在左臂上画出了一个闪烁着星辰之色的道纹。

    “当啷!”

    火魔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手中断了一半的巨剑,同时也无法相信刚才双方触碰到的声音,这分明是两种相同级别的金属碰撞在一起才会发出的声音。

    但是他这柄巨剑可是他们一族在深渊里面采用了各种从火山中心矿脉里面开采出来的高级矿石为主料的。

    经过族里掌握了阴柔的火焰力量的火魔用从蚕魔族那里购买的钢蚕丝慢慢熬炼,提高了巨剑的韧性,最后再放置到岩浆池里温养了三年才拿出来的高级巨剑。

    怎么......怎么就砍到了一个人类的右臂就坏了呢?

    “火符传送门?看来你们确实是得了一个好东西呢,看来你的阶位比较低嘛,连里面的武器都得不到,只能用族里面自己打造的。”财仙王赞道。

    “你,你怎么会知道我们一族神器的作用。”火魔震惊,“人类,你的手,难道是魔导器吗,我居然连你的手都砍不断!”

    财仙王撤去了道纹,趁火魔没回过神来的时候一个寒冰道印轰在了他的脑门上:“当然知道咯,这可是我亲自放在你们大陆的。”

    他笑着看向了火魔凝固了的面孔:“要不了多久,我就会亲自驾临你们一族,取回我的东西,顺便将你们灭族来报答你们对人类的恩情。”

    远处传来了一道尖利的破空声,一条亮金色的火焰升空,随后炸开,一个猫眼阁专属的标志被火花构建出来。

    这是刚刚商量好的集结令,除开财仙王给了他们火魔的方位以外,狂徒也搭建了一个小型的联络魔导器,只要外围的火魔一清理完毕,那么就会将信号发出,所有人从各方面围攻二十四座尖塔。

    当然,是要等援兵到了之后。

    “神说,深渊一族,是不能够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所有的一切都将被净化!”

    “神说,水构建了这个世界,而这个世界不允许深渊火焰的践踏!”

    四面八方都响起了类似的高呼,一道道直冲云霄的亮光或者水柱载着众人攻向了尖塔,显然是教堂的援兵抵达了。

    “该死的东西,原来这阵法还能够用来传送。”财仙王坐在了铁翼鹰的背上,看着下方法阵尚未消失完的魔法波动骂了一句。

    他刚才还奇怪了,怎么教堂的人说来就来了,完全不带一丝停顿,搞了半天原来是这东西的功劳。

    “你们两个,躲远点,如果空间里再出现上次那种情况,我可不一定能够保下你们来。”

    财仙王手持长戟从天而降,幽蓝色的光芒划破了夜空狠狠地砍在了一座尖塔的身上。

    一声清脆的“咔嚓”传出后,财仙王手中缠绕出一根丝线状的气流绑住了长戟,随即双腿在戟柄上面借力一跳,向着内部飞去。

    随后手上的气流往上一甩戟刃撕开了空气发出一声尖啸,直接插入前方一个手持弓箭想要射杀财仙王的火魔。

    “哈哈哈,不愧是先生,看我的!”

    狂徒大笑一声,手中的重霄剑斩出,亮白色的剑气长驱直入斩开了沿途火魔一族设下的各种陷阱,他后面的人马朝着侧面袭来的魔鬼不断攻击,给狂徒足够的时间向里面冲。

    这是他们计划的第二条——擒王。

    是由几个东部大陆来的男子提出来的,既然他们这一次想要问出遗迹的位置,而且在预言不明的情况下,快刀斩乱麻是最好的打算。

    如果让预言成功实现了,天知道他们要面对的是什么玩意儿。

    “异端,我们受到了神的谕令,相助这些人将你们打回深渊,接受我神的净化吧!”

    来的人是光明神殿以及水之女神的信徒,水神殿的信徒掀起巨浪或者在神殿骑士的身上施加一层不会影响他们作战的流动水甲,抵挡住火魔的攻击。

    光明骑士在前方嗷嗷叫着疯狂砍杀火魔,有神圣的光明之力加持到武器上面,教堂这一边进度到也不慢。

    最暴力直接的就是无人区居民这一边了,他们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骑着一只长有十多米的巨型红色蚂蚁横冲直撞,吼声阵阵,要给他们的兄弟讨回公道。

    但是火魔一族硬是没有能力吃下这一队看上去比较好打的。

    重点在于那该死的蚂蚁身上穿着一套铠甲,铠甲!

    那红色的蚂蚁貌似还对火焰有极大的抵抗力,普通的火魔对他而言半点伤害都没有。

    如果让熔岩恶魔出手的话,一个个岩浆火球打过去,有的是那群人冲出来用斗气将火球击碎,剩下的就没什么压力了。

    尖塔处闪过了一丝红芒,然后一道稳重的声音传了出来:“族人们,拔出你们的武器,再坚持一下,我们的大计就要完成了。”

    火魔们不约而同地退后缩小了防卫圈让后重复了刚才那个火魔的动作,从火符传送门里面拿出了各式各样的武器,向着敌人杀去。

    财仙王和狂徒等人眼中杀气暴涨,无论刚才那道声音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说出来的,必须加快进度了。

    “大家,不惜一切代价,给我轰平了他们,抢进去!”

    不少从财仙王那里购买的大威力魔导器被他们拿了出来,强大的元素力量混杂着绞住了火魔一族的魔鬼。

    但是对方也不是吃素的,财仙王感受到的就有几柄荡漾着法力波动的武器被召唤了出来,这种东西只要属性对应,这种程度的元素力量乱流能给你吸收得干干净净!

    手中的气流长绳一收,财仙王双手握住了寒冰长戟,戟身上面冰蓝色的道纹流转,使得他在泼洒出阵阵杀气的同时打出了一道道冰箭。

    冰箭之上附带了财仙王特意留下的气息追踪,每一发冰箭都精准地命中了一个火魔的脑袋,在他们没有来得及将自己的身体元素化之前杀死了他们。

    “尔等猪狗抢了我的东西,还要拿它来杀我人族?”

    财仙王一声咆哮,寒冰长戟炸开,化作了一阵冰锥剑雨穿透了身边杀过来的火魔:“今天就屠尽尔等,让深渊知晓人族不可扰!”

    财仙王大袖一裹,拿出了一共一十二柄通体蓝色的长剑。

    “十二元辰起!”

    闪烁着寒光的长剑按照一个玄奥的轨迹以财仙王为中心转动了起来,寒冰长戟所化的冰锥附着在了剑身上,杀出了一个寒冰圆阵。

    原本在火魔一族聚集的地方本该是温度极高的地方,但是十二元辰一起,再加上寒冰附着在了剑身上,而长剑高速划破空气,直接是以人力制造了一个小型的冷风区!

    “狂徒先生,敢问这位阁下,是哪一位神灵的信徒?”两大神殿的人注意到了财仙王那边的诡异状况,忍不住通过联络魔导器问道。

    “古老者。”

    三个简短的字眼瞬间让他们闭嘴,这种存在活了那么多年,只要是西部大陆的古老者多少都会和教堂有点关系,他们两个小军团的团长还是不用想着为神殿添砖加瓦了。

    在中间的尖塔顶端,两个高大的黑袍身影看着周围的惨况,捏紧了拳头:“快了快了,只要万物开始流动,我们就赢了!”

    另一位黑袍人声音沙哑地说道:“其实我们还有另一个选择,只是族长大人你下不了决心而已。”

    火魔一族的族长居然亲自到来!

    “混蛋!要记住你也是我们火魔一族的族人。”他怒斥道,“别忘记了这次带来的都是我们一族的精锐级战士,如果全部消失,就算我们拿到了遗迹,谁来应对那些该死的外族人!”

    另一个黑袍抬头看了一下比他高出了半个身子的族长,叹道:“这样啊,那么我来帮族长你下定决心吧。”

    他的瞳孔之中紫色的光芒一闪,射出了两道妖异的光芒定住了火魔一族的族长。

    “你们这些老家伙真是够了,身为预言之中最关键的我已经出世,有什么是不能够抛弃的。”

    黑袍冷眼看着下方的同族:“我的族人们啊,就用你们的鲜血帮助我深渊火魔一族再次恢复到巅峰状态吧。”

    他扭头看向了族长,笑道:“当然啦,这种恶人我是不能当的,所以说,这能让你这位族长......不,是前族长来咯。”

    他眼中的紫芒又闪烁了一下:“现在,以我圣魂火魔的名义,命令你按照我说的去做!”

    火魔一族的那位前族长张口说道:“战士们,按照最后一套计划,我们一族需要你们的牺牲。为了我们种族的复兴,付出你们的生命吧。”

    “哦?你要谁牺牲呢,我们要你牺牲一下接受我们人类的审判怎么样?”

    狂徒冷冷地说道,不知何时尖塔的周围已经站满了各方势力,将黑袍围在了中间。

    “你......你们是怎么上来的,我的族人,明明还没有死完。”他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面前的事实。

    “多亏了一位先生的奇异魔导器混淆了你们的视听,我们才有机会包围你。”光明骑士团长一斧头砍了过去。

    “圣魂火魔?教堂里似乎有所记载,你们当时带领了火魔一族统治了某一层深渊,绝对不能让你们再次归来!”

    “谁说出来的骗局,明明是我们火魔一族捡到了一件宝物,用它的力量占据了一层深渊!想杀我?没那么容易!”

    圣魂火魔身上燃起了紫色的火焰,烧得周围的虚空都有所模糊,显然威力不弱。

    光明骑士怒吼一声,同样毫不畏惧地迎了上去,两人战在一起。

    没过多久,圣魂火魔凝聚起手中的火焰,一爪抓烂了光明骑士的头颅:“哈哈哈,你们这帮蠢材,居然放任他和我单打独斗,你们死定了!遗迹要打开了!”

    “宝物?恶魔,交出你的宝物,另外,让你们窝里反不是更好么。”

    狂徒略微轻松了一点的声音传了过来:“没想到居然是你们的族长大人亲至啊,真是不错,想不到你居然有杀掉他的能力,那我们就不能留你了,这遗迹嘛,反正可以慢慢来。”

    圣魂火魔一惊,看向了“光明骑士”的尸体,结果看到的是自己族长破烂的黑袍以及血迹斑驳的无头尸体。

    他猛地抬起头,狠狠地看向了四周,没有任何聚焦:“我知道你们之中有人做了什么,居然让我进入了那种古怪的幻境之中,很厉害的手段。”

    一旁的财仙王暗笑了一声,摸了摸手中的混天迷神符,道了一句:“虚实一念之间。”

    “但是!”圣魂火魔咆哮了起来,“你们以为这就结束了吗,我告诉你们吧,预言真正的含义——用我们圣魂火魔的双眼本源之力打入尖塔......”

    狂徒一拳打到了他的头上,逼迫了他所有的本源之力射入了塔尖之中,化为枯骨被狂徒随手一道剑气给打碎了。

    “以为我们不知道么,你已经讲出了我们想要的部分。”狂徒看着他的碎骨片冷笑道。

    “你们族长发话之后不久我们就知道了原因,‘万物流动之际’可以理解为生命开始活动,而你们火魔一族白天活动的物种,再加上‘火’这个词的含义,我们猜到了这几天你们都在积蓄火元素力量,因为原来为你们准备的火元素已经被不知名的存在给抹去了。”

    财仙王得意地弹了一下身旁的长剑,还好他有一点先见之明,提前把那些火元素当做点心吃下去了,不然说不准还要横生波折。

    “接下来,就等着吧,等到遗迹出世。”狂徒看向了东方的一轮红日,“这场战争,是我们人类赢了,后来的,就是收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