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三十二章:准备反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狂徒失去了星霄剑气的力量,无力地从空洞处掉了下来,下方的财仙王一抬手,一道清风向上滚去,轻轻地托住了狂徒慢慢降落到了地面上。

    “逢春。”

    一道响指打出,财仙王的手中跳出了一片片翠绿色的叶子,精准地找到了每一个受伤的人进行治疗。

    仿佛有着生命之神的眷顾一般,不过多时所有人都生龙活虎地站了起来,更有武者兴奋地向上跳了跳,就差一蹦蹦出去宣泄兴奋了。

    “先生您居然会这种高深的生命恢复魔法,不如先生真来我猫眼阁如何?以后我们阁里去干个什么探索的事情您只需要负责在后面给我们恢复就好了。”

    狂徒还有一句话没说,他现在看着财仙王完全就是一个人形的移动宝藏。

    去他大爷的恢复魔法,单单那一道还在他体内肆虐的剑气就比魔法强出了一百倍了好吗。

    虽然他从古老者的阶位掉了下来,但是体内的剑气在破坏的同时也留下了那种至高的气息,足以让他以更强的姿态重回古老者级别!

    “少说两句吧你们,上去之后,还有一场硬仗要打,你们可做好准备了?”财仙王变戏法一样从自己的储物戒指之中掏出了一堆堆稀奇古怪的东西。

    “来来来,瞧一瞧看一看啦,最好的魔导器啊,来看看这枚爆炎符文球,只需要向前一抛,九级以下都会变成飞灰,一个只要五十万金币......”

    目瞪口呆的众人。

    但是下一分钟,所有人蜂拥过去,用身上各种稀奇珍贵的宝物换取了各色各样的魔导器。

    他们看得倒是很开,等下肯定又是和一些深渊火魔打上一场。

    如果胜利的话,自己进了遗迹里要什么没有,要是死了,难不成还能把这些东西带到另外一个世界里吗。

    “大家听我说,”狂徒开口了,“火魔一族肯定没有料到我们能够成功地从这里逃出来,他们阴了我们,现在我们就可以把这个位置换一换。”

    他的话语之中夹杂着些许的锋锐,身为一个剑修,这种事情不报复回来真是对不起自己的脾气。

    “根据那个纸片上的语言,现在大概已经到了‘万物流动之际,紫芒重现人间’的时候了,我们悄悄地上去,分成几队,不求什么,只要捣乱就可以了。”

    狂徒说道:“我们一上去,马上给教堂发出求救信息,让他们派人手过来,这里的情况远超我们的预计,必须请外援过来。”

    没有人反对,璀璨教堂确实是西部大陆上一等一的大势力,占了主流。

    他们虽然有不少人是从东部大陆借助传送阵过来的,但是远水解不了近渴,要他们从东方调人过来才真是疯了。

    “行动!”

    所有人瞬间化为了一道幻影冲出了地底,财仙王留到了最后。

    刚刚来到了被打穿的牙齿外部,他很诧异地活动了一下手指,随后直接一个土黄色道纹划出,地脉小龙响应了他的呼唤,轻轻地一个翻身,迅速将里面折叠的一部分空间碾成了碎屑,所有的内容物填补了里面的空缺。

    “这,这是......”财仙王笑了起来,“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原来如此,哈哈哈哈!”

    他又打出了一个土黄色的道纹,然后抹去了上面关于自己大道的领悟,化作了最纯正的先天土之气息融入了地脉小龙的身体里。

    它十分人性化地传达了一道高兴的神念到财仙王的脑海里,并且告诉了财仙王那些火魔的去向。

    “阴阳相生相克,但不是最初的大道,这些沾染了其他东西的阴阳之物总会有一些出了岔子。”

    财仙王拍了拍手,他明白了为什么在那个地方自己只能够用那种奇怪的方式发挥自己的力量。

    在阿林大陆,他的力量遭到了限制,但如果在外空间之中,他最真实的力量才能展现出来,但是地底那个遗迹两种空间都混杂在了一起,而且混入了后天的气息混杂了法则大道,所以他空有实力却又无法发挥。

    至于他能够打出的仙武级别的武技也很好理解,无论再怎么高深,仙武都归属于武道,讲究的就是一个自证自强,以武破天,从某种方面来说比仙道还要极端。

    到了他这种境界,更不是一个小小的世界就能够阻碍他的发挥。

    想通了这个关节,他从地上招起了一大捧树叶,铭刻了刚才地脉小龙告诉他的关于火魔一族的消息,随即向上一扔,将它们传达到了每一队人的手上。

    他对着王奇等人摆了摆手,一脚踏入了树影之中消失在了他们的眼前。

    吹着清冷的山风,王奇从没有感觉到有这么的舒服,平时遇到这种刮大风的天气,他们还要咒骂,生怕自己部族里的各种物资被大风卷走。

    “走吧,兄弟们,回去叫人,火魔一族来到了我们的领地,居然还这样狠狠地坑了我们一顿,不把这个账找回来还真的对不起我们死去的兄弟。”

    王奇阴沉着脸带人朝着另一个方向走掉了,他们在无人区里好久没有这么吃过亏了。

    “万物流动之际,到底是什么,如果还是针对火魔一族的话,他们要怎么搞出流动之际来呢?”

    财仙王念叨着:“总不可能来一次大规模的血祭吧,就算杀光这个无人区里的活物,甚至把鸟蛋捏碎,把树汁榨干了都不见得能够把这个该死的遗迹给包起来吧。”

    他从树梢处冒了出来,然后向上一跳,摇身一变再次化作了一头大鹰的样子向着目的地飞去。

    “唳。”

    原本应该威严无比的鹰啼声在财仙王的耳朵里充满着的却是谄媚的韵味,铁翼鹰从侧边飞了过来,满脸上写着的都是“求大人收留”的表情。

    原本漆黑的身体现在已经变成了稍微有一点明亮的灰色掺杂在里面了。

    “嚯,是你这畜生,天赋不错嘛。”财仙王变回了人身,右手伸出摸了摸铁翼鹰的身体,略微有一点钢铁的冰冷感觉。

    “这才过去几天啊,你这贼厮鸟居然就能够初步把铁身练得七七八八了,也罢,合该你入我账下。”财仙王十分熟练地翻身上鹰,“走,向前面飞,飞的不快,你这头上的毛我就收下了。”

    “唳!”这次的鹰啼就比较正常了,高亢入云的叫声吸引了一些专门在阴暗中生活的生物抬头望去,天空中的鹰影虽然在月光的照耀之下是灰黑色,但是却散发着一道特别奇异的亮光,如同身体触摸在钢铁之上一般冰冷。

    “小子,我们进去这几天,你就一直在这里守着?”等到铁翼鹰点头之后,财仙王说道:“这样么,有没有看到一些身上带着一股子燥热气息的人来过?”

    铁翼鹰可怜巴巴地扇了一下翅膀,然后示意财仙王看过去,翅膀上面好像跟上次财仙王看到的......少了那么几根羽毛?

    再往他的头上看了看,财仙王说道:“别慌啊,被打了又如何,你视若生命的头顶那一撮毛有没有什么损害。”

    他耸了耸肩:“看来火魔一族确实是欠打了,他们有本事在这个地方设下种族复兴的的地方,哪怕我解析不了里面空间的构造,本座就是光凭肉体力量也要把他们硬生生打死。”

    财仙王摸了摸袖袍里的寒冰长戟,这东西在里面可是立了大功,如果不是这把长戟,说不准他就只能和那些火魔打肉搏战了。

    多亏了里面的一些神奇禁制,他才能够使用出一些类似于道法的东西来。

    但是袖袍里的叶妖不满了,原本她在财仙王的袖袍里面睡得好不好的,但是财仙王一直抚摸着寒冰长戟,小家伙一开始只是觉得有一点凉爽,但是越睡越冷。

    等到最后小脾气一上来了,睁开眼睛一看,两个空间交合在了一起,一柄造型狰狞的寒冰长戟就在她的脸蛋不远处散发着透骨的寒意。

    她飞了出去,双手抱住了财仙王的耳朵死命地拉扯着,看这模样就差上牙齿了。

    “好了,别闹了,那么小的一小只圣窍,哪来那么大的起床气?”财仙王一把拎起他放到了铁翼鹰的脑袋上,“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你新增的小弟,叫做铁翼鹰,你们认识一下。”

    修炼了那一道道纹之后,铁翼鹰的灵智也上涨了不少,听到自家主人说自己居然是这个小不点的小弟,顿时很不爽地轻轻晃了晃脑袋,想把叶妖吓走。

    这下可捅了马蜂窝,惹不起财仙王,你这个小弟辈分的也敢跟我随便乱来?

    叶妖板起了自己好看的面孔,身后的双翅打开急速振动,跳下了铁翼鹰的脑袋飞了起来,并且和它保持到了一个相同的速度,手中带上了一层墨绿色的光芒,轻轻地摸了一下铁翼鹰的脑袋,

    铁翼鹰不屑地看了她一眼,就你这还算的上是攻击?鹰爷爷我随便扇一翅膀就比你这要强一百倍。

    “别觉得自己很厉害啊,秃头鸟。”财仙王大笑道:“你感受一下,自己的脑袋是否有那么一丝清凉?”

    铁翼鹰吓得一个激灵,降低了速度细细地感受了一下自己脑袋上的触感,刚才飞太快了没有发现,现在速度低了之后感觉到了,自己的脑袋上凉飕飕的,十分提神醒脑。

    铁翼鹰面露惊恐地看着叶妖,丝毫不敢发脾气,它也不傻,知道这种小手段完全是防不胜防,自己不可能每一天都盯着这么一小只来保护自己头顶上的毛,现在没有其他人还好,如果飞到了外面,被他的同类看到了的话才是崩溃。

    思维的火花如闪电般划过,它一下就把自己的脑袋低了下来,露出了光秃秃的部位请叶妖大姐大“上座”。

    小家伙趾高气扬地坐了下来,然后将手放在了铁翼鹰的脑袋上,吸取了一丝肉眼无法看到的墨绿丝线。

    “算你这贼厮鸟机灵,要是再晚一点,你这头顶说不定要永生永世再无寸草了。”财仙王站了起来,看向了下方一个火魔:“刚才没有找到机会,现在我倒是要看看,这个该死的种族到底是不是拿了我的一件宝物。”

    混天迷神符祭出,财仙王慢慢地落了下去,轻轻地停在了火魔的身后:“一个大的种族就是不好是吧,要问一点信息非得用这种夸张的办法,不然你们的灵魂禁制可不会允许你们乱说。”

    财仙王一拳捣出,发出了刺耳的音爆声。

    而那位火魔也是瞬间反应过来,按照感应操控身体将财仙王打出方向的身体空出来,挪移到了另外的地方,然后身体一转,说道:“人类,你是从哪里来的,刚好给我补充一点能量,我已经好久没有吃人了。”

    “同样,我也好久没把你们做成各种有用的小物件了。”

    财仙王偏头躲过了火魔右手凝缩刺过来的火焰长枪。

    “至于从哪里来的,你们这帮混账把我们困在了地底,要不是有一点保命的方法,估计就得死在那里了,一个风景不好的地方。”

    黑夜之中,一团亮着赤红色光芒的火焰不断地与前方的一个暗金色人影对撞后又分开,暗金色人影跳上天空,右腿高举一脚向下鞭去,打出了一条极深的沟壑。

    而火焰则是将自己裹成了一团更小的球,轱辘轱辘地滚到了远处。

    哪怕是这种气压,强到了一定的程度也能够使火魔身上的火焰熄灭,他躲开了那道恐怖的鞭腿,随即不可置信地大叫道:“怎么可能,我们族里的计划是那么的完美,你们现在应该已经被困死在了地底才是,你们是怎么出来的?”

    “有点底牌么,那不就出来了。”财仙王双手闪烁起了点点蓝光,直接捏住了火魔的双手,狠狠地一扯。

    火焰仿佛有韧性一般被财仙王扯得老长,对面火魔憋得脸上出现了不正常的暗红色光芒。

    “还不放手?”财仙王轻轻地一弹,手中的蓝光顺着火魔的双手蔓延了过去,沿途尽皆碎成了冰砾。

    “该死的人类,居然毁了我千辛万苦培养的身体。”火魔咒骂道,“以我所信奉的深渊祖神的力量诅咒你,你会死在烈焰之下,堕入深渊魔神的折磨中!”

    动了!

    财仙王瞪大了眼睛,星辰之力灌注到了自己的双眼中向火魔的身体看去,不出所料,不是碾压式的逼迫,为对方留了一丝希望,火魔果然愿意拼命!

    那一道仙道气息身后的物品,所谓深渊火魔一族的神器,到底是不是自己的后手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