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三十一章:冲出阻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哼哼哼,到了现在,哪怕本座不动手,你们也到了死亡的边缘了。”财仙王冷笑道,“老实交代,你们一族来到这里的目的,以及你们身上的那一道火之气息到底是从哪里来的,我可以让你们走。”

    所有的火魔都愣住了,他们怀疑自己听错了,难道古老者不是见到他们就应该赶尽杀绝的吗?什么时候居然能够谈条件了。

    “三息时间,说出你们身上的气息来源,不然那位突破了得就快过来了。”财仙王撤开了冰墙,然后指了指后面,顺手拿回了自己的混天迷神符。

    麻衣男子们一个激灵之后全部清醒了过来,脸色阴沉地用兵器指着财仙王:“古老者,你对我们做了什么,我们部族也有和你同级别的存在,你难道要和我们开战么?”

    财仙王摸了摸自己的混天迷神符说道:“还没想好么,时间已经到了。去死吧。”全身甲瞬间变回了寒冰长戟,然后向前劈出了一道巨大的寒冰气芒。

    场中的冰柱应声而碎,随即化作了细碎的锁链捆住了火魔一族,冰冷的锁链直接勒进了他们的身体里大肆释放着寒毒。

    “别杀我们,这个是我们一族的......”气芒停在了说话的那位熔岩恶魔的身前,前方的所有火魔已经被气芒冻成了碎渣,已经死透了。

    “说下去,你还能够保住你身后的族人以及你自己的性命。”财仙王的长戟向前送了送,抵住了他的喉咙。

    “这个东西,是我......我们火魔一族的历任族长才有资格佩戴的一件神器,是我们一族的传承圣物,里面镌刻了非常多的......的秘法。”

    这位熔岩恶魔身上的火焰已经熄灭,就连脸上都浮现了一层铁青色,堂堂火魔一族的强者,居然被冻僵了,搞得说话都不利索起来。

    财仙王收起了长戟,轻轻地一推,扳断了他一条早就僵硬了的手臂:“很好,我放过你了,但是,看字面意思就知道了吧,至于他们放不放过你,本座就不知道了。”

    叶妖从财仙王的袖袍中钻出来,好奇地看了火魔一族一眼,随后又钻进袖袍里去了。

    生为圣窍,他对周围的环境极其敏感,这种战场一半是依附于阿林大陆的山脉之下,一半是用某种空间折叠技术,再用某种手段将空间平铺好后展现出来的大型地盘,略微远离了阿林大陆,搞得她很不舒服。

    “哈哈,多谢先生仗义出手,救我等于水火之中。”狂徒意气风发地走在了最前面。

    “如果不是先生,我们在这里的人手说不准要折损一半,我也不可能有足够的时间进行突破,一切都是仰仗了先生啊。”

    “少说这些,审问他们,我总觉得这个地方不像是纸片上面所说的地方。”财仙王对着那些火魔随手一指。

    狂徒点了点头,这也是他们来的了路上讨论过的一个问题,如果光是这些残破的玩意儿,为什么火魔一族要如此大费周章。

    这里只有一些残破的金属,而且早就失去了原本的力量,顶多对像狂徒一样的剑修有一点用处。

    至于那些残存的太古魔导器,说句难听一点的,凭现在大多数火魔一族甚至深渊种族的智商来说,除非魔神亲临传授技巧,他们能够弄懂才是神了。

    财仙王没去管狂徒他们是如何审问的,这么多年的战争过去了,该有的手段肯定是不缺。

    麻衣男子看到了走过来的古老者,警惕地说道:“请您止步!您这是要什么?”

    财仙王歪了歪头,然后一拳打了过去,身后一头黑色的老虎栩栩如生,宛若捕猎一般向前扑去。

    “王奇,前来领教阁下高招!”一位男子大喝一声,同样一拳打了出去,一头紫色的蚂蚁张牙舞爪地附在了他的拳头上,朝着黑虎撕咬而去。

    黑虎咆哮,扬起前爪砸向了蚂蚁的脑袋,而体型稍小的蚂蚁则是将身体扭成了一个夸张的弧度,后肢的一部分被虎爪砸得稀烂,但是它的要害之处已经避开了,并且身体已经攀上了黑虎的前爪。

    蚂蚁的身体抖动了一下,原本大小分明的肢体变得一样粗细,头部也化作了狰狞的倒三角形。

    蚂蚁化蛇!

    蛇躯死命地绑住了黑虎的前爪,然后用蛇嘴张开,恨恨地咬在了老虎的颈部,身上紫色的光芒以肉眼可见的光芒在向着颈部注入,仿佛是现实中毒蛇对着猎物注入毒液一般。

    黑虎痛吼一声,随后身体猛地在地上一滚,将前爪上的蛇躯用自己的重量给碾断,然后整个身体向侧边跳了跳,虎尾仿佛有灵性一般扫了出去,将断成了几节的蛇躯给打成了肉泥。

    “不错不错,你们修炼的果然是涉及到了法则之灵的武技。”财仙王抹掉了右手上的一点紫色的痕迹,说道:“你们果然是某种存在的后裔吧。”

    财仙王说的很是隐晦,他不确定这些人是从哪里得到的这种已经能够称作仙武级别的武技,也不敢托大肯定他们是不是找到了自己留下来的后手之一。

    “难道先生不是吗?”王奇诧异道,“这可是我们的传承圣物里的东西,哦懂了懂了,原来是一家人,还请先生饶恕我等刚刚的过错。”

    他扫了一眼狂徒那边的方向,貌似自己脑补出了一点什么东西,已经认为财仙王是潜入外界人的“卧底”了。

    你能这样想就好了,财仙王在心里懒懒地说了一句,反正这样的话他两边都是好人,反倒还有便宜可占。

    “先生,先生,我们问出来了,我们知道谜底了。”狂徒兴奋地叫道。

    他示意财仙王走过去,然后轻声说道:“我们被骗了,这帮深渊一族的魔鬼,果然一个个玩弄心机都是一把好手。”他警惕地看了王奇他们一眼,“这个预言针对的就不是我们,他针对的是火魔一族。”

    你就不能说一点我不知道的吗。

    某位仙王很想一掌摁死前面这个一脸高兴的男子。

    “当赤红之力降临人间,即是火焰魔鬼再次称霸之时。”

    狂徒指了指上方。

    “魔神一直想要称霸的,是地面世界,而这里,是地底!我们走了相反的路径!”

    原来如此,财仙王点了点头,他也明白了狂徒的意思,对于火魔一族的族人来说,目的是为了冲入地面世界,对于他们来说,从地底去到地面世界才算得上是“称霸”,那一枚祖神头颅模样的门,是出口,不是入口!

    “那么,我们应该,被困住了?”财仙王笑道。

    声音没有掩饰,在场的所有人都面色一变,齐刷刷地抬头看向了上方的出口,只见祖神的牙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合拢了,红色的舌头也变成了两尊鲜红色的石像拱卫在了两边。

    “该死的火魔一族,居然敢算计我等!”狂徒一声怒啸,手中的重霄剑脱手飞出,一道亮白色的光芒戳向了牙齿。

    财仙王在一旁暗暗点头,这是还算纯正的庚金剑气,看来这小子突破到了古老者的境界并不是偶然,还是有点真材实料的积累。

    白光一往无前直冲向祖神的牙齿部位,但是旁边两尊石像展开了身后巨大的双翼,拿着手中巨大的斧头砍向了剑气。

    鲜红色身体上面缭绕着一层厚厚的黑气,亮白色的庚金剑气斩开了一小块黑气之后被逐渐侵蚀,宛若跗骨之蛆一般黏在了剑气身上,慢慢地将剑气扯成了碎块后消散不见。

    “这黑气,居然还能够将剑气腐蚀了?”财仙王挠有兴趣地看着两尊仿佛活过来的石像,浑身鲜红色的它们没有了还是舌头时候的柔软感觉,现在的鲜红色给了他一种冰冷的感觉,显然是内在部分已经变成了另外一种物质。

    “没法了,我们合力试一下吧。”狂徒右手举起了自己的重霄剑,“合力一击,如果还是打不动这玩意儿的话,我们估计就全部折在里面了。”

    所有人面色凝重地点了点头,握紧了自己手中的武器,然后从怀中掏出了各种威力巨大的一次性魔导器,现在关系到了自己的身家性命,已经顾不得什么了。

    “还请先生不要出手,我们需要您挡住无人区里的居民。”狂徒转头说道,眼中的剑气已经快爆出体外了,显然是体内的剑气已经处在爆发的边缘。

    财仙王点了点头,其实狂徒现在最好的办法是和无人区的居民交涉,然后合力打开这里,奈何双方那么多年积累下来的矛盾实在是有点不可化解,不然的话在这种情况下有什么是放不下的。

    “东方的各位,你们的各种奇术是镇压这些邪物的有效手段,你们打头阵,我们的力量殿后。”

    几位身穿长袍的老头点了点头,站到了前方最尖端的位置,从自己的储物戒指之中拿出了一堆堆用于作法的器具,手持长剑开始召唤冥冥之中的力量。

    “还请诸位同僚助我,将所有水属性的物品放到这个小碗里。”一位老头拿出了一个小碗。

    “这个同样是一个储物的好物件,我们几个老头要集合所有逆反属性的力量来尝试一下。”

    “奏请水神,扬我道统,碧波荡荡无尽!”几位老者同时大喝一声,小碗之中的所有物品在顷刻之间化作了一汪清水,随后里面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搅动一般,清水的中心出现了一个空洞。

    旋涡越转越快,最后脱开了小碗的束缚直冲天际,化作了一条狰狞的巨鲨向上冲去,巨鲨的身后有着从小碗之中源源不断地被甩出来的清水凝聚成一道道浪花挟裹着它向上方的石像冲去。

    红色巨像有所感应,直接从身体里喷薄出了巨量的黑气凝聚在了自己的武器上,张开巨大的双翼飞下来和巨鲨对抗。

    “诸位,是时候了,这巨像飞下来就代表着他不敢让鲨鱼靠近石门,趁机出手!”

    几位老头脸色煞白地操控着天空之中的巨鲨还有水浪在和石像缠斗,当真不是一个好活计。

    狂徒一声大吼,亮白色的光芒覆盖了周身,整个人炸开了周身的空气以及空间的限制飞了上去:“天机变,古魂出,巨龙剑魂显!”

    一道青铜色泽的龙首剑盘住了狂徒的周身,仰天发出了一声在神念之中炸响的龙吟。

    “这,这不是那本剑诀里面的一招吗?”女子张大了嘴,面露惊愕,那本剑诀在猫眼阁里不是没人看,反而看过的人不少,而且眼馋里面那几招的人也不在少数,都是能作为压箱底的绝招。

    巨龙剑魂是其中最为中正平和的一招,能够全属性地增幅一位剑修的实力,而且剑主的这招人剑合一可以称作是同级别当中最为锋利的一招。

    希望很大!

    “一位剑修,除了一点就着的性子之外,你终于有一点像剑修的地方了。”财仙王笑道,“看来,我的一本剑诀被猫眼阁带走了,嗯,改天去要债。”

    “杀!”

    其余的人全部出手,激发出了比以往强出了几倍的实力,更有几位垂垂老矣的西方魔法师燃烧了自己的性命,从自己信奉的神灵那里换取了更强大的力量,使出了一个个禁咒!

    他们死了不要紧,如果只是他们这些老家伙被困在了这里,他们绝对有闲心去将这个遗迹游玩一遍,但是这支队伍里的青壮年不在少数,他们是未来大陆抵挡深渊、抵挡外来魔鬼的桥头堡。

    “绝对,绝对不能让你们死在这里啊!”老魔法师们双眼失去了光泽,身体不受控制地向后倒去,身体刚刚接触到地面的一刹那,连同身上的魔法袍等物品一同化为了灰烬,长眠在了地底。

    禁咒的力量咆哮而起,刺激着众人的潜力不断释放,攻击着不知何时被黑气布满了全身的石像。

    “他们快撑不住了,有谁带着重武器吗,给它们一个狠的!”

    “废话,我们也没有力量了,要有早上了!”

    “坚持,等狂徒!”

    人剑合一的狂徒在上空中失去了对周身的感悟,只知道按照巨龙剑魂的指引杀向最终的希望。但是一个来自剑魂的感应让他沉下了心神,他破不开那道石门!

    大家想错了,石像飞下来是因为在一定范围内感受到了威胁自动下来的,石门的本身好像比它们还要坚固!

    狂徒的脑海中涌出了一抹疯狂:“这样么,那就拼命,以我骨血,祭......”

    “混账小子!”一道怒喝响彻狂徒的脑海中,“那招可不是这么用的。本座且问你,可愿牺牲自己?本座有办法让你斩开这条道路。”

    “先生说笑了,我修剑道本就一往无前,哪怕不讲什么仁义道德,和我一起在猫眼阁修炼那么久的丫头就在下面,为了我朝夕相处的人也要斩开这条路!”

    狂徒的语速越来越快:“不就是一条命么,我坑了那丫头跟我下来,现在还她,顺便还能为我猫眼阁赚一大笔人情!”

    “先生助我!”

    巨龙剑魂的眼中冒出了一丝金黄色的光芒,仰头又是一声龙吟,一道来自于财仙王的至高剑气注入了狂徒的身体里:“此乃星霄剑气,太过于狂暴,本座尽量护持你,但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你古老者的修为会消失殆尽。”

    “无妨,杀!”

    财仙王一声长叹:“为何,我无法出手啊。不然何至如此。”

    剑魂全身转化为了金色光芒,在空中划出了一道长长的尾焰,正中了那道石门!

    轰!

    两个石像哀嚎一声,随后变作了一道黑雾消失不见,外界不知何时进入了黑夜,清冷的月光照下来,激起的却是众人的热血。

    “我们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