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三十章:混乱的交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从祖神的脑袋处进去,财仙王还好奇地用长戟的尾端轻轻地戳了一下那条长长的红色舌头。

    “嗤”的一声,尾端散发出来的寒气触碰到了舌头,发生了剧烈的反应,一阵阵黑色的雾气从反应的中心冒了出来。

    “好烈的毒气。”财仙王拿出了当时从皇城那些精灵的老巢里搜出来的药材往雾气上方一扔,瞬间化作了飞灰。

    “再试试其他的力量。”见到这种情况,财仙王反倒起了好奇之心,手中燃起了一团太危虚幽火扔向了舌头上。

    出人意料的,舌头从地上抬起来,舌尖一卷缠住了那一道火焰,然后整个嘴部慢慢地合拢,就像普通人吃到了美食一般想要合起嘴巴慢慢品尝。

    “什么情况。”右手长戟一伸,戟刃抵住了头颅的牙缝,趁此空档他带着叶妖闪了进去。

    外界。狂徒手中重霄剑被他双手握紧,一个扭身向周身横斩,劈开了最后一道爆炸流。

    当啷一声,双手不受控制地一松,重霄剑掉在了地上,没有插入土里,狂徒看了下面一眼,已经懒得去看下面是不是遗迹的一部分了。

    “这位先生,真是令人愤怒,丝毫没有一点古老者的风范啊。”

    狂徒从储物戒指之中倒出了一堆东方的药物还有西方的药剂,也不管什么药物性相激这个问题,感受到自己不断回复的力量以及转化后的剑气才是正经。

    “兄弟们都休息好了吧,我们进去。”一位麻衣男子抹了一下嘴角的血迹后道:“必须抢在那些外界人的前面,那位古老者我们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对抗的资本了,尽量避开吧。”

    众人点了点头,各自从怀中摸出了一瓶黏糊糊的药膏吞了进去,他们刚才直接刚猛到了用自己的肉体去抵挡爆炸的地步,最惨的也就是有一点点五脏震荡,喝点药膏就好了。

    冲进了那个姑且算是入口的地方,财仙王感受到的是里面居然有风扑在自己的脸上,显然不只有一个入口,而且里面的空间还不会小。

    下方传来了亮光,然后入眼的就是一个巨大的尖刺,财仙王轻轻地向身侧一转,手中长戟戳了出去,插入了尖刺的侧面慢慢地滑了下去——

    一座残破的城市,防护墙被打断了几截四下散布,防护墙上面还残留着当时的血痕,可惜的是年代过于久远,无论是神灵还是恶魔的血液都应该被时间抹去了,得不到半点好处。

    如果没有特意保存的话。财仙王在心里默默地说道,他在的这个位置算得上是一个制高点,极目远眺之后,没有哪里看起来像是有宝物存在的地方。

    “问题是。”财仙王的食指扣了扣下巴,“按照那个奇怪的说法,现在赤红之力已经降临了人间打开了大门,难不成我还要等什么万物流动,紫芒再现人间?”

    去死吧,我可没那个时间,财仙王心里面骂道。

    再说了“流动之际”,这一个火之绝地,想找到这种能够流动的东西真是千难万难,如果有岩浆的话还好,但是刚才和地脉小龙的交流后得知,附近根本没有这种东西。

    “等着,什么是紫芒再现人间?”财仙王突然想起了刚才看到的外面二十四个尖塔上的那一丝微不可查的光芒。

    财仙王御气排空停在了半空,脸色变了变,换个角度来想的话,其实他现在的一切思考来源于狂徒告诉他的,这只是一个被打残了的“中转站”,但是疑点实在太多了。

    第一,一个已经破碎掉了的中转站为什么要有火魔一族的老祖特意要费大力气去查看天机,然后搞出了这个不明不白的暗语充当预言。

    第二,火魔一族这个行动不太正常,一个普普通通的中转站为什么要这样大张旗鼓地往全大陆乱发纸片,普遍撒网重点抓鱼的手法几乎是明眼人就能够看的出来。

    “那么我换个想法,这些东西并不是针对地面上的世界,它所针对的是深渊火魔一族,所谓的赤红之力降临人间,只是因为外界火元素的气息比较完善,能够满足要求。而我只是加速了这个进程。”

    财仙王感受到了狂徒他们的气息极速接近,随即收起了长戟,躲到了一个阴暗的角落里。

    “如果这个判断没有错的话,那么正主也应该到了吧。火魔一族。”

    财仙王眯了眯眼睛。他已经感受到了一股股略微阴暗的燥热气息从远处传了过来。

    看到了下方混乱的战场遗骸,狂徒等人的脸上露出了难以抑制的喜色。

    他们迅速按照先前的分配好的四散开来,拿出了自己准备好的各种探测仪去找自己的想要的宝物。

    狂徒则是无愧于他的重剑之名,直接抽出了自己的重霄剑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将自己的剑插入了进去,吸取着这一方的锋锐之力,然后剑与人的气息逐渐相融合帮助他提高实力。

    “居然这么大胆,不怕有人趁机给你一个狠的?”财仙王笑道,“看来是周围有人啊。”

    确实,和狂徒交谈过的那位女子就隐没在不远的地方,看着狂徒紧张地捏紧了手中的魔杖。

    这次猫眼阁的目的就是为了让狂徒找到一个能够让他再进一步的地方,猫眼阁的高层甚至为了这个事情开了一个小会,拿出了一个章程来,给出了能够损失的标准。

    但是他一进来这个诡异的地方,就看到了上古之时所用的金属还感受到了那种因为破碎而暴露出来的锋利气息,仅仅和她讲了一句话之后就进入了领悟状态。着实是让她自己捏了一把汗。

    “该死的人类,你们果然出现了,你们注定化作我们火魔一族重回地上的祭品和骸骨!”远处各色的火花飞上了天空,宛如烟花一样,和充满暴虐气息的话语被所有人注意到了。

    开始了!财仙王拿出了混天迷神符,催动了一道红黄色的混乱气息加持到了自己身上,虚化了自己的身躯窜了出去,朝着打斗处飞去。

    “嘿嘿,火魔一族,你们果然出现了。早就知道了你们这次目的不纯,以为我们没有防备吗?”

    大陆上的势力也不是吃素的,这种明显的伎俩当然能够看穿,但是富贵险中求,他们都有自己的理由来到这里。

    深渊一族的身体以及随身携带的各种物品是大陆上的人趋之若鹜的好物件,而人类的血肉以及文化同样是深渊一族渴求的,双方的矛盾甚至还牵扯到了对于大陆地面所有权的问题。

    虽说深渊的环境才是适合里面各个种族的生存环境,但是为了种族的发展以及对各种事物的渴望,矛盾已经不可化解。

    双方直接开始了混战,深渊一族入侵大陆干的也不是什么好事,他们身为这片大陆上的超级武力,面对的也是相同等级的东西,他们都有各自的亲人兄弟倒在了这片争夺生存空间的战场上。

    麻衣男子们则是自成一派,冷眼看着他们的战争。

    对于无人区里的居民来说,这两边都算不上什么好东西,都和他们有着这样那样的矛盾,偶尔有不开眼的恶魔敢往他们这边露出杀意,直接被站在了前方的男子以雷霆之势击杀。

    “这就是种族的战争啊。”财仙王叹道,随后散去了身上的黄红色气息,手持寒冰长戟就冲了上去,从一个烈焰火魔的身后一击斩开了他的身体。

    寒气喷涌,封住了他的身体各侧,但是意识还在清醒,烈火恶魔瞪大了眼睛,拼命地调动着自己的力量想要熔化身上的寒冰,并虚化自己的身体逃出来。

    他本来就是一团燃烧着的火焰,只要有一个孔洞,他就能够顺着它逃出生天。

    “别想了,死。”财仙王说道。

    这种混战的形式注定了你的队友想要来救你就是一个不可能的命题,要是有人想要来救你,说不准身后就是几柄武器同时对准了他的身后。

    无论什么物种,都有自私之心存在,都是惜命的。

    长戟再斩,财仙王的手腕高速震动,戟刃也随着开始了小幅度的抖动,将烈火魔鬼的身体切成了碎块。

    “进来吧。”财仙王袖袍一卷,将碎冰收入了自己的袖袍中,这个举动刺激得火魔一族的战士大声吼叫。

    虽然不能够救援,但是观察战场是一个合格战士的必备技能,他们能够很清晰地看到,或者感受到自己的族人怎么死去的。

    “该死的人类,拿命来吧。”一位心火之魔炸开了自己的身躯,化作了一个个叽叽喳喳乱叫嚷的小火魔钻入了身旁许多人的体内。

    “这是心火之魔的拼命技能,赶紧躲,他们已经不认识我们了。”

    被小火魔钻进了身体了的其中一位人身上白光涌动,然后他咬牙抬起了自己的锁链武器,飞速将自己的右手捆住,然后狠狠地一扯。

    “噗嗤”一声,鲜血喷到了地面上,连带着一只小火魔掉落在地消散了气息。周围的人慌忙把他拉扯到了后方涂上了各种药物保住性命。

    他大口喘着气道:“如果你们的同伴没有什么能够保护自己灵魂的东西的话,趁现在赶紧将他们斩杀,否则等一下说不准自己也得陪葬。”

    所有人心中一凛,保护灵魂的手段无论是在东部还是西部大陆都不是什么普遍的东西,心火之魔的稀缺性还有灵魂攻击手段的秘传都决定了很多人不会往这方面去注意。

    “晚了,你们居然让心火之魔大人的侄子死去,你们注定要死在这里。”其他人激动得放生大笑,族人的死事小,但是能够让他们的大计提高成功率才是值得高兴的大事。

    那些被小火魔钻进了身体里的人调转了身形,动用斗气向着自己的队友砍去,口中还发出了不明意义的嚎叫。

    “去那个猫眼阁的狂徒旁边,只要让他成功突破,这些恶魔就不足为惧,快走,这里我来看着。”

    财仙王手中长戟横扫,凭空制造出了一层巨大的冰墙挡住了敌人的步伐。

    “好、好的,那么万事拜托这位大人了。”一位东部大陆的斧战士抱拳行了一礼,快速地向着狂徒直冲云霄的气息所在方位赶去。

    所有人明智地转头就跑,虽然刚才这位古老者确实是把自己坑的不浅,但是他没有愧对于古老者的名号。

    人类之中的古老者,不分大陆不分国界,都是守护人族的超级强者。都有着一颗迎难而上的决心!

    财仙王长戟再挥,在他的身后还有旁边的麻衣男子前面又做了一道厚厚的冰墙,挡住了他们的视线。

    “人类,不得不说你们这些古老者很有牺牲精神,但是你面对的是我们深渊之中的大族,哪怕你是古老者,也不可能同时面对我们这么多的火魔。”

    面前的一只烈火之魔想发表一点长篇大论。

    “闭嘴吧,本座让他们走,只是不想让他们知道本座的手段罢了。你们身上,有我想要的东西。”财仙王冷笑了一声,随后一张混天迷神符飞出,定住了无人区居民的心神。

    “至于你们,一帮跳梁小丑,老实交代,你们身上并不属于自己的那股火之气息是从哪里得到的?”

    寒冰长戟慢慢地融化,附在了财仙王的身上,变成了一件寒气四射的全身甲,关节等重要地方被狰狞的尖刺给挡住了。

    这些火魔身上,都有一道相同的护身气息,而且是他熟的不能再熟的仙道气息!

    所有魔鬼的脸色一变,二话不说直接动手向财仙王的周身要害打去。身上统一缭绕上了浓浓的火焰,防止被寒气侵袭。

    “被我说中了?”财仙王蹲下身来用双臂硬生生接住了大部分的攻击,有几只爪子向着他的胸口打来,他借力在空中一个翻滚,鞋后跟上面弹出了几寸长的冰锥,狠狠地戳进了离他最近的几个火魔的后脑勺。

    寒毒侵入了要害,那几个恶魔死得很是彻底,就连他们的保命手段都没有来得及使用。

    趁此空档财仙王闪身出了他们的包围圈,左右上的冰甲凝聚化作了一柄细长的刺剑被他握住向前方杀去,刺剑爆发出了一团刺眼的蓝色剑光刺中了几位火魔的腰部以及双腿,用寒冰的力量封住了他们的行动。

    “起!”财仙王一跺脚,以他为中心的地面上突出了数根冰柱,分割了火魔一族的阵型,方便各个击破。

    而在远处,狂徒冲霄的剑意正在逐渐回缩,突破即将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