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二十九章:遗迹开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不同于狂徒他们,财仙王在天空上面堪称是一路畅通。

    有了这只大鹰的护佑,一般的空中魔兽根本不敢过来惹事,有点智商的看到了大鹰身上坐着的男子那就更不敢过来了,这种无论是土著还是外界人都只会有强者才能够驱策这种级别的魔兽。

    “这是什么鬼地方。”财仙王纳闷道,法眼观看之下,前方的一片区域入眼都是赤红色泽,遍布着灼热的波动。

    “当赤红之力再次降临人间,说的是这个吗?这已经堪称一个单元素的绝地了,当年神魔战争的时候,不会是把所有的节点都搞在了这种风水眼上吧。”

    财仙王摸了摸鼻子,在上古时候法则外显,哪怕是猪都能够看得出哪个地方汇聚着天地之间的灵气或者其他奇奇怪怪的东西,能够建造成这样并且用于增强己方实力还是可以理解的。

    “上古年代,看来无论在哪里都是一个好年代哟。一个坏孩子的最佳年代。”财仙王笑了笑,右手手指相互摩挲了下,然后笑道。

    灼热的火之气息燃烧着周围的大气,虽然不能够对人造成什么明显的伤害,但是暗地里就如同心魔一样撩拨着下方众人的心神,成为了战端开启的钥匙。

    下方同样有一支队伍身着麻衣,手上统一拿着长鞭,谁不听话就隔着老远裹上斗气狠狠地打一鞭过去。

    鞭子是由某种鳞甲质的物品制作而成,密密麻麻地覆上了一层竖起来的密集尖刺,这斗气往上一卷,就是一把造型特异的手锯了。

    身穿麻衣的人下手也挺有分寸,如果是有谁想要起来煽动人群造反就是充满斗气的一鞭子打了过去,一条手都能给你拆下来。

    偶尔有这样的“幸运儿”被选中,那么倒霉的就不光是他了,旁边的人不能躲,躲了的话同样也是一鞭子打过去,过了不久,遭到火之气息撩拨的人不在少数,在场足足有一半的人身上有干涸的血液,黏在身上极其难受。

    “小子。”财仙王拍了拍大鹰的翅膀,“跟他们打个招呼。”大鹰振翅,口中向下喷吐了一团巨型的压缩空气——

    “唳!”一声鹰啼裂空而来,在天地间留下了一条长长的气爆痕迹,一位麻衣男子跳上了天空运足斗气将鞭子扭成了螺旋状向上抽去。

    两道气流狠狠地对撞在了一起,气流爆炸开来,在地上掀起了一阵狂风,刮走了很多人身上的血痂。

    “尊敬的铁翼鹰王,您为何会让一个外界人端坐在你的背上?”一位麻衣男子张开双手说道,语调十分古怪,感觉像是在唱歌,又有点像是在低语。

    铁翼鹰傲气十足地将头一摆,右翼扇动了一阵强风吹向了地面上的男子,显然不屑于......或者没脸去回答这个问题。

    难道它要说被这个看着不像是鹰但其实很可能是鹰的人类状的鹰类魔兽(练习口语的机会到了兄弟们嘿嘿)给一巴掌给拍服了么?

    “原来这家伙叫做铁翼鹰么,倒是个贴切的名字。”财仙王想起了当时它的双翼色泽灰暗了一点,随后直接把自己的气剑给打散了。

    “这位先生,既然你能被铁翼鹰王认同,那我们愿意和你平等地聊一聊。”那位男子说道。

    (某鹰:“老子是被武力逼迫的!”)

    “哦?如果不平等,那就像他们一样咯?”财仙王看着下面身穿各种华服的人们,有些骨头比较软的已经跪在地上了,其他的三三两两的站在一起,但是也基本上抖成了筛子。

    “当然,那些人不听从我们的命令,那为了自己的安全自然要把他们控制起来。”

    男子面露后怕:“当时只是我们的一个兄弟一不小心触碰到了某个开关,居然直接引发了一次火属性的大爆炸。直接炸死了我们一半的人手。”

    “而且,这些外界人,大概是脑子进水了吧。”男子冷笑了一声,“居然有人胆敢用兵器指着我们,要我们交出部族的传承圣物,那么为了以防万一,这些人也就只能抓起来了。”

    财仙王颇为理解地点了点头,这跟去挖了你的祖坟没什么两样,没把他们弄死就算好的了,换做是财仙王自己,他们肯定比这要惨上一百倍。

    “我就在这里等着你们吧,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财仙王拍了拍铁翼鹰,后者振翅飞向了高空,穿过了法阵。

    他现在发现,只要不传出自己的任何气息,再用铁翼鹰的气息包裹全身之后,就可以安然无恙地穿过那个奇怪的法阵。趁着这个机会财仙王解析起了这个法阵的走势与构造。

    “阵法的样子也像是这些人所用阵法的老祖宗,并不是我带过来的,而且这完全是靠着实力硬生生地在一个不合适的地方搭建起来的阵法。”

    财仙王摸了摸鼻子:“不错的实力,有一般天仙的修为了,不过这个世界里的强者也不少。”

    光他的目光所及的地方就有一两个裂口,没有受到法阵的笼罩。而且周围的阵法符文构造和主体并不符合,感觉上就是用一种更为低级的知识结构构造出来的东西。

    “人力破坏之后再次进行修补么。不错的实力。”财仙王伸出右手张开了五指,看着掌心跳动着的太危虚幽火在吞噬着周围肉眼无法见到的火元素不断长大。

    “当赤红之力再次降临人间么,究竟要达到什么程度的火元素累积,才能够算是‘降临人间’。”

    财仙王单手托住下巴,然后歪着头看向了被押解过来的狂徒一众,他们愕然发现其余势力跟乖宝宝一样,显然是被收拾过了,顿时老实了下来。

    但是以狂徒剑修的敏锐感官,很快就发现了周围环境的不对劲,等他仔细感受了一下后面露喜色。

    转了个身将自己藏在了一个大汉的身后,然后传音给了自己的同盟,告诫他们准备好战斗,这个遗迹的第一句话已经明白是什么意思了。

    放弃了去观察阵法的虚实,财仙王从鹰背上站了起来,看向了从四面八方不断聚集过来的火元素,面露不满:“哪个地方都改不了这个通病,一般来说实力高寿命就长,这种速度要我等到猴年马月啊?”

    一把掐灭了太危虚幽火,财仙王手印一转,向着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打出了五个红色的道纹:“你们寿命不见得比我长,但我有急事,等不了了。”

    待到符文落定,财仙王手印再变——

    “聚!”

    言出法随,浩浩荡荡的火元素争先恐后地往遗迹中心赶来,浓缩到直接可以用肉眼观看到赤红色的潮流。

    “让兄弟们后退,那个纸片上的东西是真的,赤红之力降临人间了。”一位麻衣男子吼道,“都退开,这个遗迹准备打开了!”

    而在某一处深邃阴暗的地底,一个黑色的祭坛上面从一个个原点上面亮起了红光,然后火元素的力量奔涌冲刷着整个祭坛,浓缩到极致的黑红色妖异光芒遍布了四周。

    “我火魔一族的强者们,为了我们的大计,为了种族的复兴,杀戮吧。”领头的熔岩恶魔对着身后形态各异的恶魔说道。

    “那帮人绝对想不到,这个地方原来就是我们火魔一族的大本营之一,只是经过伪装之后被该死的神灵摧毁了一些设施,你们都要牢记预言之上的东西,尽快找到,拿到我们想要的东西。”

    “出发!”

    一队队的火魔排好队列,依次进入了祭坛传送到遗迹的位置。

    “原来如此,时隔境迁,此地的走势已经不复当时了,这才阻碍了火的聚集。”财仙王站在鹰背上,看着下方说道。

    就在刚才他用道纹将火元素聚集过来的时候,地底中的地脉之龙轻轻地抖动了一下,仿佛脱去了枷锁一般,将自己的身子小心翼翼地扭了扭,然后对财仙王传达出了一丝善意。

    “嗯?你说不是因为天地变幻才导致的走势改变,而是因为有人把你的身体给动了动,套上了一层火元素的枷锁?”

    财仙王用脚轻轻地踩了踩铁翼鹰,然后思考了一下——不是被对头发现了,延缓了这个遗迹的出现时间,好给自己布局的时机;就是那个当年布置这个的火魔自己故意为之。

    “这小龙,真是帮了倒忙。”他摇了摇头,“这下我连那个预言都不敢相信了。”

    不远处的山坡上钻出了一根粗大的尖角,然后从附近的地方也钻出了许多略小于第一根的黑色尖角,火元素仿佛找到了发泄口一般灌入了它们之中。

    “错不了了,从神魔之战流传下来的古籍提过,这是火魔一族的建筑风格。”狂徒一方激动地叫了出来。

    但是随后一个个冷静了下来,互相看着嘿嘿嘿地笑了笑,谁都不想当那个出头鸟。

    “小子,走起。”财仙王拍了拍铁翼鹰的脑袋,但是这次它却一动不动,宛如死了一般停在了空中。“怎么,怕死啊?”他问道。

    点头如捣蒜的某鹰王。

    “这你就不懂了,这种抢先冲向一个危险的地方的人,一般有几个叫法。”财仙王又坐了下来,“摸地雷的、冤大头,炮灰,出头鸟之类的。至于你,都是一只鹰了,同样归属于出头鸟一类,所以,还不走,头上的毛不想要了?”

    财仙王轻叱一声,装做凶狠地一手抓到了他的头上揪了一下。铁翼鹰惨叫了一声,倒也不是财仙王抓得狠,但这鹰王很在乎自己头上的那一撮坚硬的毛。迫不得已只能乖乖地扇动着翅膀,可怜巴巴地飞了过去。

    地上的麻衣男子们有个别的张大了嘴,然后扭了扭脖子,他们这几个都是修炼过某一种秘术的,能够清楚地听到财仙王讲了什么鬼东西,现在脑子有点混乱。

    外界人士这一边则是整齐划一的站到了一起,现在对于无人区居民的害怕让他们暂时联合在了一起,整合队伍之后他们才能够和无人区里的人对抗。

    “哼,这人看着挺年轻的,看来是个新手吧,居然就这样闯进了一个从神魔战争时期就流传下来的遗迹中。”

    狂徒捂着脸叹了口气,随后说道:“跟上他,我不会再说第二遍,他是一个古老者级别的高手。”说完之后抢先跟了上去。

    麻衣男子这边的人回过神来,用暗语交流了一下之后决定跟上去,既然他们都已经出发了,想必古老者这个名头是可以相信一下的。

    古老者,一个笼统得不能够再笼统的称呼,只要实力强大的或者从久远的年代活下来的人或魔兽,都能算作是古老者,只要属实的话,这种跟上去不说获利,只要不是被那位古老者故意坑了的话,安全是可以保障的。

    “看见没,小崽子,我这个出头鸟还是有人愿意相信的。”财仙王拍了拍铁翼鹰,“虽然你们鹰类大多面部肌肉有一点瘫,但你现在内心肯定是很苦涩对吧。”

    铁翼鹰真的很想把他从背上抖落下去,但是这人只用一只手拍自己,另外一只手揪着自己头顶那一撮毛,一旦自己有什么小动作,头顶的痛苦时时刻刻在提醒自己的帅气即将不复存在。

    “得啦你,等到了目的地你就滚蛋吧,到时候我助你一臂之力,洗刷一下你的血脉,将你的铁之力量传输到身体的各个地方,助你练成钢铁之躯。”

    铁翼鹰毫无兴趣地叫了一声,信了你才有鬼。

    随着财仙王的接近,遗迹也逐渐显露了部分真容,顶部建筑有足足二十四个尖角直插云霄,塔尖上好像还嵌入了什么东西似的闪烁着微不可查的光芒。

    尖角的下方则是一个黑黢黢的洞口,做成了一个火魔一族的祖神头颅的模样,他张大了嘴巴,旁边尖利的牙齿上面挂着几具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的枯骨。

    舌头延伸出嘴角,随着赤红之力的注入逐渐变成了正常的鲜红色,但是配着周围的漆黑色建筑体实在是有些诡异。

    “再见小子,这枚道纹送你了,本座走也!”财仙王一掌拍在了鹰背上,同时另外一只手将一个黑漆漆的道纹抹到了它的头上。

    空中发出了一声清啸,财仙王张口大吸,大股大股的红元素被他吞入了身体之中恢复己身,这种火元素聚而不散,肯定还有其他的用途,他现在做的就是把一切威胁到自己的可能尽量压制。

    财仙王右手伸进了左手袖袍中,掏出了一杆周身散发着寒气的长戟:“叶妖,抓稳我的头发,我打开前面这个鬼东西。”

    小家伙马上照办,但是突然觉得头发可能不太稳,随即双手抱住了财仙王的耳朵。

    右手的肌肉隆起,寒气长戟被他狠狠地向前一捅,戳破了一层无形的屏障。

    “哈哈哈哈,帮你们带路,不是没有费用的,你们这些想占便宜的就先帮我抵挡这爆炸吧。”财仙王大笑道,随即身体往里面一钻。消失了踪影。

    而跟着他来到了入口处的人们则是大骂出声,刚刚他故意用寒气长戟戳开屏障,周围的寒气早就勾动了剩余的火元素,然后延伸到更远之处起了连锁反应。

    爆炸扩散开来,时不时地传出了一阵阵气泡碎裂的声音,仿佛在为寻宝的各位送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