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四章:谁在下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凛风子爵和老者不约而同地拿出了一根密布着魔纹的树枝捏断,传出了一道急促而有力的波动,直达家族。

    只过了半分钟,一队平均实力在六级以上的私兵踏入了传送阵中。

    车夫被一道水流缠上,带入了马车内部。

    老者说道:“有什么人,快报告!”车夫倒吸了一口凉气,先忙不迭地运用斗气封住了周身气血,又往自己的伤口处撒上伤药后才说出了情报。

    “一部分是刺客工会的人马,但是分成了不同的徽记,根据家族信息一脉的传授,这是不同的人雇佣他们的标志。”

    车夫的语速很快:“徽记分发是由工会内部严格管控,帝国内部没有哪个势力能够插手的。”

    外面的打斗声愈发明显了,车夫的声音也逐渐被压了下去。

    “长老!另一部分应该是其余家族派出的的人马,这一部分比较难搞,他们隐藏自身的方法太多了,看不出来!”

    车夫完全是嘶吼着报告,外面那两匹堪比二级魔兽的好马在第一次攻击时就已经碎成了肉块。

    而马车上自带的防护阵的光芒在不断地暗淡下来,随时有可能会被攻破。

    “该死的,这就是风无缺的后手吗,我们到底看到了什么,他要如此赶尽杀绝!”凛风子爵紧张地握紧了手中的剑,咆哮道。

    “闭嘴,哪怕风无缺没有脑子,他背后的人也没有脑子吗?我们刚刚从那里出来他就来截杀我们?”老者呵斥了一声。

    “家族有叛徒,我们的行踪被人知道了,盯着你我的人太多了。”老者脸色铁青地念动魔法咒语。

    方圆百米之内的水汽被他聚集过来,在某种神秘力量的加持下,化作了深蓝色的水球包裹住了马车,并且水球的表面被老者包上了一层冰霜尖刺不停地滚动着,使它除了防御力之外多添加了一层足以威胁到敌人生命的威力。

    趁着这个空档,凛风子爵瞄准了外面的一个刺客,将手中的魔法剑甩了出去,强大的木系斗气附在了剑尖上,洞穿了一名刺客的胸口。

    然后他一发狠,打出了几个魔法师秘传的手势,口中轻喝了一声——“爆!”

    这柄魔法剑是他耗费了几年的时间找齐了材料,并且通过家族的人脉请来了那位位列六级的兵器师打造出的四级武器,堪称同级别的巅峰。

    当时之所以没有费心与武器本身品阶的提升,是因为凛风子爵拜托兵器师还有一位法阵师在剑中附下了一个足以拯救自身的魔法!

    “木龙术!”凛风子爵狂吼一声,魔法剑应声而碎,整整齐齐地嵌入了木龙的背上。

    庞大的木系魔力所凝成的巨龙朝着来袭者所聚集的地方狂飙而去,锐利的金属碎片配合着木龙术本身极快的速度爆发出了恐怖的杀伤力。

    足足有三分之一的刺客被绞成了碎块。随着木龙最后一丝力量因为爆炸耗尽之后,中心之处宛若被无形大手清扫过一般干净无尘。

    凛风子爵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恐惧在他的心中占据了上风,他颤抖着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了自己的备用剑守在了老者的背后。他同时晃出了数个可以瞬间爆发的魔法卷轴扣在指缝之间,准备随时激发扔出去。

    对方敢在城区之内直接动手,无论是几个势力的人,都代表着把脸皮给撕破了,陷入了不死不休的局面。

    财仙王走出房屋,向着凛风子爵离开的方向看了看,然后说道:“风无缺,看好小店,本座去凑个热闹。”

    刚一说完,黑光就将身体包裹住破空而去,刚好赶上了城防部队冲过来的时候。

    “刺客公会的一切人员以及不知名势力的暴徒,停止你们的一切行为,否则我们就向上申请动用杀兽炮了!”领头人如是说。

    “混蛋,我是玄木帝国贵族院上登记在册的凛风子爵,你们胆敢不顾我的性命!”马车里传来了惊慌的喊叫声。

    领头人无所谓地耸了耸肩,道:“抱歉了,两位尊贵的大人,上面传令,这次给皇城造成的负面影响有点大,所以说决定用一点激进一点的手段。所有人听令,连弩上弦!”

    一阵整齐的机括移位的声音响彻街道,士兵们整齐划一地抬起了手中附带了爆炸符文弩矢的连弩,只要领头人一声令下,一次齐射起码有三百支箭足以把剩下的这些残兵射成筛子了。

    “哈哈哈,刚好可以看看后续,居然还是有人想要借着风无缺来做点文章,不嫌腻啊。这一帮人看来......要投降了吧。”

    “不要啊,大人,我们投降,这是工会下发的命令,我们只是奉命行事啊,我们只是混一口辛苦饭的下层人啊。”

    这话说得连财仙王都歪了歪嘴。

    是啊,你们这帮子人或许执行任务的时候会装成一个下层人。但谁知道你们人后是什么样子呢?

    什么样的实力接什么样的任务,能有那个能力接这单名为“刺杀贵族”任务的刺客,身价最差也是几百万的吧,说不定平时的起居连普通贵族都不能比。

    “给我分出一半的人手,把他们都捆起来。另外以我们家族的名义,我希望介入这一次审判,想知道究竟是谁胆敢挑衅家族的威严。”

    凛风子爵所属家族的私兵终于赶上了,抢先冲到了马车旁边严阵以待,然后由一位手持家徽的男子对着城防部队说道。

    看着那个代表着强大实力的,由蓝色太阳从魔兽遍布的群山中升起的图案组成的徽记。领头人皱了皱眉,道:“只要您所属的家族做好了沟通,我们自不会阻拦。”

    躲在一旁看戏的财仙王不停地摇头,这个是个什么情况,怎么能有这么废物的皇朝,只不过是一个家族而已,居然能这么容易地干涉警备安保系统。

    这要是放在那边,把你的九族抓起来砍了都算轻的了。财仙王不负责任地诽腹道。

    一些靠着铁血兵伐冲上皇位的帝者甚至能把你家上至祖宗十代下至现在九族的灵魂全部抓住,然后直接一次搞到魂飞魄散灰飞烟灭以绝后患。

    “如果排除一个完整的势力都死于混战之中的这种可能性的话,那么目前刺客公会所属的人马出现了四种不同的徽记。”

    财仙王计算道:“那些家族的就不去计算了,真是麻烦,但是这些很可能是一个家族之中不同的势力为了不同的利益而派遣过来的。”

    想到了这个可能,他的脸色骤然阴沉了下来:“那这个计算就会麻烦一点了。还要排除多种可能......真是混账至极。”

    他耸了耸肩:“但还是要来添点乱,你们互相残杀就好了,我来捡便宜。”

    财仙王将黑光聚集在了手指尖,轻轻地在街道的四周刻上了一圈道纹——

    “地火流岩。”

    就在老者刚刚将包裹着冰刺硬壳的水球撤去时,财仙王的道纹突然发动,地上诸多地方被暗红色的岩浆占据了。

    喷涌而出的岩浆瞬间烧穿了在场的这些人的鞋子,那些城防军队还有私军更是令人不忍直视——

    融化了的血肉和金属汁液凝结在了一起,一块一块、一丝一丝的都挂在了脚掌骨上对着狂风不断摇晃,红色混杂着其余的色彩将这些士兵们的视线占慢,仿佛有熔岩恶魔在拉扯他们的血肉。

    “找到你了!异端,接受神的制裁吧!”天空中传来了一声威严的斥责,“胆敢不尊敬神灵,还冒犯了的神的仆人,这是渎神之罪,不可饶恕!请青木之神降下神罚!”

    财仙王抬头,淡淡地笑了笑:“本座早就猜到了你们回来这么一手,这才使用了相同的魔气,不然,杀了那么多的人族,我这业力得多少啊,略施小惩即可。”

    同样的黑光闪耀,财仙王的身影仿佛消失在了这个世界。

    “该死的异端,胆敢这样戏弄我璀璨教堂。”天空中传来了一阵气急败坏的喊叫声。

    于是那一道准备用于对付财仙王的青色雷霆爆炸开来,融入了伤者的体内,帮助他们稳住体内的损害,同时也是为了彰显出神灵力量的莫测。

    “带走,全部都给我带走!杀兽炮准备,给我瞄准了,一旦有重大变故,不用在意敌我双方的人员伤亡,给我轰平了这里!”

    一个军队之中的高官率领麾下驾驶着一台浑身被金属包裹住的巨型战斗机甲而来,脸色铁青的下达了命令。

    然后手往凛风子爵的方向一指,道:“把他们也给我一同收押,给我看好了,绝对不能有任何的差错!”

    战斗机甲扬起了巨大的拳头,朝着凛风子爵他们的马车做了几个伸缩运动,大概类似于普通人竖起食指点向别人表示出来的“警告之意”。

    这次罕见的连凛风这位年轻人都没有出言抵抗,乖乖地被封闭链铐住了,锁住了全身的斗气,像一个普通人一样同老者一道被送上了囚车。

    而且不知为何,这辆囚车里锁住的人,没有一个是他们家族的私兵,全是刚才想要让他们的心脏被各种锋利的兵刃好好地“亲热”一下的刺客们!

    老者看了看,脸色不变,对着凛风子爵说道:“别怕,孩子,这就是一个局,他们想要再次试探一下还有没有人觉得有希望成功将我们给杀死的。顺便再抓一抓某些漏网之鱼。”

    他没有压低自己的音量,堂而皇之地说了出来。

    “嘿,老头。你这么一说,搞得我很想努力把你们给杀掉啊。”一个满脸横肉的家伙说道,“我们的雇主可是给了我们十分丰厚的奖励,老实说我做了金令杀手也有几年了,这么高的报酬我还是头一次见到。”

    大汉的毫不做作的话语得到了“乘客们”的一致赞同。

    “是啊是啊,老头,要不你们就让我们杀掉吧,你们两个的脑袋实在是太值钱了。”

    “嘿嘿嘿,如果我这笔生意成功,什么狗屁的名嗓,迟早都要落入我的手中!想要跟我抢的那些人,我出钱刺杀他们二十次都够了!”

    老者阴沉着脸,往地板上扔出了一块厚重的金锭。

    他的身份比较特殊,需要顾及脸面,也没有无耻到恼羞成怒杀人的地步,再说了这次的事故他顶着了一个受害者的身份,所以也没有给他上铐链。

    “只要你们说出你们的雇主是谁,我们家族的人会去了解悬赏金额,家族愿意出最高价格的两倍给你们每个人。”

    老者顿了顿:“最少都是一千万金币买你们的消息。只要你们肯点头,我保证你们今天不会有事。”

    凛风子爵在一旁冷飕飕地插话道:“知道为什么要把你们这些人弄来跟我们一个囚车里么,就是为了真有人来的时候,不伤及无辜。”

    他拍了拍手,弄得锁链叮当作响:“好了,现在你们来决定吧,是要拿到唾手可得的富贵,还是为了那拿不到的报酬搭上性命去警备厅里喝茶,到头来什么也得不到。”

    老者的诱惑还有凛风子爵对于形式的剖析使一部分的刺客犹豫了。

    他们接受了这个任务就是为了高额的报酬,现在有了更好的选择,但是他们在纠结是否会遭到刺客公会的报复。

    “你们不用担心,家族会以秘密的方式将报酬交给你们,不会被查到。”老者看到他们心动了,笑道,“好了,现在就让我们看看,谁会想来把我们杀掉吧。”

    一旁的小巷子里,财仙王从一个人的胸膛里将手拿出,扭头过来看着另外一个他特意留了一口气的黑衣人。

    “来,告诉我你们是谁派来的,不要想着自杀或者宁死不屈,你不说我就要搜魂了。子爵大人的性命可是比你们的重要得多呢。”

    财仙王隐藏着了自己眼中的戏谑,假装没看到一具尸体旁边的某个散发着微弱的魔力波动的物体。

    而另一边在财仙王的“大力护持”下,十分平稳地到达了早已严阵以待的警备厅,借助这一次的事件,财仙王挑动了第一次棋手们的对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