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二十八章:修炼成果的碰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果真是东方大陆所说的隐居于山林之中的奇人异士呢。”长公主散去了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凝聚起来的白金色斗气。

    “我的斗气居然束缚不了他的行动。”她看了看罗恩,说道:“乖孩子,像这种人,尽量结交,如果能说服他们上了帝国的战车那就再好不过了。”

    他对着另外的侍卫招了招手,那人走了过来,从储物戒指里面拿出了几大个箱子,一一打开之后,发现是成堆的矿石以及灵药。

    “姑姑也不知道你修炼的功法具体是什么类型的,也只能从自己的私库里随便拿出来了,反正有用不到的话你就随便拿出去交换吧。”

    她苦笑着说道:“我知道你的父母做的很过分,我这个做姐姐的同样看不下去,但是为了我们帝国的荣耀,请你忍耐一下。”

    送走了长公主,罗恩扭头看向了自己身边的护卫,还有那个老管家,冷笑在心中泛起。

    为了帝国的荣耀?

    抱歉,我可没有受过你们皇室一粒米,我最看重的东西已经被你们给毁灭殆尽了。

    “过来一下,管事的。”罗恩对着老头招了招手,“什么事,我的主......”老者瞪大了眼睛,罗恩的黑管已经顶到了他的脑袋上:“去死吧老家伙,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参与了那一场屠杀。”

    轰的一声,能量球爆炸开来,罗恩被余波震飞出去在地上打了几个滚。

    “咳咳咳,还是不能近距离使用啊,你们这参与过屠杀的,都得死。”

    罗恩眼中泛起了一丝赤红,他收起了黑管,从储物戒指里面拿出了自己平时使用的武器向侍卫们杀过去。

    而在赤红的深处,一道漆黑的魔影正在放声狂笑,他不断地挑起罗恩内心的杀意,宛若自天外而来的魔头。

    “杀吧,杀吧,释放你自己的身心,你身上的希望,乡亲们对你的关爱,都化作杀气吧。”财仙王不知何时又回到了府邸的天空中,看着罗恩喃喃自语。

    “没想到西部大陆的头号强国对于普通百姓的想法居然是这样的,唉。”

    财仙王用望气术看着勒布登帝国的气运,依旧是强盛无比,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袖袍,随后一把抓起了下方的罗恩向远方遁去。

    “我都说过了,长公主殿下,不用送了。”

    另外一只手印诀连连变幻,财仙王口中轻喝一声:“雷来!”一道水桶粗的雷霆从财仙王身侧飞出,打向了前方追过来的白金色斗气光柱。

    长公主暗自恼怒,她居然看走眼了,没有预料到会发生个什么事情。

    不过对于这一道雷霆,她也不敢托大,双手回缩,然后向外斩出,斗气光柱分化出了两道狭长的斗气斩一寸一寸地劈开雷霆,她随即收敛斗气,将光柱转化成了一个凝缩的斗气球将自己给裹住了,从侧面绕了过去。

    “哼哼哼,要比比遁法么?”

    财仙王讥笑道:“看你这白金色的斗气,来让你看看我的遁法,纵地金光。”

    他提住了罗恩的后衣领,金光猛地向四周爆发过去,长公主连忙抬起一只手来遮住自己的眼睛,从指缝之间看过去,只见财仙王随着金光早已飞到了极远处的无人区里。

    她散去了斗气,悬浮在了半空中看向了财仙王离去的方向,脸带羡慕。

    这种高深的功法肯定就是从古时代传过来的,现今的斗气发展完完全全依靠的就是古老的功法发展而来,但是由于到了现代,法则隐没于天地之中,难以修炼并且创出更好的功法,很多人的目光转向了研究魔导器。

    只有到了长公主这种境界的人才知道,一本好的功法到了后期对自己的帮助有多大,魔导器如果不是特别高深的大师级人物,所流传出来的作品也就是泯然众人矣的水准。

    “很多人忘本了啊,不过,传承相对完整的东方,真是令人神往啊。”长公主叹了口气,返回了城中。

    财仙王向后看了看,没有发现长公主的踪影,这才把罗恩往地面上随便一扔,道:“小子,从这里向东北方向走,你能够以最快的速度脱离勒布登帝国的国界线,有缘再会了。”

    他的声音逐渐变得模糊不清,一头大鹰的虚影出现在了他的额头上,随后一点点地融入了他的躯体,财仙王轻吼一声,身体打了个转,摇身一变就化作了刚才那一头虚影大鹰。

    大鹰得意地鸣叫了一声,这次花光了自己所有积蓄的打开了一个混元劫的黑洞洞口修复了自己的身体,唯一的好处就是自己能够通过虚影的变幻化作真身,并不只是简单地借助虚影的力量了。

    但是也有限制,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并不能够召唤出高层次的虚影,他的身体根本吃不起那种负担。

    财仙王振翅向目的地飞过去,他的目的很简单,搜刮一些从神魔战争的时代保存下来的灵药,顺便调查一下当年发生的事情,看看自己的布置是否还存在。

    进入了无人区的上空,财仙王就变得十分小心,刚刚使用纵地金光的时候还好因为速度比较快,那些天空之中的霸主没有追过来。

    他敢保证如果自己的速度再慢一点的话,说不准现在身后就是一大堆飞行魔兽追过来了,罗恩小子估计也就成食物了。

    “端的不为人子!教堂的势力有那么强吗?”

    财仙王感受到了上空有什么奇怪的波动,抬起头来看了看,随后锐利的瞳孔浮现了一丝恼怒,仰天鸣叫了两声以表愤怒。

    他看到的是一个熟悉的阵法,赫然是教堂号称天空之神以大无畏的精神做出了重大牺牲布置而成用于保护人民的阵法。

    “本王就不信了,这种玩意儿能够囊括整个地界?”财仙王眼中射出了丈许长的白光,“本王当年留下来的后手,可不包括这种随时能够被人看得一清二楚的混蛋阵法。”

    唳!一声尖啸,财仙王感受到了自己的背部被什么东西给抓住了。

    扭头一看,一头远比他大的鹰正舒展双翅悬浮在天空之中,一脸兴奋地用自己强有力的腿部抓住了财仙王的鹰背。明显是从体型上判断把他当做了食物。

    “没脑子的畜生,去死。”财仙王借助大风狠狠地翻了个身,巨大的力量带动着那头大鹰往侧边踉跄了一下,爪子脱离了财仙王的背部。

    一声响亮的鹰啼从财仙王的口中发出,一丝丝力量“绑住”并压缩了空气向着大鹰的胸口射去,同时他再一次借助大风的力量从侧边杀了过去,啄向了敌人。

    但是能在无人区里面生活的兽类,怎么可能是善茬子,大鹰的双翅颜色变得灰暗了一点,然后往自己正前方狠狠一扇,打散了财仙王口中喷吐的气剑。

    它随后头一扭,啄向了财仙王的双眼,靠着体型优势,大鹰啄出去的力量比财仙王的大,而且还后发先至!

    “哈哈哈哈,同类之间的缠斗果然麻烦,大家都对各自的手段知根知底。”财仙王头一偏,躲开了大鹰的啄击,随后在它惊愕的目光中变回了人形,一掌拍在了它的脑袋上。

    财仙王一掌正中脑袋,拍得大鹰晕头转向的,随后他翻身骑上了它的背部:“给我往那边飞,居然还敢来吃我,活该你倒霉!”

    财仙王揪住了它脑袋上的毛往旁边一扯,大鹰哀鸣了一声,随后老老实实地向着那个地方飞了过去。但还是被财仙王拍了一巴掌:“闭嘴,脑袋毛没了找不到鹰繁衍血脉,关本座何事,谁叫你先来吃本座的?”

    大鹰委屈地低了低头,谁知道你这种奇葩鹰怎么会突然变成人形,然后就落入了你的魔掌中了。

    同一个时间,不同的地点,重剑狂徒在下方很崩溃,很想拔出重霄剑把自己身边的这帮混蛋全部砍死。

    这帮堪称大陆上一流势力的家伙仗着自己的势力在无人区里面横冲直撞,根本没有将无人区和“危险”二字挂钩。

    遇到巨型树林?斗气斩齐出,砍倒拖去当柴火。

    遭遇魔兽群?魔法师配合,先烧熟了吃一顿。

    ......

    这帮人就算是身旁的侍从也是实力达到九级的高级货色,这种靠近城市的无人区早就被清扫过百八十遍了,除开一些真是打不过的大佬级人物还有这种隐没于另外空间的遗迹之外,还真没有什么危险可言。

    除开快到遗迹的时候,他们已经将这次的行动当做了大家聚在一起聊天休闲的活动了。

    如此肆无忌惮地破坏,终于惹恼了这个无人区里的首领。

    这是几头就连勒布登帝国都没有拿下的强大兽类,只是通过谈判的方式要求它们不要乱来。不然谁会留这种不稳定的炸弹在自己的国都旁。

    “哼,等着吧,这么一闹,那些人肯定就坐不住了,这无人区里的大佬,可不光这些强大的魔兽蛮兽。”狂徒冷哼一声,索性不去管他们了,他们东方有一句话叫做死道友不死贫道,到时候只要自己说得清楚就行了。

    “小杂碎,看着我干嘛,小心爷爷一刀剁了你。”一个赤裸上身的彪形大汉提着一口大弯刀指着上方一只浑身冰蓝的兽类骂道。

    那只小兽站了起来,人性化的瞥了瞥嘴角,看得狂徒心里咯噔一下,大喝道:“白痴,快躲,有敌人!”

    冰蓝小兽从树上蹦了下来,速度快得令人惊讶,整个身影化为了一条细长的冰蓝色影子,伸出了爪子割向了大汉的脖子。

    小兽的身上仿佛有什么奇怪的毒物一般,大汉只能目露惊恐地看着眼中的爪子不停地放大,并且逐渐下移到了自己的脖颈位置。

    狂徒浑身剑意爆发,锋锐的剑芒把他裹成了一个巨型刺猬向前方冲了过去。

    或许那一只冰蓝色小兽不知道自己的珍贵性,只想撕碎自己面前的敌人,但是它身后的人肯定舍不得它就这么毫无价值的死去。

    “好了,小蓝,住手。”一个声音从前方丛林的深处传来。

    小兽瞬间收起了自己锋利的爪子,然后轻轻地在大汉的肩上借力跳了出去,然后站在了树枝上。歪着头看着狂徒,小眼睛里面荡漾着浓浓的警惕。

    “外界人,你们的做法很豪迈嘛,居然这样破坏我们的森林。”一个个穿着麻布短衣的男子窜了出来,按了某一种奇异的轨迹站好,然后冷冷地盯着狂徒他们,手中的各类武器随时待发。

    “哪里来的土著,居然暗算你大爷,给我去死吧。”大汉说完之后狠狠地一口口水吐在了地上,抄起手上的弯刀就往站在他前面的麻衣男子砍去。

    狂徒闭上了眼睛,既然是自己找死,那就怪不得谁了,如果他现在上去再把这男的给救下来,那么他很可能面对的就是这些无人区里的土著居民的围攻。

    麻衣男子手中白色的大棒横在了胸前,然后等弯刀再近一点的时候身体很诡异地往旁边一缩,向前走了一小步,骨棒陡然发力,手腕剧烈地抖动,原本刚猛的劲道化作了缠指柔,一点点地拆碎了弯刀。

    随后男子再一次向前猛跨一步,给骨棒腾出了空间发挥出了惊人的刚猛之力。

    咔咔咔的碎裂声响起,狂徒目不斜视地看着麻衣男子一众,任凭那个大汉倒在地上,大地反馈给他的反震力量把他身体里碎裂的骨头茬子震得钻出了他的体内,当场死亡。

    “你们,还敢动手?”所有人仿佛通体连心一般,齐齐怒喝出声,身上的斗气爆发出了难以直视的光芒,压制得狂徒等人难以抬起头来。

    所有人暗自心惊,除开狂徒之外,这些势力当中还是有几个高手的,但是在他们的感应下,如果要他们全力出手的话,顶多也就能够应付一两个。

    这是什么概念?在场的人大概有个五六十人,但是对面也就顶多二十个人,在这种人数悬殊的情况下,外界势力的这一方肯定都不是土著们的对手。

    “我知道你们要来干嘛,有个遗迹出世了嘛,我带你们过去,你们必须要服从我们的安排,这个遗迹已经让我们村子里的一部分好手去见祖神了,如果不听劝,我们现在就击杀你们!”

    斗气光柱向下降,凝缩成了一层厚厚的铠甲附着在了他们身上,手上的武器也喷发出了大股的光焰,直指外界势力的联盟。

    狂徒叹了口气,举起了双手老老实实地站了出来,这就是那些最纯正的修炼方法所获得的力量,他们修炼的,全部是上古传下来的高级功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