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二十七章:欲离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侍卫忙不迭地跑了出去,几乎是连滚带爬地赶到了财仙王跟前:“请,请先生跟我进去吧,管家大人已经去通传皇子殿下了。”

    闻言,财仙王又甩出了几个钱袋,精准地落在了每个侍卫脚下,道:“行了,辛苦你们了,这点小钱拿去喝酒吧。”

    “谢大人赏。”众侍卫眉开眼笑地对着财仙王行礼道,这是多久才能遇到一次的大人物啊,况且他们都是从禁军之中被“选拔”出来的,调了最弱的一批人加入了罗恩这位野皇子的麾下,平时哪里有这么点好处拿。

    进了庭院里,财仙王看到的是山水环绕的园林,“大人,这是我们主人的一大爱好,性喜这些山水花草,我们马上就到会客厅了,还请大人不要介意。”侍卫干笑道,平时有人来,都会因为这一片园林而心有想法。

    财仙王的眼睛四下扫视着,这个园林被设计成了那种及其恶毒的阵法,一旦启动最终的手段,就会出现元素湮灭爆炸的可怕后果。

    再加上那些假山里面常驻的那些个士兵,还有里面各类杀伤性极强的军用禁品,已经将皇子府打造成了战壕级的府邸。

    这你告诉我是一个野皇子的府邸?

    财仙王满脸写着“你仿佛在逗我”的表情,除开他身上刚刚生长出来的一国气运之龙做不得假之外,其他方面完全就是一个受宠皇子的配备啊。

    “先生居然光临寒舍,本皇子实在是荣幸之极。”

    刚刚穿过园林,罗恩就独自一人出来迎接财仙王,看得一方侍卫暗自咋舌,这到底是哪里来的大人物,居然连皇子都要出来迎接说好话。

    寒舍?财仙王回想了一下自己在玄木帝国时的情况,整栋房子所用到的东西估计也没有罗恩这里的一半。唯一值钱的就算是走廊上面的那几盆灵物了,但是一国皇子会缺这种东西吗?

    不会!

    财仙王看了罗恩的后背一眼,然后咧了咧嘴,要不是有点事情想要问问他,现在就想把他的皇子府给洗劫了。

    “先生请坐,不知您来找我有什么事?”罗恩命人端上了点心茶水等物,然后屏退了周围的侍从,问财仙王道。

    叶妖从袖袍里露出了一个小脑袋,然后可怜兮兮地摸了摸自己鼓胀的肚皮,这种香味和猫眼阁那边的点心不是一种啊,好想尝尝。

    “这纸片,你为什么会给我,里面含义是什么?”

    财仙王将纸片放在了桌子上。

    “这句话代表的应该就是那副古怪的地图上的暗语对应部分,你既然能够这样轻易地将这个东西交给我,想必你们的势力对这个有了很深入的了解。”

    财仙王顿了顿,将那颗印下了火魔的宝石拿了出来,道:“我需要的就是核心部分的消息,至于用什么代价,你漫天开价,我坐地还钱。”

    罗恩看着栩栩如生的火魔发了一会儿呆,然后突然笑道:“嘿,还是先生这个清晰一点,其他的那个地图经过时间的冲刷变得模糊不清,想必这是先生自己理解的版本吧,看到了这个我就有把握了,这个遗迹的位置我就能够猜出来。”

    他狠狠地地捏了一下拳头,眼中的兴奋之色溢于言表:“先生不知道,现在也就猫眼阁还有不超过三个的大势力知道遗迹的大概位置,您这个堪称一份大礼啊。”

    不过他仿佛是想起了什么事情一般,脸色瞬间尴尬了起来:“先生,你好像有一个理解误区,这个纸片,其实我们根本没有任何的理解。”

    罗恩苦笑道:“近年来发现的火魔一族,无论是熔岩恶魔一族,还是其他诸如灾火之魔、甚至更加少见的心火之魔都有在大陆活动的痕迹,这些纸片他们每个魔,不说一万,至少还是携带了几千张的。”

    这个消息确实很尴尬,至少双方都被弄得半晌无语。

    毋庸置疑的是火魔一族的动作已经刺激到了教堂极为敏感的神经,再加上今年财仙王的各种“小”动作,教堂开始在整个阿林大陆上胡乱咬人,这样的纸片更是已经通传天下了。

    财仙王再次拿起了纸片,第一次认认真真地感受起纸片上的气息,果不其然,上面有一层淡淡的火焰与深渊的黑暗气息。

    “如果先生不介意,我可以给先生说一点我的理解。”罗恩正色道,“除了‘称霸’还有‘宝藏’两句,其他的很可能就是打开遗迹的条件,那两句废话应该只是祝福语,火魔一族不可能回到陆地上,这是不可能情况。”

    “这个到时候就会有分晓,那我再问你一样东西。”财仙王挥手打断了罗恩,“这到底是谁的老巢,别跟我说是某一位魔神的遗址。”

    如果这是真的话,财仙王保证自己马上拍拍屁股就走人,根本不带停顿的。

    这个世界上有人能够使天罚之力消散,光这一点就能够将现在的他揍成蠢材了,他可不敢去这种显然是同级别高手的遗址里面晃。

    “先生别急,这是火魔一族神战的时候一个中转站,而且是被神灵打残了的中转站,里面最厉害的人物就是魔神的一个......小分身之类的?”

    罗恩笑道:“如果真是一个魔神的遗址,我可没有那个勇气去探宝。”

    那还可以,财仙王和袖袍里的叶妖点了点头,如果是这样的话就没有问题了。

    再说那种遗址,经过天地变幻之后,那种力量如果想要保存下来,那么就必须躲在一个类似独立的空间里,如果他想要做点什么,那就不要怪财仙王在那个空间里大开杀戒了。

    “哦对了,你这院子里的配备,你真的是一个野皇子?”财仙王好奇道,怎么看都觉得这个应该是一个受宠的皇子啊。

    罗恩扯了扯嘴角,看了一眼外面的风景,然后说道:“先生看到了?那个园林里面另外的‘内涵’,可不仅仅是我喜欢花草而已。”

    他的脸色变得冷了许多:“这些东西,只需要调转一个方向,就能够把我打成筛子。”

    他从自己的怀中拿出了那根黑色的管状物体,财仙王瞪了一下眼睛,他发现上面居然流转着一丝红黄色的气体。显然有一丝混天迷神符的力量被吸走了。

    “小贼。”财仙王笑骂一声,“这个到底是什么,因为这个你连自己的生活都改变了。”

    罗恩苦笑道:“我也不太清楚啊,除了我之外的人根本摸不到它,但是一天之中积蓄的力量足以发出三次能够轰死圣级强者的能量球。”

    罗恩摇了摇头,道:“它的力量不止这些,我有预感它的很多核心力量根本没有显现,但是我那便宜父亲那边估计有什么古怪的方法能够看出我身上有什么好东西。”

    “那就好办了啊。”财仙王内心顿时起了恶搞的心思,“从这次遗迹之中,你就假死吧,假死之后脱离这个世界上,活出另外一个罗恩皇子。不用在乎什么皇室之间的战争,也不用天天担心被那个熟悉的人从背后砍了脑袋。”

    罗恩听了之后反而笑了笑,然后站起来恭敬地作揖:“看先生你像是东方人,我这么表达一下感谢也不算怪异,如果是西方大陆的人,说不准我就只能半跪下来了。”

    他仿佛没有骨头一样瘫了下来,然后扭动到桌子上扫开了那些碍事的东西,说道:“还好先生您治好了我的母亲,不不不,准确的说是我的‘给予帮助的女人’,我把欠的债还清了,这样我就可以自由一点了。”

    罗恩笑得很凄凉:“先生啊,你能够想象到一个母亲为了自己能够有朝一日重返皇家,把她的亲生儿子扔在了一个山林小村里,每次只会派人送来一些补贴的物资,是什么样的吗?”

    财仙王老神在在地听着,身上的混天迷神符又开始运作了起来,他最近发现用这个东西直捣别人的内心真是太方便了。

    “等到我那个便宜父亲想到了她的时候,顺便把我接了回来,在回来的那一天晚上,从小养育我的小村庄被士兵直接给屠杀了,乡亲们,还有我的养父母被一把火烧得干干净净。”

    罗恩晃了晃脑袋,然后掏出了自己的黑管砸向了财仙王:“先生别闹了行吗,我这东西吸收了你那个魔导器的力量,你用什么奇怪的手段我都有感应啊。”

    一把接住了那根奇怪的黑管,财仙王笑得很邪性。

    “这样啊,那就扔掉这个无用的皇子的身份啊,反正看你也有了自己的修炼功法,级别还不低,赶紧收拾金银细软往无人区里一钻,修炼到半路出来帝国里捣捣乱,等到修炼到大成的时候就把他们的老家给掀了不就好了。”

    “你想想啊,到了最后,你娶了一个并不喜欢的女子,有了一个不知道是不是亲生的娃,隔三差五还要去拜见你的仇人,还要表达出自己的孝顺与尊敬,说不定到最后还有人会赐你一杯毒酒去死呢。”

    最后一句话说的比较慢,财仙王的嘴里飘出了一条“口水”,兜兜转转跑到了罗恩的头上慢慢地侵蚀着他的神识。

    黑管震了震,似乎有所动作,然后被财仙王一把捏住:“别动,看你这身上杀性也挺重的,我在帮你的主人治病,也是为你好。”

    “长公主到——”外面响起了一道浑厚的声音,罗恩眼里一个激灵,然后看向了财仙王,道:“先生,您要不要先躲起来,这位可是当今皇帝的姐姐,实力深不可测,她现在过来肯定没有什么好事。”

    “没事。”财仙王摆了摆手,“刚好我看看这个帝国的人是个什么货色,顺便也凑个热闹。”

    话音刚落,门外一个窈窕的身形打开了院落大门:“罗恩侄子,我来看你了。”

    罗恩顺势变脸,然后腰躬了下来,快步跑了过去:“长公主殿下,欢迎您的到来,请问有什么要吩咐的吗?”

    来人带着一块面纱,摸了摸罗恩的头说道:“看你这小子疏远的,叫我姑姑就好了。听说治好了我弟妹的恩人来到了你的府上,好奇过来看看嘛。”

    财仙王闻言往外看了过去,那个修剪花草的老者正垂手向里面躬身,近处的侍卫同样是半跪在地,就连假山里的所有重型武器都是对准了罗恩的周身。

    他明白了罗恩说的只要有异动自己就会变成筛子是个什么含义。

    “山野闲人而已,不劳长公主挂念,我从东部大陆游历而来,经过贵宝地之时偶遇皇子殿下,觉得我们有缘,这才帮他一把。”财仙王走到了房屋门口倚在了柱子上,懒懒地说道。

    “这位先生的医术可是堪称惊天动地也不过分呢。”长公主捂嘴笑道。

    一旁的罗恩翻了翻白眼,这纯粹是魔导器的功劳好吧,什么时候变成了这位先生“医术惊天动地”了。

    “某即将远行,刚才在和皇子殿下交流一些心得,对我很有帮助。”财仙王说道,“既然您来探望罗恩皇子,那么我也就不打扰了,我们有缘再会。”

    一个身强力壮的护卫挡在了财仙王的面前,瞪大眼睛看着他:“尊敬的殿下没有让你走,那你就只能站在这里。否则你就是我们的敌人。”

    假山里的机括动了动,分了一半的火力指向了财仙王。

    “死开。”

    黑棍在手,财仙王一棍抽向了护卫的腰间,他身上土黄色的斗气爆发出来,一层一层地凝聚在了击打处防御。黑棍猛力不减,直接打碎了护卫身上的防御,一棍将他抽了出去,砸碎了一座小山,碎裂开来的石头四下纷飞,罗恩连忙站了出来施展出了斗气屏幕挡在了长公主面前。

    “你们也不用挡我了,这些东西送我就好。”财仙王掐了一个印诀,假山里的武器全都扭成了麻花状,然后无声无息地融化成汁滴到了地上流了出去,最后被财仙王聚在了手上,重新化作了一个金属小球。

    他抛了抛,十分满意这个小球的密度,他对着长公主和罗恩笑道:“那么,再见。”

    土遁术施展,仅仅一个瞬间财仙王就消失不见。

    现在除了一些有可能暗地里和火魔一族有交集的势力以及教堂之外,大致上没有人能够理解那纸片上面的话语,那么,他有机可乘,靠的,就是他无尽岁月之间留下来的经验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