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二十六章:火魔一族带来的迷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看你们两个这个样子,想说的东西大概是一个吧,是什么?”财仙王问道,顺便拿回了自己的混天迷神符。

    “不不不,先生,我和这位狂徒先生讲的东西肯定不同,不如请您先和我过来一下,我就和您讲一句话,我母亲大病初愈,我还要回去照顾呢。”罗恩皇子说道。

    狂徒闻言松了口气,看来和他想说的不是一个事情。

    罗恩皇子拉过财仙王,驱散了周围的人群,认真地说道:“先生,他们肯定是要变着法子地邀请您去某个地方探险,我只说一句——考虑好,水太浑。”

    他不留痕迹地塞了一张纸片到财仙王的袖子里,被叶妖一把抢了过去。“多谢先生的大恩,在下感激不尽,您的帮助,能够让我做出些许改变。”罗恩深深地行了一礼,踏上了马车回府。

    看来是一个事。财仙王点了点头,随即看向了狂徒,他笑了笑,道:“此处人多耳杂,不如先生随我去一个僻静一点的地方如何?”他在前面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随后走进了正在整修的猫眼阁中。

    倒是要看看你们想要闹什么幺蛾子。财仙王轻轻地抖了抖袖袍,示意叶妖打起精神来,不然待会儿如果打起来的话他一个不小心就把这个小家伙给甩出袖袍去了。

    狂徒带着财仙王来到了一个暗门前面,他身上的剑意化作了细丝慢慢地渗入了锁窍之中,打开了暗门。里面简简单单地布置了一套桌椅,一碟碟精美的点心摆在了桌子上,散发着诱人的清香。

    叶妖缩在袖袍里,娇俏的小鼻子动了动,随后欢乐地飞出来扑在了点心上大开吃戒。

    财仙王瞳孔一缩,不动声色地打出一个白色的道纹,只见白色上面逐渐缭绕上了充满着生机的绿色,他才舒了口气,任凭小家伙在各个碟子上“纵横”。

    “先生身边这个小家伙,真是......别致。”身为一个一点就着的剑修,他实在是想不到有什么合适的词汇来形容叶妖。

    “好了,你要和我说什么,别跟我说要把这些东西拿回去啊。”财仙王看了他一眼,然后对着叶妖招了招手,小家伙很乖巧地送过来一块糖糕送进了财仙王的嘴里。

    “先生说笑了,以您的身份,我们的人这样对您已经是犯了忌讳了,我都还想孝敬先生点东西,让您来指导我一下呢。”

    狂徒笑了笑,然后将手中的茶杯递到了财仙王的身旁。

    “这次请先生过来呢,一个是表示我猫眼阁对先生的感谢。”狂徒拍了拍手,“这些东西就是我们猫眼阁对先生的诚意。”

    桌子一旁的地板陡然裂开,随着“咔咔”的机括声中,三个装饰精美的银箱子升了起来,机括声一停,三个箱子的盖子就自动打开了,三箱散发着宝光的灵药等珍惜物品呈现在了财仙王面前。

    叶妖从糕点之中抬起头来,眼中散发出了一种名叫“吃”的光芒。

    “嚯,真是大手笔啊。”财仙王扫了一眼就知道了这三个箱子的大概价值,“你们这就等同于我这次的拍卖所得翻倍了,你们猫眼阁就那么有钱么?”财仙王问道。

    “是,我们猫眼阁别的不敢说,单说资源这方面,也就教堂等几个超级势力比我们厉害,而且就人脉而言,我们猫眼阁绝对是数一数二的。”

    狂徒骄傲地抬了抬头:“这是从主阁运送过来的‘诚意’,如果先生能够接受我猫眼阁的客卿之位,这种物资,十倍奉上。”

    叶妖坐不住了,她惊人的学习力早就能够听懂这片大陆的主流语言,她扑腾着小翅膀飞到了财仙王的肩上不断地扯着他的头发。

    大概想表达的意思就是“答应吧答应吧,多少好吃的啊”。

    财仙王没声好气地拍开了小家伙:“什么时候欠你好吃的了,有点追求好不好,还有,如果我答应了,是不是有什么束缚。”

    最后一句话是冲着狂徒去的。

    “先生果然谋略过人。”他赞扬了一声,“接受了我猫眼阁的客卿之位,一般来说,您和罗恩皇子的交情估计就断了。我们现在和勒布登的关系不太好,而且,我们猫眼阁,也不是无敌于大陆的势力,想必有人会为了自己的谋划来威胁到先生的性命。”狂徒如实相告。

    “二来呢,就是对先生的请求了。”狂徒从怀中掏出了一张图纸放在桌子上,示意财仙王看一看。

    他伸手接过了图纸,然后抖了抖背面粘上的糕点渣,这才仔细看了起来。

    上面记载着的是一个巨大的身影,浑身黑红色,头上有十数个尖尖的短角,顶端还燃烧着紫色的火焰,体表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流动一般,他的双臂横在了图中,上面有奇怪的花纹缭绕。就连脸上的五官也被刻上了花纹。

    花纹?不对,财仙王眯起了眼睛,上面的部分纹路逐渐与他看过的大陆地图重合在了一起。“这是什么玩意儿?哪来的这么邪门的地图?”

    财仙王又看了眼,问道。

    “噢?为什么先生会认为这是一幅地图,这不是火魔一族的某一个老祖留下来的修炼方式吗?”狂徒的眼中露出了一丝诧异。

    “狗屁的修炼方式。”财仙王将图纸摔到了桌子上,“别跟我说你们以为这东西是他们的修炼方式,那我就真当你们猫眼阁是白痴了。”

    狂徒脸色一变,身后的重霄剑发出了阵阵剑鸣:“先生,我猫眼阁并不是能够随便侮辱的,哪怕是你这样的古老存在,我们也并不害怕。”

    财仙王瞥了重霄剑一眼:“破铜烂铁,闭嘴!”剑气从他的嘴里喷出,一击轰在了狂徒以及剑身上。

    就像遇到了克星一般,重霄剑哀鸣一声,他的主人也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既然这样,我们也没什么好谈的了,你们也没有什么诚意,我们就此别过。”

    财仙王对着叶妖招了招手,小家伙飞到了财仙王的肩膀上坐好,对着狂徒比了比鬼脸,一大一小走了出去。

    走出了猫眼阁,财仙王拿出了罗恩给他的纸片看了看,上面记载着一段话——

    “当赤红之力再次降临人间,即为我等火焰魔鬼再次称霸之时,等到万物流过之际,紫芒再现人间,即可打开宝藏。”

    什么玩意儿?财仙王又看了一遍,觉得自己没有看错。“该死的暗语谜题。看来只有纯正的火魔一族能够解读得懂这种奇怪的东西。”他的手中变出了一块宝石,上面清晰地记载了刚才看到的那一个站着的魔影。

    财仙王脑中浮现出了当时在猫眼阁里以及各种秘密档案之中看到的地图进行对比,确定了这个位置。

    “居然就在加西利亚的西北端,看来这次猫眼阁的举办地点也不是无的放矢。”财仙王朝着西北端看了过去,入眼就是一片巨大的森林,散发着驳杂的气息。“又是无人区。”财仙王皱眉,“这个还要去问问那个皇子怎么回事。”

    “先生,我等你很久了。”风无缺从一旁的小道里窜了出来,“恭喜先生修为些许恢复。”现在财仙王站在他的身前,他感受到了的是一股更为圆润一点的气息,比以往的稍微少了那么一点杂乱。

    “眼力不错。”财仙王点点头,“如何,你想清楚了么,你的前路,是要作何决定?”风无缺犹豫了一下,说道:“先生,我想要自己先回玄木帝国,我还需要一点时间。”

    自己回去,就意味着风无缺就要独自面对“杀人会”最后的疯狂、仇人的追杀以及无人区里的各种威胁。当然,也能更加的让他自己体会到世界阴暗一面的最真实的疯狂。

    “先生也不用给我什么护身的物品,我想要看看,我自己的命运如何,先生说我的命运被更改了一部分,你也告诉过我命运上一个小小的岔口很可能就是一个重大的转折,我想要试试,我能不能够自己掌握住自己的命运,以我的祭司真身起誓!”

    财仙王默默地看着他,法眼之中一条充满着不屈的气运冲天而起,凝而不散,化为了另一个风无缺,悬浮在了真身的头顶三尺。

    抬头三尺有神明,以己为神,有此心志,可成大器!

    “好,刚好本座也有事要亲自去处理一下,等本座归来之际,我希望你给我你最后的答复。”财仙王看着风无缺。

    “等我回来之际,最后的答案给出,我就会给你直指大道的根本法门,在那之前,别死了,叶妖教你‘叶遁’别忘了用,珍重吧,小家伙。”

    财仙王越过风无缺,循着罗恩的气机走了过去。

    猫眼阁中,狂徒面色难看地又吐出了一口鲜血,然后扶着重霄剑站了起来,看着身前的一名女子苦笑道:“看来那个境界的人还不是我能够企及的,人家的一道剑气就能够让我毫无还手之力,真不愧是古老境界的大人物。”

    女子眼中有一丝幸灾乐祸:“谁叫你这个传承法门没有了后续,修炼到现在已经算是前路断绝了,还落了个脾气暴躁的怪病,如果你再找不到解决的方法,我们这些当时的庸才实力已经快追上你这个天才了。”

    “是啊,我可是曾经的天才人选啊。”狂徒轻声一叹,“要不是当年去主阁的时候,那本剑诀显出异象将我包裹,里面的所有领悟都烙印在了我的脑海里,我也不会决定去修炼,这其中吃得苦可不比你们少。”

    “没错,这次的地方就是你的一个机会,这种遗迹里面不缺的就是那种能够破开前路的领悟之地,我们主阁会派人过来帮你的。”

    女子把玩着手中的魔杖:“再说了这次火魔一族是集体行动,不少的势力也抓到了他们的族人,想必也会去到那个地方,以我们猫眼阁的招牌,应该不难。”

    狂徒苦笑一声:“只怕这次阁里要大出血了。那些老狐狸可不是什么好相与的货色。”

    女子摇了摇头,“你这么想就错了,这两年阁里的强者堪称青黄不接,尽早出现一个自己培养出来的顶端强者,对于阁里来说才是当务之急,这两年那些个老家伙不停地吃阁里的空饷,已经有人不满了,毕竟也是一大笔开销。”

    真是令人神往的境界啊,狂徒又想起来就在刚才的那一道微小但浩荡无比囊括寰宇的剑气,可惜自己没有把握住,被那一道剑气直接掠夺了心神,没有留下什么领悟。

    重霄剑发出了一声清鸣,刚直不屈的剑意融入了自己主人的身体,助长着狂徒的气势。

    财仙王来到了一座华丽的院落旁边,手中抛出了一个小小的钱袋子。

    警戒的侍卫敏锐地用长枪一挑,然后轻轻地掂了掂重量,露出了一丝笑容,迅速地将钱袋收入了自己的铠甲里,对着自己的同僚点了点头,然后问道:“先生,不知来我家皇子府上有什么事么?”

    无论什么地方,阎王好过小鬼难缠,先把小鬼打发了才是正经。

    “跟你们的皇子说,他的恩人来访,有一点事和他谈谈。”侍卫满脸带笑地点了点头,然后转过身去找里面的人通报了。

    这两天倒也来了不少向自己主人认亲戚的,但是无论那些人再怎么装,自家兄弟也能看出来最真实的一面,起码那些人没有那个气量一扔就是一小袋金币吧。

    “管家大人,有客来访。”侍卫来到了一旁正在修剪花草的老者身旁,“外面有一个自称是对主人有恩的人来访,要不要去接待一下,这人不像是假的,这也是刚刚他给兄弟们的好处,麻烦管家大人了。”

    侍卫把钱袋拽了出来,倒出了接近一半的金币到了管家身边的花盆里,里面甚至还夹杂着几粒小小的宝石。

    “嘿,你们几个侍卫里,就你这个小子最会做人,隔三差五地给老头送好处,我都不好意思不照顾你了。门外的人长个什么样子啊?”

    “哦哦哦,门外那个人穿了一身很华贵的暗金色袍子......”管家的神情顿时一肃,一把就扔掉了自己手中的工具说道:“贵客来访,你赶紧去把那人迎进门来,我去告诉罗恩皇子,赶紧!”

    看见侍卫还呆呆地站在一旁,老者气得胡子翘起来,抄起旁边的拐棍就打了一下:“这可真的是我们府上的大恩人,还不赶紧滚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