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二十四章:闹剧开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拍卖师看向了客人的大厅里,伸开双手扬起脑袋说道:“众位老爷可要瞧好了,要不是这次勒布登帝国委托我们猫眼阁进行拍卖,这样的极品货色可是难得一见的,现在开始竞拍,底价五百万金币,每次加价没有任何限制!”

    拍卖师高呼一声落下了手中的锤子,这定价之所以这么低,就是希望有更多的人把价格抬高,最后有人想要拿下来的时候有一定的几率会出到更高的价格。

    人群中爆发了极大的热情,这兽女可不像那无人区的土地那种死物,这种稍微低廉的价格足以让一些人试上一试,而且还比那买不起的死物有情调得多。

    价格很快就炒到了一千五百万金币,再怎么也就是三个六级兽女罢了,某些大家族说不准就自己蓄养了这种兽族,要什么没有。

    财仙王颇感无趣地躺在沙发上,叶妖来来回回地搬着各种水果扔进他的嘴里,过得那叫一个滋润。过了一会儿,叶妖的耳朵动了动,飞到了前方看了看,然后一脸震惊地跑过来拉着财仙王,要让他过去看看。

    “什么玩意儿?”财仙王嘴里叼着个榛子,往下看了一眼,看见某个冤大头站了起来,说出了一个价格令周围的人侧目——风无缺。

    “两千万!”风无缺站了起来,口中斗气震动,直接将价格提升了五百万。

    经过小店这种无本买卖的捞钱,还有乌尔德的好处以及刺客公会库房里的各种财物,风无缺还真没有将这两千万放在眼里。

    “好,两千万金币,还有谁要出价的吗?”拍卖师指着风无缺说道,这个价格基本已经到了顶端了,再高一点的话就是赔本买卖,除非是意气之争或者有钱到不在乎这几千万金币,不然这三个兽女基本上就归风无缺了。

    风无缺重新坐到了座位上,紧张地吐了口气,身旁的人面色和缓地向他点了点头,这种有钱人,小小年纪就能够拿出这么多的金币,不趁机打好关系结交一下就可惜了。

    不用担心有人会故意捣乱,前一批在猫眼阁这么做的人骨头都已经风化了。

    “两千一百万。”财仙王斜对面的包厢说道,“两千三百万。”又有一包厢的人开口。

    下方的人愣了一下,随后颇为理解地点了点头,随即乖乖地缩在了自己的座位上不吭一声,生怕卷入这场麻烦中。

    如果说他们的开价是为了自己的鱼水之欢的话,那么这些人的开价就是政治利益之争了,先让下面出现一个高昂的价格,然后再由他们来进行清场博弈,拿下最后的战争。

    但估计都没有想到有一个二愣子会出那么高的一个价码,哪怕这其中的花费再高估计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财仙王直接动用了星辰之力看向了出价的两个包厢,其他人用肉眼看到的是一个个衣冠楚楚高高在上的贵族,但是星辰之力至高之大,透过了现象看到本质上的东西。

    “异族人是怎么搞到的包厢,猫眼阁居然连他们的生意都敢放在明面上?”

    财仙王把叶妖放回了肩膀上,端端正正地坐在了沙发上看着他们闹腾,出了风无缺出价那一方面让他觉得有点难办,其他的他们是死是活关自己何事。

    “还是看不透啊,你救了他们,这些只看利益的反骨仔转过身来就可能把你杀了,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可不只是我们人族会说会懂。”

    财仙王看向了风无缺:“本座让你观众生事,可不是让你去做滥好人去做圣人!你忘记了你们玄木当年被兽族入侵的痛苦了吗?你现在还要去救你未来的敌人,等于屠杀你帝国千千万万的子民!”

    最后一句话直接在风无缺的脑中炸响,风无缺的祭司真身差一点就暴露了出来。

    财仙王失望地摇了摇头,他现在是越来越不对风无缺抱有希望了,居然连角度这种简单的问题都看不透,就算他一直跟在自己的后面,这种人留之何用。

    “接下来就到了我们猫眼阁之中的压轴三宝了,第一宝,传自上古的神灵战阵,经我们猫眼阁试验之后,只要熟知阵法,便可越级抗敌,即使是圣级也不例外,现在拍卖开始......”

    财仙王将叶妖放在了一边,手中的混乱之气融入了这个房间里,构造出一个比叶妖的圣窍之力更加牢固的空间。

    “无聊的拍卖,来做点正事。”财仙王脸色肃穆地盘坐在地板上,手袖一甩,九柄长剑按照一个玄奇的规律插入了周身半吃的地方护住了财仙王的肉体。

    “本座就不信了,有着这九柄剑的守护,这片天地还有谁能够打扰到我。”财仙王笑了笑,随即一拳击打在自己的胸口上。

    血肉顿时崩解开来,地上坐着的仅仅是一个骨头架子,但是晶莹如玉的骨架上散发着的确实令人着迷的道韵,散发着妖异而圣洁的光芒。

    “天道有情固道心,战天斗地唯我族,谈笑临于无量劫,混沌逍遥破飞天。”

    骨架开口,轻轻地吟唱出了这四句道歌,周围的虚空轻轻震荡,传出了一阵阵海浪的声音,那是先天之水的声音。

    “来。”右手骨骼一抬,食指点向了前方的虚空,指尖上凝聚了财仙王现在能够聚集的所有力量。

    “混元劫!”

    前方的虚空一下炸开了一个巨大的黑色圆洞,仿佛无穷无尽的先天之物蜂拥着向财仙王砸了过来,宛若见到了最可恨仇人一般。

    “定。”

    右手掌张开,五指成山镇住了圆洞之中想要涌出来的先天之物。

    “我这身体哟,真是......唉。”财仙王苦笑道。

    看着自己骨骼以及血肉周身上下布满的各种法阵的痕迹,心里在想如果哪个宗门的人把自己给弄走了,光自己这一副身体就堪比一个主修阵法的超级宗门的所有传承了。

    财仙王的骨骼仿佛张开了无数张大嘴巴一般,黑洞之中的先天之物被财仙王放开限制后化为了一道道光线融入了骨骼之中,其中一些就像是药膏一般附着在了骨骼以及血肉上。

    偶尔跑出一两道先天之雷就能电得财仙王浑身骨架一抖,然后骨头上肉眼无法看到的茬子密密麻麻地竖了起来。

    “该死,雷电疗法吗,力量还是控制不好,这是从哪里跑出来的先天之雷。”

    财仙王暗骂一声,随后双手骨头上的印诀连连变幻,再次将周身血肉聚合在一起,黑金色长袍一裹。

    他捏了捏拳头,仔细感受了一下自己身体恢复的程度,然后无奈地摇了摇头:“算了算了,聊胜于无吧,倒是把自己赚的钱都花光了。”

    他看向了自己的戒指里已经化成了各色粉末的无用废物叹了口气,若非是自己的第一大道有点门路的话,今天这混元劫说什么都打不开。

    以人力以自己对天地以及混沌大地的领悟逆转时空强行再塑一方时空,非大智慧大气运者不可演化,其中的危险关隘也就财仙王他们这些能使用这一招的了解,一个不慎就是被自己的力量化作灰灰的下场。

    “小家伙,我那盗版的五行战阵拍得了多少钱?”叶妖殷勤地递上了一张通过机括传过来的文件,财仙王拿起来一看,三亿四百万金币到手。

    再加上自己从猫眼阁那里明抢过来的四枚大宝石——“小家伙,我觉得吧,我们还是去抢了猫眼阁吧,这样多赚钱啊。”

    财仙王摸着下巴再一次认真思考这个问题。

    “这风之神的遗宝是属于我们风神殿的,谁敢和我们璀璨教堂争?四亿!”一个中气十足的吼声从财仙王隔壁的包厢传出。

    一位老者直接将包厢的遮挡帘撤掉,露出自己的真容面向所有人。财仙王心有所感地向拍卖台上看去,一枚缠绕着旋风的青色圆珠正在华丽的锦缎上面悬浮着,传出了令人迷醉的风声。

    “这,这不是风珠吗,好像还被初步祭炼过了,算了,这种玩意儿我有的是,不和这种小娃娃争了。”

    财仙王放弃了争取的打算,再说自己的钱还有其他用途呢,不能把资源重复浪费。

    其余的势力也不敢再和风神殿争取了,四亿已经是极限的价格,再加上璀璨教堂这种蛮不讲理的超大势力在后面站着,这些势力疯了才去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最后一个拍卖品,是大家最希望的——来自药王谷的令牌!”拍卖师的手朝天上一指,一枚淡黄色的令牌从天而降,停在了拍卖师的头上三尺处,接受着这里所有人的注视。

    “他,是一个神秘的势力,他给了我们了解与变强的希望,本次药王谷竞争,开始!”

    没有去理会沸腾的人群,财仙王皱了皱眉头,这个实力在刺客公会上面的秘密档案之中也出现过,但是语焉不详,只是说就连教堂都在这个势力身上吃了老大的亏。

    但是令财仙王皱眉的原因是,他在这个令牌上感受到了一股他再熟悉不过的气息。

    “佛家的秃驴,怎么会来到这种诡异的地方传教,还是因为这边地域的特殊性,得到了一些残破的传承。”

    财仙王直接把加价的按钮往死里按,大厅之中显示的数字很快就上涨到了一个绝望的程度。

    拍卖师激动得脸色发红,斗气在不经意间使用了出来,一锤将拍卖台给砸塌了:“一号包厢,出价十亿金币,还有谁要出更高的价格吗?”

    一个十亿的门槛就直接将下方大厅里的人给拦住了,哪怕出得起,他们根本没有时间等到家族势力恢复,没有足够的实力去抵挡敌人的攻击。

    “十二亿金币!”

    “......”

    现在就是各种包厢里的战斗了,一个个令众人激动的高价一一报出,甚至有人听着听着就晕倒了,自有猫眼阁的工作人员去救治他们。

    “一号包厢继续出价,二十亿金币。”

    拍卖师的大牙都要笑掉了,他已经看到了这次以后自己堪比金山一样的分红了。

    不愧是一号包厢的客人,这出手就是大气啊。

    但是如果让他听到了财仙王跟叶妖说的话,估计能够气得用手中的锤子拼命敲碎财仙王的狗头。

    财仙王现在纯粹是用这个加价的按钮用水果跟叶妖打赌玩,谁输了就不准吃下一块水果,然后就得去捣乱,不停地按下那个加价的按钮。

    “小家伙,我跟你说啊,这东西我们也就不要了,我拿到了这药王令有什么用,我又不可能真的跑去那个不知道在哪里的鬼地方修炼,说不准自己的计划就泄露了怎么办。”

    财仙王煞有介事地扯东扯西。

    “不过给各个势力上点眼药还是必须的,不然以后我真金白银的拿出来,他们看不上怎么办。嗯,你又输了,去,这最后一块桃子是我的了。”

    财仙王伸手弹飞了想要来抢桃子的叶妖,慢慢地将桃子塞进了嘴里,看向了最后一个出价的包厢,里面的人披着长长的黑发,在法眼的注视下浑身闪着阵阵精光,显然都是修炼有成的人士。

    东部大陆么,财仙王遥望东方,用星辰之力感受到了东方一股股强大的气机:“总有一天会过去的,我还要搜刮这天下至宝,哪里都光顾一下才是正经嘛。”

    “你好,这位拍卖师,我有事想要跟您商量一下。”一个坐在大厅里的男子站了起来,“如果我用在场所有人的性命来换这一次所有拍卖品,你会不会答应。”

    男子狞笑着抓起了身旁两位客人的脑袋,他身上的皮肤被某种滚烫的气息燃烧得脱落,露出了内部可怕的黑红色肉体。

    “深渊恶魔!”有人尖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