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二十二章:大闹猫眼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大早,叶妖从床上爬了起来,跑到一边盘坐修炼的财仙王的旁边摇晃着他的大腿,活脱脱一个小闹钟。

    “知道了知道了,再摇本座就真把你拿去卖了。”财仙王一掌将叶妖拍到了房门口,站起身来拿上了一个火焰之神的面具放进袖袍里,然后带着小家伙走出了饭店。

    “大人,这是你的余额。”责任人忙不迭地跑了出来去追财仙王,“赏你了,反正也不剩多少了,就当做给你们的补偿了。”

    财仙王摆摆手,在路边摊上随便买了几个油饼放在嘴里啃着,看得一旁卖油饼的老头子胆战心惊的,穿着这么华贵的料子却来吃自己的油饼,如果出事了的话自己全家都得陪葬啊。

    负责人愣愣地站在了不远处,随后摸了摸手上的储物戒指,虽然容量不大,但里面确实被黄金和美玉给填满了,虽说财仙王宛若铺张浪费一般的行径的确花费了里面的很大一部分,但是剩下来的钱财可是数以十万的,足够他的老板开几天饭店的利润了。

    “如何,能看出来这个人的底细吗?”负责人的影子动了动,显然里面有一个身法极其高明的刺客。

    “不行,只能看出来这人的行事做派风格比较像东方那一群专门修炼某种武器的武夫,脾气暴躁,一言不合就出手杀人,而且他身旁的魔兽也很有水分,那一身的白毛完全是披上去的。”

    负责人摇头,最头痛的就是这种什么底细都不知道的恶客了,想惹他又担心各种暗手。

    “不行就不行吧,如今我们帝国处于一个很尴尬的境地,有些知道内情的人看不出时局的变化胡乱得罪人,再这样下去一手好牌非得给他们弄成了烂牌,最后说不准还会栽一个大跟头。别去惹他,这种临时来的人能够取得拍卖会的资格本就可圈可点,我们观望就好了。”

    门前,财仙王忍下了想去把那枚巨大的猫眼石给掰下来的冲动,将手上的凭据递给了侍卫。

    财大气粗的猫眼阁,就连侍卫都是八级里的佼佼者,浑身散发的气质都是带着一股子铁血意味,显然是真正上过战场的。

    “一号?”侍卫明显愣了一下,然后面色古怪地让开了路,让财仙王通过专门的通道,上面特别交代了今天一共会有两张打开一号包厢的凭据,只要是持着那一张华贵的通行证来的人,无论是谁都放进去。

    财仙王和叶妖都不是瞎子,同样看出来侍卫的表情不太正常,不过既然准许通行了,那就是这凭据没有问题,不然说不准今天这猫眼石就归自己了。

    财仙王将叶妖塞进了自己的袖袍中,小家伙在里面脱下了自己的伪装,轻轻地坐在了袖袍的褶皱上,手中拿着财仙王给她解闷准备的一支年份足有千年的药材慢慢地啃食着,吸收着里面精纯的木灵气息。

    从财仙王的角度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下面鼎沸的人群,猫眼阁下了大本钱请教堂的人开辟了一个临时的空间折叠技术场。

    原本能够容纳两千人的场地经过折叠之后能够轻松容下此次拍卖会的来客,只不过这么多人一开始都要走同一个门入场,喧嚣的红尘气息奔腾而上,被袖袍里的混天迷神符不断吸收,闪耀着昏暗的光芒。

    “无缺小子,哼哼,还好你们兄弟三人分开了坐,不然今天还可能闹出一点好玩的事情来。”

    财仙王看了风无缺一眼,随后继续观察着周围的人群。

    缘为天定,不可强求,道不同不相为谋,虽说风无缺还在挣扎,但是财仙王多半觉得这小子已经对自己的行事方式还有理念刺激到了,他接受不了。

    “这是凭证,打开包厢门。”还有几步的距离,财仙王手指一弹,将凭证弹到了门口侍女的手中。

    侍女同样愣了愣,随后检查了一下凭证的真伪后说道:“抱歉,这位先生,虽然你的凭证是真的,但是这一号包厢里面已经有人了,根据我们猫眼阁的规矩,我不能帮你打开,我能做到的就是帮你将负责人找来。”

    还真的有猫腻?财仙王眯了眯眼睛,随后一掌向前面抓出,在众目睽睽之下破开了空间,从里面揪出了那个中年男子:“来,你跟本王解释一下,说的不好,你和那个老鬼人头难保。”

    下方的人以及旁边的侍女目瞪口呆地看着财仙王,先不提经过猫眼阁阵法加固过的空间有多坚固,这种能够一言不合就在这么个大势力的地盘上动手的勇气就值得对方身后的人好好思量一下了。

    “阁下饶命,我......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要不您把我放下来,我打开包厢门您和里面的人好好谈谈?”

    中年男子吓得六神无主,这人居然不由分说就把他从另一边的空间揪了出来,哪怕圣级实力的人也很难做到啊。

    “谈谈?不用了,我就和你还有那个老家伙谈,我也不破碎空间去抓他了,老家伙,给你三息时间,不出来,他死。”财仙王加大了手中的力度,“一......三!”

    中年男子早有准备,在财仙王数第一声的时候就颤抖着拍向了自己的腰间,激活了身上所有的防护魔导器。

    火焰、雷霆等元素的破坏性爆发开来,击打在财仙王的手上,留下了点点白印,这力量还想顺着手臂爬上衣袍,但是却被某种力量湮灭了。

    “有种。”财仙王将他甩到了一边的墙壁上,活动了一下手腕:“本座看你们门外的那枚猫眼石挺好的,把你杀了之后,我就洗劫了你们猫眼阁。”

    一旁的侍女跌坐在地上,俏脸发白,本来能够来一号包厢负责接待的她就是同行的佼佼者,但是这般蛮不讲理的人还是头一次见到。

    “小子,且慢动手!”老者紧赶慢赶总算是来到了一号包厢的门口,看着已经流露出动手意向的财仙王喊道。“小子?你喊谁呢小臭虫。”财仙王冷笑一声,“不流露出点真东西来,什么垃圾都敢来惹本座!”

    叶妖从袖袍中飞了出来,笑嘻嘻地掐动手诀,用圣窍的力量封禁了这一方空间,随后不知从哪里摸出来一柄巨大的木棍子,堂而皇之地飞过去给那个侍女补了一棒子,让她昏迷到财仙王解决完这件事。

    不等老者做出任何反应,财仙王周身气势一变,一股传自亘古的荒凉气息透了出来,气息之中蕴含的堂堂正正的高贵与威严瞬间压塌了老者的双膝,狠狠地跪在了地板上,财仙王暗金色衣袍上面的纹路仿佛活过来一般,顺着周身按照着一个奇怪的规律流转。

    老者哆嗦着将头紧紧地抵在了地板上,用这种方式表达了自己的歉意,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这个内外看起来都像是年轻人的男子居然是某个活了很久的老家伙。

    这种人在猫眼阁里都是一方超级客卿一般的存在,通俗点来说就是传说中拿钱不办事,只为了结一个善缘的厉害角色。

    咚咚咚!三声巨大的轰鸣声震得空间不断颤抖,叶妖的脸色一变,随后费力地向财仙王的方向飞了过去,双手扔掉了木棒在空中比比划划,想要表达一点什么。

    轰!又是一声巨响,空间应声而破,财仙王收起了自己的气息,身形一闪接过了叶妖的身体,体内玄功转化为了先天木灵气慢慢地注入了小家伙的身体里。

    一番探查之后,财仙王舒了一口气,还好小家伙机智,提前抹掉了空间和她的联系,只是受到了小小的一点震荡,有他的先天木灵气存在,只要稍微养两天就好了。

    他摸了摸叶妖,将她放回了袖袍里,这次全是他的错,他没有料到一号包厢里的人是那么的跋扈,居然在这么个地方使用了能够轰开一方封闭空间的器具,这比他还要肆无忌惮啊。

    “这是哪里来的贱民,敢挡在我们包厢的门口,是想被送上斩首台吗?”里面走出了一男一女,看着外面的财仙王喊道:“我是勒布登帝国的皇子,身旁这位小姐可是伊兰家族的大小姐,说出你身后的家族,你今天死定了!”

    “皇子,很厉害吗?”财仙王冷眼看着他,星辰之力看到的也就只有一丝半点的帝国龙气护持着这个小子。

    “刚刚被你父亲认下的私生子么,你家里也是好运道,居然还能够重回皇室。”

    一句话说得面前的男子脸色剧变,他是私生子这件事请可不是谁都知道的,而且这个男的还能够说出相差不大的时间,这就很可疑了。

    “护卫,护卫呢?给我杀了这个不尊皇室的男子。”身后两个身穿铠甲的男子宛若幽灵一般从一个扭曲的角度闪了出来,合力杀向了财仙王的要害。而那位伊兰家族的女人则是一脸防备地看着财仙王身后姿势各异的人们。

    两位猫眼阁的高层还有一个无关紧要的侍女都以很奇怪的姿势被某人放倒在了地上,结合刚才封禁空间的表现,这人不好惹。

    她暗中向自己带来的人打了个戒备的手势,同时心中暗自讥笑身旁的男子。

    不愧是才被皇位上那个人从民间带回来的野皇子,早已被得到的权势给迷昏了心智,还不知天高地厚地想要从自己的家族这边取得帮助,还想争夺那张椅子,真当我们家族是跟你一样的蠢货么。

    “动手了么,很好啊,这样,我就不用纠结要怎么同时对付你们两边的人了。”财仙王的眼中爆射出两道锐光,白色的锋芒快速地打向了冲过来的护卫。

    两人心中没有波动,抖了抖自己手臂上的铠甲,随着阵阵铿锵声手臂上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金属组合成了一个盾牌挡住了两道锋芒,白光啪啪两声被折断。

    财仙王看着挑了挑眉头,果然是皇室内部货,和其他人用的废物东西不是一个档次的存在。

    他神色肃然,警惕地看了看旁边伊兰家族的女子,身上燃烧起了黑色的火焰,火焰在上空凝聚而成了一个轮盘状的物事,压迫着他们的人不断后退,财仙王说道:“不管你是什么狗屁的皇子,敢动我的人,做好去死的准备吧。”

    下方大厅上的人看着包厢外面的神仙打架,风无缺苦笑地捂住了额头,跟随了先生那么久,这种可怕的气息怎么可能弄错。

    “果然,先生真是个惹事精。”

    他随后用符文之力加持到自己的双眼,看穿空间仔细地看了看自家的两个大哥,看着他们对来往的侍女上下其手,暗叹一声,一晚上的时间他根本没有睡觉,使出了祭司真身在加西利亚到处游荡,按照先生教给他的方法“观众生事”。

    他看到了很多的阴暗面,也看到了很多温暖人心的地方,两种情节的交织让他逐渐形成了自己的认知,再对照着财仙王思想以及所在的地位,风无缺开始对财仙王的做法有了一点点的认识。

    上方,财仙王御使火焰,两拳逼退了侍卫,粘稠的太危虚幽火附着在了铠甲上,两人忙不迭地处理自己身上的火焰,财仙王趁机闪身过去,大手向着那位皇子抓去。

    “先生,你不能出手!”

    伊兰家族的女子手中变出一根蓝色的魔杖,口中念起了咒语,一个巨大的冰环冲了出来,巨大的冲劲将财仙王打退了一步,但是如影随形的太危虚幽火却无视寒冰的力量即将包裹住皇子。

    “这是你逼我的,这是你逼我对人类用这个的!”那位皇子眼中恢复了清明,但随后又充满了暴虐,从怀中摸出了一根小小的管状物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