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二十一章:包厢是我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要求?”中年男子愣了愣,“先生需要一点什么,我猫眼阁都可以提前提供给你,只要费用从最后所得到的钱财中扣除就好了。”

    “我要一个包厢,也就只用只一次,但我要最好的那个。”财仙王将圆盘收回了锦盒中拿在自己的手上。

    “如果不行,我们这笔生意就黄了。我就拿这玩意儿去和教堂换取一个荣誉信徒的名额,或者是卖给他们内部的神灵后裔的家族。”财仙王看着男子的眼睛,十分直接地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中年男子脸上露出了一丝犹豫,一号包厢可是他们猫眼阁的压箱底的噱头,这单单一个古时候的阵法圆盘应该达不到要求吧。

    “可以,只要先生告诉我们你这个圆盘从哪里得到的,这一号包厢,我做主给先生打开。”

    门外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一个精瘦的老头子走了进来,目光灼灼地盯着财仙王手中的锦盒。

    一般这种类似于“神灵战场”的地方,在豪门看来最为珍贵的不是这些残破的魔导器,这种东西又不是没有流传下来,经过时代的发展早就有一批高端魔导器超越了原来的水准。

    最有价值的部分,是神灵的“身体”。

    特别是这种元素神灵,他们的身体很可能就代表着对法则的领悟,由特殊的容器进行封存后足以流传几代人。

    这么长的时间里足以让家族里的某个人领悟到其中的奥秘,然后就真的是流传千年的底牌了,这种东西堪比撑起一个世家豪门的底蕴。

    “怎么?想要那些留下来的东西么?”财仙王看了那个老头一眼,“很可惜的是,那个地方已经被某些人搜索过了,我只是捡了一点他们剩下来的的东西糊口而已。”

    老头笑呵呵地说道:“没事没事,只要你将地方告诉我们就可以了,我毕竟比你们年轻人多活了几年,有些东西还是能够搜索到的。”

    财仙王古怪地看了他一眼:“行,拿地图来。”

    他真的佩服这个没有眼力的“小家伙”,居然敢在他面前装老,真的是不知道自知之明是怎么写的吧。

    一位侍卫将地图抱了过来,随后双手拿稳重重一抖,将硕大的地图抖开并用斗气维持住,悬在了财仙王面前,等待着他的勾画。

    “不错的实力,大概在这里,东部大陆以及西部大陆北边的交界处,大概在这条山脉的深处。”财仙王通过地脉的走向,随便指了一处比较危险的地方给他们。

    “先生好强的实力,不瞒先生说,这个地方其实我们阁里也早有猜测,只是因为过去的时候很是死了一批先头部队,所以这个计划就被暂时叫停了。”

    老者脸露敬佩地看着财仙王。

    “不过居然被人抢了先机,这是一号包厢的通行证,拍卖会的时候每个包厢前面有专门的人在等候,到时候通行证就是唯一的凭据,还请先生收好。”

    老者弯腰递上了一张各种珍贵金属压制而成的凭据。

    屈指弹了弹这张凭据,财仙王对着两人拱了拱手:“告辞。”

    等到他在两人的注视下走出了猫眼阁大门时,中年男子这才面色狂变地看着老者:“六叔,这可怎么办啊,一号包厢不是被人预订了嘛,你怎么还把我们备用的凭据交给这个来历不明的人啊?”

    老者阴沉着脸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勒布登帝国欺人太甚,居然仗着自己的国力强行要我们打开一号包厢给他们,要不是阁里有规则约束和气生财,老夫我早就奏请家族前辈给他们一个教训了。”

    老者回想起了财仙王的面孔:“从这个神秘人物的样貌和作风看来,他应该是东部大陆的强者吧,但前提是他没有在脸上弄点什么奇怪的东西遮掩,这样我就难办了,我给他凭据的原因就是希望挑起两个大势力的矛盾,我们猫眼阁照样可以从里面获取利益,顺便还能够给勒布登一个教训。”

    “但是,如果这个男子真的是个独行侠怎么办?这样我们反而会得罪勒布登啊,近年来他们实力上涨的厉害,因为这样开罪他们不是个好主意啊六叔。”

    中年男子傻眼了,总阁那边是怎么想的,六叔下了这种奇怪的决定肯定是和那边商量过了,但是居然没被驳回?

    “因为那边开始对勒布登不满了,”老者说道,“这两年他越来越不遵守规则了,连教堂都轻视起来,这次不光我们对他不满,大陆上一些和勒布登有瓜葛的家族都被教堂那边聚了起来,为我们撑腰。”

    不知道自己被拿来当枪使的财仙王兴致勃勃地到处购买一些地方的吃食塞进自己的嘴里,吃得眉飞色舞。

    叶妖在肩膀上馋得流口水,但是每当她要扑过去前,财仙王总是能够精准地接住她然后放回肩膀上,理由是圣窍先天纯净,被这种烟火之物污浊了身体不利于大道。

    气得小家伙坐在肩膀上不断地拉扯着财仙王的的头发泄愤。

    临近拍卖会,街上的治安好了几倍不止,大姑娘小媳妇都闭门不出,懒人闲汉都被警备厅的人提前打好了招呼,敢出来闹事那肯定就是两个结果,一个是被某个贵族的侍卫打死,另一个就是被他们亲自出手打死。

    大街上车水马龙,财仙王觉得如果他在这里随便扔一块砖头都能够砸到一位有着爵位的贵族。

    “可惜了,乌尔德他们家族没有派他过来,不然还可以见他一面。”财仙王咬下了竹签上最后一块魔兽肉,然后扔进了路旁的垃圾处理处。

    “小二,小二,给我过来,我的灵药膳赶紧给我准备了,待会儿我就要去参加拍卖会了。”

    喊了两声,没人回应,财仙王皱了皱眉头,看着自己身旁的一个新面孔,问道:“怎么回事?”

    那位店员苦笑道:“先生,你可算回来了,有人硬是要你那间庭院。”叶妖大眼睛一瞪,拍了拍财仙王的耳朵,龇牙咧嘴地挥舞起了手臂。

    “好了好了,知道了,给他们一点教训是吧。”财仙王双手背在身后,向着里面走去,同时口中运起力量发出震音:“是谁想要本座的庭院,过来给本座开开眼。”

    音凝聚而不散往外界扩散出去,引起了周围住客的好奇,一帮看热闹的家伙跟着财仙王的步伐来到了那一栋最大的庭院。

    刚才那位店员看到走过来的财仙王,如释重负般对着身前的侍卫说道:“看吧大人,我那么卑贱的人怎么可能骗你们,确实是有人要了这件庭院,所以说才不能对你们开放。”

    他鼓起勇气来噼里啪啦地说完,飞速地穿过看热闹的人群去找老板了,刚才就他一个人在这里,其余的店员都有人盯着,根本不敢去通风报信告诉饭店的高层,现在正主回来了,他算是解放了。

    “先生您用了这一栋庭院?”侍卫看了看财仙王华丽的衣着,没敢把自己的跋扈的气质露出来。

    “先生您看,我们这里人比较多,能不能请您移步去和我们的主人商量一下,请你把这栋庭院让给我们,请您相信我们会给你足够的补偿。”

    财仙王横了他一眼,道:“看你们这个样子,是来参加拍卖会的吧,你们赔不起的。”侍卫笑了笑,让出了自己的位置,对着他身后的人躬身说道:“这是那位订下了这位庭院的先生。”

    他懒得和他们说那么多,对着人群中招了招手:“把你们老板喊过来了吧,过来告诉他们我从刚才到现在一共花了多少钱。”

    饭店的负责人过来对着双方行了一礼,拿出了一张小小的单子,看到这单子的时候侍卫的主人就笑了,这么小的一张,能有多少钱,以自己的财力,还不是轻轻松松地能把这个硬撑脸面的人给送走。

    “这位先生的基础消费是一万五千金币,用于确定庭院的使用权。”负责人偷偷地看了另一方一眼。

    “另外还有十一碗树心灵膳,其中一碗用的是年份足足有八百年的树心制成,其余十碗则是用六百年到八百年不等的树心制成,十碗平均一百二十万金币一碗,八百年的那一碗则是定价为两百万金币,这位先生总共支付一千四百零一万五千金币。”

    周围的人面面相觑,都盯着财仙王在想这是哪里来的土豪,树心灵膳这种高级货色一般可是宴请重要宾客的时候的主菜,从来没见过谁能够有钱成这样拿来当零食吃的。

    居然足足要了十一碗,哪怕是有钱也不能这么搞吧,不怕第二天被人发现补死了啊。

    侍卫和他的主人同样觉得自己的后背在不断地冒冷汗,虽然说不会要他们全额赔偿,但是如果要财仙王把这栋庭院给让出来的话,起码五百万金币是跑不了的。

    这真金白银的出去,估计拍卖资金就没了啊。

    “既然这样,那我们不就不打扰了,先生您请休息吧,我们就退下了。”侍卫倒是光棍,站出来替他的主家道歉后准备开溜。“慢着,你们似乎动手打了人是吧。”

    财仙王将手垂到身前,冷冷地问道:“既然是因我而起,那就要因我而结,划下道来吧,你们打算这么样?”那位店员吓得一个激灵,三两步从人群外挤进来:“不用了不用了,这位大人,光你赏我的金币就足够我的医药费了。”

    侍卫也是感觉自己主人的面子挂不住,上前一步说道:“抱歉,这位先生,我的主人可是大陆上的子爵,受到贵族法令的保护,只是刚才这位平民对我的主人说了不尊敬的话,我这才教训他,有什么问题吗?”

    “有,问题大了去了,本座最讨厌的就是你们这些受特权保护还要胡作非为的人。”财仙王眼中凶光一闪,右手猛地向上一挥,侍卫在财仙王眼中爆出凶光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防备,提起了手中的盾牌挡在了自己和主人的面前。

    “嚓”的一声过后,盾牌被财仙王斩成了两半,连带着侍卫的头颅也一起削了下来。

    他的主人看着前面的无头尸体在他面前飙射着鲜血,双眼一翻,很干脆地晕了过去,财仙王走了过去,一脚将尸体踢到了他的身上:“还有手下吗,把这两个废物给我抬走,别在这里污了我的眼睛。”

    财仙王转过头来看着他身后的人,眼中又恢复了先前的神色,但是那一群来看热闹的都十分识趣地转头就走,这种杀人不讲道理的怪物最为可怕,特别是在这种特殊时候居然杀人杀得有恃无恐,不是自己强就是身后势力强,他们自问屁股底下也不干净,万一一个不好就把自己给搭进去了就完蛋了。

    “大......大人,这是你要的树心灵膳,需要我们帮您给抬进去么?”负责人小心翼翼地问道,今天出现了这档子事情有一部分的原因要归结于他的管理不当,他现在是真怕财仙王也半句话不说就拔剑砍了他。

    叶妖再一次飞起来钻进了十个碗里起起落落,一下就将其吃了个干干净净地回到财仙王的肩膀上。

    “不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