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二十章:大会在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看着雄伟的圣城,城墙上同样存在着岁月与战火留下来的痕迹,财仙王甚至感受到了有一群自愿灵魂融入城墙里的英灵在城墙内部奔腾咆哮,浑身上下散发出了一股悲壮与勇烈的意味。

    “该死,这圣城规模在这方世界也算可以了,这城墙居然已经快化为了生灵法器。”

    财仙王略带惊悚地看着这一片城墙,这种拥有着众生愿望的法器最为可怕,以现在他的实力是绝对不愿意挨上这么一下的。

    财仙王抖了抖袖袍,将风无缺放了出来,叶妖感受到了他的气息,笑嘻嘻地从财仙王胸口钻了出来,跳到了风无缺的头上在他的小辫子上面打滚。

    “叶妖姐姐。”风无缺笑道,小家伙呆了一下,然后趴在了风无缺的脑袋上脸朝下盯着这个小弟弟的眼睛,满脸的兴奋。

    “你没听错,叶妖姐姐。”

    叶妖欢呼一声,起身围绕着风无缺飞了几圈后停了下来,小手托住脑袋仔细想了想,随即从地上捡起了一把叶子,献宝似地递给了他。

    “这......这是干什么?”风无缺一脸迷惑地看着叶妖。叶妖飞过来,眉心对准了他的眉心轻轻地贴了上去——

    “《叶遁》,天有恩泽而生万物,万物之中均有天恩,以叶子之天恩遁去自身,天恩越多,则遁术越高,与万物有恩者方可修至化境......”

    风无缺闭上眼睛领悟了一会儿,然后抬起头来,对着叶妖问道:“给我的?”小家伙狂点头,然后得意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膛。

    “这《叶遁》倒是一种适合你的法门,以后逃跑也便捷。”听到了财仙王的声音,风无缺的身体猛地一抖,然后转过身来看着他:“先生,你......”后面的就不用说了,财仙王身上毫不掩饰的血腥味足以证明了风无缺的猜想。

    “什么都不用说,我也不希望你说什么,给你一段时间吧,你拥有一张自己的入场券,拍卖会期间我们就分开,你自己也能够静下心来,想想你是否还愿意跟随我。”财仙王背着手说道。

    “还是那句话,哪怕以后我们注定了兵戎相见,在那之前我也会传你无上的大道法门。”财仙王越过风无缺,拍了拍他的肩膀,带着叶妖走进了城中。

    风无缺看着他逐渐消失的背影,内心十分挣扎,先生是他们兄弟俩的救命恩人,他应该永远跟着先生的脚步走下去,况且先生对他不错,有这么一个和蔼强大的长辈,风无缺自己感受到的是庆幸。

    但是唯有这一次除外,风无缺被那四道怨毒的目光不断鞭笞,虽然他也明白这些人活下来就是以后为祸一方的人渣。

    但是当他亲自下手诛杀,是虐杀他们的时候,他感受到的是自己的内心在不断抽搐,这种情况比他杀人之后的恶心感还要令人作呕。

    被先生收到袖袍的那一段时间,他甚至感受到了那两个人临死之前的哀嚎在自己的耳边响彻。

    “算了算了,就看这一次了吧,我和先生究竟能不能走到同一条道路上,我还真的得好好想想了。”风无缺一声长叹,随后也进了城中。

    财仙王走在了街道上,随手掏出了几枚铜币给叶妖买了一串甜食让她抱着啃,披上了白色兽皮的她仿佛就是一头等级很低的魔兽,在加西利亚这种圣城之中随处可见,丝毫不引人注意。

    “好吧,看来这圣城确实是比玄木帝国的皇城要好了无数倍。”财仙王感叹道,走进了一家豪华的饭店里。“人呢,过来我有话要问。”他起手就扔下了一块婴儿拳头大小的金子,“过来一个最机灵的,待会儿有赏。”

    一个离他最近的店员眼中喷着火一般冲了过来点头哈腰道:“大人,有什么吩咐,我们饭店是仅次于帝国国宾馆的大饭店,无论您想要什么,只要我们勒布登帝国有的,都能够给你找来。”

    他的同行同样是双眼喷火地看着他,怎么就轮到那小子站在那里,要是换成自己就多好啊。

    “哼,什么都有?”财仙王目光四下乱扫,打量着饭店的装修:

    “本座要千年树心配无人区里的高级灵果做出来的灵菜肴,你们这里有么?”店员的笑容僵了下来,随后摇了摇头道:“千年树心是有不起的,这可是帝国的战略物资,年份低一点的倒是有,只不过价钱要贵一点。”

    “有就行,钱不是问题,记得做成甜的,我要拿来喂魔兽。”财仙王往柜台上抛下了两块金砖,“刚才那块赏给你了,这两块金砖是定金,给我准备一间最好的屋子,酒菜都挑最好的给我拿过来。”

    “好的,大人这边请,这里这栋独立的......”店员狂喜,要是真做成了这笔生意,光自己的分红就够自己吃上好久了。

    进到房间里,喝退了店员,叶妖将身上用于伪装的兽皮脱下随手一扔,绕着房间转圈,好奇地打量着里面的设施。财仙王则是没个正形地躺在舒适的大床上,百无聊赖地看着叶妖这乡巴佬一样的做派。

    “得了,小家伙,别晃了,就这么点地方,不觉得小得可怜么。”财仙王翻了翻白眼,“等到时候时机成熟,本座如果能回去,到时候分配几个星系给你,爱怎么装扮怎么装扮。”

    他随后拿起了房间内关于圣城加西利亚的旅游介绍以及注意事项,上面特意用满满的一大篇来修饰猫眼阁的拍卖会,足以得见这个势力的庞大。

    说起来猫眼阁也算是大陆上的一大古老势力的代表了,早在阿林大陆各个帝国建立之初,就有了这个势力的传闻。

    等到东西方以及玄木帝国所在地这种交界处的小格局确定时,各大势力的掌控者回过神来的时候,猫眼阁的分阁已经开遍了大陆上的繁华之地,甚至连一些小地方都有猫眼阁的势力存在。

    这么多年过去了也不是没有人想要打猫眼阁的注意,但是每一次都被打得惨不忍睹,他出动的一些致命武力甚至连教堂都睁只眼闭只眼。

    这么来了几次之后人们就明白了,哪怕猫眼阁和教堂没有关联,这么多年来的孝敬肯定是没有少,不然以教堂的作风,怎么可能这么不分青红皂白地护着一个势力。

    宣传页上也十分贴心地附上了要参加拍卖会的条件,特别是这种几年才开一次的拍卖会更是苛刻。

    普通席就要一千万金币的现金流证明,而不是什么不动产或难以折现的资产证明,而悬浮在空中的包厢则是常年被各种大势力的人包下来,每年也就有两三个空闲名额作为后备。

    “丫头,你说我要拿出什么好东西来才能混到一个名额啊?本王可不想和那帮子人坐在一起。”财仙王站起身来,慢慢地摸着叶妖的头。小家伙拨开了财仙王的手,然后指了指自己,一脸得意的模样。

    “哦?丫头的意思是把你给卖了是吧?”财仙王笑得很是不怀好意,叫你给本王装蒜,不吓吓你还是真翻天了。

    “不错不错,是个好想法,丫头你在这方世界里可是叫作‘神恩’的存在,把你卖了,说不准我就能够搞到一个包厢了。”他捏着叶妖的翅膀把她提到了和自己双眼平齐的地方笑道。

    小家伙果然被吓得不轻,挣脱了财仙王的手飞到了一个花瓶后面躲着,连脑袋都没有露出来。只是通过花瓶的颤抖判断出了她很害怕。

    “哈哈哈,小丫头,叫你给我装。走啦,跟本座去猫眼阁一趟。”财仙王抓起兽皮扔给了叶妖。

    “不过你倒是给我提供了一个思路,像你这样的奇物我多得数不清,但是这方世界的人肯定是缺乏的,神灵统治的世界,能够流出一丝半点就算好的了。”

    门外的店员刚好端着树心灵膳来到了门前,看着财仙王的道:“先生,这碗灵药已经做好了,请问要不要帮先生保存一下等您回来?”

    肩上的叶妖闻了闻,咻的一声钻进了碗里,那店员吓得手一抖,财仙王弯腰一抄,稳稳的将碗接在了手里,里面早已干净得跟放在暴雨里冲刷了一万次一样。

    “不用了,这赏你了。”财仙王抛出了十枚金币,“晚上等我一进门,给我准备十份相同的灵药,钱不是问题。”

    他袖袍一挥,将一枚小容量的储物戒指扔给了店员:“这里面的钱就是我的日常花费了,不够的话再来找我要。”

    店员小鸡啄米般点头,随后用托盘端起了储物戒指拿回去给专门的大人物查看,他仅有一点微不足道的精神力,而且给他再多几个胆子都不敢去碰这个戒指,光他一个小角色可担当不起。

    “喂,丫头,你说我强抢了猫眼阁会不会被大陆上上所有人给打死?”财仙王抬头看着门口一颗足有他脑袋两个大的猫眼。

    ,这么大的猫眼石已经是列为了天材地宝的级别了,据说每个比较大的拍卖所的门面上都有这么一颗巨大的猫眼石,而且据这几年的数据来看,这样的地方不会少于一百处......

    “这种摆在了门口的东西,想来也不可能为了故意显示大气而奢侈浪费吧,毕竟这么大个势力呢。”财仙王又多看了两眼,走进了门里。

    一进门,财仙王就看见了琳琅满目的商品,但是没有叫卖声,能够在猫眼阁一楼有一个摊位的人,物品的等级多半是在六级以上,拿到这种东西的人实力都不会太低,自然不会像普通商贩一样大声叫卖。

    “欢迎这位先生,请问先生是来干什么的呢?”一位身材高挑的美女走过来,微笑着看着财仙王。“把你们管事的叫来。”财仙王往她的手里放了一个锦盒,“拿去给你们管事看就好了。”

    美女微微躬身示意自己知道了,同时垂下眼帘暗暗打量着财仙王的衣着,随后暗自判断了下来此人不是来找麻烦的,这才抬起头来微笑道:“好的,请先生稍等,我马上为先生准备。”

    没过多久,一位中年男子脚不沾地地赶了过来:“请问这个锦盒是哪位先生的?”身旁的那位美女连忙指了指财仙王,中年男子半躬身下来说道:“先生你好,请进私室里一叙。”

    财仙王伸出手来,中年男子心领神会地双手奉上了锦盒,然后在财仙王前面引路。来到了私室里,财仙王扔了一块金子到美女手中:“没你的事了,出去等着吧。”她瞟了中年男子一眼,他点了点头,随后美女躬身退了出去。

    “这位先生,请问你那个东西,能再给我看看吗?”中年男子戴起了用探测魔法特制的水晶镜片,期盼地说道。财仙王将锦盒放在了桌子上,轻轻地推了出去。中年男子深吸了一口气,打开了锦盒。

    一阵模糊不定的光幕从锦盒里面透了出来,在虚空中演化成了一个个教堂之中著名的元素神灵与某种奇怪生灵战斗的场景。

    中年男子肃然起身,看着这一幕。

    这是璀璨教堂的人最为推崇的战争之一,上面的奇怪生灵就是传说中的天外魔鬼还有深渊生灵,这场战争以神灵的全胜而告终,在教堂的说法中是“为全大陆赢得了喘息的机会”。

    财仙王拿起了锦盒之中一个稍微有些破碎的圆盘,方方面面地展示给中年男子看:“这是那场著名战争之中所用到的魔导器,据说只要让几个人合力在里面按照队形站好,能够发挥出更为强大的力量。”

    他说的模糊不清,但是中年男子颇为理解地点了点头,阵法嘛,这两年教堂抓的比较严,这种东西一经发现顶多给你颁发一个荣誉教徒的名号,然后准许你进入主教堂学习一年的时间。

    但是这种东西散落人间,多半是被普通人捡到了,对于他们来说哪有什么时间去教会里学习,家里的活计可没有人做了,怎么糊口都是一个问题了,要这些东西有何用。

    还不如像面前这位一样,换一个说法拿来拍卖,好过教堂近乎空手套白狼一般的恶劣行径。

    “想来先生也是为了上拍卖会吧,不知您的想法是什么?”中年男子问道,财仙王看了他一眼:“该有的优惠不能少,其余的随便你们自由操作,另外,我还有一点小小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