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十九章:人命微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风无缺看着显化出来的红黄色道纹好奇地问道:“先生,这是什么东西啊,我看上一眼就觉得有些头晕眼花的。”

    财仙王控制道纹到处吸收游离的力量,“此物唤作‘混天迷神符’,专门为了吸收时间的混乱喧嚣之气,只要符篆一成,用处繁多,说个简单的,以后我拿着这玩意儿去打闷棍绝对没有人发现。”

    星辰之力源源不断地涌入了财仙王的双目之中,哪里有杀戮出现道纹就往哪里钻,疯狂地吸收着那股奇异的力量。

    “无缺小子,走,我们去杀人。”财仙王冷笑道,“杀人很好玩么,这些宗门里面的人,今天本座就来教你们什么叫做无边杀戮。”风无缺闻言脸色一苦,说道:“别吧,先生,杀人的感觉可真的不好,能不杀就不杀行吗?”

    “你太过仁慈了,我们不杀他们,他们不死,以后多的是有更多的人被他们斩杀,说不准还会出现更为离谱的事情。”财仙王看到了一方白袍强迫几位贵族小姐做那苟且之事,没打算告诉风无缺。

    他戴上了火焰之神的面具,随后身上的暗金色衣袍换成了一身纯黑色的武衣,手持那根黝黑的长棍,从风无缺头上将小家伙移到了自己的肩上,向着先前那两人追去。

    “死!”用刀男子狠辣地将最后一个护卫从头到脚劈成了两半,各类物事流了一地。用剑的那位则是将马车上面的贵族从车厢里拖出来,揪住头发一刀斩首,宛若屠夫杀猪一般一个接一个走流水线过程。

    两人身上的血迹染红了整件衣袍,脸上都沾上了点点红色,两人按照之前商量好的慢慢收起了财物,然后再次拿出了水晶球。

    “哇哦,那两个人居然朝着我们的方向过来了,还真有这种不怕死的想来杀掉我们?”用剑的男子夸张地叫道。

    “错,人家这叫聪明,他们算准了我们连续斩杀了好几批人,正是劳累的时候,所以才选择现在来杀我们,先避开吧。”用刀的还是比较谨慎之人,带着师弟走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恢复斗气。

    风无缺听着财仙王传输给他的信息,财仙王将两人的交谈毫无保留地告诉了他,刺激得风无缺眼珠子泛红,财宝、女人、喷溅的血液、难听的哀嚎声......混乱的气息勾起了风无缺前些年来积蓄的怒气,脸上的符文逐渐转变成了血色。

    杀、杀、杀!以杀止杀,没人管,我来管,杀杀杀!

    最后三个杀字几乎是怒吼出来,风无缺祭司之身全开,周身缭绕起了水火之力向前飞去,手中的白锤上面喷涌出了浓郁的斗气光泽,风无缺在空中朝下看清目标,狠狠地一锤砸向了两位白袍躲藏的地方。

    不给他们反应的机会,风无缺在天上借助着余劲不断轰出锤法,浑身的肌肉隆起,身上高贵的祭司气息消失得无影无踪,狂暴的气息塞满了这片空间。

    锤影纷飞,地上的草木呈现了两极分化的态势,一边被火焰的力量烧成了灰烬,另外一边则是被水的阴柔之力揉成了枯枝败叶散落,而在中间的分界处则时有着相互融入的迹象。

    “外界的废物,居然偷袭,去死吧。”两道血色身影冲上天空,一刀一剑朝着风无缺斩来。

    也是他们两个倒霉,在财仙王的眼里他们找到的僻静之处跟光明正大地站在大街上没什么两样,这些信息也毫无保留地告诉了风无缺。

    那两人身上的血袍这次是真正的留下了自己的血迹,要不是门中的师长留下了一点保命的东西,风无缺全力出手的漫天锤影足以干掉他们了。

    风无缺看着射过来的刀光剑光,原本酸痛的手臂勉强挥动白锤,挡下了强大的斗气攻击,借助着这股力量飞回了财仙王旁边大口喘气,身上的红光早已散去。

    他看着财仙王说道:“先生,你玩我对吧,你明明知道你炼制的混天迷神符对我有这种奇怪的效果,你居然还在我身边毫无顾忌地炼制。”

    “你可别冤枉好人。”财仙王似笑非笑,“你受我的精神力灌顶,而且小时候还受到了那种不公正的残酷待遇,不发泄出来以后就真的走上了左道旁门了。地基不稳,你以后如何建立高塔。”

    风无缺一愣,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还有,提醒你一点,哪怕再怎么愤怒,也要留下一点后手,如果今天我没在这里,你现在已经死了。”

    财仙王说道,随后身形闪至前方,两手抓出,捏住了他们两个的脖子往地上一砸,请他们两个吃了满嘴的泥土。

    “无缺小子,过来,把他们的手脚给我钉在树上,然后再把他们的斗气团砸碎。”财仙王往地上叮叮当当地扔下了一摞特制的小型钢柱,盯着风无缺说道。

    他浑身打了个哆嗦,咬着牙硬撑着站了起来,看向了面露怨毒之色的两人。

    “不要怪我,就怪你们杀了那么多人,上天有好生之德护佑人族走到现在,尔等居然不分青红皂白胡乱杀人,当真该死一万次。”

    风无缺喃喃自语,半闭上眼睛往他们的关节处打下了一根根钢钉。

    两人都是修为有成之人,要不是这钢钉被财仙王特意炮制过,要打进他们的体内还真不容易。

    此时风无缺体内新力未生,只能用锤子一锤锤地慢慢敲进两人的身体里,他每敲一次,那人的身体就会剧烈的颤抖一下,钢钉和肌肉摩擦发出了令人牙酸的吱吱声。

    到了后面风无缺脱下了两人的鞋子,拿出了小一点的尖锐的钢针,睁开了眼睛,直视着那两人的目光,从指甲盖里狠狠地钉了下去,直接扎进了泥土里,然后如法炮制,钉住了两人的手指。

    “啊!”两人的惨叫声震得树上的飞鸟到处乱飞,财仙王在一旁冷眼看着这一切。

    随后风无缺两掌震碎了他们的斗气团,没有了斗气的支撑,他们身上关节处往外飙射出的鲜血溅在了风无缺身上,不久之后两人就彻底没了气息,只是脸上还残留着怨毒与求饶混杂的表情,十分邪异。

    风无缺头扭到一边,干呕了两下,然后跟上了财仙王的步伐,道:“先生,为什么要用如此手段,我们本可以把他们直接灭杀的。为什么要折磨他们?”他双眼赤红地质问财仙王

    他第一次对财仙王的教导方式感受到了质疑,为什么要如此做派,为什么杀人要出现这么多的方式,为什么要做到这种地步。

    “质疑我?很好。”财仙王转过头来看着风无缺。

    “学生有自己的思想质疑老师,是个不错的开端,靠你的双眼去发现吧,这个世界需要的不是固定的答案,一切,只需要你自己去悟通,需要你自己去追寻自己的道路。我不会对你说什么以后就懂了这种没用的安慰,我需要你自己去探索内心的真知。”

    财仙王第一次轻柔地摸了摸风无缺的头,脸上露出了微笑:“你如果对我的方法感受到了质疑,觉得不能够接受,我一样能够教给你无上的法诀,就算你不入我朋友门下也好,哪怕以后我们兵戎相见,我也只会高兴曾经的小家伙找到了自己坚持的道路。”

    “不过现在,你还是跟着我吧,我要去肃清这些废物,接下来的东西,你就不用看到了。”

    财仙王袖袍放大,将风无缺笼罩了进去。

    火焰之神的面具崩碎,露出了财仙王原来的面目,双眼之中的星辰之力被尸山血海冲散,魔道气息冲天而起,一头常人无法看到的魔神在仰天咆哮。

    “哈哈哈哈,你们这些外界的软脚虾,还想来杀我们,我们在无人区里,常年为了生存与魔兽搏斗,哪像你们一样的花架子。”

    血袍男子狂笑着用手捏碎了一个男人的头颅,随后邪笑着粗暴地搓揉着另外一只手上少女的脸蛋:“倒是个美人,比宗门里那些身板强壮的女弟子好多了,那些常年跟我们练一样的功法,哪有外界这些美人柔......”

    滚滚黑风刮过,犹如钢刀一般剃掉了那人身上所有的血肉,魔神虚影将他的尸体抛起扔进了嘴里大嚼,咔咔几下就将骨头嚼碎咽进了肚子里。

    财仙王看着那个女孩一眼,随后一掌拍出,打碎了一方土地,挥手将那些人的尸骨埋了进去,随后一张黄色的符纸送到了她的手中:“滚吧,有这张符纸庇护,你应该能平安回到有法度的地方,你还小,如果像那些人一样作恶多端,本王以后亲自来斩你!”

    财仙王转过身来,驾着黑风接着往远处赶去,所过之处将白袍染血之人全部送去喂了魔神,还有一些不知死活的想要连他一起杀死的外界人也被他送进了虚影肚子里。

    “何方宗门,胆敢胡乱杀人,给本王滚出来!”经过血肉骨头“滋补”,魔神的身上披上了一层红色的铠甲,眼中冒出了一点绿豆大小的火焰,烧穿了前方的法阵遮挡,看向了里面。

    “哼哼哼,倒是个洞天福地。”财仙王笑道,随后飞过去一掌拍在了一个法阵节点上,只要破了这个法阵节点,就好似一个精密的机械没有了一个重要零件,再也无法运作。

    手指刚刚碰到了法阵,财仙王身后的魔神嘶吼一声,然后裹成了一个球状将财仙王护在了中心。

    轰隆!一阵阵强光闪过,方圆几十里的无人区被引爆开来,天空之中出现了一座座巍峨的山峰,上面白袍人密密麻麻,看着下方的爆炸,内心之中都是有一阵惊悸略过。

    早在几个弟子接二连三地被干掉的时候,这个宗门里就派了几个长老带上了人皮面具混进了混乱之中,但还是马上死去了。

    逼得几位太上长老提前结束了闭关,严密监视着财仙王的动向,反正大家心知肚明挡不住敌人,等到他破阵时,那就干脆让他爆炸,起码能够造成一点阻碍。

    “怎么样,没想到我们有这么一手吧,不过是杀了几个微不足道的外界人,前辈为什么要这样针对我们宗门?”几位太上长老鼓动气息,显露了自己圣级的实力。

    “外界人?是啊,我们是外界人,但是谁给你的权利去胡乱杀人,为利益驱策滥杀无辜,还做下了各种辱人之事,留你们不得。”

    平稳但不失杀意的话语传出,吓住了山峰上的所有人,他没事?

    爆炸过后的粉尘土木散去,财仙王稳稳地站在天空中,身上的魔神虚影断了一只手臂,正在龇牙咧嘴地对着山峰咆哮。

    “让我来猜猜,你们无非是要说为了自己杀人当然是正确的,为了自己的实力去争取资源有什么不对,但是本座崛起于微末之间,看不得滥杀,今天我同样为了自己屠灭你们一宗,没什么不对的吧。”

    财仙王竖起食指指着山峰上。

    一言不发,上面的人操纵着山峰向下砸了过来,几位太上长老手持武器先行过来阻挡财仙王的身形,他们身上有法阵的保护,哪怕山峰砸下来也不会伤到他们分毫。

    哪怕财仙王再怎么厉害,只要这仿佛有无尽重量的大山砸下,就算是诸神降临也没有办法了吧。

    “来得好,”财仙王操纵魔神迎了上去,“那我就擒下你们,让你们看着自己的宗门是怎么被屠戮的。”魔神张口一吐,一道仿佛实体的符文逆着狂风冲了上去,散发出了混乱的气息。

    “混天迷神,心魔,起。”财仙王说道。

    魔神受到了牵引,化为了一道细线钻进了符内,瞬间进入了一个白袍弟子的体内。

    周围的人大惊失色,另一位人跑过来说道:“师弟,赶紧把你的右臂斩断,那东西进你右臂了。”那位白袍弟子一脸警觉地用武器护住了自己,“不用了,那个东西进入我的身体之后没有什么不适,不用师兄担心了。”

    师兄气急道:“师弟糊涂啊,你没看到那个人和太上长老们打成了个什么样了,他的东西怎么可能没有什么影响,说不准就是什么群体伤害的魔法,赶紧让师兄看看,别出什么乱子。”

    “是啊,这位师弟,你就让你师兄看看吧,现在可是宗门的危急之际啊,不能出什么岔子。”

    “你哪来那么多的废话啊,赶紧把你的右臂给切了,不然等一下说不准全身都被占满了,你就真的要被杀了。”

    ......

    所谓千夫所指,举世皆敌,财仙王诧异地看了上面一眼,笑道:“居然还有心志如此坚定之人,不为外物所动,看来我要添一把火了。”

    他加大力量和众位太上长老对轰了一掌,踉踉跄跄地退了一步,右手上面燃起了赤红色的火焰,一拳打了上去。

    没有了阵法的防护,那些人参差不齐自行组织的防御被财仙王一击打碎,火焰落进了人群之中爆炸开来,瞬间死伤一片,宛若割草一般倒下了许多弟子。

    一看如此,周围的人更加焦躁了,不少人开始推开了那位师兄,七手八脚地朝着那位中了符的男子抓去:“赶紧让我们检查一番,没看到那个巨大的火球么,威力多大啊,你要害死我们么。”

    周围的人双眼赤红地抓住了他的右臂,狠狠地一把扯了下来。

    “啊!”

    “师弟!你们别这样,师弟,听他们的吧,不然你的......”那位师兄旁边的人不耐烦了,混乱之中不知道是谁一刀将他的头颅砍下,滚到了男子脚下。

    他瞪大了眼睛,忘记了挣扎,看着死不瞑目的师兄,想起了以前他对自己的照顾,这才幡然悔悟,师兄真的是为他着想,可惜死了......

    “我要你们死,都给我死,杀了我师兄的,想杀我的,都给我死!”他疯了,从储物戒指里面拿出了各类杀伤力强大的器具往外乱扔,一道道细微的混乱气息附在了上面传播了出去。

    一个小小的质变后面,传出来的是令人惊惧的量变。

    “你前年抢了我一瓶增长修为的药水,跟你拼了!”

    “师姐明明是我的,不就是仗着自己有点关系吗,去死吧!”

    ......

    只用了短短几个时辰,整座山上因为没人操控停在了半空中,山上的血水顺流而下变成了血雨滴了下来,淋在了财仙王的身上。

    他看着几个被他串在棍子上的老者说道:“看见没,你们做过的事情,我现在在你们宗门重复一遍,感觉如何?”

    几位老者面如死灰,上面就算是小孩子也估计在这种情况下死绝了,祖宗的基业也败在了他们的手上了,身上的斗气不断向外流失,老者们的眼光也暗淡了下来,哀莫大于心死,他们已经算死人了。

    财仙王另外一只手拔出一柄钢刀,一刀将他们的头颅全部斩了下来,随后像处理废物一样将他们的尸体甩到了地上。

    他看了看头上的众山峰,双手抬起收回了混天迷神符,随后身体内使出了代表着“土”的法则符文,控制着山峰慢慢地移到了合适的位置摆好。

    就算是放好了这几座山峰,短时间之内估计也不会有什么活物能在上面定居,千千万万的人留下来的怨气以及混天迷神符的气息残留足以让踏足这些山脉的任何活物互相残杀至死。

    更何况还有那么多的尸体存留,如果没人加以处理的话,估计到时候就有亡灵、死亡骑士还有瘟疫巫妖为祸一方了。

    财仙王漠然地看着这一切,内心古井无波,这些人就算再死上几百倍,他都不会有任何的心软,他的周身黑洞流转,吸收着这方天地奖励给他的功德之力。

    这些人算是法则的蛀虫,修持的力量会增长世界的负面力量,导致天道发展缓慢,甚至可能导致法则阴阳失衡,到时候就是所谓大劫的开端了。

    “杀了就杀了,我为什么要找理由。”财仙王耸了耸肩,一脚踏出消失在了空中。

    无人区的地盘是教堂的人实力最为薄弱的地方之一,再加上法阵的爆炸以及混天迷神符的力量混乱了一切,这才使得财仙王能够肆意出手。

    财仙王踏出了空间裂缝,看向了前方雄伟的巨城,看向了里面张灯结彩的街道。

    勒布登帝国圣城加西利亚,本次猫眼阁拍卖会,即将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