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三章:谜团遍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财仙王暂时接管了风无缺的身体,从柜台后面走出来迎了上去。

    “尊敬的凛风子爵,请问你要和这四位客人做什么交易?”

    凛风子爵的脑袋微微上扬,环顾了四周早已空空如也的货架,躬身说道:“尊贵的无缺皇子,家母的生日宴会在即,我希望在您的见证下向他们求购这几粒心珠。”

    四个得到了心珠的人脸色一变,明显认出了这位小小年纪就获封子爵的强力人物。

    其中一人硬着头皮说道:“当然,如果是凛风子爵的话,我们很乐意与您交易,愿您家族的光芒继续为玄木开疆拓土。”

    凛风子爵摇了摇头,“不不不,这不是家族的任务,而是一个儿子希望孝敬母亲而做出的请求。”

    “这里的几粒心珠,我愿意用皇城外面的四座拥有各种特产的庄园进行交换,另外还有一道流经这四个庄园的河段的使用权,请看地契。”

    他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了四张经由玄木帝国官方发行的土地所有权证明递了过去。

    地契由耐磨的一阶魔兽“莽牛”的皮制作而成,上面除开了一系列文字说明之外还附上了玄木帝国下属部门“商本门”独立于其余“门”的金色印章。

    四人快速地看了看文件,确认属实后开始用通讯道具向家族禀告,是否进行这种“交易”。

    几粒心珠能够交换得到四座靠近皇城的特色庄园,按照他们四个下人的眼光来说肯定是赚了不少。但是规矩摆在这里,他们不敢乱来。

    多年来服侍高位者的经验告诉他们上层的想法很是复杂,一个不慎可能自己往后十代往前两代都得完蛋。

    一个看似精明的指令很可能就是一个大佬级人物为了某个例如讨好一个小侍女的意图而发出,但很可能就是为了撬动某个事件,反之亦然。

    在这种情况之下,小人物行事就必须得向陪伴君王的标准靠拢,伴君如伴虎可不只是说说那么简单。

    在这种实力至上以及势力至上的大陆,别以为自己能一死了之,你的亲人不说,那些神通广大的人有的是办法把你的灵魂弄出来折磨。

    出了这么一档子事,那些完成任务的人也停住了脚步,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一场所谓的“交易”。

    按道理来说,凛风子爵的家世莫说是几粒心珠,就是拿心珠磨成粉撒到庄园里,顶多是受到了一点微不足道的处罚。

    无论他以什么借口,为了什么目的,都不会在这个奇怪的时候来做一场“交易”。

    过了一会儿,四人中手持通讯工具的那个对着凛风子爵一礼:“尊敬的凛风子爵,我家家主经过商榷之后,愿意拿出两粒心珠交给您,然后换取三座庄园。”

    他们接着说道:“那一段河道还有一座生产‘彩玉’的庄园我们就不收下了。愿您家族的光芒与我们同在。”

    最后一句话说完,四人一起鞠躬,递上了心珠,同时拿走了三张地契。

    凛风子爵微笑起来,十分有风度地将心珠收入了自己的储物戒指中,先是对着四人行了一礼。

    然后他转过身来同样对着风无缺行了一礼,道:“尊贵的无缺皇子,十分感谢您的见证,其实家中的长辈早已料到了这个结果,多出来的这一个庄园就是给无缺皇子的辛苦费了。”

    风无缺眉头微微挑了一下,当然这个动作并没有逃过这位凛风子爵的眼睛。

    于是他颇为自得的笑了笑,作为一个闲散皇子,只有一家来历不明的大人物撑起来的杂货铺,他料定了风无缺一定是无法拒绝这个诱惑。

    那一座庄园足足有半个皇城那么大,而且除了“彩玉”之外,这座庄园里还有半条珍贵的“龙纹钻”的矿脉。

    更重要的是另外半条也处在凛风子爵的家族控制下的矿脉,所以说......

    他们特意在庄园里也附上了所谓的“邻居一览表”,相信并非像传闻之中愚蠢的无缺皇子一定能看出来。

    财仙王盘坐在后院里,脑中神念破体而出,瞬间到达了那个庄园扫了一圈,仔细看了看。

    “不对啊,这个庄园里好像也没有什么奇奇怪怪的布置,一没毒二没埋伏三没什么故意找茬的人,那也不可能故意来送东西啊。”

    财仙王点了点下巴:“‘木朽’那边也没有什么消息传过来,这个不知道什么家族的小子也不可能白送这么个好东西,也估计没什么积蓄攥在手上。”

    他冷笑了一声——“也就是说......确认是家族那边的手笔了。”财仙王嘴角扯了扯,掐断了黑光的联系。

    风无缺的眼神瞬间变得暗淡,直愣愣地看着凛风子爵,仿佛他的脸上有什么异物一般。

    不加任何掩饰的眼神反而刺激得凛风子爵向后退了一步。

    他疑惑地问道:“可是有什么不妥,皇子,可是对这个庄园有什么不满,希望你说出来,随时能够可以换任意一座我的家族名下的庄园。”

    他又继续说道:“毕竟也是我斗胆让无缺皇子来做了见证这么下贱的职业,我也会想办法给您补偿,凛风在家族那边还是挺受长辈欢迎的。”

    风无缺还是直愣愣地看着他,然后下意识地看向了自己手臂上的东西,然后面色一变,道:“不好意思,本店今日的营业时间已结束,各位下周请早。”

    整个小店里瞬间安静了下来,都一脸呆滞地看着风无缺。

    诶诶诶,你真的不要嘛?不要给我呀!那么好的一个地段,怎么就拒绝了呢?

    在他们看来这个关门送客的要求明明就是说快滚蛋吧,老子看不上你这烂庄园了,别在这里碍本皇子的眼了,哪里凉快哪里待着去吧。

    此时能够形容凛风子爵的感受的就是想要一刀劈死风无缺了,他费了那么多的口舌,居然没有说服他,反而要被毫不留情地撵走了。

    还好是大家族培养出来的去竞争下一代领军人物的有力人选,他对着风无缺微笑着鞠了一躬然后退了出去,踏进了自己的马车里。

    马车里早有一位老人在等着他,凛风子爵一坐稳,就笑着问道:“怎么,风无缺皇子拒绝了?”

    凛风颇为沮丧地点了点头,端起了老者为他倒好的灵茶水,狠狠地喝了一大口才回答道:“二爷爷,这个无缺皇子确实有一点......脑子不正常。”

    他苦笑道:“本来在我观察下他招待客人都是很有章法条理,甚至会有一点小伎俩让顾客多买。”

    “但是。”凛风子爵的笑容垮了下来。

    “当我跟他谈论起这个事情的时候,没过多久,他就突然翻脸了,直接把所有人都赶出去了。”

    凛风子爵抓狂地把手中的茶杯扔了出去——

    “二爷爷啊,你说这,我遇到的精神不正常的人也多了去了,但是像风无缺这样前后仿佛两个人的还真没见过多少啊。”

    老者笑了笑,拿回了茶杯,又给风无缺倒满了茶水,“别急,小子,我来提示你一下。”

    “你说的是,前后两个人是吧,而且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结合一下你以前看过的密档,你能看出什么吗?”

    老人眼中闪过一道精光,看着凛风子爵,仿佛要把自己这个最有出息的小孙子看透一般。

    凛风子爵低头考虑了一下,然后恍然大悟一般地说道:“难道是某种向古老的存在献祭的法子?那风无魂把自己给......那啥了?”

    老者摇了摇头,“你只猜对了一部分,如果无魂皇子将自己给献祭了,那这些古怪的东西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而且从不中断。”

    老者眯着眼睛说道:“皇室的人身上都有某种灵魂秘法,以我们家族的眼线,不可能一点消息都得不到,风无魂的消失,更像是一种......交易。”

    老者说出了家族之中的判断。

    他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了一枚小店之中贩卖的补元丹,暗自感叹这小东西的魅力。

    玄木帝国处于东西两块大陆交界之处的海口,东西方的药剂文化都有所涉猎。

    老者明白,真要做出像这种模样的丹药,不是没有办法,最为严重的是供应量的问题。

    阿林大陆上药剂学发展平稳,类似的药物早就有诸多版本现世,但在这个魔武昌盛的地方,丹药总是稀缺物资。

    药剂学的人才要求苛刻,药材的稀有性,都决定了丹药的供应不会满足所有人。

    而且为了发展,也不可能将珍稀的原材料用于这种低级货色上。甚至药剂学界自己组织了一个工会,旨在促进发展以及......限制药物的供应。

    这也是令天下修炼者所诟病的一点。

    为了维护某种平衡,丹药是不会对外大量供应的,如果你的家族足够强大,有的是人才为你炼制,等于赢在了起点。

    对于寒门之人来说,如果不是去危险的无人区闯荡,博出一条生路的话,以后的道途就很难走了。

    比较大众化的出路就是给人当鹰犬,无论世家还是当世皇朝。

    那些获得了奇遇的究竟还是少部分的大气运者,但仍旧有着被杀人夺宝的风险。

    想远了想远了,老者摇了摇头,又不是什么大问题,爱咋咋地。凛风子爵好奇地问道:“二爷爷,你说的这个,是家族的最后判断吗?”

    “不是,这只是初步的判断,我们家族在国外的势力还是太过弱小,查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老者说道:“根据某个秘密组织传过来的消息,国内的势力没有一个接纳风无魂,他们也没有那么强大的财力,有的话早就去那几个大国发展了。”

    老者随手指向了马车上面的地图:“你要知道阿林大陆上面修炼的形式多种多样,很可能风无魂的体质就被某个势力看中了呢。”

    他叹了口气,大陆的秘密实在是太多了,不是他们一个小国家的小家族能够探知的。

    凛风子爵耸了耸肩,道:“总之一句话,家族知道的,就只有无缺皇子现在不好惹是吧。那我们改变一下做法不就得了,用得着那么费力气吗?还特意让您来跟着我调查。”

    老者心里暗叹了一声,有些事情终归不是这个小孙子能够接触到的,家族几个擅长预言术还有占卜的客卿通力合作,想要找出风无缺身后的真相——

    结果全部精神力错乱,在密室里大打出手,干掉了家族几个长老级的侍卫长,随后因为力量用尽而灵魂和肉体双双化作虚无,当真是连渣都不剩。

    这件事火速被家族摆上了日程,最终也只是出了这么个平和一点的方法,既有查明这件事的意图,也有考校凛风子爵的意思在里面。

    “老爷,有人、马车跟着我们,实力不弱。”马车外的车夫斗气聚音传到了老者耳中。

    “能看得出来是谁吗?”老者轻轻打了个手势,示意凛风子爵拿出武器,然后传音道问道

    。“不知道,但从动作来看是一流的好手,但是威胁不大,况且这是大街上,他们应该不敢动手。”车夫的声音没有变化,宛若机器一般。

    “需要把家族附近的人叫出来吗,审问一番应该能知道点基本信息。”凛风子爵紧了紧手中的剑,车夫最后这句话也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他把眼光投向了自己的二爷爷,等待着他的决断。

    “噢!诸神在上,他们不是一伙的,打起来了。”

    一句废话,十分明显的斗气波动已经传了出来,街道上警钟尖锐地鸣叫起来,周围的士兵快速向着这一条街道进发。

    “大人小心!这些混蛋是什么情况,所有人都打过来了,见鬼,我已经看到他们身上不同的徽记了,防护阵!”

    车夫飞快地启动了防护阵,顶住了一波攻击,他为数不多的脑浆已经混乱了,对方的举动已经超出了他的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