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十八章:行走森林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放心好了,如果你认真练习,以你的天赋是能入我那个朋友的门下的,毕竟,他也不算是什么好货色。”

    财仙王一眼就看出了风无缺在担心什么:“修炼大道你以为就不会动手了?因果相缠,道途之争......什么都有。无缺小子,你一定要有心理准备。”

    “好的先生,但我还是觉得把人砸成了肉饼不是我的错啊,怪就怪在我用的是锤这种武器啊。”风无缺仍不死心。

    财仙王看了他一眼,然后拿过了他手上的锤子,看准一只长牙猪就砸了过去,锤子飞到长牙猪头上的时候它根本没跑,傻愣愣地看着面前仿佛没有一丝威胁的锤子。

    白锤轻轻地碰了猪头一下,它的眼神就变了,大大的眼珠子先是出现了惊恐的神色,随后凸了出来,就像有什么力量在它的体内把眼睛往外击打一样,一声惨嚎都没有发出。

    长牙猪仿佛没有骨头一般瘫倒在地,财仙王示意风无缺上去把它拿过来,风无缺心里犯着嘀咕,明明就是依靠着自己那种强大的力量,这有什么意思呢。

    手上抓住了猪蹄往上一提,风无缺就发现不对了,里面的“内容物”用触感就可以感觉到没有任何支撑的在里面晃来晃去!现在就算风无缺出去说这是最新款式的魔兽外皮包包,估计都会有人信。

    “什么情况。”

    风无缺从腰间拔出了一柄小匕首狠狠地往长牙猪的肚皮上划了一下,里面各种颜色的内脏血肉以及秽物宛若水流似的顺着缺口流了出来,很是让风无缺有一种再吐一次的冲动。

    “看清楚了,我用了和你一模一样的力量,你接下来的任务就是要将自己的力量能够熟练掌控住,我不要求你能做到我这样,但是至少不要搞得血肉模糊,感觉就像一个新手屠夫把肉剁得乱七八糟一样。”

    财仙王将白锤递还给了风无缺,上面并没有像风无缺杀人时那样沾满了敌人的血肉,连一根猪毛都没有见到。

    风无缺握住自己的白锤不停地轻轻挥动,正在摸索着那种感觉,而财仙王则是把叶妖从肩膀上抓了下来道:“叶妖,上前接法。”他的眼中恢复了肃穆的神情,轻轻地将小家伙放在了地上,而自己则是盘坐在了地上。

    叶妖跪在了地上,恭恭敬敬地向财仙王的行了见师礼,随即脸色严肃地看着财仙王,小脸努力绷得跟财仙王差不多。

    “汝本无缘大道,今被吾点化,得开灵智,受众生妒忌,前路必定坎坷,现传你秘功《木煞三生一气诀》及身法《百叶归魂九折绕》,功至大成,当可再塑前身,理清因果。”

    财仙王手掌一伸,一个黑洞出现在了虚空之中,黑洞一张一吐,掉落出两根墨绿色的玉简,融入了叶妖的灵魂中。

    财仙王紧张地看着小家伙,直到玉简完全融入了叶妖体内他才放心地舒了一口气,看来无论是哪一片地方,圣窍这一个“种族”还是一如既往的厉害,这两本秘法在亘古第七界也算是比较不错的了,这个小家伙居然能面色不改地将其吸收完毕。

    小家伙看见财仙王的脸色放松了下来,然后整个身体从地上跳了起来,甩掉了身上白色的兽皮跳到了他的肩膀上,身形之中恍惚带着一点墨绿色的光泽。

    风无缺捂着胸口跑到一边独自伤心去了,刚才财仙王传法的时候并没有顾忌他,直接将功法亮明了给他看,但是他哪怕将自己的所有符文之力凝聚在了眼睛上,同样看不出半个字的虚实来,而他的这位“再生父母”则是一下就领悟到了一点力量,直接就能够用出来了。

    “大腿啊......”风无缺呐呐自语道,“有这么强的一个呃,到底要算恩人还是师姐的未来强者跟自己关系亲密,还有先生在一旁帮衬,那我以后还不得横着走啊,我想抽谁就抽谁。”

    财仙王一把风无缺提了起来往前扔去,“有这点时间还不去走前面探路,怎么就那么懒啊你。”他扶额哀叹,有一种把风无缺再次变成白痴的冲动,他怎么就没看出来这小子就那么懒呢,这以后怎么教啊。

    整个无人区里环境确实是没话说,丛林密布,风无缺不得不从腰间把那柄匕首拿出来灌注斗气,往外延伸出了一道斗气光焰斩开了前面的藤蔓,并且精神力全开,注意着周围的各种小号的毒虫之类的东西。

    刚才财仙王的火龙虚影只是小范围的恐吓外加立威,以他们的脚力早就走出了那个范围。

    这里没有外人,就算是有也能毫无压力的杀人灭口,风无缺解开了祭司之身的限制,红蓝二色的头发再次出现,脸上的符文随着力量的激活也在逐渐出现。

    他拿起了大锤,看着身后宛若是在踏青的两个大腿,无奈地道:“先生,叶妖,能不能走快一点,那我们这个进度,走到勒布登帝国圣城的时候拍卖会早就开始了,到时候我们还参加个什么鬼的拍卖会啊。”

    财仙王没有说话,叶妖抢先跳了起来,揪住了风无缺的头发往下扯,然后抢过了他手中的匕首,在地上歪歪扭扭地写上了“姐姐”两个玄木帝国语。

    “你的意思是,要我喊你姐姐?”风无缺的脸在抽搐,一半是因为对叶妖学习力惊讶,一半是对于这个称呼的抓狂。小家伙狂点头,然后又摇头,指了指自己,然后又指了指地上的字,继续点头。

    “叶妖......姐姐?”风无缺脸抽搐着,问道。小家伙喜笑颜开,飞到了风无缺的头上坐好,手上也没闲着,把他分得清清楚楚的头发变成了一个个小辫子。

    “哼哼哼,风无缺,你还是从了这小家伙吧,她以后可是能够问鼎实力顶端的一批人,你听她的,顺便再讨好讨好她,以后有的是你的好处。”

    财仙王说的东西很逻辑化,但是风无缺怎么看怎么觉得他是在笑。叶妖瞪着眼睛从风无缺的头发之间滑下,双手抓住了两根头发一边荡秋千,一边用自己的双腿踢着这个“小弟弟”的脸,她从两人的谈话里听出了风无缺没有叫她叶妖姐姐的打算。

    风无缺的年龄不说算有多大,换算成诸天万界的标准也就是十五岁左右,但是看着面前这小只古灵精怪的小家伙要让自己叫他叶妖姐姐,想想就觉得想给自己先来上一锤一了百了。

    财仙王的耳朵动了动,看向了自己右边,风无缺则是瞬间爬起来把叶妖送回了自己的头顶,然后双手握住了锤子看了过去。

    符文之力加持到了自己的眼睛里,看到了一里之外有两个身穿白袍的年轻男子正在追着一架马车向这边赶来,两名男子一刀一剑,斩出的气芒看得风无缺的眼睛阵阵刺痛。

    “先生,这好像是传说之中无人区里宗门之人。”风无缺头也不回地说道,全神戒备。

    “还好吧,这两个人看他们的气也就二十岁出头,实力也达到了九级武者的水准,如果有点高级武学的话说不准还会有点威胁,先避开,我们不管这麻烦事情。”

    财仙王跳起,落在了一棵树上,随即犹如山中老猿一般不断在树枝上起起落落,风无缺跟住财仙王,一只手将叶妖牢牢地摁在了头上,然后另一只手往上握了握,捏住了靠近锤身的部分。

    一里的距离对于这种修炼有成的武者来说根本不算是什么距离,财仙王他们刚刚走了一会儿,两位白袍武者追上了马车,刀剑起落将马车还有里面的人砍了个七零八碎。

    两人擦了擦武器上面的血迹,将马车上的财物都收进了自己的储物戒指里,然后掏出了水晶球看了看,道:“还有十三人,追上去,长辈们说了,这些人的信息已经被出卖了,他们已经被内定死在了无人区里,他们身上的一切东西都属于我们。”

    “师兄,这边又是一辆马车,我们先去狙杀这些人吧,像刚才出现的那两个人连马车都没有,是直接动手在丛林的小道里面开路的,一看就赚不到什么,先不管他们吧。”

    提刀男子想了想:“师弟说的对,就像师傅教导的一样,要学会挑选目标,我们负责的区域里把他们放到最后吧,让他们多活一会儿。”

    “无缺小子,看见没?‘杀人会’就是那么的混乱,那些给了消息的,说不准他们自己的消息能探查出来的说不准也被给出去了。”

    财仙王冷笑道:“庆幸我们没有坐马车吧,不然惹恼了本座,我把你宗门给端了。”财仙王收回了法力,对着风无缺说道。

    “先生,难道是我的仇家把我的信息散播出去了?怎么刚一进无人区就直接杀过来了。”风无缺惴惴不安,进入了无人区之后他的精神就保持着高度的紧张,如今又遇到了里面本土人士,更是让他下意识握紧了锤子。

    叶妖坐在他的头上感受到了轻微的颤抖,很是好心的拍了拍她这个小弟弟的头,口中吟唱了法则语言舒缓着风无缺内心的不安。

    “别把自己想成了这个世界的中心围着我们转。”财仙王观察着四周,“我们来的时候不是干掉了一队从我们这个口过来的人嘛,想来应该是顶替了他们的死亡名单。”

    “至于人数上的变化这些人应该是不会在乎的,他们只想赶尽杀绝顺便磨练自身,哦对了,还兼职打家劫舍。”财仙王想起了刚才他们的小动作。

    “那些想干掉你的,绝对不会出现这种范围式的打击,关于我的情报也应该传出去了一点,他们只会联合起来派遣更为强力的人把我们快速灭杀,这才符合他们的利益需求。”

    “也就是说,想来干掉我的人绝对是更强更有经验的是吧,还真看得起我。”风无缺苦笑道,同时拍了拍叶妖的脑袋以表感谢,但是却被小家伙挡开,揪了揪他的辫子,示意应该教他叶妖姐姐。

    财仙王一双眼睛融入了星辰之力看向了四周,灼灼的大日之力同样散下炎热的力量帮助他看向了四周。

    同样有一群身穿着白袍的年轻人手持各色兵器到处杀戮,当然也有实力不济的人被当场反杀,红黄色的混乱喧嚣之气污浊了天地灵气,鼓荡在天地之间。

    “不错不错,大混天,大迷乱,出!”财仙王轻喝一声,手中凝聚出了一个同为红黄色的道纹不断吸取着天空中混乱的力量。

    “小子,计划变更,我们去参一脚,我需要这些混乱的力量。看来他们的宗门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居然放任弟子胡乱杀人,哪怕收了再多的好处也不应该混淆杀人的界线,那我就可以不客气地放开手脚了。”

    财仙王嘴角勾起了一丝冷笑,不是要来杀我么,那我就自己主动过来送菜上门,我倒是要看看,你们到底有什么底气和这么多的贵族和强者作对。

    “诶,先生,参一脚我没意见,但是这样一来我们就更赶不上拍卖会了啊。”风无缺又开始叫苦连天。

    “得了吧你,到时候本座亲自出手带你过去,现在给本座打起精神来,行了吧?”

    “先生英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