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十七章:你好,阿林大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先生果然厉害,自从三年前,我的小女儿出生时,一个不慎,被他们喂下了所谓的神药,我就在这条路上脱不开身了。”风无印苦涩地说道。

    “起初我的女儿展现出了非同一般的天赋时,我还觉得他们只是提前让我尝到一点甜头,但是越到后面我的女儿越来越虚弱,除了他们带来的神药,其余的珍稀药材根本没有用的时候,我才惊醒过来,不然我一个帝国继承人,为什么治不好一个小女孩的病,还弄得继承人的位置不稳。”

    财仙王露出了一丝冷笑,果然和他猜测的差不多,风无印将请帖送给风无缺的目的不太干净,甚至还在帮助自己摆脱困境。

    “那,亚林迈瑟和后面的刺杀是怎么回事?”他看着大皇子,“别告诉我你不认识,他应该是你的头号打手了吧,要说关联的话,可能就是你为了治自己女儿的病才和他牵上线的。”

    风无印诧异地抬起头来,道:“亚林迈瑟先生么,不不不,以青木之神的名义起誓,他从来和我没有任何利益关系,我只是求他看病而已,我所有的钱财都用来救治女儿了,哪来的钱财发展自己的势力。”

    他皱眉道:“至于刺杀,很可能是那五个精灵以我的名义出的命令,我什么都不知道。”

    在财仙王眼里,一条粗大的因果线闪烁着青光绑在了风无印的身上,但是没有对他的气运造成什么影响。

    看来是真的,财仙王点了点头,因果骗不了人的,看来这是比他想象的还要复杂,他说道:“你现在考虑的应该就是怎么和这些人找借口了,顺便一提,你女儿身上的毒,到底是什么类型的?”

    风无印摇头:“这些年来也算是找了不少的能人异士,但是他们所知的毒,都没有能够和我女儿的配对成功的,想找到源头这条路算是废了。”

    “那就去找。”财仙王不客气地说道,“念在你也是为了自己的女儿,我给你一点时间,去查究竟是谁派遣了亚林迈瑟来找风无缺的麻烦,最后还嫁祸于你,本座容你多活一会儿。”财仙王隐入了虚空之中。

    风无印脸色接连变幻,随后从自己的储物戒指里面拿出了一碟椰汁糕,笑眯眯地走进了寝宫里,不露声色地朝着贵妇打了个手势,示意万事安好。

    财仙王飘在天空,正在梳理这件事的起末,有人要谋害风无缺或者说要图谋什么,随后下了那种下三滥的毒,并且把他们两兄弟弄出来皇城,摆明了要砍死他们,要不是自己,估计这两兄弟早已横尸街头了。

    再者,皇室的人没有出声,要不是皇室里面也有那个势力的人,要不这该死的玩意儿就是他们自己捣鼓出来的,整个事件就是他们弄出来的一场戏!

    最有疑惑性的几点,就是风无魂、风无缺两兄弟的召唤邪神的法阵是哪来的,是否会直接将他们干掉。

    最后就是风无印,还有那些精灵身上,精灵们代表着是否就是精灵之森主导了这次事件,与某些人进行了合作,或者是有多个大势力。

    但是各大势力之中存在着分歧,所以才会出现了风无印这种想要强行摆脱浑水的皇子,显然他是知道点什么。

    财仙王也想知道点什么,又因为风无印身上笼罩着的气运守护着他这个帝国继承者,他不敢动手,只能通过这种威胁的方式强行把他拉下这趟浑水。

    如果他不加以理会,等财仙王回来了有的是借口收拾他,到时候更好把他拉下水,甚至将他击杀!

    “还是不告诉无缺小子了,他有个小侄女和他中的毒,很类似啊。”财仙王打开了房门,“精灵之森,你们想要搞点什么出来呢?”

    “先生,您回来了,情况如何?你不会......真把我大哥给干掉了吧。”风无缺紧张兮兮地看着财仙王,“怎么了,才见了一面,就舍不得了?”财仙王瞟了他一眼。

    “不不不,我对大皇子的感受很奇怪,明知道他派遣了人来刺杀我,但是我的祭司血脉却告诉我你可以相信这个人,他不会对你造成伤害的。”风无缺茫然地摇了摇头。

    “我也不知道该相信什么了,我还害怕祭司血脉被那个红色虚影动了手脚蛊惑我相信大皇子呢。”

    财仙王拍了拍他的脑袋道:“你的毒已解,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好好地提升实力,有我为你保驾护航,怕什么,本座可是诸天万界的仙王啊。”财仙王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无论前面是什么阻碍,只要是阻挡我们的,碾过去就好。”他把小家伙放到了自己的肩上,重新打开了院门,对着风无缺说道:“走吧小子,让我们两个去见识一下,阿林大陆。”

    风无缺呆呆地看着他,道:“先生啊,这次的拍卖会可是在西方大帝国——‘勒布登’啊,难不成我们要走过去么?这得有多远啊?”

    “恭喜你猜对了,本座没那点闲钱去买马车,也没有拉车的魔兽,所以,我们就走过去吧。”财仙王一脸高深莫测。

    “先生,你能维持你高大的正面形象能久一点吗,有什么布置就直说啊,再说了凭你的实力我们为什么不直接撕裂虚空传送啊,走过去得多累啊。”

    风无缺哀嚎道:“我身为帝国皇子出门,居然没有一辆像样的马车,会被二皇子和三皇子弹劾的啊。”

    “说这么多有用吗,你还不是得走。”财仙王拍了他的脑袋一下,“至于弹劾这种东西你放心就好了,他们的一大竞争对手莫名其妙地就没了,不管是什么原因,他们在这里都欠了你一个人情,所以说,在这方面不用担心,但是出去之后你会被多少人跳出来想把你灭口那真的是你们神灵才知道的问题了。”

    财仙王满脸无所谓地说道,顺便从库房里翻出了一张小小的皮毛给小家伙盖上,让她假装宠物魔兽停在他的肩上。

    店门开启,财仙王瞬间虚化身躯,留着风无缺自己去解决那些想来购物的人们。

    “小家伙,我好像还没教过你功法吧。”财仙王扭头看向了正在皮毛里乱动的她,“圣窍之叶,化形为妖,以后就叫你叶妖了。至于更好听的名字,那就留着给你以后自己去想吧。”

    小家伙扭头看了财仙王一眼,随后两只毛茸茸的兽爪不断挥出抓挠着财仙王的半边脸,显然不关心自己的名字。

    “算了,功法这种事情等上路了再说,先把这小子弄走再说。”他让叶妖移到了左半边肩膀,伸出右手抓住了风无缺的衣领,然后往外一扔,风无缺十分有默契的落地开溜,很快就不见了人影。

    挤在了小店门口的一群人骂骂咧咧地走了,其中两个人偷偷地改换了模样,来到了两辆豪华的马车前面,报告了刚才的见闻。

    “果然,没有什么呆傻之人呢,哪怕曾经呆傻,但是也恢复正常了。”

    财仙王看到了城门之外的另外一座更加庞大的墙壁,上面的各种痕迹仿佛在讲述着一幕幕悲壮的故事,这就是阿林大陆上最为广阔的地方——无人区。

    当然无人区只是一个统称,除开了大陆上各大国家合力修建的几条能够贯通各大国家的道路之外就是无人区的地盘了。

    里面各种奇怪的东西都存在着,大富贵和大危险在里面是极为常见的东西,每年都不乏有一些铤而走险的普通人进入无人区寻找生计。

    只要他们运气够好,找到几株一级的灵草甚至二级的好东西,那么他们一家人接下来四五年就不用愁了,甚至勒紧裤腰带能把孩子送去读书,将来能够进入到某个家族里当个算账的小工,赚到钱了也就能光宗耀祖。

    除开普通人,当然也有一些豪族大势力在无人区里面定下了自己的地盘,璀璨教堂一直拿不下的异端们的老巢就在无人区深处,对此教堂根本毫无办法。

    因为每年教堂还要帮助大陆上各大帝国应付无人区里的蛮族还有魔兽的侵袭,根本没有那个余力打入无人区深处就为了去端掉一个很可能是空了的老巢。

    “走吧小子,别看着我了,不可能有马车这种东西的。”财仙王缴纳了进入无人区的自行承受损伤的同意书,当然他用的是假名字。

    一踏出了斑驳的边墙,一股蛮荒的气息就扑面而来。天地灵气到处穿梭,像上次财仙王购买的药材在这里不说随处可见,但是只要留心肯定能够采到一部分的,那老板说的成本显然不是只采摘药材的成本。

    在更远一点的地方,成群的树木之下,一头头长牙猪探头探脑地看着财仙王两人,打算一个不对就马上跑路。一头长牙猪甚至连勇敢一点的壮年男子都能够轻松打死,但是架不住人家是一群一群又一群的生活,

    财仙王看了他们一眼,脑后恐怖的火龙虚影一闪而过,方圆十里的魔兽立马作鸟兽散,丝毫不敢停留。就连周围拉车的魔兽都被吓得跪在了地上,无论车夫再怎么催动鞭打都没有办法让他们再站起来。

    “喂,该死的,你把我们家族的专用马车给吓到了,如果你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那么今天你会死在这里了,看你的样子也是去参加拍卖会的吧,你们不幸死在了无人去里面会是个很好的解释。”

    几个侍卫阴着脸走了过来,开口说道:“现在,给我跪下,交出你身上的一切财物作为我们家族这次的购买资金,不然就去......呃。”

    话没说完,财仙王的手屈成了爪型,猛地上前一步撕开了一个侍卫的脖子。

    风无缺操起了一柄通体白色的大锤,没有动用财仙王教他的武技,直接动用了最纯正的肉体力量砸了过去,其余的几个侍卫都被他砸成了肉饼,白色的锤身上面覆盖了一层糜烂的血肉,十分邪意。

    “你们要我们的钱和命,那我们反过来干掉你们也是很正常的吧。”风无缺说道,“就在刚才你们的侍卫过来要求我拿出钱财的时候,我就明白了,什么狗屁的道德,这种特殊的时期,把你的敌人全部干掉才是最为正确的事情。”

    风无缺又是一锤轰了出去,砸烂了马车,并且窗子里面喷出了阵阵血浪。

    “呕......”风无缺没忍得住,刚才只是因为悟到了财仙王说的话,以及愤怒的驱使下使他无视了尸体的惨状,等到现在冷静下来的时候,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没事了没事了,”财仙王拍了拍他的后背帮他梳理了一下,“你比本座厉害多了,第一次出手就把人家打得那么惨。”

    风无缺转过头去,道:“先生以前第一次杀人也吐了?”财仙王皱起了眉头,“呃......好久远以前的事情了,我想想啊,哦哦哦我想起来了,我第一次杀人没吐,我太过紧张了一道天雷用力过猛把人家给轰成渣了,单从这点来看,你比我强多了。”

    “先生啊,渣渣和肉饼,我觉得在某种意义上来说都差不多吧,都应该是太过于紧张。”风无缺想努力为自己辩解,自己落下一个变态杀人狂的恶名,不说日后会怎么样,风无缺还真的害怕就因为这个问题入不了先生那位朋友的门下,这才是最令他担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