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十六章:启程之前的杀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风无缺眯起了眼睛,道:“大哥,是不是那个开遍了全大陆的猫眼阁?”如果是这样的话,这大皇子,其心可诛啊。

    “对啊对啊,十一弟。”风无印很是欢乐地点了点头,“这盆魔法角果拿回去后,你大哥我要守着你那小侄女,好好地给她补补身子顺便提高自身资质,我忙不过来。”

    他说的很是诚挚:“父亲让我还有你二哥三哥分成了三批人过去,所以我这的一张可以给你,但是你也不要有什么希望,我向父皇报告过后估计任务就会落到他们两个身上了。”

    他一边说,一边从怀里掏出了那一张烫金的请帖拍到了桌子上面,抱着魔法角果风也似地跑掉了。

    “无缺小子,守着这里,本座去去就回。小家伙就交给你。”财仙王如洪钟一般的声音在风无缺的脑海中响起,随后小家伙被他从怀里揪出扔了过来。

    财仙王手掐印诀,比以往浓郁了十倍的黑光裹住了他全身,身体穿过墙壁,融入了影子之中追上了风无印的马车,轻轻地贴在了马车门上,手中握住了两柄精准的手弩。“诶呀诶呀,你们说,我这十一弟,当真是变聪明了喽,你们怎么看?”

    还有人?财仙王原本抬起来的手弩又放了下去,然后眼睛瞳孔一张一缩,天空之上的星辰闪了闪,以极快的速度降下了一道道无色光芒融入了财仙王的眼睛中。在星辰之力的加持下,他看见了里面有八个散发着各种色泽的光芒。

    “八个人,另外那五个人原来是用着这个世界的规则之力规避了我的探查。”财仙王思考了一下,将手弩收紧了袖袍里,随即摸出了一个黝黑的长棍。

    “尊敬的皇子殿下,我们也暗中观察过了,你那个十一弟平常的举止的确就像是一个正常人一般,不存在有你们告诉我们的呆傻,难道你们在欺骗我们?”那五个人中有人发话了。

    “不不不,怎么可能,我可是一心向着你们的人啊,我女儿的病症还要靠着你们赐下来的神药呢。”风无印半谄媚半认真的话语传来。

    “很好,希望你没有骗我们,这两天闹出来的事情很多啊,居然能够把教堂的目光引向了全大陆。这种时候就应该把自己的势力收起来,不用我们教你吧,大皇子殿下。”

    五个人抛下了最后一句威胁的狠话,然后不约而同地跳下了马车,在财仙王的目光注视下裹着黑色袍子向远处跑去。

    “让你多活段时间,尊敬的大皇子殿下。”财仙王冷笑了一声,转身跟上了那五个黑影。

    “身形不定,脚步轻快,难道又是刺客公会派过来的混球?风无印如果搭上的是刺客公会那边的线的话,亚林迈瑟就是刺客公会的暗子?”

    财仙王刚刚一想复杂了一点,天道法则有感,在他的识海里掀起了惊涛骇浪,疼得财仙王脸部扭曲,就连体表的黑光都晃了两晃。

    五个黑影闪进了靠近城门的一个大院之中,财仙王调整了心神,看到院子里的灯火亮了起来后,从另外一边悄悄地翻了进去。

    “真实的禁锢!”刚刚一落地,财仙王就感受到一股说不出来的力量从四面八方涌过来把自己给束缚住了。

    “欢迎你,老鼠。自从风无印上了马车以来,你就跟了我们一路,想必你就是风无缺身后势力派过来的人了吧。”黑影中的一位人站了出来,将手中细细的丝线往下一扔,大院里的灯火骤然熄灭。

    “原来如此,早就准备钓我了是吧,一帮人还算有点智商。”财仙王丝毫不慌张,看着他们冷笑道。

    “该死的东西,我们也不怕你是什么势力的人,就算是教堂,我们身后的人也敢斗上一斗。”另一个人掏出了一柄宽刃刀向着财仙王的脖子抹去。

    “哈哈哈,我闻到了让我心动的气息了,给我,开!”财仙王双手往外面狠狠地一抡,浑身气血涌动,直接暴力破法闯开了束缚力量。一个站在了身后的人张口喷出了口鲜血,委顿在地没有反应了。

    “棍,起!”财仙王左手掐住了法诀,口中喷出了一道隔音符定住了周围的一切可听之物,然后右手从拿起了刚刚那一根棍子举过头顶,气血狼烟冲顶而起,狠狠地往下砸过去。

    轰!地动山摇,下面除开了一层厚厚的土块,然后就是整块整块的石板,里面的内容物都被震飞了。

    “收!”财仙王拿出了食指一甩扔出了自己的戒指,戒指在空中不停地旋转着,卷起了一阵阵风沙,不过这风沙是由金块以及各种稀奇物聚合起来的“沙”,由金币组成的“风”!

    “该死的人啊,给我住手。”一道气急败坏的声音响起,四道寒光从不同方位朝着财仙王的要害打过去,另外一个人摇摇晃晃地从地上站了起来,从怀中拿出了一件物事不停地摆弄着。

    财仙王将棍子横在身前,然后轻轻地一抖,挡开了他们刺过来的细剑,跳到上空将戒指又带回了自己的手上。

    “玩够了吧,你们这帮人,本座倒是要看看你们是什么鬼东西。”财仙王一棍砸下,逼退了这四个人,然后仰天一声咆哮,身后浮现出了一个金色狮子的虚像,他的背上也长出了对虚幻的翅膀。

    “没想到你居然是魔兽化身,看来你就是那几个势力的人了,错不了了!”一个人看到了财仙王显示出来的“真身”,惊骇地说道。

    “真实的禁锢!”那人疯狂地往自己的身上拍了一下,口中喷吐出了一口闪着亮光鲜血,然后大喊道,一道比刚才更为强大的束缚力量向着财仙王裹了过去。

    “找死,吼!”财仙王又是一声咆哮,以他为中心飞快的飙射出了道道无形音波,那五人同时喷出了一口鲜血,然后摇摇晃晃地用剑杵着自己不让自己倒在地上。

    刚刚财仙王弄出来的法相是诸天万界之中的一种奇狮,吼出来的声波能够对肉身和灵魂造成伤害。

    当时这个族群的大人物们为祸一方,是财仙王带上了自己直属的一批好手赶到了宇宙的另一方把他们拿下的,当时他带过去的人马很是折损了一批,还差点被那个老家伙派遣出来的人给阴了。

    “好了,我倒是要看看你们是何方神圣。”财仙王捏起兽爪,朝前面打出了一片沉重的拳影。撕开了他们的袍子,露出了他们长长的耳朵——精灵!

    “该死的人啊,既然让你看到了我们的样子,我们就只能杀掉你了!”五人同时颤抖着从怀中拿出了一块圆盘状的东西捏碎,五道辉煌的绿光撕裂了空间,将财仙王包裹起来。

    混混沌沌的空间之中,五人吸收了刚才的青光已经恢复如初,满脸怨恨地看着财仙王,同时念起了神咒,然后斩断了自己的左臂向前面抛去——

    “独角狩猎之神啊,请降下你的神力,摧毁面前的敌人吧,神之禁咒,狩猎神箭!”

    整个空间之中青色的力量集中起来,化作了一张弓一根箭,有无形之手在弯弓搭箭,将弓身拉成了满月状,一箭射出。

    “完全没有阿林大陆影响的空间啊,虽然不能让我对阿林大陆上的事情做出任何的干涉,但是,干掉你们真是,太轻松了!”

    财仙王满脸的笑意,玄功运转,他的身体上又出现了被缝补过的痕迹。

    “真是残破的身体啊,根本承受不住我的力量。”财仙王感叹道,随后一掌推出。

    “鲲噬!”

    一道巨大的虚影占据了整个空间,它晃了晃身体,轻而易举地打掉了弓和箭,然后一道狂风扇过,还摧毁了五位精灵身前的防护屏障。财仙王拔出了长剑,身后的狮子虚影变成了一头金灿灿的大鹏虚影。

    “鹏啄!”

    五道精准的剑光点向了他们的咽喉,大鹏的鸣叫声混乱了他们的心神,浑身酥软,无法做出进一步的反应。

    剑光分化成了细丝状物体从他们的嘴中进入占据了他们体内的各个要害。“拘魂链,搜魂。”漆黑的锁链从财仙王的身后飞出,插入了他们的脑中,读取着财仙王所需要的信息。

    “该死的,只是几个无足轻重的小角色,被突然下令派过来协助,不,胁迫风无印配合他们的行动,就只有关于传授高级技能的一点信息了,其他的我都知道。”

    财仙王皱起了眉头,然后长剑轻鸣了一声,潜藏在他们体内的剑丝爆发,绞杀了他们的肉体和灵魂,魂飞魄散。

    “真是舍不得这股力量啊,这个才是安家立命之本啊。”

    财仙王看着自己在小空间里随意激发的各种强大的力量轻叹一声,然后将小空间挥手打散,再次感受到了阿里大陆的天道法则对他的束缚。

    原本能够随意打出一颗堪比灵火的火球,现在顶多就是能够弄出了一点稍微强大一点的火团了。

    他摸了摸戒指,往里面感应了一下,摸出了一大块接近腐朽的树根,“好东西啊,这玩意儿拿来入药可就是再好不过了。接下来,就是你了,大皇子。”

    财仙王又往地上补了一棍,将打斗痕迹弄得更加混乱,然后飞上了高空。

    “乖女儿啊,有没有感受到什么舒服的气息啊?”风无印站在一旁,小心翼翼又满怀希望地看着大床上一位粉雕玉琢的小姑娘抱着一盆几乎有她半个身子大小的盆栽轻轻地闻着。

    “很舒服啊,父亲大人,我感觉脑袋里好像有小精灵一样跟我玩一样,有点痒,嘻嘻。”小姑娘笑着摇来摇去,很是开心。

    “这样么,那让妈妈给你讲好听的故事啊,爸爸去外面拿你最爱吃的椰汁糕。”风无印笑道。

    “好啊好啊,爸爸最好了,当然妈妈也最好了。”小姑娘兴奋地放下了手中的盆栽抱住爸爸的脖子亲了一下,想了想又跑到旁边一位贵妇人的怀中亲了她一下。

    “好好好,我家女儿最乖了。”风无印宠溺地笑了笑,然后退出了房门。

    “看来你是个好父亲。”财仙王恢复成了那个短衣老者的样子看着风无印,目光如同看死人。“阁下,怎么想到来找我了?是不是对于那个邀请函有些疑问?”风无印恭恭敬敬地说道。

    “那五个死了。”财仙王淡淡地说了一句,“我想知道,你拿给无缺小子那一张通往死亡的邀请函是为了什么。”

    猫眼阁邀请函,拍卖盛会,亦为“杀人会”!

    因为每年的地点不固定,使用传送阵这种没有普及开的东西是没有效率可言的。很多人都选择了通过无人区的边缘地带去往所在地。

    无论是去往还是归来的途中,恩怨利益都会有人铤而走险,特别像风无缺这种本身就存在着谜题的人来说,出去很可能面临的就是很多势力的联合绞杀。

    联合以前风无印的做过的事情,财仙王觉得把无缺小子灭口的人里面,他肯定会参上一脚。

    “他们死了啊,死了,多谢大人了。”风无印对着财仙王行了一个重礼,然后问道,“以您的修为,估计早已能够看出我小女儿的身体状况了吧。”

    “哼哼哼,你倒是个能忍的货色。”财仙王冷笑道,“什么狗屁的神药,他们给你女儿吃的,就是导致你女儿常年孬弱的真正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