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十五章:麻烦的关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财仙王将药材和蔬菜放入了自己买来的篮子里,然后一脸淡定地将长牙猪装进了自己的储物戒指里,使得一旁观察着财仙王的众人暗自乍舌。

    还没见过这么大的储物戒指用来装长牙猪这种食材的,像这种厉害人物怎么会亲自来买食材,买的还是这么“低下”的食材,拥有这种高级魔导器的不应该是去到那种有豪华商铺里买吗?

    “老板啊,我跟你说一个秘密啊,这天空之上,有一个神奇的法阵哦,传说是天空之神布下的,专门用来保护世人的。”财仙王故作神秘状。

    那人好一阵呆滞,然后大笑起来。

    “这位大人,能别开我这种人的玩笑了好吗,这可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实,当年天外有魔鬼降临,天神为了保护阿林大陆,他舍弃了自己的一半性命,拼着被魔鬼重伤的危险布下了这个阵法,但还是有一些地方没有照顾到......”

    “哈哈哈,居然被你看出来了,来接好了,这是赏你的。”财仙王弹出了两枚金币。

    那人麻利地接了过去,越发感觉到自己今天交到了好运气,碰到了这么一个出来玩的大贵族,还能得到点赏赐。

    财仙王扭头走人,心里早就骂开了,原来这早就是大陆的常识了,难怪那个刺客公会的秘档里没有存在过这方面的资料。

    而在玄木帝国正北方的精灵之森的中央,早已闹腾了起来。

    一队一队的精灵龙骑士飞上天空到处巡逻,地上则是弓箭手、剑士、魔法师组成的小股部队在整个森林里游走。

    至高无上的“母亲”传下了命令,要他们去寻找一个身穿暗金色衣服的人类,整个大族有序地运转起来,那些在秘地里面修炼的各个精灵族的老人们也都露面了,配合着大部队巡视领地。

    闹腾了许久,目标倒是没有找到,各大公会的偷猎者们倒是找到了不少。

    结果就是全部被族老亲自出手强势灭杀,并向各大帝国以及势力发出了严厉的警告公文,告诉他们谁再敢过来抓捕精灵族人,到时候就是精灵王以及王后带着真正的精锐和他们谈谈的结果了。

    而在另外一边,那道虚影的真身舒舒服服地趴在了一条烈焰虎的皮毛上,接受着两根青翠欲滴的树枝的按摩,在树枝来回揉动的同时,一股股生命气息浓烈的力量注入了他的身体。

    “你说你,多大的人了,居然看到一个觉醒了祭司血脉的人就火急火燎地用了那股力量跑过去了,你知不知道为了救你我还欠下了那边一个老大的人情。”一道充满着抱怨口气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

    虚影干巴巴地笑了笑,道:“母亲,你是不知道,那人的血脉可是接受了水之神洗礼的神圣火精灵大祭司的血脉,而且返祖十分明显,假以时日说不准还可以化身为最纯正的族人呢。”

    树枝顿了顿:“原来是这样么,难怪你匆匆忙忙地跑过去,你们火精灵一族近年来的日子确实是不好过呢。好了,你回去吧,我还要接见那个小丫头呢。你可是那么多年来唯一一个觉醒了本源之瞳的后人。小心无错,你的命,可是很珍贵的。”

    火精灵愣了一下,随即眼睛之中流出了水一样的金光,他点了点头,从另一个隐秘的出口走了。

    “该死的该死的,给我查清楚最近大陆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又出现了一个可以逃避我神的力量的异端,看来已经有人忘记了我们教堂的可怕了,我提议教堂军队出动,帮助各个国家打击外来敌人以及邪神异端,我们璀璨教堂,是时候该动一动了!”

    圣山上面的咆哮声已经将方圆数里的云彩震成了雨水飘散而下,向周围洒下了磅礴的怒意。

    “无缺小子,出来了,给我去库房里拿两捆灵木烧制而成的炭过来。”财仙王把篮子随手递给了小家伙用脑袋顶着,随后吩咐风无缺道。

    小家伙细细的手臂费劲地撑着篮子的底部,一对小翅膀扇动的速度比以往快了不知道几倍,小脸上完全是愤怒的表情,但还是乖乖地跟上了财仙王的脚步。

    从储物戒指里掏出了长牙猪,财仙王随手指了一个地方,让她把篮子放好,而他则是挽了挽袖袍,然后变戏法似的从腰后面摸出了一把菜刀。

    菜刀往长牙猪身上轻轻地压了上去,财仙王手腕一抖,一股水火二色的先天之力涌入了菜刀中,刀身轻而易举地扎进了猪肉里,财仙王接着挥动菜刀,完美地将肉和骨头分开来:“小家伙,去帮我把那些药材和蔬菜给弄成碎末混在一起,用一点木系的魔力在里面。”

    财仙王空出来的一只手摸了摸她的头,然后弹入了一道浓郁的先天木之力进入了她的体内。

    小家伙的眼睛放出了光芒,亲昵地用头蹭了蹭财仙王的大手,然后认认真真地去处理财仙王交给她的任务去了。

    “唉,先生啊,不是我说,你有这么强大的力量,你直接帮我干掉所有的敌人扶我登上皇位不就好了,与你我来说都是很省事啦。”风无缺抱着灵木炭来到了厨房里。

    “少废话,我这力量可不能随便用的,不然死得最早那个绝对是我,况且你们这个大陆奇怪是太多了,本座可不想做这个出头鸟。哟,你的新造型收起来了,不错嘛。”

    最后一句话倒是实打实的赞叹,风无缺又恢复成了最初见到他时候的小白脸的样子。

    “当然,经过先生的指点,我可是一下就悟通了这股力量的用法,只要知道了原理,还是很好处理的。”风无缺得意地说道。

    “不过先生啊,为什么我会有精灵的血脉啊,按那个虚影的说法,我这血脉的浓度还不算低,虽说可能我那个父亲可能会去和精灵族乱搞,但是我母亲可是个正儿八经的人类啊,虽然据哥哥说母亲生我的时候难产而死了。”

    “谁知道呢,或许你们的老爸就是一个精灵也说不定呢。”

    财仙王剁着猪肉随口回答道:“我在我那边倒是也见过精灵族,也有不少人熔炼了他们的血脉进入体内利用的,但是浓度达到了你们这种程度的还是真少见。我们那边干这种事情的人多了,一动用自己的力量变成了什么都有,鸡头猪肚猫尾巴之类的。”

    财仙王对着小家伙招了招手,她殷勤地将混合好的材料倒在了猪肉末里,他将菜刀转过来,用刀柄慢慢地搅拌着二者,体内的水火之力继续注入——“我的力量不能随便拿出来毁天灭地,只能用这种方法来帮帮你了。”

    财仙王拿起了前几天特意要求风无缺去取来的皇室贡米,倒入了自己变化出来的灵泉水以及刚刚搞出来的肉和菜的碎末,让风无缺点燃炭火照看着这一锅粥。

    “无缺小子,看着这锅粥,等到半熟的时候就把这半只灵芝放进去,这个药效太强了,只能用点低级材料来中和一下,不准偷吃。”

    最后一句话是给小家伙说的,如果不是财仙王揪住了她的翅膀,她已经冲上去抱住灵芝不松手了。

    “十一小弟,在吗?大哥来看你来了。”门外传来了敲门声,风无缺吓了一跳,炭火陡然升高了许多。“我那尊敬的大哥来了?这可不得了了,先生,这锅粥还是你来煮吧。”他笑嘻嘻地看着财仙王,然后拍拍屁股就往店门走去。

    “哼,臭小子,不过那大皇子来干嘛的?装做自己没有派遣杀手?这也太欲盖弥彰了吧。”

    财仙王袖袍一卷,庞大的火焰精准地裹住了大锅释放温度,然后灵芝切片,迅速煮好了一锅粥。

    “小混蛋,要不是要你控制对力量的掌控,这玩意儿不就是一瞬间的事么。”财仙王的身形佝偻起来,面容也变成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子,身上的暗金色衣袍变成了下等人经常穿的麻布短衣。

    这大皇子就没有亚林迈瑟的心性了,出了过道的时候抱着一盆子魔法角果傻乎乎地笑。一边笑还一边对着风无缺说道:“太感谢你了,十一小弟啊,大哥先恭喜你一下了,你不仅恢复了神智,还得到了如此贵人的帮助。”

    他叹了口气:“唉,你大哥我就难过得多了,你那个小侄女天生柔弱,练什么都不成,有你这盆好东西就好了呀,大哥我回去就能够给你嫂子交差了。”

    风无缺脸上笑嘻嘻,暗地里早就怒吼着想要给他狠狠地来上一锤子,要不是先生告诉他不要轻举妄动,他早就动手了,用他新得到的力量感应了一下,周围也就两个常规意义上的护卫而已,真想结果了这个老奸。

    “大哥客气了,侄女有难,那我肯定是要帮助的,大哥莫不是看不起小弟了。”风无缺故作不满,扮演了一个十足的少年心性。

    “哈哈哈,有这份心就好,大哥这次来,就是出来检查而已,父皇跟我说近些天来发生了不少大事,璀璨教堂那边要求我们配合他们进行一次调查。”

    大皇子解释道:“知道小弟你和九弟的小店就在这里,近来也听说了不少你们的事情,也过来看看你们。”

    风无缺的心震了震,下意识地用眼睛的余光看了看厨房的方向,他可是知道,最近的大事可都是这位爷做出来的,不过先生到底是做到了什么丧心病狂的程度,万年老大都发话了要求国家配合调查。

    来到了门口,风无缺刚刚推开了门,看见了一个身形佝偻的老头子用小推车推着一个灵木做的锅候在一旁。“少爷回来了,晚饭已经做好了,那两头畜生也就熬得了这么一点了,还请少爷见谅。”

    老头抢先发话,并且慢慢地眨了眨眼,好似一个老人眼睛过于干涩时的动作。但是风无缺一看便知,这肯定就是先生了,这看不出来没关系,但是那麻布短衣里都快露出了一个绿色的小脑袋了!

    “辛苦你了,你的护身符都快掉了,收拾一下出去吧,我大哥来看望我,你今天就先休息吧。”风无缺挥了挥手,仿佛是真正的主仆关系一般。

    “好的少爷,老奴先告退了。”财仙王将灵木锅放到了主位旁边的桌子上,推着小推车走出了院门。

    “十一弟啊,你这就这么一个老头子照顾你啊,这样吧,你大哥我别的没有,我弄一二十个侍女来给你做下人怎么样,薪金你大哥我出。”风无印皱眉看着财仙王离去的身影,显然是十分不满他的做派。

    “千万别,大哥,我这么点地方,有这位老人就足够了,再说了他可是不像你说的那么不堪,这位老人可是那个大势力派过来给我的呢。”风无缺决定透点底。

    “哦,这样啊。”风无印点了点头,随即不再去管这件事了。

    两人坐定,风无缺揭开了锅盖,刚刚还在唠叨风无缺吃的太简陋的大皇子瞬间就瞪大了眼睛,浓郁的灵气混合着香气几乎以一种蛮横的方式塞满了他们的口鼻,风无印瞬间抄起了餐具为自己盛了一碗美美地尝了一口,随后就和自己小弟抢吃的了。

    “唉,小十一啊,我也不好得占你的便宜,你这不是普通的粥吧,再加上那盆魔法角果,大哥我欠你的可就多了。”

    风无印砸吧着嘴巴:“这样吧,我就把这张邀请函交给你了,这可是下一届猫眼阁拍卖会的邀请函,就在不久之后了,我这张邀请函由你代表我去,父皇那边我会去说的,你只要带上那个老家......先生就好了。”

    财仙王和风无缺同时凝聚了视线从不同的地方看向了风无印,这怎么,有点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