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十三章:怪异的情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财仙王刚一推门,里面被阵法封住的红蓝光芒仿佛找到了宣泄口一样,争先恐后地狂涌而出。

    小家伙吓得抱住了财仙王的脖子,红蓝光芒瞬间布满了整个庭院,依葫芦画瓢地在庭院之中布下了一个更大的,与财仙王所布下的一模一样的阵法。

    “哟呵,究竟是何方神圣啊,居然教他也弄出了这么一个阵法过来。”财仙王赞叹道,“可惜了,最终的关键之物,破空界石可是这方世界的稀有之物,谅你这个血脉里的老祖宗也造不成什么大乱子。”

    小家伙好奇地用手指碰了碰让他感受到亲近的蓝光,随后发现自己整根手指都变得湿漉漉的。

    她用伸出舌头小心翼翼地舔了舔,一股清凉的气息涌进了她的身体,滋养着她的周身筋脉,她开心地将翅膀合拢化作了一个扁舟模样的“躺椅”,飘进了蓝光之中慢慢地吸收着那种令她感觉到舒服的气息。

    周围的红蓝光芒愈演愈烈,再加上财仙王对于周边空间的封禁,原本柔顺的光芒已经有了向刚才光明神术“神光贯体”演变的趋势了。

    财仙王的眉心稳稳地悬浮着一道金色的符文,定住了周边的一切动乱,甚至还能够分出心神去照顾一下躺在蓝色光芒上面的小家伙。

    “看来,这就是你那位血脉之影的全部力量了吧。你给本座下套,以为本座是三岁小孩吗?”

    财仙王运起玄功,体内的先天之力同样化为了红蓝二色光芒喷薄而出,只不过从他的体内出现的光芒闪烁着较为神异的光辉。

    如果和风无缺的红蓝光芒比对的话,财仙王的红蓝光芒就是九天之上的龙族至尊,风无缺的么......顶天了小爬虫吧。

    闻到了更让她感到激动的气息,小家伙的眼睛绽放了一种名为“馋”的光芒,从一道蓝光上蹦了起来,扇动小翅膀就想朝着财仙王释放的蓝光一头扎进去,好好的享受一下那种让她舒服的气息。

    “小家伙,闪一边玩去,本座开始办正事了。”财仙王无奈的将她一掌拍开,“如果真弄不好,说不准本座就要送无缺小子去和他兄长作伴去了。”

    他双掌朝前一划,强行隔开了前方的红蓝光芒,将自己身上的蓝光聚集起来,刻画道纹,而红光则是将它裹成了一个球体状,同样刻画了道纹,但是从小家伙躲得远远的这一点就能看出来了,这个红球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一阵悠扬的海浪声传出,财仙王将融入了道纹的蓝色小龟扔向了后院屋子里:“去吧,镇压他。”

    小龟懵懵懂懂地看了财仙王一眼,随后慢慢地一步步挪向了屋子里,身后出现了一道龙龟虚影,慢慢地站在了小龟的背上,它懵懂的眼神中爆射出一股精芒,与虚影一道,张开了嘴巴,发出了似龙似龟的长吼。

    声浪与海浪交织在了一起,形成了一波更为强大的浪潮,淹没了一整栋屋子。小龟慢慢地爬到了屋子的顶端,然后趴下,身躯融入到了浪潮里面,镇住了一切波动。

    而财仙王则是手掌向前一伸,然后五指微微一屈,从小屋中抓出了一道血红色的虚影,随即带着小家伙冲上了天空,去解决一些麻烦。

    “嗯?天空上面哪里来的阵法,这里是皇城啊,我闯进了谁家的老巢了?”财仙王见小家伙扯了扯自己的头发,这才看向了上方,一个布满了上古法则符文的阵法若隐若现。

    就在这时,财仙王手中的红光剧烈地颤抖起来,然后猛地一震破坏了财仙王的封锁,向远处逃去,他运起法眼看了看,一个虚幻的人脸正在朝着他的方向不屑地摇头,随后还抱着双臂张开了嘴,发出了一阵阵嘲笑声。

    “呃......我就一个不小心放走了你,就这么得意吗?”财仙王眯起了眼睛。

    “小家伙,抓紧我的衣服,躲到手袖里去。”等到她抓稳之后扯了扯衣袖示意财仙王。

    一道金光炸开,财仙王的身形飙射而出,在天空中拉起了一道长长的尾焰,财仙王能明显地看到那个虚影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然后转身就朝着西方逃跑,而且红光还燃烧了起来,使他的速度快了不止一倍。

    金光射出,财仙王面无表情地一掌拍了过去,将前方空气压缩成了一个牢笼,上面覆盖了一圈道纹,然后他又推了牢笼一下,朝着虚影飞了过去。

    这个牢笼是他从那个魔法师的白雾锁链之中获得的灵感,然后加以提炼变成了他自己可以使用的道纹,在财仙王不能使用他的法则之力的情况下,阿林大陆上面本身所拥有法则的武技就是他的首选。

    虚影张开嘴无声地咒骂了一声,随后身上出现了一道道绿叶一般的符文,上面叶脉的纹路清清楚楚,而大地上面的一切木系生命在此时不约而同地释放出了自己很小的一部分本源灵气加持到虚影身上,使他的速度更快了一步。

    “这混蛋,哪里学的这种奇怪的献祭之法,这玩意儿不是那些魔崽子的招牌吗。手印,囚!”

    财仙王一抖袖袍,一道巨大的手印出现在了虚影的头顶笼罩而下,上面密密麻麻的刻满了“不坏”、“禁锢”的符文——

    “非要我动用非常手段,有本事你就拉一个更强大的存在过来,本座照样打杀。”金光再次闪烁了一下,财仙王的速度同样提升了许多,伸手就朝着虚影抓去。

    “母亲救我!”虚影大叫一声,努力扭动身体想从手印的指间逃出去。

    但是加持了符文的大手就连指间都被某种神秘的力量充满,虚影每次撞到了无形墙壁上又被弹回来,就连红色光芒都黯淡了不少。

    “本座最近好像真的可以去混一个易道仙人的位置了,说什么来什么,打了小的还真来了个老的,来啊,让我看看究竟是何方神圣,居然能够钻进别人的血脉之中蛊惑,有点像是身外化身的味道呢。”

    最后一句话就是财仙王在心里嘀咕了一下。

    身外化身这种法诀在财仙王那边不大不小也算是个秘籍了,况且这虚影那么弱小,完全不符合身外化身的要求啊,己身太弱是斩不出化身的。

    “算了算了,也可能是什么阉割版本吧,毕竟人的智慧也不可小觑。”财仙王自我安慰道,然后看向了天空之中一尊巨大的树木虚影。

    刚才这虚影的一个树枝重重地刷了一下,直接把大手印给打成了碎片。红色虚影惊魂未定地坐在树顶。

    “哼哼哼,这是什么,玄木帝国的老祖宗么,居然想要和我作对?”财仙王背过双手,默不作声地将红色球体滑到自己的手心扣好,小家伙刚刚想露头就被他从毛孔中喷出一道力量给打了回去。

    大树虚影用最直接的方式回应了财仙王,直接掰断两根最大的树枝打了过来从,其他的树枝则是将红色虚影包裹起来,破空逃走。

    “哪里走,叫一颗大树母亲,你们是精灵族的人吧,给本座留下!”财仙王一声厉喝,抖手打出了那枚红色球体:“接本座一道雷火!”

    红球炸开,赤红色的火焰宛若跗骨之蛆一般黏上了两根最大的树枝,然后财仙王再次使用了浊众生的力量,黑雾冲起将树枝最后一点灰烬给吞噬殆尽。

    道纹一转,黑雾化为了一朵云彩被财仙王踩在了脚下,手袖一挥打碎了空间障壁,就要直接冲入里面追逐两个虚影的踪迹。

    “异端!我们等你很久了,胆敢破坏天空之神留下来保护世人的阵法,你应该永远地滚到深渊里去!”

    一道正气凛然的吼声在财仙王身后响起,他回头看去,一柄蓝白色的巨锤正向他砸过来,上面弥漫的是财仙王难以抵御的法则之力!

    就在这时,身后的大树虚影也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动用了全部的叶子缠住了财仙王,两者居然联手了。

    “该死,精灵族和教堂有勾结?怎么秘档里没有听说,天空之神保护世人的阵法,那是什么玩意儿?”财仙王愕然,“我什么时候又搞破坏了?慢着,那该死的法阵是天空之神的?”

    他在胸前结印,口中嚼了两下,然后张口吐出了一口黑色的火焰握在手中,随后往侧边一拳打了出去:“太危虚幽火,烧穿这片空间!”他拔下了一根头发,运起秘法凝聚了一股庞大的力量注入这根头发里。

    “不是想要干掉本座么,本座现在就给你一道似是而非的气息,我看你要怎么办,至于教堂的人,给我留下来抵挡天罚吧。”

    财仙王阴沉着脸跳入了太危虚幽火烧出来的空间洞口,天地之间的惩罚气息已经浓郁到令人发指的地步了,他借助这种奇异火焰的力量切断了自己的因果联系,得以脱身。

    “伟大的天雷之神啊,我请求你的宽恕,罪人已经......”临走之前,财仙王回头看了一眼,看到的是逐渐消失的天罚之力。

    “什么!”

    再一次用黑色火焰轰开了空间洞口,他满脸呆滞地走了出来,随手将小家伙给扔在了地上。

    “不对啊,天罚怎么会听他们的,哪怕是以身合道的神灵也不可能这样强行干涉天道法则的运转啊,再说了如果有以身合道的‘大人物’在这片大陆的话,我刚刚一进来就肯定会被发现了啊,什么情况......”

    然后他抬头,看见了全新姿态的风无缺。

    “无缺小子,你这是......跑去找哪个御用的仪容大师搞了这么一身行头?是今年的流行款式吗?”

    又是一件让他感到呆滞的事情,眼前的风无缺也是苦笑着看着他,表明这件事情和他无关,他甚至转醒去看镜子的时候吓得失手把镜子给打碎了。

    一头红蓝相间的头发垂到了腰间,原本就是潜在的小白脸皮肤的他变得更加白净了,甚至还散发着淡淡的无色光芒,脸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符文,一直延伸到了手指甲上,充满了水火的真意。

    总结一句话就是,出去逛一圈肯定会被教堂送去裁判所当成异端来处理了。

    “之前让你背诵的那一片古文,本来就是为了提前让你适应一下这种突然爆发出来的力量,但是你这,太夸张了一点。”财仙王整理了一下心神说道,好歹还是有一点自己已经料到的东西,最起码不是都猜错了。

    “先生啊,这都是那个被你带走的虚影给我弄出来的,他说你只是让我的血脉力量觉醒了,但是也只是引出了力量,他教会了我一套刺激......嗯,某种奇怪东西显形的秘法,而且是从血脉之中直接传授的。”

    财仙王皱眉道:“你这是......精灵血脉?”

    风无缺诧异地抬起头:“先生果然博学,那人告诉我我这个是神圣精灵祭司——火精灵大祭司的血脉,并且接受的精灵族信奉的水之神的力量洗礼,只要把两股力量合二为一并且修炼到比圣级实力更高的时候,我就有角逐精灵王的力量了。”

    财仙王听了眉头跳个不停,总觉得,今天这些事情,有点混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