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神仙散的尾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说完,财仙王提气轻身,直接飞到了半空中,朝着凶兽指引的方向赶过去。

    黑光虚化了财仙王的身体,将他的气息隐藏得十分完美,整个人化作了无形的利箭一般飙射到了事发地点。

    不得不说天听还有地府的人无论实力还有心理素质真的是同阶无可匹敌,财仙王在天上看到的情况很简单,无非就是他们被困在了一个小小的海岛上面,然后海兽还有做了各种伪装的战士们里三层外三层地包围了这个海岛。

    说起来简单,但如果没有过人的心理素质,这两个组织里的人就不会那么冷静而高效地斩杀海兽,将一些有用的部位切下,然后迂回防守了。

    “啧啧啧,有点意思嘛。”财仙王笑了两声,他看到了一样有趣的事情——

    一位修为强大的战士被天听的人给盯上了,然后被地府的人找到了机会,射出了他们为数不多的破甲箭矢。

    箭矢显然是经过了高级工匠处理过的,上面铭刻的符文没有一丝一毫的亮光,破开空气的时候甚至没有一点声响。

    一直到箭矢钻到了那人的甲胄上面,符文的力量才爆发出了属于它的光芒,一击破开了那人的防御,随后箭头钻进了他的肌肉之中,爆炸成了带有毒素的金属碎片,让他的脸上迅速染上了一层不正常的暗绿色。

    那人直挺挺地倒了下去,看上去就是被地府的人给一招给成功放倒了,他们的压力也能够减轻一点了。

    但是在财仙王的视角,这人倒下了之后,就被他身后的人给拖走了,然后往他的伤口上面撒上了一小层细细的白色粉末。

    没过多久,战士的脸色恢复了正常,一个鲤鱼打挺弹了起来,然后麻利地套上了一层面具,换了一个样子又继续加入了围杀的行列之中。

    “啧啧啧,白色粉末,还是有奇效的白色粉末。”财仙王的脸色阴沉了下来,“看起来这次真的是钓到了一条大鱼了。”

    判天毫自动从他的袖袍里面飞了出来,在空中轻轻地颤动了两下,财仙王抓住它,在空中写下了一行行秘文,在落款之处轻巧地画上了一个小小的铜钱。

    财仙王伸手指向了帝都的方向,秘文化作了一个漆黑之色的光球射向了气运真龙的力量最为浓郁的地方。

    “等到嬴世那小子那边抽出人手来,你们这些和神仙散有交集的人都要清算清算。”

    判天毫发出了浓郁的黑色光芒,这一次没有遮遮掩掩,反而是犹如巨人给天空拉上了一层黑色的幕布一般,巨大的黑色阴影直接笼罩在了海岛的上空。

    “劫,降世!”

    财仙王向下一挥判天毫,仿佛打开了什么开关一般,黑色的幕布疯狂地落下足以让海兽还有混在里面的人类肝胆俱裂的的闪电海洋。

    足足有婴儿手臂粗细的雷电几乎连成了一道巨大的雷电瀑布从天而降,如果说世界上有雷池的话,那真的是财仙王用某种力量将雷池里面的雷电舀了一瓢出来,泼向了世界。

    天庭还有地府的人面露狂喜之色,从他们的角度能够很诡异地看到幕布上面有一个类似于人影一样的存在向他们打出了一个隐晦的手势。

    这是自己人!

    海兽前仆后继地从海水里面钻了出来,向着海岛上面扑去,由此一来在海岛上面就形成了一层厚厚的水层,简直就是给雷电发挥的一个大好场地!

    财仙王召唤出来的雷电,可不是阿林大陆上面那些什么雷电系的魔法师召唤出来的电火花能够媲美的,这是正宗的天雷!

    细密的雷电降世,宛若这世间精巧的匠人精心织出的蓝色绸缎。无论海兽还是人类,都没有能够反抗的能力,瞬间被雷电砸成了焦炭,就连发出惨叫的机会都没有。

    黑幕撤去,但是放眼看去,这海岛上还是黑乎乎的一片,微风飘过,扬起了一阵黑色的怪风,朝着远处飘去,逐渐落入了大海里面。

    “尔等听令,速速布置下传送阵,折返过后上报,这些人牵扯到了神仙散的事件之中,不得有误。”

    财仙王传音到他们的耳朵里面:“以最快的速度,调兵遣将,天听的人申请将天听阁开到东部沿海,地府人马全员出动,包围那几个疑似动手的家族。”

    “敢有一丝反抗意愿的人,通通斩杀,鸡犬不留。”

    他的袖袍上面上过了一层淡黄色的光芒,一方纯黄色的手帕被财仙王叠好托在了手里,判天毫安安静静地飞了过来,将自己的身体放在了手帕上面。

    财仙王拿起手帕的一个部分,轻轻地擦拭着判天毫的笔身,慢慢地从空中落到了地上。

    “哪位友人,可否现身一见?”

    财仙王朝着幽深的海面望去:“还是说,要等我纠集大军开到你们海族的家门口去,做一顿海鲜大餐你才会出来?”

    他的背后亮起了一道白色的光芒,天听还有地府的人摆设好了传送阵准备开溜。

    而就在这时,海面骤然炸起了一朵朵巨大的浪花,旋转着离开了海面,要将财仙王包裹进去。

    与此同时,一道银光从浪花的背后炸起,为了将自己的速度提升到极致,就连身形都没有掩饰的光芒直接将海面轰出了一道巨大的空缺,目标明确地朝着传送阵的方向飞去。

    “小道尔,焉敢挡吾!”

    判天毫从黄手帕之上跳了起来,轻轻一晃变成了一根比财仙王还高的大毛笔。

    财仙王握住了判天毫,用力一抬、一点。

    浪花仿佛受到了什么牵引一般,凝结成了一股股纤细的水流汇聚到了判天毫的笔尖上,略微浸湿了一点笔尖。

    “困!”

    笔尖上的水流激射而出,后发先至地捆住了那一道银光,将其打落地面。

    “你在和本座拖时间,难道当天下人都是蠢蛋么!”

    判天毫从天而降,笔尖变得无比锋利,撕开了空气,发出了尖锐的啸声,戳向了那一道银光的顶部。

    “上尊饶命,我知错了!”

    和嬴世他们一样的发音!

    财仙王瞳孔一缩,随后将判天毫轻轻地往上一抬,挑开了水流凝聚而成的细线,随后将黄手帕盖了上去。

    不等银光里面的生物松一口气,黄巾力士的大吼就从里面传了出来,隐约传来了另一种惨叫。

    过了一会儿,确定了天听还有地府的人已经成功脱困之后,财仙王这才把手中的黄帕翻开——里面躺着一条正不断抽搐的小银鱼。

    “传......传说中的黄巾力士,那您肯定就是传说中的上尊了是不是?”

    出乎财仙王意料的,这小银鱼虽然在抽搐,但是看到了财仙王的那一眼开始,鱼眼里面就传达出了一种名为“喜悦”以及“好奇”的光芒,就连身上细密的鳞片都发出了点点银色光辉。

    好像心情很不错?

    财仙王皱眉看着小银鱼,再次有了一种自己的身份以及目的已经被昭告天下并且广为传唱了的错觉,并感觉到了脑部传来一种疼痛感。

    “小姑娘?”财仙王用食指弹了弹小银鱼的头部,随后将手帕轻轻放在了地上,等待着她的回答。

    “上尊啊,小的我无意和你争斗,我刚才就是想借着这一个传送阵把我送到另外的地方而已,我有重大的事情。”

    小银鱼欢快地拍了拍自己的尾巴,显得很是活泼:“我从老爸的库房里面偷出了一粒珍贵的海珠,这样就不怕自己被太阳晒成银鱼干了。”

    “讲重点。”财仙王皱了一下眉头,催促道。

    “回上尊,小的要跟你说的是关于神仙散的事情。”

    几乎是在“神仙散”三个字刚刚被小银鱼说出口的时候,天条罪典飞了起来,拆分成了细小的颗粒封锁住了周边的区域。

    “把你知道的东西都说出来吧,如果本座满意的话,赐你一番造化也是可以的。”

    “回上尊,有一次偶然偷听到了我老爸和一位前辈的对话,好像说神仙散是由什么东西的骨头还有什么......”

    财仙王莫名地在小银鱼的脑袋上面看出了一种叫做“皱眉思考”的神情。

    “诶,我怎么,不记得了。”

    她的鱼尾巴拍动的频率高了几分:“诶,我记得当时老爸和那些人说话的时候,那些词都是我会读的啊,我可没有在功课方面偷懒。”

    “记忆消融的手段。”财仙王淡淡地说道,“看来你老爸的身份地位不低。”

    “你刚才说,神仙散这种东西,是由什么的骨头为主料做出来的?”

    小银鱼呆了呆,随后看向了财仙王:“诶,我不记得了诶,真的是有什么骨......什么东西做出来的?”

    得了,这小东西的实力不够。

    财仙王无奈地摇了摇头。

    “罢了,也算一个很好的消息了,这是给你的造化。”

    他摸了摸袖袍,从里面掏出了一颗小水球,里面包裹着一小撮像是粉尘一样的东西。

    “这玩意儿是龙鲸的骨头磨制出来的粉末,特别这是一头渡化龙劫失败了的龙鲸王的粉末......”

    财仙王毛病发作,刚想跟小银鱼解释一番这东西有多珍贵。

    “呃......算了,你们应该连什么叫做化龙劫都不知道,说了也是白说,你只要记得这对你的血脉提纯很有效果就好了。”

    以财仙王的眼力,自然能够看得出来小银鱼是在走哪一条道路,给出的宝物自然是十分符合的。

    “多谢上尊,敢问您的名讳,到时候我一定会让老爸带一点特产来感谢您的。”小银鱼的眼中闪过了渴望的神色,显然是发现了那里面的东西对她有大用处。

    “不用了。”财仙王屈指一弹,将她送进了水里面:“本座有要事在身,就不帮你炼化骨粉了,自去找人帮忙吧。”

    天空的云彩陡然变化了方位和布置,一小块若隐若现的白色尖角裸露在外,宣示着一个异物的存在。

    天听阁,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