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百二十八章:初见端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周家的祖宗?”

    周惑歧“咯咯”的笑了起来:“你在逗我笑么,本少爷拿你们的命去换我周家的老小才是真的。”

    一股股比刚才更加狂暴,但是也更加灵活的灰色气流从周惑歧周身的窍穴之中激射而出,凝结成了一柄柄灰色的长刀,逼近了那几个白袍人的要害。

    “为什么不信呢。”那个说话的白袍人从口中喷吐出了一枚散发着灼灼灵光的丹药,凌空悬浮在了周惑歧的面前。

    “户庭缩影囊,你,你是那个老家伙?”

    周惑歧一愣,这丹药上面残留着的力量波动是他无比熟悉的,那个老家伙自创的户庭缩影囊才会显现的法力波动。

    但是这样子,也不像那个老家伙啊,带了人皮面具?

    一时间他感觉到了世界对他满满的恶意。

    “那这么说来......”

    一柄柄灰色的长刀并没有撤销,反而是朝着那些白袍人的周身要害更近了一步。

    “你们几位‘高人’,露个面给我看看怎么样?”

    周惑歧眯起了眼睛:“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们大概都是我周家的几位老祖宗吧。”

    “唉,惑歧,不要怪老祖们心狠手辣,实在是看不下你这么浪费自己的天赋了。”

    “这次天丑先生想出来的这个办法,虽然说有点过于激进,但也不失为是一个很好的办法让你明白自己的道路。”

    周海夏走了进来,对着周惑歧慈祥地笑了笑:“就像你说的那样,去天听那里领一份物资,你们几个小孩子都去外面游历吧。”

    “去做你自己,去寻找你心中,最为正确的答案。”

    “周家的事情你不用担心,这只是我们周家和陛下约好的剧本而已。”

    周惑歧从某个地方的传送阵之中走了出来,然后按照规定流程一招将那个显露在外地传送阵地基给摧毁得一干二净。

    这是天听的硬性规定,这个传送阵被摧毁了,自然有地府的人通过某种方法接收到这个消息,然后再往另一个地方布置新的法阵。

    依靠着这种即时的信息传递以及精细的布置,或许到了现在都没有多少人知道嬴世手上还有这么两大势力。

    就算是那些王公大臣,也只会知道帝都以及整个东部帝国活跃着一股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地下势力,估计他们做梦都不会想到是嬴世布下的局。

    等到周家的人全部走光了之后,财仙王踏入了天听阁的中央控制中心。

    映入眼帘的是极为复杂的各类密密麻麻的,用各类水晶以及魔法宝石制作而成的屏幕在一块散发着蓝色光芒,缓缓旋转的大陆块附近转动。

    底下的人正在热火朝天地忙着自己的事务,看上去虽然乱得像是一个毫无规划的菜市场挤满了正在讨价还价的大叔大妈,但是里面的人走路都是遵循着自己的路线,丝毫没有打扰到自己的同事。

    “赶紧的赶紧的,西南方向有一帮白痴在秘密传播邪神教派,让地府的人去给那边的宗教势力知会一声,把这消息卖个好价钱,让他们狗咬狗。”

    “主管,这里有一个文件需要您签字,天听和地府合力派过去的人员被一帮人操纵凶兽围起来了,他们请求天听动用大规模远程杀伤性武器进行紧急支援。”

    一个脸上带着金丝眼镜的男子走了过来,将手中的文件交给了财仙王:“东南沿海一带,我们的人被那边的家族势力给困在了一个小型的海岛上面。”

    “以他们所持有的辎重,再加上斩杀兽群能够获得的食物等物资,他们最多能够坚持个四天,请主管定夺。”

    财仙王拿起了文件看了看,挑了挑眉头:“居然要动用三架最高等级的云炮,有天听和地府的人合作居然还有拿不下的势力,你们是干什么吃的。”

    这句话不是骂那些陷入了危险之中的基层人员,而是骂那帮评定任务标准的人员。

    天听和地府里面有一套系统是信息互通的,那就是任务评定系统,由他们这些经验老到的人员评估任务的危险程度,并且以危险程度来划分报酬以及所需实力标准。

    里面的人员情况复杂,有从第一线退下来的老兵,也有从外界秘密招揽过来的评估专家,也有嬴世自己从三教九流里面挖过来的异人。

    简单一句话,这么多的人混在一起,居然出现了任务评估的错误。

    男子眼镜腿附近的皮肤留下了一滴滴冷汗,如果换一个脾气暴躁一点的主管,这次评定任务的负责人们少不了要被送进天听内部大牢里面走一遭,享受一下无微不至的“关爱”。

    “大人,这次好像跟上次兰家的事件有关。”

    男子定了定神:“那些人就是当时将军所说过的那些和兰家秘密合作贩卖军火的那一帮家族联盟。”

    “联盟?”财仙王转了一下脑袋,脖子以上的整个头颅就像猫头鹰一样几乎转了一个对折,然后看着旁边这个男子。

    “本座记得,似乎这只是一个家族和兰家在掺和吧,怎么现在又蹦出了一个家族联盟。”

    “怎么回事?”

    按理来说,一个大男人做出这样的动作,在有些人看起来很搞笑,但是男子站在他面前就感觉像是在面对一头从上古活到现在的凶兽一般,那种来自血脉之上的差距让男子灵魂在剧烈颤抖。

    “这是最为糟糕的估计。”

    男子深吸了一口气,拿出了另外一份文件:“据我们的调查,那些兽群之中出现了数头圣将级别的大型凶兽,以我们先手调查出来的那个家族的实力,不可能供养得起。”

    “就算是有合作关系,能够同时请动那么多的圣将级凶兽,这其中的代价也不是他们能够承受得起的。”

    男子推了一下自己的金边眼镜:“所以,信息部的人大胆判断,这个家族身后有人在支持着他们。”

    “东部沿海那一带的家族本来就有抱团倾向,出现这么一个严重的情况也不足为奇。”财仙王随手将文件丢到一边去,然后把头扭正。

    “以后说话的时候,注意一下你的用词,联盟这个词汇,并不是一般的,松散的合作关系能够指代的。”

    “我懂了。”男子微微躬身,“请问大人,这个问题我们要怎么解决。”

    “用不着使用云炮。”财仙王淡然道,“我亲自去,我就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男子身体一颤,眼镜腿都因为这次剧烈的颤抖从耳朵后掉了下来,他连忙用手接住自己的眼镜,让后忙不迭地劝说财仙王。

    “大人,您应该坐镇天听阁,这样才符合我们天听阁的行事规划标准。”

    “那按我们的标准来说,你一个圣者级别的魔法师,为什么要戴上眼镜,闲得慌么?”

    财仙王活动了一下手脚,朝着控制中心的出口走了过去。

    “我身为一个文职人员,带金丝眼镜是很正常的。”男子强调道。

    “嗯。”

    财仙王头也不回:“本座身为一个编制外人员,不尊调度也是极为正常的。”

    他拍了拍男子的肩膀:“这两天看起来,你的能力不错,所以说我走之后这里的调度情况就交给你了,不要让我失望。”

    财仙王启动了传送阵,独自去向了事发地点。

    一道白光闪过,随后又消失不见,财仙王使用道法,在不开启另一方传送阵的情况之下降临到了这一边。

    天听和地府的人已经被围起来了,他现在也不好得确认那几个家族是不是有备而来。

    如果他们真的探查到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的话,那么大大咧咧地开启传送阵跑过来就是一个极其愚蠢的做法了。

    小心无错。

    财仙王随手一掌湮灭了传送阵的痕迹,然后在原地用特殊的符号留下了信息,告诉地府的后勤公务人员这个区域的传送阵布置全部废除,等到危机解除以后再行考虑。

    “在哪里呢。”天条罪典拆出了两根竹简一样的物事悬浮在了财仙王面前,后者默默地拨弄着两根竹简,寻找着天听地府人员的气机。

    走了一会儿,财仙王就能感受到一股强劲而又带有咸味的海风扑面而来,面前的沙滩上高高竖立着一颗颗椰子树,一群小动物在树上树下打打闹闹,争抢着树上同类打下来的椰子。

    “哦对了,为什么要这么麻烦呢?”财仙王收起了天条罪典,手上变出了一堆散发着浓烈香味的水果。

    那群打闹着的动物们仿佛时间定格了一样停了下来,然后整齐划一地转过头来,看着财仙王手中的水果,眼中露出了垂涎的神色。

    “小家伙们,告诉我,你们血脉之中告诉你们的,哪一个方位最让你们害怕,告诉我,这些果子就是你们的。”

    财仙王看着那些呆呆的动物,有几只甚至因为注视着自己手上的果子,被椰子正中脑门倒地的,不由得摇了摇头。

    小动物们似懂非懂地歪着头看了财仙王一眼,然后叽叽喳喳地争论起来,最后还是一头体型比较大的兽类发出了尖细的吼叫声,让族群的声音平息了下来。

    它蹦蹦跳跳地来到了财仙王脚下,亲昵的用自己的头蹭了蹭财仙王的膝盖,后者身上那一股温柔,自然的气息,让它很有一种想要亲近对方的冲动。

    “你是说,那个方位的大海,传来了让你们觉得会出现灭顶之灾的恐怖气息?”

    天地之间的兽类本来就有一股最为干净的灵性没有消失,它们往往能够感受到天地之间传来的一些信息用于保护自身。财仙王觉得这可比他现在靠着自己半吊子的易道法术测算方便快捷多了。

    小兽吱吱吱地叫了起来,然后直立起来,连比带划地对着财仙王示意了起来,总的来说就是表达了一下自己感受到的东西,就是动作不怎么好看罢了。

    财仙王看向了那个方向,皱着眉头感受了一下,然后摸了摸它的脑袋,将瓜果放下:“干得好,小子,你帮了本座大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