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七章:晴天霹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先生莫不是看错了。”周惑歧干巴巴地笑了起来,“这周家有无数,州家,粥家,舟家比比皆是,为何偏偏是我周惑歧的周家。”

    “本座没有骗你,自己看吧。”财仙王抖了抖袖袍,“‘天听’秘阁巡视整个东陆,为何偏偏在帝都停留了数日。”

    “为了这数日的停留,本座到时候也要去平定一方叛乱,你说本座会不会花费这么大的代价骗你玩?”

    “不可能!”

    周惑歧脸色狰狞,全身上下一股股混沌之气围绕,将他的周边空间直接破坏,重组为了天地间的元素。

    “我周家时代忠良,当时那该死的升仙散,如果不是我周家老祖耗尽心血,以星辰推演的手法算出了那一丝求生之机,帝国怎么可能会有如此盛况。”

    “本少爷不服!”

    “你不服也得服,把你拉到这里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我要就地逮捕你。”

    财仙王一展袖袍,拘罪链如同灵蛇一般窜出,上面附带了一丝仿佛能够开天辟地的金色光辉,一招就将周惑歧周身开天辟地的异象给撕开,牢牢地锁住了后者。

    “压入大牢,自有人审问你,你若老老实实地将你们周家一些可疑的迹象交代出来,兴许还会少受一点苦头。”

    财仙王看着从不同方位钻出来的白袍钳住了周惑歧,将后者的全身筋骨用奇门兵器给锁了起来。

    “成与不成,就看你的了。”

    财仙王一挥手,身形遁入虚空之中,向着南方某处飞去。

    “拘罪链,好像听风无缺说过这玩意儿,这不是传说之中地府阴兵用来收拾鬼魂的吗,怎么我被这东西锁住也是一点神通法力都用不出来。”

    周惑歧面色阴沉,他刚才外放的那种重组地水火风的混沌之气在这拘罪链之下却是一点用处都没有了,混沌之气直接被锁链吸收了去。

    “为什么找上我周家,你们应该知道我周家世世代代都是忠心耿耿,为什么拿我周家开刀!”

    拘罪链没有限制周惑歧的说话能力,他对着那一众正在调试刑具的白袍怒吼起来。

    “还请周大少爷谅解,我们受着朝廷的俸禄,自然要为陛下办事,再说神仙散这等邪物,理应消失在这阿林大陆之中。”

    一位白袍手持长鞭,在一锅红彤彤的,滚烫的汁液之中浸满,随后狠狠地一鞭子甩到了周惑歧的脸上。

    啪。

    一声清脆的“炸响”,周惑歧俊俏的脸蛋上溢出了点点鲜血,和那鲜红的汁液混杂在了一起。

    那人显然是用刑的一大高手,那火红的汁液涂在了周惑歧的脸上,顺着伤口缓缓地流动,进入了他的脸部皮肤之内。

    “疼!”

    拘罪链微微一颤,发出了丁零当啷的细碎响声,周惑歧下意识想要动用自己的《天地开演法》将那汁液化作纯正的力量排出体内,但是他无奈的发现,拘罪链不仅让他力量无法外放,甚至还加入了先生的一道法力,现在他已经无法动用任何法力了。

    “当真是,不留情面啊。”周惑歧心中悍勇之气勃发,伸出舌头将那些汁液尽数舔到了自己的嘴里,仰头咽了下去。

    “不愧是周家下一代的家主啊,这种熔岩附近生长的强力辣椒配合其余药物做出来的汁液都有本事吞下去。”

    一个白袍男子目露精光:“难不成这位小少爷的身体是用金铁制成的。”

    “少废话,用刑!”

    一个人手持剪刀,将周惑歧的头发、眉毛什么的都剃得干干净净,甚至连眼睫毛都随手两剪刀将其剪短了,现在只要周惑歧眨一眨眼,就会被自己的睫毛给扎得生疼。

    “老夫当年的子嗣就是因为吸食了神仙散,这才死于乱军之中,今天你若是不把事情交代明白,少不得要吃更多的苦头。”

    那老者将辣椒汁涂到了周惑歧的眼睫毛上面:“老实交代,你们周家近些年和什么大势力有过来往,交代清楚了你还可以完整地从这里出去。”

    另一人则是拿着一截线走了过来,默不作声地将其放到了锁链里面。

    “哈哈哈,什么大势力,我周家最近结交过的大势力就是......”

    那截线上猛然爆发出了一条条凝结成线的电芒,将周惑歧电得手足发麻身发颤,感觉大脑都快变成一堆浆糊了。

    “聚电成线,并通过器物将其外放出来,呵呵呵,墨家这两年手段见长啊。”

    周惑歧甩了甩头,努力使自己变得清醒起来:“本少爷乃是周家下一代家主,有本事就上更狠的刑罚来啊,目前这些,撬不开本少爷的嘴巴!”

    “还请大少爷稍等,更狠的来了。”

    几位白袍人发出了渗人的怪笑声,动作整齐划一地从袍子里面掏出了一个个黑乎乎的小罐子。

    “食金蚂蚁蚁后与普通蚂蚁杂交出来的品种,虽然说可能牙口并不能够撕咬金铁,但是咬一口人肉还是可以的,大少爷认为如何呢?”

    一位白袍人不紧不慢地用一个小刷子在周惑歧的脑门上刷着一层散发着浓郁肉香的油脂。

    “哎呀,差点忘记了,蚂蚁这么小,有的是方法能够钻进锁链去,我何必花这么大的功夫。”

    他一拍脑门,仿佛真的将这关隘忘记了一般,大大咧咧地将所有脂肪倒在了周惑歧的头上任其流下。

    用刑罚,特别是对掌握了重要消息的人用刑罚,应当是攻心为上,就像拜入宗教门下总有一套复杂冗长的仪式用给弟子收敛心神一般,老者现在的每一个动作都是为了让周惑歧的内心防线崩溃。

    这是从外面牵来了两头足有千斤的大野猪,老者依葫芦画瓢一般将脂肪倒在了两头野猪的身上。

    那俩畜生不知好歹,居然还哼唧哼唧地将流下来的脂肪给舔进了肚子里面。

    旁边的白袍人将手中的一罐蚂蚁倒了下去,红色的蚁群一接触到那脂肪之后仿佛像是吃了什么大补纯阳的药物一般,整个身体变大了一倍,随后毫不客气地张开了下颚狠狠地撕咬起来。

    两个白袍人分头行动,一个人将那一截电线从周惑歧的身边拿开,放出电芒将那野猪电得浑身发颤,无法逃走。

    另一个人则是将周惑歧的眼睛狠狠地拉扯开来,将一块放大镜摆在了周惑歧的面前,让他清楚地看到野猪被蚕食的场景。

    那人的力道用得极大,让周惑歧眼角都留下了点点血水,那辣椒汁又顺着裂口流进了些许。

    一股火辣的痛苦感席卷了周惑歧,这时白袍人将自己的手移开,前者的身体下意识地眨了眨眼睛,想要消除那种不适的感觉。

    “啊!”

    一阵更加强烈的剧痛刺进了周惑歧的脑子里面,鞭笞着他的灵魂,撕咬着他的神智。

    不知道那个动手剪了他头上毛发的人到底是有多精细的灵魂力量,居然将他的眼睫毛末端修剪得尖锐无比,一闭眼仿佛就像是钢针戳眼一眼剧痛。

    眼珠的剧痛,特制辣椒汁钻进眼眶里的剧痛,外加眼角那汁液渗入了身体之内的辣痛,再加上刚才被电流席卷全身的后遗症还存留着,周惑歧感觉身体都不是自己的了。

    “嘿,嘿,嘿!”

    周惑歧狠狠地一咬牙齿,硬生生崩掉了自己的几颗大牙,混杂着口水,血水、辣椒汁喷了出来。

    “要不是本少爷心智坚韧,或许现在就应该是大小便失禁了吧,不过本少爷可不想出那洋相。”

    越是这种时候,周惑歧心中的那股“逆”气就越发膨胀。

    想他长那么大,有谁敢向这么对他,顺畅了那么久,居然敢有人这么对他!

    “一帮混账,敢要违逆我的,都要死!”

    《天地开演法》中的混沌之气缩成了一团,但此时却是剧烈地颤抖了起来,反而自动地向内坍塌,原本的灰色变得越来越深,体型也是越来越小,仿佛化作了一个最为深沉,最难以捉摸的点。

    “去他大爷的神仙散,我不相信周家有这等垃圾的存在,你们,不过是想要把我周家拉出来做个替罪羊罢了。”

    “如果我有像先生那样的实力,如果我只是一个人,我怎么会在这里忍气吞声地被你们折磨,简直是愚蠢至极。”

    “我就是我自己,我就是周惑歧,你们这帮蠢材,都要去死!”

    那个小小的漆黑圆点炸开,化作了最为漆黑的天空从周惑歧的身体里面飘了出来。

    拘罪链发出了剧烈的响动,上面一道道黄红色的力量飘了出来,想要再限制住周惑歧的力量。

    但是那一幕黑天仿佛带有着周惑歧的倔强与恨意,能够将原本力量限制住的拘罪链,在这里确实不太行得通了。

    “破!”

    周惑歧一声暴喝,拘罪链断成了几截,掉落在了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黑色的力量席卷全身,周惑歧瞬间感觉自己的身体重新被他掌握在了手中,毛发全部长了出来,伤势也被那黑色的力量治疗好了。

    周惑歧御使着力量捆住了几位白袍老者:“告诉我怎么离开这里,你们可以活,不然你们都要给我留下来陪葬!”

    “不要想着可以逃走。”

    周惑歧麻利地拿出了一套套黑色小球连成的链子捆住了他们:“只要这东西离开我周身十米,就会自动爆炸,堪比古老者级别的爆炸绝对能将你们送到另一个世界。”

    “告诉我,哪里可以走出这个方块?”

    一个老者叹息一声:“果然是一个祸害,连你家老祖宗都要杀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