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百二十六章:分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那些神灵虽然有天生道则所限制,但吾等的修炼功法确实逆天而为,升华自身的存在,对于那些神灵来说,刚好是对症下药。”

    财仙王皱眉道:“如果真让他们得到了功法,那些限制可就是他们最好的灵药了。”

    “既然如此,那岂不是说明一件事情。”风无缺皱眉道,“在先生你们那边的世界之中,神灵已经成为了最低等的种族了?毕竟他们的弱点什么的都被掌握了。”

    “不,先天神灵的强横不是你们能够想象的。”财仙王摇了摇头,“时间,空间,命运,甚至是一般的元素力量,先天神灵就相当于天道的儿子一般,能够彻底掌握道则,运用它。”

    周惑歧眼睛一亮:“那岂不是我们修为足够的时候就可以去猎杀那些神灵,将它们体内的道则融合到我的功法之中,增进修为?”

    “也就你和司徒守拙的功法能够如此肆无忌惮。”财仙王摇头,“就像风无缺还有叶妖,他们两个只能够瞄准那些水、火以及木系的神灵。”

    “那就好办了,找时间做一票吧。”司徒守拙冷笑一声,手中的大型玉符亮起了灰色的光芒,仿佛感受到了主人心中的杀意。

    “好了,随我去一趟吧。”财仙王说道,“那些东西还不是你们能够触碰得到的,先给你们找一个合适的身份才是正常。”

    他手拿出了判天毫,在叶妖的头上轻轻地划了两笔。

    虚空中、宇宙中、周边方圆数百里的青木灵气凝聚成了一道道碧绿色的光芒灌入了叶妖的体内。

    周惑歧目瞪口呆地看着这院子里的草木枯萎下去,然后又以更快的速度窜起了几十米高下,散发着的生命力凝结在了一起,比他的生命气息还要强!

    叶妖欢笑一声,娇小的身体迅速拔高,身后的两片小翅膀变成了一套精美的绿色长裙裹住了她的身体,一张绝美的脸蛋笑嘻嘻地朝着财仙王作揖。

    “多谢师尊呢,这一次化形的体验应该能够减少我几年的苦功。”

    “撬动天地的力量为我所用,这一次也是给你们演示一下,我等修士,运用天地法则一定要像吃饭喝水一样熟练。”

    财仙王淡然道:“随我出发,去刑部的据点给你们加一个身份,以后也好办事。”

    周惑歧从自己的储物玉佩里面摸索了一下,走到外门口时扔下了一辆豪华的马车:“就用这个吧,宽敞一点,到时候还方便做手脚。”

    司徒守拙在自己的玉符上面写写画画,轻轻一挥,四匹骏马跳出了玉符,仰天发出了无声的嘶鸣,随后他咬破手指,轻轻地一挥,四滴鲜血滴落在了上面。

    风无缺和叶妖一同发力,刚才财仙王虚空造物凝结出来的那几块石头被他们用法力揪了过来,鲜血以及符文一同融入了石头里面。

    那马形状的符文得了鲜血以及凭依物,直接将那石头延展、变形,化作了四匹栩栩如生的灰色壮马,正一脸不耐烦地被财仙王套上了各种物事。

    “这力量真不错,就不知道我的功法能不能做到这种效果。”

    “别逗了。”司徒守拙登上了马车,“这只是我最近领悟到的一点新玩意儿罢了,顶多算个幻术什么的,不是那种真正的虚空造物。”

    “还有这种操作?”周惑歧一愣,随后当仁不让地再次担任了马车夫的角色,只为了好好地观察一下这四匹灰色马。

    “走着!”

    周惑歧一甩鞭子,马车车身上浮现出了一片片青色的符文,凝聚起了道道清风,减轻了马匹的负担。

    “诶呀,好像忘记了,这些又不是真的马匹,为什么还要开启这个阵法耗钱。”周惑歧一拍脑袋。

    但随后不等他关闭阵法,一股绝强的动力将他甩到了马车的车壁上面,就连他也只能够勉强握住缰绳,让自己不从马车上面掉落。

    四匹灰色马马蹄之下出现了朵朵白云,马车“一跃而起”,朝着天空的某处飞了过去。

    与此同时,一阵黑光飘过,将马车的身形掩盖了去,就连那些修炼有成的法师都不一定能够找得到马车的踪迹。

    “司徒——你这个混蛋又坑本少爷!”强劲的风压扑面而来,周惑歧哪怕运转功法都觉得一股憋闷的感觉往,说话都不利索了。

    马车越跑越快,最后甚至割裂了云彩,在天空上面留下了一道道明显的痕迹。

    周惑歧听到马车里面传来了司徒守拙含糊不清的骂声,马蹄之下的一道道白云逐渐放大并飘出,弥补了那些明显的痕迹。

    “何方妖人!前方是我帝国禁区,还不速速退开。”白云之中冲出了一队身着白色全身甲的男子,硕大的金属翅膀张开,就这么悬浮在了马车前方。

    “再不停下,我们有权将你击杀,云炮准备!”

    更远一点的地方,一朵硕大的白云逐渐变形,聚成了一根巨大的炮管对准了马车,符文的力量在里面奔腾咆哮,仿佛就要喷发而出一般。

    “本官行事,尔等速速退开。”

    一道赤红色的流光在马车之上凝聚,化作了一个人面鬼身的影子对着那些军士咆哮。

    “原来是管事的到了,散去云炮!”

    身着甲胄的军士们站在一旁,目送着马车朝着前方的区域驶去。

    “我没看错吧,那一根炮管里面凝聚着的,是古老者级别的力量?”风无缺在马车里面吞了一口唾沫,“而且是力量没有完全凝结的状态,这是什么防备级别?”

    财仙王轻轻笑了笑:“欢迎来到我现在主管的部门,刑部暗堂——‘天听’!”

    马车冲出了云彩之后听了下来,周惑歧这才有机会正视前方,但这一眼却让他瞬间呆滞了下来。

    前方,是一座巨大的空中楼阁!

    纯白色的楼阁四四方方地杵在了空中,说是楼阁,其实更像一块巨大的,方正的石块。

    周惑歧放眼看去,凭他现在被《天地开演法》强化过的眼力也没有能耐在这个大型的方块上面找到什么缝隙。

    一切仿佛会浑然天成!

    财仙王等人从马车之中走了出来,御气排空停在了马车前方。

    “周惑歧,把马车收起来吧,再过去一点就要接受搜查了。”

    “我是不用了,你们几个肯定要被盘查一番,不过有我在,想来没有什么大问题。”

    “不要吧,师尊,我可不想被一帮臭男人盘查。”叶妖戴着面纱,语气很是不爽:“那我还不如保持着以前的形态过来呢。”

    “别傻了,你保持着那种形态来到这里,说不准就被里面的人给降妖除魔了。”财仙王摸了摸她的头,“放心,天听里面有的是女性。”

    走到了这方块下方,风无缺等人不免接受了一番细致的盘查,这才被允许和财仙王一起通过阵法进入了这个巨大的方块之中。

    “全通过阵法取代一般的交通方式,这得花多少钱?”周惑歧等人很是好奇地看着周围光怪陆离的场景,一种他们从来没有见识过的手段逐渐在他们的眼中铺开。

    “比起这里所代表的意义以及贡献,这点花销算得了什么。”财仙王他们走进了一个充满着古意的房间里面。

    “有了这种间隔的传送阵以及最为重要的,用重兵把守着的转接点,哪一个部分出现了无可挽回的问题,都能够启动最后的禁制将那一个区域炸成灰烬,算是防御手段的一种吧。”

    财仙王拿出了一个个令牌以及一套套纯白、纯黑色的长袍扔给了风无缺他们几个。

    “这是你们在天听以及地面组织‘地府’的身份,令牌上面有着注意事项,自己好好地看清楚了,两个组织由我全权负责,相当于把控了东部帝国的信息命脉之一了。”

    “‘天听’负责巡视各大行省,州地的情况与外部维稳,‘地府’则是主要负责精细化的工作,监察万物,相当于一般的情报组织。”

    他说道:“刑部每年的大半开销都用来维护这两个组织,相当于嬴世那小子在帝国里面的两只健壮的臂膀。”

    “这是一个机会,同样对于你们来说有着巨大的好处。”

    财仙王眯起了眼睛:“接下来一段时间里,你们就各自出发,接下两个组织发下来的各种任务,磨练自身,并且收集一切对我有用的信息。”

    “总有一天,本座会返回我自己的地方,我不知道你们会不会跟着我一起,所以,你们现在必须先成长起来。”

    “本座不是你们的父母,不可能站在你们身后一辈子。”

    他一挥手,几个储物戒指落在了他们的食指上:“去吧。”

    一道强横的空间波动传出,分成了不同的的区域将风无缺他们送了出去,落在了东部大陆不同的地区。

    “戒指里面除了一些物资,任务的明细也都在里面了,不突破到下一个境界,不要回来见我。”

    周惑歧在一旁发愣:“先生,那我怎么办?”

    财仙王看着他沉默了一会儿:“我觉得,让你掺和目前这一档子事情,比你去完成几十个任务有帮助得多。”

    “如果你明见内心,照亮了自己的前路,比一切都值。”

    “你看看吧。”财仙王扔出了一叠文件,“关于你们周家的。”

    周惑歧将信将疑地将文件拿在手上看了起来,入眼的第一句就是——

    “神仙散主谋,疑似周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