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五章:缘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庙祝的脸色没有变化,而是慢条斯理地把手上的勺子收了起来,缓缓地坐了下来,盯着财仙王那一张脸看了好久。

    “嘿。”他突然笑了起来,“仙王大人真是驻颜有术,那么老了居然还拥有如同一个青年一般面容。”

    “真是让小老头好生羡慕。”

    “您的来历,其实我们也不甚了解,您已经见过了陛下,他当时称呼您为‘尊者’的时候,我也在场。”

    “我知道,这种充满着古意的称呼,对您的有着一定的震撼力。”

    庙祝的眼中满是坦诚:“那些古书里面,有着一些我们根本看不懂的字眼,但奇怪的就是,我们一眼看过去,脑海之中就自然而然地响起了那个字的读音。”

    “仙。”

    “凭借着这些古书里面的秘文,我们东部帝国研制出了那种强力的‘法文’,或许在您看来,那应该是次一等的‘道纹’才对。”

    “由此,我们才能够在强大的宗教面前立足,让神权不敢过多地侵犯皇权。”

    “我东部大陆的子民,才不会成为那只会诵经敬神的宗教徒。”

    他对着财仙王鞠了一躬:“我知道这句话可能会冒犯到您,但是实话来说,现在的宗教之中,很有一些坑蒙拐骗之徒,仗着自己的身份,以一种近乎于‘劫掠’的手段享受荣华富贵。”

    “而那些子民呢,用他们辛辛苦苦从地里面刨出来的吃食换取了金银,换取了美酒,敬献给那些无用之徒。”

    “我们不甘心,我们不甘心让我东部帝国的子民变成他们的奴隶,所以我们有了各种政策,甚至连陛下的祖宗辈顶住了大部分的压力,下达了政策开放,开海开市的政策。”

    “在外来文化的冲击之下,东陆的情况才有所好转。”

    “现在的东部大陆就是一个大杂烩,各种情况都有,就连璀璨教堂的信徒都存在着。”

    “为了让这一切都有一个了结,我们知道了您的存在。”

    “耗费了巨大的代价,我们知道了您的一点消息。”庙祝面带尊敬,“从那时起,我们时时刻刻都在关注着你,等到玄木帝国的事情发生之后,我们请动了一位擅长空间穿梭的长辈,将您带了过来。”

    “不过有一点他没有料到的就是,您的那七尊黄巾力士。”庙祝苦笑道,“这位老祖现在还在自己的洞天里面养伤呢。”

    “你们是用什么方法知道了我的存在。”财仙王眼中闪过了一丝惊惧。

    按理来说,就连诸天万界里面那些和他同辈的道祖妖神们都没有找得到他的位置,但偏偏这里的“土著”们就做到了!

    “方法是嬴世陛下想出来的,具体的小老儿我也不知晓。”庙祝摇了摇头,“依稀记得,知道了您存在的那几天,陛下的脸色都是苍白的,感觉一阵风就能够陛下吹跑一样。”

    根子还是在嬴世的身上么。

    财仙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这样就不好做了。

    他和嬴世只是交易,他的报酬已经拿在手上了;原本以为过来问问庙祝会有一点收获。

    “不好办啊。”

    庙祝笑了笑:“其实先生如果去询问陛下的话,相信他一定会告诉你方法的。”

    “还是算了吧,我还真怕这小子到时候给我说些什么奇怪的要求出来。”

    财仙王摇了摇头,收回了天条罪典,解除了防御限制:“打扰庙祝了,告辞。”

    “恭送先生。”

    财仙王并没有通过遁法返回他们的宅院,而是默默地走在街道上,使用望气术看着那磅礴无比的气运真龙,心中仍然疑惑重重。

    “气运真龙也没有什么毛病啊,那嬴世找到自己的手段应该只有当时他使用的那一圈黑色的光芒了。”

    “果然,能够让气运真龙这种破灭万法的力量与其结合,嬴世也不是一般人。”财仙王心中暗笑。

    “这天下人世家被他骗得团团转,最终还是会被他拿捏致死吧。”

    屋中,庙祝的脸色阴晴不定,连那一锅散发着浓香的汤汁也没有心思去享用了,他绕着屋子不断地转圈,最终做出了决定。

    “不行,这等大事,果然还是要去和陛下商量一下。”庙祝轻轻挥手,“来人,准备车架,我要去一趟皇城!”

    嬴世斜躺在一个巨大而华丽的沙发上,享受着美姬递到他嘴边的水果,随后轻轻一指点在了美姬的眉心上,如同情人之间的游戏。

    一股轻微的灵魂波动震荡而出,嬴世将那女子放在了一边,这才对着庙祝说道:“他来问你了?”

    “陛下,先生如同那些古籍之上说的,确实是那种有道高真级别的人物,并没有强迫小老儿,但我总觉得这是一个隐患,不利于我们两边的合作开展。”

    庙祝脸色满是凝重:“虽然这样说是大不敬,但是这位仙王大人确实是一个巨大的炸弹,不知什么时候,什么地点,就会把我们东部帝国炸成碎片。”

    嬴世摆了摆手,说了几句不痛不痒的场面话之后让庙祝回去,自己则是抬头看着屋顶,两眼之中的光芒透过了一层层建筑,看着那气运真龙。

    不,或许是说,抬头看着那气运真龙身旁缠绕着的,散发着高大磅礴之气的九柄长剑。

    “先生,不会背叛我的,只要我是一个明君,只要我东部帝国子民安居乐业,先生就永远是我的最强后盾。”

    嬴世看着长剑,仿佛是在看着自己最为尊敬的长辈。

    “你们,不会骗我的,对吧?”

    财仙王自从回到了府邸,坐在石凳上面,手指尖不停地敲打石桌,不断思考着嬴世的力量,以及自己的身份泄露问题。

    “帝王心性,这一点是无可避免的,但是为什么,嬴世那家伙会对我如此放心。”

    财仙王食指用力过猛,直接将那从北地极寒之处运过来的岩石桌子戳出了一个洞口,旁边的风无缺等人看着暗暗咋舌。

    “就算是本王当年,要不是皇室由我坐镇,这国家之中随便来一个比较厉害的异人,都会引起官方的重视。”

    “这嬴世,到底为什么会对我那么放心。”

    他现在真的感觉到了一阵憋闷,按道理来说他和嬴世之间只是一场交易,但是财仙王自己也心知肚明——他其实欠了嬴世一个不大不小的人情。

    他的一身修为几乎消散殆尽,要让他施展大法力,大神通,通过命运长河,甚至是通过因果之力来寻找当年的后手,完全就是痴人说梦。

    而他从嬴世的库房里面拿出来的神物,可是库房里曼,嬴世珍藏之中最好的那一批。

    就算自己通过各种正常渠道找到了留下来的后手,谁知道会找到什么,会不会对自己有用。

    而且还有可能会被各种渠道来源的那些大势力盯上,到时候就真的没有办法好好地进行自己的计划。

    “啧,人情债真是难还。”财仙王指头又一次用力,这次直接是以点破面,一张石桌直接碎成了粉末,被清风一吹就消散开来。

    “先生,那桌子可是价值十万两黄金的,可是修炼之中不可多得的宝贝啊!”

    风无缺从一旁窜了出来,满脸心痛:“虽然咱们不缺钱,但是这种东西可是基本上有钱都买不到的啊。”

    “想要?”

    财仙王打了一个响指,虚空之中的力量崩散为了最基本的灵气,一股让风无缺等人无法看透的运转方式剧烈跳动了两下。

    咚咚咚,几声闷响传了出来,跟那石桌一模一样的巨型岩石掉了下来,将一地的绿草砸出了深深的印记。

    “本座的实力虽然消散殆尽,但一些基本的物质转换还是没有问题的,施展混元劫虽然风险极大,但是对我来说却是一等一的好药物。”

    财仙王淡然道:“那黑天秘符,换做之前,那是肯定做不出来的。”

    风无缺眼珠子一转,随后建议道:“既然如此,先生何不重操旧业,再开一家神秘小店。”

    “一来可以收集信息,二来还可以收集一些凡俗钱财之上的那些......气息用来恢复,想来应该是极好的。”

    到了现在,风无缺他们多少能够猜出一点财仙王所需要的东西,后者也没有怎么隐瞒他们,以风无缺周惑歧他们几个的智慧当然能够猜出一点来。

    “不行。”财仙王摇头,“至少要等这一阵子的风头过去了再说,现在我们也是不大不小处于了一个漩涡的中心,如果现在还不明哲保身,那些和我们作对的势力只会更加警惕,或者说直接鱼死网破地拼一场。”

    “我的那些东西肯定有一些被那些混蛋给收走了,我目前还不能冒这个险。”财仙王苦笑道。

    “也是本座失察了,没想到自己的损耗那么大,还远远没有那种能够压服天下的水平。”

    “东部大陆的水很深,周惑歧跟你们说的那个量一神教,我也出去了解了一下。”

    财仙王说道:“他们教派只信奉虚空之神以及下属的神灵,一手空间秘法玩的确实不错。”

    “以这天地空间为‘一’,用自己的能力去丈量这个‘一’,然后得到神鬼莫测之机,不要说还有那不知什么地方冒出来的虚空之神。”

    “结合嬴世给我的情报,肯定是哪个神灵得到了修士留下来的一部叫做《大虚空周天无缺秘法》的功法,然后传下来的教派。”

    财仙王站了起来,指着周惑歧他们几个严厉地说道:“以后严禁和那些神棍搞在一起,这些功法我知道跟脚,我更知道那些劳什子神灵练了符合他们体内法则的功法的时候有多恐怖。”

    “千万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