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十二章:隐藏起来的大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武装小队的人马不停蹄地往过道的方向冲去,刺客从重装步兵的脑后伸出了手,然后甩出了数枚闪烁着冰冷光泽的飞镖砸向了过道里。

    叮叮叮几声脆响,飞镖在墙壁上打出了点点火花,为首的那人瞳孔一缩,举起手来做了一个警戒的手势,然后掏出了自己的武器。

    其余人同样听到了那个奇怪的声音,颇有默契地改变了队形,将魔法师护在了队伍中间,手中同时拿出了自己的武器,魔法师则是默念咒语,释放出了探测魔法。

    一般的豪门家族里所用的墙壁都是用从深海运过来的岩土,然后大家心照不宣地浇上了金属汁液混合而成,为做防护法阵或者埋伏某种威力巨大的杀伤器械做准备。

    但是也不可能挡住一位九级刺客灌满了斗气的飞镖。一般的结果都应该是一声闷响过后飞镖插入了墙中。

    为首的人再次举手,示意大家停下,然后又单独对那个重装步兵和刺客下令,重装步兵收起了自己的双手盾牌,随后掏出了两个小一点的盾牌,屈起手臂护住上半身,慢慢地一步步前进。

    刺客则是摸了摸手指上的储物戒指,然后指间扣好了各色各样的防护符文,然后在嘴里也叼起了一个,像刚才一样贴在了队友的身上。

    “哼哼哼,不错嘛,居然看出了我这墙壁的虚实,不过,我这可是妥妥的土墙,甚至没有浇灌过金属汁液,只是刻上两个金刚不坏的符文而已。”财仙王看着他们,不屑地摇了摇头。

    重装步兵慢慢地朝着出口挪动,眼睛四下扫动,看着那一盆盆拥有者各式各样神奇效果的“盆栽”双眼冒火。

    他突然觉得这次的任务酬金给得有些少了,他们累死累活地去斩杀一个疑似圣级实力的强者,但却只能拿到区区五百万金币的酬金,最后还要上交一部分给联盟里做运转资金,不公平啊!

    他闷吼一声,身上爆发出了强大的黄色斗气,再一次闷头向前冲去,一往无前,有什么阻碍撞碎了就是。

    “该死!他中了幻术。”刺客看向了自己一个指间早已碎裂的守护卷轴。

    强行忍下了被他突然爆发的斗气打得涌动的气血,双脚狠狠地在他的背上一踹,借助着这股反推力回到了队伍中央,大吼道:“组阵,神树的庇护!我们被发现了。”所有人毫不犹豫,拿出了准备好的卷轴一同捏碎。

    “晚了!”财仙王冷笑着向下挥手。

    一只雷光包裹的手从过道上方落下,砸到了刚刚亮起的绿色光芒上,碎裂声不绝于耳,队伍所有人吐出了一口鲜血,被压倒了地上抽搐不停,八方正气天雷侵入了他们的肉体,压制了他们体内的防护力量。

    “这位大人,可否出来一见,在下三语,是这次小队的队长,请大人手下留情,我们一定会给予前辈足够的补偿。”为首的人颤抖着站了起来,恭恭敬敬地说道。

    他暗中打了个手势,要小队成员抓紧时间恢复,最好要做好逃跑的准备。

    “大人有所不知,其实我们是万脸盟的成员,这次是受到了大皇子风无印的事件符文委托,这才来冒犯了大人。”

    “哼哼哼,原来亚林迈瑟是大皇子那边的人,难怪收个东西推三阻四的。诶我说,就算你不拖延时间,我也会帮你们恢复的,我也想看看,你们合作究竟有多厉害,传说万脸盟的组合都是能够越级斩杀的超级组合。”

    一个带着烈焰之神面具的人出现在了三语他们面前,他挥了挥手,直接洒出了一片绿光滋润了他们的伤体。

    “用出你们最强的配合,只要能够伤到我一下,这过道里的东西你们都可以搬走,你们干了什么,我不追究。”

    所有人默不作声地站了起来,等待着三语的命令。

    “既然是这样的话,动手!”

    三语厉喝一声,自己抢先拿起长剑向财仙王的胸口刺去,同时左手拿出了一叠爆炎符文一甩,砸向了财仙王的四肢。

    魔法师法杖往地上一插,念起咒语,双手往四周一挥,仿佛无穷无尽的雾气笼罩住了这一片区域几位剑士闪烁着斗气遁入了雾中。

    隐藏在队伍最中央的是一个来自璀璨教堂生命女神的信徒,他吟唱起女神的赞歌,身后浮现出了一个绿色的美丽身影。

    她手中拿着一架竖琴,手指轻轻地波动,传出了一道道绿色的丝带状物体进入了队友们的身体,时刻为他们增强着力量,恢复肉体疲惫。

    一道光华闪过,财仙王伸掌一接,以肉掌握住了刺客的匕首。

    “给我过来!”财仙王的手臂仿佛无骨一般扭动起来,缠住了刺客的手腕,把他拖了过来。

    “请你吃一掌。”

    财仙王淡淡地说道,他无视了三语砸过来的爆炎符文,左手伸出一掌印在了刺客的胸口。

    “以我神的名义,信徒是不可以受伤的!”生命女神的信徒吟唱起另外一首赞歌。

    注入刺客身上的绿色丝带陡然变大了数倍,所有绿色的力量凝聚在了刺客的胸口上,挡下了财仙王的一掌。

    随后丝带变得笔直,后面一位剑士不知何时移到了信徒的旁边,用力握住丝带往后一甩,将刺客送回了雾中再次等待时机。

    “刺!”信徒大吼一声,那一团绿色力量还有丝带融合在一起,随后炸开化作了一道道纤细的尖刺扎进了财仙王的周身衣袍,上面马上就竖起了密密麻麻的倒刺。

    后面的剑士抛弃了手中的长剑,换出了一对镶嵌着力量晶石的手套,牢牢地握住了绿色丝带,显然是不打算让财仙王再次移动了。

    “上!”

    三语不再纠结于自己的符文没有奏效,甚至自己的直刺都被财仙王随手拿过刺客的匕首斩断。果断下达了斩杀指令。

    “天地之间的神灵啊,赐予我力量,困住我们的敌人吧。”先前释放了白雾阵法的魔法师同样大声吟唱起来,雾气化作了一股股粗壮的锁链把财仙王从头到脚包了一个彻底。

    雾气一散,就显露出了刺客的身影,他捡起了先前剑士扔在了地上的长剑,往里面蓄满了斗气,然后不要钱似地贴上了十数道提高锐利程度的符文,然后由信徒亲自动手,双手握住绿色丝带一甩,带动了刺客在半空之中不停旋转,随后直接朝下扔出了手中的长剑。

    他居然把长剑当做了飞镖来用!

    而周围的一应队员也不再躲藏,纷纷冲出来动用自己最强大的武技,燃烧了自己的斗气打出了最强的攻击。

    “区区限制,给我开!”财仙王怒喝一声,身体一晃,也就是震开了周身的绿色尖刺,白雾锁链虽然看起来模糊了一点,但还是牢牢地锁住了财仙王。

    “四极已出,八荒已定,唯我出世!”财仙王眉心出现了一个灰色的符文,放出了一丝丝灰雾,罩住了他全身。

    以财仙王中心的一个区域都模糊起来,所有攻击以及限制都仿佛失去了目标,财仙王明明就站在那里,但是没有什么能够命中他,白雾锁链找不到目标,缠绕住了一些攻击过来的队友。

    “该死,散!”魔法师气得浑身发抖,然后连忙解除了这个魔法。而刺客的“飞剑”则是一路向下,洞穿了地面继续向下钻去,不知最后去向何地。

    “不错,居然还有人学会了一丝半点的法则之力,我还不能反抗,但是搞笑吧你们,号称越级斩杀的你们就这么点实力?出来!”

    财仙王一声轻喝,信徒顿时感觉到自己的左脚踝被什么东西给拉住了,他低头一看,血肉模糊的重装步兵用左手抓住了他,然后用盾牌锋利的边缘削向了信徒。

    “啊!你是亡灵法师吗?”一声惨叫过后,剑士连忙拉过了信徒,同时脚上蓄满了斗气踢出,将重装步兵踢飞了出去,然后扔出了一卷卷轴,叫道:“光明之神啊,请降下您的神光,净化面前的邪灵吧!”

    六级神术——神光贯体!

    重装步兵的脑袋被白金的的神光打出了一个圆形的洞口,然后神光一路灼烧而下,将他的尸体烧了个对穿。

    信徒哆嗦着落下了一个又一个魔法,但也仅仅止住了鲜血。

    他突然转头看向了财仙王道:“没有那种亡灵的死亡之气,我的魔法并没有净化到亡灵之气,你是如何操纵他的!”

    最后一句话十分惊骇,在他们的认知中,只有亡灵法师才能够操纵尸体,还有一种傀儡师能够操纵用各种材料搭建而成的机械,但是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人能够直接操纵尸体还没有涉及亡灵之气的!

    “呃,难道你们不知道,就算是教堂,也会使用一种叫做‘血肉傀儡’的东西么,只要有人在里面,就能够直接操纵尸体,甚至其余材料构成的物品。很不巧的是,前一段时间教堂的人刚刚对我用过这招。”

    一提到血肉傀儡,所有人脸色都变了变,这一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居然还和璀璨教堂有牵扯。

    嗯?好像有哪里不对,他们转念一想,那究竟是什么东西在里面操纵。

    一道娇小的绿色身影一跃而起,冲到了财仙王的怀中滚来滚去撒娇,然后又跳起来抱住了财仙王的半边脸蹭来蹭去,随后又可怜巴巴地给财仙王看了看刚才被白金色的神光碰到的翅膀,上面略微有一点焦黄之色。

    “要你过来我这边你不过来,现在好了,出事了你反倒是过来给我诉苦。”财仙王无奈地笑了笑,“我又不是没有办法操纵那个尸体,你觉得好玩自己钻了进去,我能有什么办法。”

    他抬起了左手抹过了焦黄的部分,就像擦拭污渍一般擦掉了焦黄色的部分,翠绿如初。

    小家伙笑嘻嘻的亲了财仙王一下,然后落在了他的肩膀上,轻轻地甩动自己的小腿,一脸好奇地看着财仙王面前一脸狼狈的万脸盟众人。

    “好了,看来你们合力的一击无法伤到我,那么现在轮到我了,我说,你们回答。”财仙王说道,“刚才那个白雾锁链,是什么魔法,怎么会涉及到了法则部分,你也别给我乱扯,我分得出来。”

    魔法师无奈地笑了笑,随后站了出了,道:“这是我耗费了前十年在万脸盟中的所有联盟贡献所得,传说是从某个神秘的遗迹之中发掘出来的,然后被那个发现者放到了联盟之中,具体的我就不知道了。”

    “那个所谓的事件符文,风无印是怎么得到的?”财仙王问道。

    这种神奇的东西在刺客公会的秘档里也标注了属于绝对少见的物品,通常是需要祖祖辈辈做出了对联盟十分重大的贡献,才可能得到事件符文的供应,但是一年也就有一两枚左右。

    假如说是玄木皇室和万脸盟有过长期合作,但是为了一个几乎不可能和他争夺皇位的皇子,风无印怎么可能用出这么一个珍惜物件。

    “关于这个,请原谅我们不能告诉你,我们的灵魂里有限制。只能这样说,风无印皇子后面,还有人。现在,请先生出手吧,我们已经有了觉悟。”

    三语苦笑了一声,然后闭上了眼睛。

    吃这种职业饭的人,早就有了准备,不是杀人,就是被杀,高风险和高回报向来是融为一体的。

    “金转朽,浊众生。”财仙王一掌拍出,无穷尽的黑气侵蚀了武装小队的身躯,尸骨无存。

    面对敌人,同样要有准备,绝对不能留其余地!

    “好了,丫头,我们下一个目标,就是风无印了,现在先去找找无缺小子,看看他究竟蜕变好没有。”财仙王拍了拍肩上娇小身影的脑袋,摘下面具走回了后院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