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百二十四章:开门见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啧,空间转移秘法,周惑歧居然领悟到了这一层了。”风无缺一瞪眼,话语之中满满是羡慕。

    “祸害的天赋确实厉害,在这么发展下去,很可能会被他领悟到了空间切割秘法,我这里很是有几套大威力的符文可以配合一下。”

    司徒守拙皱了一下眉头:“算了,这等秘法还是有点不太适合在大庭广众之下施展,毕竟涉及到了空间这种‘神灵’级别的力量。”

    “对啊,量一神教那帮人,放在以前,如果看到我这种秘法,估计就要用各种手段把我收进去了。”

    周惑歧跳下了马车,低声说道:“小心一点,这里可不是山河庙堂或者说西方大陆,虽然说宗教的力量在这个地方很是混杂,但是潜势力也不小。”

    “像先生那种直接狠狠地将璀璨教堂扇了一巴掌的事件,在东部大陆很难发生。”

    他低声说道:“大家都知道我们的功法是个什么级别的,所以说......”

    “小心,小心,再小心。”

    “一如先生所说,这个世界上超越了古老者这个等级的存在是有的,或许先生不怕,但是我们几个就完蛋了。”

    周惑歧冷声说道:“我可不想被人家再一次打断了骨头扔到一个该死的地方。”

    而财仙王前方,那位兰家主一脸紧张地看着对方,而旁边一位稍显年轻的男子,身着着一套金色的大袍子,仿佛就跟财仙王是两个极端一般。

    但是这位明显是来自金火宫的门徒心中同样忐忑,刚才自己的师叔被对方这位一身暗金色长袍的男子一声咆哮给灭杀了,目前的兰家已经找不到更加强大的存在了。

    这个府邸对于兰家来说性质同等于一个帝都和兰家大本营的中转站,家主在此坐镇应对帝都的诸般变化。

    他们对于东部帝都的安全性很是放心,也不是多大的本土势力。

    所以说,这些人绑在一起还不够财仙王戳一指头的。

    财仙王向前丢出了一个金元宝,兰家的人下意识往后退了几步,做出了防御的姿态。

    “别跟我说什么以大欺小,强买强卖,本座用这一个金元宝买下你们兰家这一座宅院,理由大家心知肚明就好了。”

    “一个金元宝,便宜你们兰家了。”

    “无知小儿,难道欺我兰家无人?”

    一个沉闷的声音从兰家主后面传来,风无缺皱了皱眉头,他从这个声音里面听出了一股子沙场的杀气,那种充斥着金戈铁马的煞气。

    “本座不和你扯其他的。”财仙王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神情,“本座只是来探路的。”

    财仙王反手将一个筒状的物体扔到了天上,炸开了一朵绚丽的红色烟火,凝结出了一柄滴血的长刀模样。

    周惑歧他们震惊地看着周围那一群看热闹的家伙犹如金蝉脱壳一般从自己的各色衣服里面蹦了出来,手持着从怀中拿出来的强弩一个跳跃,从四面八方跳进了兰家的大门,手中的强弩对准了兰家的一众人等。

    “第一先生,感谢你为帝都的治安以及精神安全做出的贡献。”一个身着重甲的男子对着财仙王行了一礼,随后挥了挥手。

    三队穿着整齐的士兵踏着整齐而快速的步伐从大门处鱼贯而入,将那些手持强弩的同僚给保护起来,脸色冷静地看着惊慌失措的兰家众人。

    “兰锤,你兰家犯事了!”男子冷哼一声,“你们兰家居然勾结东部海族贩卖我东部帝国的重要军事装备。”

    “刑部的人可是在等着你们呢。”

    那位叫做兰锤的中年男子脸色一阵变幻,随后怒吼出声。

    “什么叫做‘勾结东部海族’,大人这话可是要凭良心说啊,我兰家世世代代生活在中部大陆地区,有什么能耐去勾结东部海族!”

    “虚则实之,实则虚之,本将为什么要给你解释那么多,你的那些废话还是去解释给刑部的审讯师听吧。”

    “拿下!”

    士兵们拿起了自己手中的盾牌以及长枪,慢慢地逼近了兰家一众人,等到他们的长枪已经几乎戳到了那些人的胸膛上时,手持强弩的人将他们手中的武器放下,拿出了一根根泛着幽蓝色的长针。

    兰锤的脸色在看到长针的时候就变得更加难看了:“锁魂针,看来第一先生的手腕真是超出我的想象啊。”

    财仙王耸了耸肩:“对付你们这种舍弃了国家利益的暴徒,我相信使用什么手段都是不过分的。”

    然后他暗中传音:“呵呵,就是本座污蔑你的又能够怎样,这里已经处于戒严状态了,别妄想那些人把事情给传出去,就你们一个兰家?”

    “相信我,金火宫,还有你们兰家的本家,现在已经被刑部的秘密部队给剿灭了。”

    兰锤眼睛一下子瞪大了:“第一天丑!你这个无耻败类!祸不及......”

    一个士兵用自己手中的长枪狠狠地一戳,直接将兰锤戳了一个透心凉,鲜血如同喷泉一般射了出来,顺着枪杆“滴答滴答”地落在了地面上。

    他看着那些士兵,灵魂之中骤然闪过了一道惊雷——这些士兵铠甲的模样,和他以前见过的没有半点相像。

    这是哪里来的势力?

    将领用自己的脚尖将那一块金元宝挑起来送到了兰家主的怀里:“拿好吧,兰家主,或许这就是你这一辈子最后能够调动的一笔资金了。”

    随即他对着财仙王笑道:“感谢这位先生的举报,虽然你们的交易是在我们来之前进行的,但是这毕竟涉及到了我们的案子之中,还是要请你向上面报备一下。”

    到了这个时候,兰家的人怎么还不会明白,他们以为的第一天丑,根本就不是什么“在帝都没有一丝一毫势力的人”!

    在帝都之中能够调动军队,并且这过来的将领还如此配合第一天丑睁着眼睛说瞎话,两人分明就已经是串通好了的!

    “都说你们这些该死的老家伙,人家可是山河庙堂的第一教师,怎么可能没有什么依仗,都怪你们这群愚蠢的老家伙!”

    一个青年尖叫起来,刚才兰锤的那一声大吼虽然没有把话说完,但光凭那最后的三个字已经足以说明很多东西了。

    他们兰家完蛋了,就连他们留在大本营里的亲戚朋友,也一并完蛋了!

    “我举报,第一大人,我举报兰家和哪些东部海族有染,我要戴罪立功!”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有了这么一个人开头,兰家人内部狗咬狗的架势愈演愈烈。

    原本财仙王还在和周惑歧讨论到底要用什么手法才能够让他们“心甘情愿”地接受这一个罪名,没想到他们已经自己“交代”了。

    “哼,本将向来师出有名,别把我们当做什么滥用职权的蠢货,带走!”

    他一挥手,士兵们架着被锁魂针封住了全身修为的一帮“犯人”走出了兰家。

    既然现在已经变成了“自己的家”了,风无缺等人大大咧咧地走了进来,然后打量着兰家的布置,讨论着自己日后要住在哪一个小庭院里面。

    “那就是先生你在刑部的秘密部队?”周惑歧好奇地问道,“那些人可不是什么善茬,先生你是怎么压服他们的?”

    “打一顿那不就完事了,都是我手底下的兵,本座露了两手,打断了他们大统领的几根骨头还有半扇肋骨,然后又用药物给他接回去了。”

    司徒守拙一阵沉默,开始仔细反思自己的“所作所为”,觉得自己的手段与自己的老师相比起来还是那么的“幼稚”以及“单一”!

    “这很先生,接下来我们要干什么来着?”风无缺还有叶妖对着财仙王竖起了两根大拇指,然后问道。

    “等。”

    财仙王淡然道:“刑部尚书给我传了一句话,嬴世最近会有大动作,让我们注意配合一下,必要的时候拿一帮不知所谓的人来开开刀。”

    “这样么。”周惑歧若有所思,看来自己的老师真的是一个绝佳的掀棋盘的“暴徒”,就连当朝皇帝都能够看得出来,这位大爷的最大“优点”是什么了。

    “这是给你们的资金,把兰家的那些看着不爽的东西全部拿去贱卖了吧,另外再从外面请一些厉害一点的泥瓦匠什么的,对外宣称要将房子重新装修一遍。”

    财仙王甩出了一些稀有的魔法材料以及几个阵盘:“钱从那些人给的见面礼里面出,时间不够的话用这些东西去请一些会法术的人过来帮忙,记得要去相关部门报备。”

    “趁他们工作的时候,把这几座阵盘安置好,不要有什么差错。”

    “本座出去一趟。”

    一道黑光席卷了财仙王全身,带着他顺着因果关系去到了庙祝的住所。

    庙祝佝偻着身躯,小心翼翼地伺候着自己身前的那一小锅散发着腾腾热气的汤汁,时不时地拿起一个小勺子舀了一点放进了自己的嘴里。

    过了一会儿,他满意地将锅盖放上去,任由火舌舔舐着锅底,随后转过头来对财仙王说道:“让先生见笑了,小老儿就好这一口,请问先生这次来有何贵干?”

    “这汤汁做的不错。”财仙王随口敷衍了一句,然后掏出了自己的天条罪典:“我这次拜访,是有事相求的。”

    天条罪典脱手飞出,无声地化作了点点黑色的光芒包裹了他们相见的这一座小屋子,隔绝了任何可以偷听的手段。

    庙祝拿着小勺子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随后脸色也正式起来了。

    “我想知道的是......”

    财仙王眯着眼睛看向了庙祝,眼中的光芒仿佛要将面前的这个人看得无比透彻。

    “谁告诉你的,本座的名讳,还请庙祝告知。”

    “财仙王这个名号,你们应该不知道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