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三章:震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先生,说实话我没有看懂你最后那一脚。”

    月光之下,几个人坐在了周惑歧专属的小院里面,十分悠闲地吃着一些应季的珍奇瓜果,讨论着刚才在兰家的所见所闻。

    “既然是给他们一个晚上的机会,为什么还要把那个家主给弄晕过去,这不是自找麻烦么?”风无缺不解。

    “我们当然是去找麻烦的。”司徒守拙笑了笑,在叶妖动手之前抢了她的一枚果子扔进了嘴巴里。

    “等到明天去‘接收’兰家的宅院,肯定会遇到阻拦,到时候我们就可以一口气将整个兰家的脸面给踩到脚底下。”

    “如果兰家主不晕过去,那么吃亏的很可能只是兰家几个分支,但是他们对付我们,是整个兰家的授意,这个场子肯定要找回来。”

    财仙王说道:“周惑歧,查到那个什么上师的功法来源了么?”

    面前一个玉佩闪烁着晶莹的光泽,从中传来了周惑歧的声音。

    “查到了,这个是兰家的大本营那几个州地的本土宗教,唤作金火宫的一个小地方。”

    “根据我周家的资料显示,这金火宫本来是兰家扶持起来为了和外来宗教斗争的一枚棋子,掌握的功法顶死也只能够修炼到古老者初级阶段。”

    “但就在几年前,这金火宫不知道得到了什么造化,门中居然直接出现了五位古老者,配合兰家镇压了周边数个州地,硬生生将自己的地盘扩张了数倍。”

    “金火宫势大,兰家也改变了对于金火宫的对策,从扶持改为了公平合作。”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金火宫又出现了两个古老者级别的存在,还和万神庙的人搭上了关系,称金火神尊是万神庙烈火娘娘座下的听讲童子。”

    “由此一来,两边势力的主次就对调了过来,金火宫顶替了兰家,成为了那几个州地真正的无冕之王。”

    几年前么,那应该就是嬴世的手笔了。财仙王点了点头,这倒也是符合嬴世他们几代人制定的政策。

    “周惑歧,再翻一翻,找找有没有什么万神庙还有金火宫的一些来往信息。”

    一阵阵纸张翻动的声音传了出来,过了不久,周惑歧的身影出现在了小院的门口。

    “找不到了,毕竟这金火宫和一些大势力还是没有可比性,只是崛起的速度过快才被我们家族给记录了下来,再详细一点的信息就没有了。”

    财仙王抿了一口清茶,到了现在,就算是他也不得不佩服嬴世一家三代人的那种决断还有心性。

    管中窥豹,从金火宫这么一个小小的宗教势力就能够看得出来,嬴世他们在整一个东部帝国的掺进去的沙子可是不算少。

    但整个帝国的面积何其广阔,嬴世他们肯定有着一套更为完整的体系在负责这方面的事情,单从其复杂的程度来看,已经不亚于一个大型的行省所要负责的政治事务总和了。

    他想起了周惑歧所说过的那件事情,一个户部的官员在很短的时间里就解决了冗杂的事务。

    “这小子隐藏下来的东西不少嘛,看起来比我后来的那一帮人唯实是留下了不少的好东西。”

    财仙王放下了自己的茶杯,仔细思量着其中的关节。

    风无缺等人见财仙王如此,各自找了地方修炼去了,没有再打扰后者。

    财仙王的食指不断地轻轻敲动这石桌,思考着嬴世到底在打着什么主意。

    “原本以为这小子只是在那几个大型的宗教里面掺了沙子,没想到小小的一个宗教也能被他用各种方法混杂在了一起。”

    在他看来,现在的宗教势力,由嬴世以及那几个大型宗教——天秘教、万神庙、量一神教这三教在整个东部帝国博弈。

    前者很可能只是想把水给搅混,然后逼迫着那三个教派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之下胡乱下棋,更是将这一整个棋盘搅得乌烟瘴气。

    在财仙王这种知晓了前因后果的旁观者看来,整个信仰界的争夺已经变成了几只大号的蜘蛛织出来的网交相重叠,一只小虫子进来,都有可能引起蜘蛛的战争。

    “不过本王可不是什么小虫子,本王是养蜘蛛的。”财仙王拿出了一窍清风在手中把玩,“蜘蛛想要咬人了,那就吃掉吧。”

    “有必要先去打通一下关节呢。”

    次日,周惑歧大大咧咧地坐在了马车上,抄起自己身旁的一根软鞭就朝着前面甩了过去:“走了,你们两匹不干活的,给本少爷动起来。”

    两匹身躯巨大的黑马长嘶一声,四蹄翻飞朝着兰家的方向飞奔而去,财仙王等人默默地坐在了马车里面,掀开了帘子看着外面的风景。

    “周家未来的家主亲自拉车,这个派头已经够大了吧。”风无缺吃着下人专门去外面排队买的一家老字号狗肉烧饼,身边摆着一杯帝都特产豆汁。

    “不得不说身为一个西方人你可真是适应性强。”司徒守拙同样啃着一个大大的狗肉烧饼,“只不过这么一搞的话,周家可就真的是被打上了我们的标签了吧。”

    “今天出门的时候,你们没看到么,周惑歧那几个长辈的脸色就跟吃了什么一样。”

    财仙王点了点头:“就算是周小子以前再怎么胡闹,这种大事面前肯定会有长辈来管教,可是他却偏偏这么做了,啧啧啧。”

    车内一群人发出了意义不明的笑声,周惑歧隔着一层都感觉到汗毛倒竖。

    “这帮人,又在考虑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了。”

    他笑了笑,又甩了一鞭子:“吁!”

    “兰家主,出门迎客了!”

    周惑歧手中的那根软鞭朝着门口两个迎客的侍卫打了过去,一股燥热的火元气附着在了软鞭上,给那两个侍卫的铠甲来了一次开膛。

    “啊!”

    两个侍卫身上的铠甲没有那种为肉体隔绝异常温度的功能,只见他们的身体迅速被火元气给包裹了起来,化作了两个火人倒在了地上。

    财仙王走下了马车,司徒守拙在他的后面发动了玉符,一刀将那两个人的头颅给砍了下来,由于火元气在剧烈燃烧,就连一滴鲜血都没有留在地上。

    门内的人看出了事情不对,果断抛弃了他们的同伴,将大门狠狠地关了起来,将特制的金属门闩给塞上,启动了大门口的防御符文。

    “赶紧去向家主汇报,有人打上我们兰家了!”一行人惊慌不已,就连一个管事模样的人都有点慌了神的样子,只记得让下人们赶紧去通报家主。

    那个兰家主醒过来的时候第一时间将他的心腹管事给派到了门口值守,千叮咛万嘱咐只要财仙王一出现就赶紧通报。

    但他没想到的是,对方没有按照贵族相见的套路来,而是直接杀上门来!

    “你们几个小家伙,让开。”

    财仙王看着身前颜色已经变得蓝汪汪的大门,一股股黑色的力量围绕在了他的右手上,准备强行破门。

    天条罪典自行分解,化作了细微的金属颗粒包裹住了财仙王的右臂,一股股黄红色的力量同时也包裹住了右手。

    “中!”

    在周惑歧他们的眼中,这一拳毫无花哨,简简单单的一招直拳轰到了大门的防御禁制上面,浊众生的力量腐蚀了禁制,让财仙王这一招直接打在了门上。

    轰隆!

    一声巨响,两扇大门应声而碎,化作了细小的木屑激射到了后面,割掉了一大片花草。

    而那些用自己的肉体堵着门的人则是一声惨叫都没有发出来,化作了满天的血雾。

    “好狠毒的第一天丑,还我兰家儿郎命来!”一声怒喝,一个散发着光热的金红色光团朝着财仙王飞了过来。

    光团在空中展开变化,前端凸起了数量极多的尖刺,如果这一招打中了的话,换做了其他人,身体一定会变成了一具破破烂烂的皮囊。

    “雕虫小技,吼!”财仙王张开嘴巴一声大吼,一道威严的白虎法相出现在了他的身后,和他一起发出了暴虐的咆哮。

    一股锋利无匹的庚金剑气从财仙王的嘴中迸射开来,后发先至,反过来将那一个光球切成了数个小块,消散在了空中,而里面的人,也已经别金红色球体的高温给烧成了灰烬。

    “本座不管这是你们兰家和金火宫签订了哪条协议之后联姻的产物,本座今天就是来寻仇的,跟兰家无关的人,现在马上滚出去,本座绝不追究。”

    一些兰家找来的侍女还有下层的工人急忙从大门的位置跑了出去,就在这时一个身着下等服装的男子从怀中掏出了一柄短刀,朝着马车上的周惑歧就砍了过去。

    “周家少主,助纣为虐,今日就叫你死在这里。”

    来者燃烧了自己的生命力,浑身上下亮起了血色的光芒,短刀上面除了这血色的光芒之外,还有一丝肉眼难以观测到的绿意附着在了刀刃上,显然是一把淬了毒药的好装备。

    “开!挪!”周惑歧轻喝两声,右手两指划出,瞄准了这名刺客的上半身。

    风无缺刚刚拿起了白锤想要给对方一个狠的,冲出了马车之后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幕。

    仿佛有神灵的手在波动空间的琴弦一般,那死士身边的空间仿佛被空间之神挪动了似的,下半身在跑,而上半身停留在了原地,脸上的表情还保留着刺杀的狰狞。

    “何方宵小,也敢来和本少爷作对,难道你们兰家,想要和我们周家开战么!”

    两匹大黑马仿佛受惊了一样扬起了前蹄,又狠狠地落下,将那死士的下半身碾成了粉碎。

    同一时刻,上半身才像是得到了指令一样喷发出了数量可观的鲜血,周围窥视着这里的人,都不由得在心里暗自发寒,这是什么妖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