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下马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两位男子脸色一变,随后似笑非笑地看着财仙王:“第一大人,里可是我东部帝国的帝都,不是山河庙堂那种地方,你在这里,可不能随便杀人,否则城防卫一到就不好办了。”

    “哦,那你们这帮蠢货就能够随便杀人了?”财仙王冷笑一声,一掌推出。

    那漫漫黑夜之中传递过来了一丝丝若有若无的阴风,在场的那三人无不感受到了一股让他们毛骨悚然的力量在向他们逼近。

    就算是那个没有任何修为在身的女子,都感觉到了自己的灵魂惊恐地缩成了一团,哀嚎着让她赶紧远离这个地方。

    不然,就真的是身死魂消的结果!

    不出所料,那两个男子身上爆发出了两道颜色各异的光芒护住了他们的身体。

    他们的家族派遣他们出来,自然是有一手准备的,但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财仙王居然亲自出手!

    阴风吹拂,直接无视了那两人身上的守护秘宝,带走他们浑身的骨肉,吹熄了他们的灵魂,以后他们活着的痕迹,估计就只剩下他人心中那随时可能忘却的记忆之中了。

    “感谢大人,感谢大人!”女子回过神来,忙不迭地跪在了地上额头紧贴着地面,浑身上下透出了浓郁的感激之情。

    “到是本座疏忽了,没有想到你们得到一笔款子之后,第一时间做的就是把它给存起来。”

    财仙王弯下身来,手掌拂过了女子的额头:“我会为你捏造一段合理的记忆,让你记得今天得到的钱财,但是那些见鬼的记忆就让它滚开吧。”

    “你们说对不对,臭小子们。”

    风无缺,周惑歧等人从黑天之中冒了出来:“那边都解决了,先生你现在能够使用的力量是真的越来越强了。”

    司徒守拙点了点头:“有了这‘黑天秘符’,再配上周惑歧的功法,我们那一边很轻松,就是搜魂的工作要交给您了。”

    他拿出了自己那一大块玉符摆弄了几下,玉符颤抖了几下,吐出了一个个浑身带伤的男人、女人。

    “遍体鳞伤啊,怎么搞的。”财仙王看了他们一眼。

    “都怪司徒小子,下手太狠了,非要在他们的身上实验一下自己新研制出来的‘万刀刮骨’咒符,这些人还以为自己遇到了天灾呢。”

    周惑歧摊了摊手:“对搜魂没有什么影响吧。”

    “搜魂已经不用了,一窍清风已经代劳了。”财仙王拍了拍自己的袖袍,“现在已经知道了谁在后面和我们过不去了。”

    “小子们,我们明天就去住其中最奢华的一家房子如何?”财仙王露出了一丝微妙的笑意。

    “那这几个人就没什么用处了对吧?”司徒守拙看了看这几个倒地的人,怀中的玉符露出了一丝丝金色的利芒。

    “别,他们还是有用的,我看看啊,他们的记忆之中,最为奢华的就是半商半官的兰家了吧。”

    财仙王挥了挥手:“现在可以杀了。”

    司徒守拙眼中兴奋之色闪过,玉符上的金色利芒一跃而出,化作了刀剑将他们斩成了碎末。

    “感觉就像是去菜市场买到的猪肉沫一样。”周惑歧皱起了眉头,感觉到了一点恶心。

    虽然跟着财仙王去极北之地的时候看到了那种恶心的邪神,但面前这堆肉可是亲眼看着成形的,两者不能同一而语。

    “啧啧啧,大晚上的,厉鬼上门,活脱脱一副好戏。”财仙王打出了一道漆黑色泽的道纹,“听我号令,起!”

    这些碎肉烂骨头分成了几堆,在财仙王的驱使之下变成了刚才那些人的模样,不过神色却是呆滞无比,就连肤色都是惨白一片,相信大晚上的看到了肯定不好。

    财仙王撤去了黑天秘符,同时又给他们几个打上了隐藏身形的符文:“回去吧。”

    夜晚,蓝家的议事厅却是灯火通明,一队面容精致的舞女身着华丽的衣裳在正中央翩翩起舞,周围座位上满是宾客,但却没有一人大声喧哗,都在静静地看着舞女。

    他们是这次暗算财仙王的几家代表,现在等待的就是那些下人、刺客返回兰家向他们复命。

    但是他们的内心也不怎么轻松,他们清楚自己面对的是哪一位,直到这一次的行动自己冒了多大的风险。

    蓝家的主事人见气氛不对,这才将这些舞女给叫来了议事大厅献上舞蹈,让这些人舒缓舒缓精神。

    “兰家主,我想问一句,你这次,到底有多少的把握。”一位男子端起了自己面前的酒杯,对端坐在主位上的男子敬了一杯酒。

    “我兰家经商多年,一些手段还是不缺,更何况还有着来自那里的上师的大力支持。”

    兰家主慢条斯理地抿了一口美酒:“就算是这位第一大人感觉有哪里不妥,自然会派遣一些人跟着,但我下发的秘宝可是能够挡住圣级强者一击的。”

    “只要这位不亲自下场,就算是他反应过来了,到时候事情已经发生了,就算是他想要报复,也只会加深他自己的恶名罢了。”

    他笑了起来:“所以,我们是安全的。”

    “报!”

    一个侍卫稳步跑了过来:“家主,派遣出去的人已经回来了,现已带到议事厅门口,请家主定夺。”

    兰家主点了点头,非常事情非常对待,这次给了他们权限通过密道进入家族的议事大厅,不然他们人在门口,一是暴露自身,二是太过消耗时间。

    对付那种修为高超的人,时间迟一点,就可能是极大的变数。

    “将那几个人带上来。”他挥了挥手,舞女们知趣地停止了舞蹈,排成队列走出了议事大厅,将空间留给了这些大人物们。

    “回来了,赶紧通报一下这次任务的进度吧。”兰家主再一次端起了手中的酒杯,将里面的美酒一饮而尽。

    他品尝了这酒中的美味,突然觉得哪里不对。

    怎么不说话?

    在场有不少人都学着兰家主一样端起了美酒一饮而尽,以此来掩饰自己内心中的那一丝丝不安。

    但是他们也发现了,怎么站在中央的那几个人不会说话。

    人数方面他们可不会在乎,会遇到那位大人派出来的人并折损人手是他们早就预料到的事情。

    “惨,惨啊。”他们双眼之中流出了血泪,不对,应该是粘稠的血浆。

    血浆顺着他们惨白的皮肤向下流淌,滴落在了地面,将议事大厅地面上铺设的地板腐蚀出了一个个小小的洞口,散发出了刺鼻的气味。

    就在这个时候,通过颜色的对比,他们这才看出了这几个人肤色的不对劲。

    外面虽然有一些照明设备,但是密道里面设置那么多的照明设备肯定会被人发现气息的异常,于是乎,他们现在才被发现不对劲。

    “哪里来的邪崇,居然敢来冒充我家下人,找死!”

    兰家主震怒,抓起手中的酒杯就扔了过去,这次可是真的丢脸了,而且是在这么多家族的眼中!

    这一位的修为不错,酒杯带着刺耳的音爆声砸了过去,正中一个人的脑袋。

    但是酒杯却是毫无阻力地洞穿了那人的脑袋,直接撞在了议事大厅的门框上,砸烂了那价值万金的大门。

    但是没有人关注这点,无一例外都皱紧了眉头,看着那个面露古怪微笑的男子。

    他的脑袋被酒杯砸了一下,出现的效果,大概是西瓜被一招打爆之后的效果,碎肉满天飞,只留下了嘴巴一下的部分还连在了身体上。

    一块块碎肉随着那人嘴巴的不断开合喷吐了出来,现场逐渐弥漫起了一股不怎么好闻的血腥味。

    其余的几个人也同时开口了——“惨......”

    一声声“惨”,如果鬼哭狼嚎一般穿梭在整个议事大厅里面,使得一个个人攥紧了手中的酒杯,就连他们身后的护卫也是脸色不太好看,一只手已经搭在了自己的武器上面,就等着主子的一句命令,直接斩杀面前的怪物。

    “请上师出手,斩杀了这鬼物。”兰家主朝着身后的屏风行了一礼,“想来这应该是那位第一教师的手段,没想到他已经亲自出手了。”

    “哼,歪门邪道,真是找死!”

    屏风后面传来了一声冷哼,一道金红色的光芒穿破了屏风,打在了那几个人的身上,透过了他们的身体,形成了一个大型的光球。

    那个光球之中仿佛带有着极为强大的火焰力量,直接将那几个人的身体烧成了灰烬,而灰烬也随着那一点光球的逐渐消失而汽化。

    “不愧是来自......”兰家主刚想要恭维两句,就听到了那位上师的一声惊呼。

    “不好!”

    一股恶臭从那个光球之中爆发了出来,甚至将光球污染成为了紫黑色爆炸开来,一道道灰色的气流仿佛有灵性一般缠绕了上来。

    “歪门邪道,胆敢伤害我重要的客人。”兰家主浑身上下元气全开,整个人附上了一层剔透的蓝色战甲。

    但是那一层蓝色战甲犹如遇到了克星一般,如同暴露在阳光之下的冰雪一般迅速消融。

    而他自己也感受到了一阵阵天旋地转,一股股恶心的感觉涌上了他的心头。

    “有毒!”

    灰色气流在这个空间里面转了一圈,就连屏风后面的那个人也没有逃过,被这气流之中带有的毒素给放翻在地。

    屏风之后传来的那一声闷响,彻底地让兰家主的心沉了下去,他明白这次是栽了。

    “呵呵呵,我这毒素不错吧,兰家的主事人,给你一晚上的时间,明天我就来接收你家的宅子,到时候如果本座不满意,那就不是放毒那么简单了。”

    灰色气流凝成了一个身着黑袍的人影,说完话之后一脚踢晕了兰家主,然后划了一个道纹,灰色的气流转变为了狂暴的火焰之力爆炸开来,精准地控制了火焰的力量,摧毁了议事大厅,却又没伤到在场任何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