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一章:麻烦来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听完了风无缺的讲述,财仙王也皱起了眉头,这几个水灵灵的女子一看就不是嬴世的手笔,而现在也查不出到底是谁以什么目的送来的这几个侍女。

    由于送礼的人太多了一点,而且那一张长长的礼单上面满是各种金银珠宝珍惜材料,等到周惑歧他们辛辛苦苦地清点完了之后才发现,这几个人根本没有在礼单上面出现过。

    这样就很糟糕了,问她们也不知道答话,也就无法确定他们到底是谁派来的,对于财仙王他们抱有着什么样的目的。

    “老师,要不都杀了吧。”司徒守拙的双眼眯了起来,一股股灰色的气流在他的身上流转:“宁错杀勿放过啊。”

    “司徒小子,不要让煞气侵入了你的内心。”财仙王看了他一眼,“你说得对,但是我不能让你杀掉她们。”

    说罢,天条罪典以及判天毫被他拿了出来,左手捧住了天条罪典,右手持住判天毫:“你们几个小丫头,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你们到底是谁派来的?”

    “回第一大人,我们不知。”一位看起来承受一点的女子说道,“我们都是在介绍所里被人挑选之后直接送过来的,根本没有看到是谁要求的。”

    “就算是有,我觉得以我的身份应该也认不出那些尊贵的大人吧。”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但我还是不相信你们。”

    判天毫连连挥动,天条罪典之上逐渐凝结出了一道道淡蓝色的道纹:“以你们的灵魂发誓,不会做出任何出卖我的行为,你们可以活着从这里离开。”

    “喂喂喂,先生,能不能别在我家弄得这么血腥,我这个院子还住不住人了。”周惑歧不满地嘟囔道,“万一她们真的有问题了......哼哼。”

    这人说一套做一套,当即从自己的储物玉佩里面拿出了几柄厚重的大砍刀分给了风无缺他们,眼神冷冷地盯着那几个女人。

    这年头什么傀儡术啊,血肉替形大法之类的货色在一些大家族里面可不少见,他们几个也没有天真到以为这些人就真的是正统路子找来的侍女,防患于未然才是硬道理。

    “大人息怒,我们愿意交出自己的灵魂。”几人脸色惨白地跪倒在地,一副身躯止不住地在颤抖。

    无论她们去了哪里,都是最为下等的一群人,主子要她们如何,她们也只能闭眼承受,但是有一点是不会变的,她们不想死。

    “看你们的样子,也不像是那些家族里面培养出来的,应该有自己的亲戚朋友吧。”风无缺突然笑了笑,问道:“家里有几口人啊,父母亲尚且健在吗?”

    几人跪在地上,不敢回话。天条罪典之上散发出了一道道浓郁的黄红色气体,显然是在吸收这几个人身上散发出来的负面气息。

    “行了,别吓到她们。”财仙王一挥手,撤去了上面没有任何显示的蓝色道纹:“你们没有什么问题,自去吧。”

    周惑歧从一旁随手翻出了几块小一点的制式金块扔给了她们:“也算是给你们的赔偿了,来人,带她们出去。”

    几个家丁诺了一声,然后一言不发地站在了这几个女子的身后,等她们将金块藏在怀中之后,带他们走出了周家的大门。

    家丁一走,财仙王一行人的脸色就骤然阴沉了下去。

    “定位符咒下好了吧,司徒小子。”

    司徒守拙冷冷一笑:“当然,那些金块上面甚至还有一点简单的防御措施,如果他们敢动手的话,我还能够远程操作请他们吃一顿好的。”

    “真是下作的手段,如果不是有了一点警惕,估计就真的被他们给坑了。”风无缺挥了挥自己白红相间的锤子。

    “人命,在他们的心里面,还真的不值一提啊。”

    “闲话少说,月黑风高好办事,他们既然下了这一步棋,那如果不狠狠地回击回去,那以后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会更多。”

    财仙王眼中闪过了一丝利芒,心中已经有了决断。

    这些人的身份没有任何的问题,但越是这样,问题就越是大。

    那些经过自己家族百般培养出来的精英人才,自然是舍不得,或者说不会轻易放出来送死的。

    特别是对于财仙王这种修为高绝的存在,走到了这个高度都有一手甚至是几手搜魂秘术傍身,目的就是自己手下的忠诚。

    在没有一定把握的情况下,就算是将一些能够屏蔽这种秘术的宝物交给她们,也不一定能够解决这种问题。

    尤其是财仙王这种有“前科”的人物,一个山河庙堂,硬是被他以一己之力给搞得四分五裂,就连常年潜伏在了山河庙堂里面贩卖神仙散的势力都被他连根拔起。

    有这一股势头在这里,哪个家族会脑残了派遣家族内部的精英过来找死,说不定见到真人的第一面就被乱刀砍死了。

    搞臭一个人,方法有很多,而这些人选择了手段最为下作的一种——用人命来堆砌财仙王的恶名。

    他们打定的主意,就是财仙王对于整个帝都的环境不熟悉,换而言之,没有多少底层的实力。

    就算是财仙王有天机封尘令在手,但是这些大家族对于有些圣旨都有本事阳奉阴违,倒也不会怕区区一面天机封尘令,更何况是几个家族。

    而至于周家,一个家族不会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面,对于这种行为很可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此也会用来当做一个考量的标准,考虑自己到底要在哪一方增添筹码。

    他们的目的,就是在财仙王的身上泼污水。

    经过了一系列的事件,在整个东部大陆已经成功地塑造出了一个侠肝义胆,一身正气的第一天丑这个形象。

    如果在帝都,出现了诸如“第一天丑杀害无辜女子”、“震惊,一代侠客居然做出了这等天怒人怨之事”这种东西,并用一些留影道具记录下来,再加上他们的宣传,可想而知财仙王会遇到什么样的事情。

    众口铄金,三人成虎,而想要造成这种场面的绝对不止几个家族那么简单,如果到了那种地步,财仙王所面对的就是百姓们的唾弃。

    一旦名声臭了,那么他们的计谋也就成功了。

    “到时候人家振臂一呼,估计就有一帮白痴打着‘为民除害’之类的招牌过来了吧。”周惑歧冷冷地笑道,“这时候,给他们配备一些大威力的秘宝?”

    “不用说了,这些人确实没有将那些平民的性命当一回事。”司徒守拙摇了摇头。

    “他们会在灯上罩纱不伤蝼蚁,但是这些在他们的眼里就是‘下等人’、‘奴隶’的同类们,任何一丝的同情心,都是多余的。”

    周惑歧没有接这个话头,因为他的家族里面也会存在这样的情况。

    “杀吧,杀出个透透彻彻,明明白白,让他们知道,我们不是好惹的。”

    风无缺身上散发出了浩浩荡荡的力量:“这次,就当是给他们的一个下马威!”

    就在周家的家丁们将那几个女子送出去后,几人一起来到了帝都官方开设的钱庄里面,将她们所获得的金块存了进去,然后分别取出了几两银子,满脸喜色地讨论着等下这几两银子的用处。

    “那位第一大人果然跟传闻之中一模一样,当真亲切无比,他的那几个徒弟也是一等一的好人,回去之后,我要给他们日夜祈福。”

    “对啊对啊,虽然有一位说话可怕了一点,但是也没有什么举动。”

    一位女子小心地将银子放入了自己的钱袋里面,紧紧地攥在了手上:“有了这笔钱,我就能够给小弟添置一些书籍了,家里也该开开荤了。”

    几人在路口分别,财仙王跟在了其中一人的后面。

    这些生活困苦的女子,只因为上天给了她们一副好皮囊,被一些在民间寻访的人带到了一些所谓的“培训地”培养,然后转手卖出赚钱,从外表看来,他们就是那种家族里面出来的侍女。

    但是揭开最为表面的一层,她们还是生活在社会的下层,一生完全不受自己的掌控。

    “好人?难道有人想要害你还要堂堂正正的吗。”财仙王摇了摇头。

    夜已渐深,帝都街道上面巡逻的士兵也增加了一倍不止,虽然没有什么宵禁政策,但这么大的一个城市,一些三教九流的人肯定不少,该有的警惕肯定是要有的。

    这些人平日里居住的是外城,财仙王身前的这位只是咬咬牙在内城买了点质量好点的排骨,准备回去炖汤给日夜备考的弟弟补补身子,这脚步不由自主地就快了很多。

    这时从一旁的小道上面拐出了两个面容普通的男子,在经过了一段路之后默默地将女子夹在了他们的中间。

    这人没有任何修为傍身,到了现在才发现不对,但是呼救已经来不及了,就算是大喊救命,这两个人什么都没干,只是离得近了一点,城防卫顶多让他们离远点,因为男女授受不亲。

    但是城防卫走之后,她又能怎么办?

    “我家大人吩咐过了,对于你们还是不放心,所以打算请你去死一死。”一位男子低声说道,“让你做个明白鬼。”

    “放心,你的家人回去陪你的,你不会寂寞。”

    女子的脸色一片惨败,刚想大声呼救,周围的天色一下就暗了下来,仿佛有人给这天空涂上了一层浓密的黑色。

    “所以说见识还是很重要的,如果是修炼者,这种下三滥的栽赃才没有人会相信。”

    财仙王从那黑色之中落了下来,停在了这三个人的面前:“不好意思,本座没有替人背负怨恨的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