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百二十章:莫名其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就在嬴世将自己的宝库打开的一瞬间,财仙王就感受到了铺天盖地涌来的天地灵气,显然这个宝库也是一个极好的魔导器,才能如此完美地锁住了这些天地灵气。

    “怎么样怎么样,寡人的私库是不是很厉害?”嬴世眉飞色舞,“这里面还用了我们东部大陆最先进的聚灵法阵,硬是要算的话,这里也可以当做一个修炼的福地了。”

    财仙王举目望去,除了他早已熟知的那些东西之外,还有一些各式各样稀奇古怪的物品,应该是嬴世自己上位的时候有人进献上来的珍品。

    “不错,这些东西大部分都会吸取巨量的天地灵气温养自身,以求不要让自己的品阶下降,从这点来说,你做的不错。”

    “喂喂喂,先生,听你这语气,怎么像是这私库里的东西全部都是你的一样?”嬴世不满地嚷嚷道。

    “本座有说过,这些东西不是我的吗?”财仙王回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右手抬了起来,轻轻地朝着一旁挥了一下手。

    右手的方向恰好是摆放兵器的位置,随着财仙王右手的挥动,兵器架上的所有法宝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嗡鸣声,同时散发出了令人战栗的气息。

    “赞美,赞美至高的神灵,恭迎我主!”

    刀枪剑戟等等爆发出了惊人的兵煞之气,无声地欢迎主人的到来。甚至刺激到嬴世身上的魔导器自动打开,将他层层包裹起来,免受兵煞之气的侵袭。

    混天迷神符从财仙王的袖袍之中钻出,顺便将那个风神的虚像揪了出来。

    “风神,看看这些东西,你熟悉吗?”

    听到了财仙王的话语,风神环顾四周,苦笑了起来:“道爷啊,你们果然还没有完全被消灭,难道是我们的末日要到了么?”

    “我不知道我会不会带来你们的末日,但如果你还不把事情给我讲清楚,那么我就会告诉你,你的末日到了。”

    财仙王握住了一窍清风,眼神冷冽:“告诉我,另外一个大陆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比这个阿林大陆更加高级的衍生大陆吗?”

    “很抱歉,这位道爷,虽然我不想遇到那些让我感到恶心或者说是害怕的同伴,但是我不会出卖他们,你想问出什么具体一点的内容是不可能的。”

    此时的风神散发着一股神圣而崇高的气息:“用你们说过的一句话,‘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我风神,不会背叛自己的种族!”

    嬴世突然笑了起来:“你骗谁呢你,区区一个灵魂虚影,就连我都无法影响的存在,居然还在这里跟我谈论什么种族之类的问题?”

    “不,他说的很有道理,你不用管,我只是借你这个地方用一下而已。”

    财仙王眯起了眼睛:“我欣赏你的勇气,以及你的觉悟,种族之间的矛盾或者说是战争,确实能因为你一片‘瓦’而毁灭了你们的全局,对吧?”

    “没错。”风神虚影上的眼神逐渐失去了灵动的色彩,“但愿我们没有再次相见的一天,你们太可怕了。”

    一窍清风脱手飞出,直接将那一团代表着阿林大陆最为纯净的“风”的灵魂气息给吞噬殆尽了。

    财仙王有所感应,抬手将一窍清风招了回来,模糊之间发现在无形之中,阿林大陆关于“风”的天道对他的限制力又小了一点。

    “嬴世,你对这种神灵的灵魂虚影,似乎很熟悉,而且,态度也不是很好?”

    “这种东西的话,各大遗迹都有类似的存在,有一部分已经被定义成了邪神,还有一些是各个宗教的......你懂的。”

    “但就是因为他们的狂妄自大,一般的大势力对于这样的虚影真的没有多大的好感。”

    嬴世从袖袍里面摸出了一个小巧的怀表扔给了财仙王:“你可以看看,这种虚影最好的用法。”

    财仙王接过了那一块怀表,打开,映入眼帘的是表面上几千只大大小小的眼睛,散发着狰狞而又令人恶心的气息。

    “嘎嘎,嬴世小鬼,你终于敢把我拿给其他人看了,卑微的人类啊,我是......”

    一声轻响,财仙王直接动用了自己的力量,面无表情地将这个怀表还有里面的那一道虚影给捏成了虚无。

    “原来如此,你们用来制作含有灵智的高级魔导器是吧?”

    嬴世点了点头:“正是如此,这一块怀表是我当年出去历练的时候斩杀了一位西方大陆的大主教得来的东西。”

    “秘宝,千目魔心,当然这是我给他起的东方名字。”嬴世笑了笑,“功效是强力的精神攻击,古老者以下都会中招,在西方大陆,这东西叫做‘堕落之眼的叹息’。”

    “真的没有什么意思啊。”嬴世摇了摇头,“已经是被历史扫到了角落里面的尘埃了,为什么还要再次出现。”

    “你知道,另外一块大陆的事情吗?”财仙王问道,“既然你们都见过这么多的虚影了,相比另外一块大陆的事情也应该不是什么秘密了吧。”

    “这个我们确实了解过,因为那帮虚影在很长一段时间之内都在那里叫嚣,自己的同伴迟早会归来拯救他们什么的。”

    嬴世拍了拍手,操控私库里面的阵法送过来了一册古书:“他们在那种疯疯癫癫的状态之下很容易就把话给套出来了。”

    “他们曾经也是这个大陆的神,可惜被一股不知道从哪里跳出来的势力狠狠地一顿暴打,最后不得不将主战力拖出去,开辟了一个新的大陆决一死战。”

    哗啦啦的翻书声不绝于耳,显然是对方正在现学现卖,而且看起来好像也没有想要掩饰的意思。

    “很幸运的是,他们成功了,但中间好像出了什么奇怪的事情,他们没有办法再次返回阿林大陆,就这样,另外一个大陆崭新出炉——神之大陆。”

    “你这样翻着书跟我说故事,不觉得很丢你这个皇帝的脸么?”财仙王一句话命中要害。

    “反正你又不会传出去。”嬴世耸了耸肩,“了解的大概就只有这么一点了,其中的弯弯绕绕不少,但都是他们之间的内斗。”

    财仙王点了点头,看来这块大陆还是被人发现了,不过自己的这些后手没有被经过很系统的清理,也就代表着不是什么数一数二的存在发现了这里。

    或者说,没有过多关注这么一个“贫瘠”的地方。

    不过,这正是财仙王想要看到的。

    “废话不多说,这里我要你三件武器,一块土属性的神物,如何?”

    嬴世摆了摆手:“随便你随便你,本来就是约好的事情,话说你赶紧去找一栋好一点的宅邸,身为一个夹在三四品中间的官员,住在周家算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财仙王一愣,难不成嬴世已经收到了风声,有人想要对自己有一点动作了?

    “嘿嘿嘿,保密。”嬴世很是奸诈地笑了笑,“得了得了,出去之后我叫老白送你出去,那么多妃子等着寡人去扮演昏君的。”

    “你本色出演其实也是没有任何问题的。”财仙王淡淡地说道。两人并排走了出去。

    “瞧你这话说的,老白,老白!”嬴世呼喝了两声,那位老者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了他们两个身前,“遵命,陛下。”

    “天丑大人,请跟我来。”老白在前面为财仙王指路。

    过了半晌,他忍不住问道:“先生,恕我直言,山河庙堂已经不在了,难道您不想着换一个名字吗,难道你要以‘天’为名?”

    “而且,天丑这个名字,唯实会让一些人用来对付你,无论是从皇权还是从信仰方面。”

    “嬴世不就是在期待着这一方面的到来吗,难道你不知道吗?”财仙王随着老白走出了皇城门。

    “不用远送了,我直接传送到周惑歧他们家就好了,你们这里没有禁空法阵这种东西吧。”

    “差点忘记了,即使你们有,也挡不住我。”财仙王拍了拍手,身前的空间发生了剧烈的震荡,直接开辟了一个圆形的空间洞口。

    他对着老白晃了晃手指:“告诉嬴世,下次见他的时候,不是去看他的尸体,就是即将大功告成之日。”

    周家,周惑歧看着身前大大小小的箱子很有一种想要将这些东西全部移动到自己的功法天地里面吞噬了去,省得留在这里碍眼的冲动。

    而在他前面,风无缺还有司徒守拙擦了擦自己身上的汗水,然后将最后一个箱子整整齐齐地放在了一旁。

    “祸害,已经点完了,差不多就是这些,金银珠宝倒是其次了,很多都是一些修炼才会用的东西,总价大概有个几千万金币来着。”

    叶妖在一旁双手捧着一大杯甜瓜汁小口小口地吸着:“就见面礼来说,这些东西还真的是太过于贵重了,简直把他们想要招揽先生的意愿写在了脸上。”

    司徒守拙狠狠地甩了甩手,然后擦了擦自己的脸庞:“我知道他们想要干什么,当年我在市井厮混的时候,有一帮人很喜欢用那些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人。”

    他从一旁的托盘上也拿过了一大杯甜瓜汁直接一口灌进了嘴里:“如果一些工人保护协会员工之类的人去找官方的麻烦,那他们就是挡刀的最好人选。”

    这话说的十分明白,周惑歧他们一下就弄懂了这是什么,摆在明面上随时能够丢弃的“死士”类员工,很好理解。

    “那么问题来了,这几个娇滴滴的小姑娘该要怎么办?”周惑歧一脸淡定地问道。

    随着这些宝物来到的,还有十几个说什么都死赖着不走的侍女,自称是被那些大人物们送来帮助财仙王处理一些杂事的。

    “要不全杀了?”风无缺感觉自己的脑袋一阵阵剧痛,其实刚才叶妖她们几个就考虑过这个问题了,但是看那几个小姑娘一脸楚楚可怜的样子也没有狠得下心来。

    就算是有疑点,他们几个基本上算作是师从财仙王的家伙也不会滥杀一通。

    现在带来的问题就是一个,周惑歧连提到他未婚妻头疼,风无缺从小生活在一个接近艰苦的环境中,司徒守拙和他差不多,叶妖完全就是一张小白纸。

    换句话说,他们没有对付这种场面的经验或者说办法!

    “哟,那么热闹呢,是在干什么。”

    财仙王从空间圆洞之中走了出来,暗金色的衣袍在夕阳的照耀下闪烁着一丝丝引人注目的光彩。

    “先生,你快来看看吧,真的出大事了。”风无缺递上了一张白纸,另外一只手指了指身后那几个侍女,“这种重要的大事就交给先生来决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