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互相演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听了嬴世的话,财仙王露出了一个大概类似于“人畜无害”的微笑:“难道本座是那种拿着别人的性命开玩笑的疯子吗,你想多了。”

    “哈哈。”嬴世笑了两声就当做回应了一下财仙王,因为他老是觉得对方的微笑介于“杀人狂魔”还有“万年老狐狸”之间,或者说是两者的结合体。

    “哦对了,差点把正事给忘记了,答应本座的神物在哪里,你不会是想赖账吧?”财仙王看了嬴世一眼。

    “虽然寡人是很想赖账啊,但是我又怕你把我这个破国家给拆了。”嬴世耸了耸肩,“你身后的异象,真是太可怕了。”

    “那你来试试吧!”财仙王话音一落,左脚一转,一个拧转将整个身体给弹了出去,右脚狠狠地轰向了嬴世,丝毫没有顾及对方是一国之君。

    “来得好!”

    嬴世大喝一声,双手交叉,身体一歪,躲开了财仙王的正面攻击,同时用交叉处抵住了财仙王那一脚的关节处。

    “嘿,从这个方面,还真看不出你是一个皇帝。”财仙王右脚接着用力,想要凭借自己的蛮力把这位皇帝给摁下去。

    “太小看我了吧。”嬴世的身体又一次侧开了去,将财仙王这一脚的力道给卸到了地面上,然后右脚在后面一跺,双手就这样交叉着砍向了财仙王的喉部。

    两人居然放弃了各种技巧性的武技还有道法,使用了纯粹的肉搏技能交手。

    财仙王仗着自己的肉身强横,右臂一竖挡在了嬴世的前面,反正他又不能破得开自己的防御!

    嬴世咧嘴一笑,身上一股黑色的光芒流转到了双手之上,同样“堂堂正正”地和财仙王的手臂对轰了一击。

    痛。

    虽然只是一点点的感觉,但是这样的痛感也已经让财仙王瞪大了眼睛——那股黑色的光芒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堂堂一个皇帝,你居然给我玩阴招?”

    财仙王本来想通过这种纯粹的肉搏法试探一下嬴世究竟是师从哪一个门派,但是没想到嬴世这小子居然也是那种老奸巨猾的存在,和他使用的一直都是最普通的格斗技巧。

    专门给凡人用的那种。

    直到刚才他不按套路出牌,将自己的手臂挡在了嬴世的进攻方向上面,这人才露出了一点马脚。

    “谁告诉你的皇帝不能玩阴招,不然的话那么多的太监什么的要之何用?”嬴世哈哈一笑,手上的黑光颜色又再度深沉了一分,右手两指化剑点向了财仙王。

    “那本座就不给你留活路了?”

    虽然说财仙王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用的是疑问的语气,但是下手的时候,用的却是十分肯定的力道。

    和黑光相反的是,财仙王的全身闪烁出了明亮的玉光,干脆利落地一拳揍向了嬴世,就算是那黑光有什么神异出彩的地方,他也能自信一力破万法!

    就在两者的攻击快要接触到一起的时候,嬴世的右手突然像蛇一样歪歪扭扭地拐到了一边,手中的黑光跳到了两指的前方,凝聚成了一柄黑色的小剑切向了财仙王的关节。

    决定往往就在一瞬间,财仙王本想通过自己的肉体控制向右后方拧腰,以自己的肘部将嬴世的手指还有那柄黑色的小剑砸断。

    但就在这时,体内的伤势复发,他使用混元劫秘法凝聚的力量一不小心钻破封印跑了一点出来。

    “嬴世,快跑!”

    财仙王一惊,只有他才知道自己使用的到底是什么层次的力量,这一点先天的力量跑了出来,就算是有益的,那也只会将嬴世给撑死!

    “跑?现在明明是寡人占了上风啊先生!”嬴世哈哈大笑,真是天助他也,面前这位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成功地变招,一下就把自己给坑进去了。

    “我......”财仙王顿时有一种想要破口大骂的冲动。

    嬴世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力量逐渐从面前的这位身上涌现出来,一股似乎带有着这个天地之间所有“热量”、“燃烧”以及“毁灭”的火焰,或者说是,一股完全由这些法则构造的“意志”从财仙王的毛孔里面喷了出来。

    “嬴世,使用你的气运真龙秘法,赶紧的,不然你就死定了!”

    财仙王也挺无奈的,他现在处于一个伤势复发的阶段,如果他再敢是用什么力量的话,伤势的封印的漏洞肯定会越来越大,他现在只能看着。

    “先生,你居然把这种危险的神物藏在自己的身体里面!”嬴世头上的毛发在一瞬间之内被汽化得无影无踪。

    他身上的帝皇袍服散发出了璀璨的金光,散发出了一股股天子龙气破灭万法,帮助自己抵挡着那恐怖的热量,不然以嬴世的实力,早就被那团火焰弄死了。

    “江山如画!”嬴世转守为攻,朝着那团火焰狠狠地一甩袖袍。

    财仙王的身体颤抖了一下,他感受到了东部帝国强大的气运真龙在天空中怒吼、咆哮,将他身体之中的力量死死地压制住了。

    “机会!”

    他眼睛一亮,催动体内玄功缓慢地运转,尽量将封印控制住,并且从其余地方调遣足以控制的力量,慢慢地将封印补全。

    气运真龙以及嬴世手中的黑色力量融合为了一体,化作了一卷精美的江山盛世图,那一团狂暴无比的火焰因为没有人控制,所以很容易地就被图画给吸了进去。

    在那盛世图画之中,火焰被嬴世手中那神奇的组合力量给削弱成为了点点水墨,分散到了人群聚集的地方,炸成了绚烂的烟火。

    而此时,那图画之中的人也十分灵动地显现出了惊喜、惊讶等等表情,十分精彩。

    “收!”

    嬴世双手连连变幻了几个印诀,将这一幅画卷给凝聚成了一个散发着危险气息的黑红色小球,塞进了自己的帝皇袍服里面。

    “这么危险的东西你居然想要塞进你的衣服里面?”财仙王好不容易控制住了自己的力量,然后就看到了嬴世这么作死的一幕。

    “你说个屁,这东西还是从你的身体里面跑出来的。”嬴世瞪了财仙王一眼,“不过这东西确实不错,我拿去给我手下的人用,应该可以当做大威力的炸弹吧。”

    “你用来做什么我管不着,我就想知道你的那股力量是怎么使用出来的。”财仙王凝视着嬴世,“气运真龙的力量破灭万法,想要和其他的力量糅合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刚才那一招,已经涉及到了空间大道的一个比较奇妙的,叫做“维度”的概念了。

    如果嬴世懂得这种力量的运转,那么他的敌人就根本不值得一提,无论是谁敢和他叫嚣,都会被他一招打成了一张纸,或者说是一幅图画,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

    而且东部帝国的气运真龙,那种力量可不是勒布登帝国的能够比拟的,前者横跨一个巨型大陆,两三个行省的面积就能够稳稳地压制勒布登的国土面积一头。

    如果说教堂的力量能够入侵勒布登帝国的气运真龙,如果想要不知天高地厚地来染指东部的气运真龙,那么很抱歉,一口吞了你,顺便还能够反攻回去。

    相对而言的,能够在这种情况之下,能够将自己的力量融于气运真龙并且能够成功运用到“维度”这个层次的,就算是嬴世再怎么说他是什么普通的一个皇帝,财仙王也只会把他当做在放屁。

    后者嘻嘻哈哈地耸了耸肩:“这个路上跟你说吧,我们先去库房里面取走你所需要的神物。”

    “顺便一提,将你请过来的这个消息,还是只有我们这一帮人知道,所以说,我们这次去的是我的私人库房,神物的品质会高上那么一点点。”

    嬴世在一个地方随手摆弄了一下,整一个房间又通过了阵法朝着另外一个方向移动了去,过程十分平稳,没有出现什么明显的空间波动。

    财仙王点了点头,从这种地方就能够看得出来,东部大陆还有西方大陆两个地方的差距究竟是有多大了。

    “先生你或许也了解过了,西方大陆那奇怪的大主教的人数,很不正常对吧?”嬴世恢复了那种沉稳的语调。

    “虽然说外界的那些老夫子一直在宣传我们东部帝国的强大,但是大家都知根知底,如果真的要打起来的话,对方的巅峰战力其实不会比我们少。”

    “由一个宗教统治的大陆,他们能够催生出来的强者太多了。”嬴世苦笑道,“像东部大陆这种情况来说,一大部分都被他们给消耗在了内耗之中。”

    “难道他们就不知道东部大陆被攻破之后他们的下场吗?”财仙王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这人又在和他瞎扯淡了。

    这明明就是想要他多出了一点力,然后变成他嬴世手中的一把刀嘛。

    “这是真的啊,虽然长辈这个决定让我们东部帝国的皇权得到了极大的保障,但是那些脑子里面全部被宗教经文充满的家伙,脑浆已经变质了。”

    嬴世的脸扭曲了一下:“这些白痴,有一次居然在帝国祭典的时候因为各个教派意见不合,有几个年轻人直接打了起来。”

    “真当寡人是泥捏了的,二话不说直接满门抄斩,然后用限制传教这个方法惩罚那几个教派中的几个支脉。”

    “借力打力用的不错嘛,就算是这样你也想要我来帮你吧他们收缴了?”

    只要有了派系的分别,就算是一个宗教里面的人都会出现争端,嬴世惩罚了其中的几个支脉,那其他的自然乐见其成,甚至还会帮助嬴世,为他们自己空出发展空间。

    只要嬴世没有傻到将某一个底线去踩破了,那么她永远都是安全的,甚至还能够得到很多方面的帮助。

    “借力打力,这只是一个说得好听一点的讲法而已,难听一点的话,这叫做‘在夹缝里面求生存’,难道寡人身为一国之主,不应该对他们呼来喝去的吗?”

    嬴世摇了摇头:“就算是给了他们一大堆类似于什么‘护国神教’、‘卫国先锋’之类的称号,对外宣传是促进了皇权还有神权的进一步统一,增进了双方的了解,为东部帝国人民幸福指数上升做了贡献什么的。”

    “但是呢,互相之间都是自家人知自家事,皇权还有‘数个神权’怎么可能和平的下来,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

    嬴世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傲气还有自信——

    “那也只有我手持天子之剑,将他们全部斩服的时候。”

    “那真是可惜了,你现在已经要沦落到找我这个才见过没几面的人来帮忙的地步了,还是花了大价钱的那种。”财仙王毫不留情地在嬴世的心里砍了一刀。

    “先生,你能够活到现在没被打死真是一个奇迹。”嬴世幽幽地说道。

    “能够打死本座的人还没有生出来。”财仙王冷笑一声。

    “那可不行,你这么完美的一个黄金单身汉,看来寡人要为先生操持一下了,比如,全大陆来一场选妃?”

    “选妃这个词,难道不是用来给你自己用的么?”

    “没事啊,寡人哪一天随便找一个由头就封你一个异姓王不就好了,多方便的事情。”嬴世哈哈一笑,“反正我在他们看来就是一个昏君嘛,这种完全就是小事。”

    “我可不想卷进你的麻烦里面,我拿到了神物之后我们的联系除了必要的之外,最好不要有多余的。”

    财仙王望着他笑道:“到时候你一个‘不慎’、一个‘不小心’、一个‘决策失误’就把我给坑了,那我找谁说理去?”

    “找我啊。”嬴世拍了拍自己的胸膛,“到时候寡人出面,直接为你说明事实,一下子就可以真相大白了。”

    然后我就被打上了“嬴世的势力”这一个标签了吧。

    财仙王感到好笑地拍了拍自己的衣袖,嬴世给他弄这些套路的时候几乎完全是用一种“直白”或者说是“耿直”的语法跟他说的,没有那种奇怪的弯弯绕绕。

    正是因为这样,他才愿意和嬴世继续扯皮,如果换一个不自量力想要他的力量或者说是想要控制他,那么不好意思,或许看在庙祝的面子上他会来看一看,但是想要什么更为深入的交流就没有了。

    “到了到了,先给你说明一下哈,如果你想要当年山河庙堂那种能够改善资质的那种神物,或者说类似的,已经没有多少了。”

    嬴世皱了皱眉头:“我的私库里面应该还有一点,但是依照那种神物的价值,一件要按照标准的两三件神物这种算法给你。”

    “啊,没事,我已经有预感了。”财仙王望了嬴世一眼。

    后者疑惑地甩了甩头,然后按照一个复杂的步骤将自己的私人库房给打开了,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从财仙王的眼神之中看出了“怜悯”这种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