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百一十八章:进宫面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坐上了外面早已等待着的马车,财仙王一路上应付着他的讨好还有套话,很快就来到了朝城之中。

    “还请大人跟我到传送阵上。”太监谄媚地指着前方的一个直径有几十米的传送阵。

    “朝城之中位置实在复杂,宫里的前辈们早就吩咐好了,如果先生来了的话就坐上传送阵直接抵达,陛下和其他大人们会在那里等着你。”

    “知道了。”财仙王看了他一眼,“你们这些身体有缺的人修炼的功法,有点意思。”

    太监笑了笑,背部越发地躬了下去,财仙王说的是东部帝国太监们所修炼的一门叫做《玄阴破灾秘功》的功法,据说是从一门无上神功的一个部分演化而来。

    然后再通过这门功法稍加简化或者说改变,就按照等级传了下去,虽然说太监的身体残缺,但是也有不少人达到了圣级,甚至连古老者也有。

    “以后黄昏的时候,对着夕阳吸收一点黄昏暮气,对你的修炼有好处,就这样吧。”

    财仙王消失前的一句话让这位太监愣了愣,随即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听到了这位大人的建议。

    “看来这位大人的身份,不只是天机封尘令的持有者而已啊。”一个身穿全黑长袍,袍子上面绣着一条暗红色的赤色巨蟒的老人从侧边出现。

    “老祖宗,您怎么来了。”这位太监直接跪了下去,“难道是出了什么问题吗?”

    “不,你做得很好,这黄昏暮气的修炼你也可以试一试,我们这帮老家伙其实也有了一点猜测,只是还没有想到吸收这玩意儿罢了。”

    这位老人若有所思:“我们并不是那种先天就是全身阴脉的人或者说其他生物,身体里面好歹是需要一点阳气,但又不能吸收太过于强烈的。”

    “这位先生真有意思,吸收黄昏暮气就能够很好地解决这个问题,就算是强烈一点的阳气也会被暮气给消去了其中的烈性。”

    “有趣,真是有趣,本来我们还在想究竟要用什么药物才能够消去其中的影响,原来是将问题想得太过于复杂了。”

    老人抚掌大笑:“小东子啊,去挑选一百个小后生,你就带他们进行这项实验,如果弄得好了,赏你一块五品的牌子挂着玩。”

    年轻太监面露喜色:“小的听命。”

    “至于今天遇到这位先生的事情,回去的话少多嘴,不然的话老祖宗也保不下你,你应该知道别和谁说。”

    老人面露微笑地拍了拍年轻太监的半边脸:“人家都给方法了,还不滚去找人?”

    “是!”年轻太监一个激灵,转身就跑,虽然老人笑眯眯地“抚摸”了一下他的脸,但是他怎么可能没有感受到其中一股充满着威胁的淡淡杀意。

    东部帝国的传送阵技术很好,财仙王没感受到什么眩晕就来到了目的地,看到了他前方的人影。

    “果然如此。”他笑了笑,随即说道。

    “对,原来如此。”

    站在他面前的是和他打过几次交道的那位中年男子。

    或者说,东部帝国的皇帝!

    “当时看你龙气绕身,想来也是极其尊贵的人物,没想到今日一观,原来是九龙绕身,当真是尊贵非凡。”财仙王坐在了椅子上面看着中年男子。

    “啧啧啧,先生,我们两个彼此彼此嘛,你不也是身后站着一片广袤的土地,万般奇伟秀丽相随么。”中年男子耸了耸肩,很不符合一个皇帝的身份。

    两人又对视一眼,嘿嘿地笑了起来。

    “见过陛下。”

    “见过尊者。”

    两人装模做样地“认真”行了一礼,财仙王诧异地抬起头来:“你知道尊者这个称呼?”

    刚才中年男子说这个词的时候,和前面所用的语言完全不是一个语系的,很容易辨认,而财仙王通过那个音节其中的韵味就能够听得出那是什么意思。

    有点混沌文字的意思,财仙王暗自想到。

    “切,要不是那几个蠢货教派一直在阻挠我们帝国的教育发展,这种文字本来是能够推行下去的。”

    中年男子挠了挠头:“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嬴世,我刚才说的那几个教派现在应该是垄断了大半个东部大陆的信仰文化。”

    他当着财仙王的面扳着指头算了起来:“天秘教、万神庙、量一神教等等,要不是本皇还要借助他们的力量,早就起兵打破他们的教门了。”

    “这信仰是什么时候变的?”财仙王一愣,“我看的文件里面,以前可是只有天秘教一个作为了主流信仰。”

    在山河庙堂里面,财仙王接触的多半是一些世家子弟或者说是邪教成员,想来这些人之中除了少数奇葩,都没有那个为了神灵奋斗的心情。

    “嘿嘿,当然是我自己啊。”嬴世指了指自己的胸口,“以前的情况确实是这样的,但是在三代以前,我的祖爷爷就发现了一个教派独大并不符合帝国的利益,是一个极大的隐患。”

    他摊了摊手:“所以很简单,我们找了一个机会,借助‘百家争鸣’、‘百花齐放’这种方针引入了或者说是扶植了很多教派,让他们狗咬狗。”

    “你看到的文件应该是很早以前的信息了,现在就算是这些教派为了让和他们勾勾搭搭的皇子上位,那可是连脑浆子都打出来了。”

    “那你身后是哪一个势力?”财仙王凝视着他的眼睛。

    “一个也没有。”嬴世很坦然地与财仙王对视,“我这一代,很特殊,那些哥哥姐姐弟弟妹妹打得差不多的时候我才蹦出来收拾残局,靠着皇室还有自己拉拢的势力登上了皇位。”

    骗谁呢你。

    财仙王摇了摇头,天秘教能够屹立这么多年,底蕴不会差,而能够和他扳手腕的其他教派,虽说有点被扶植的水分,但是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用“自己的力量”就登上了偌大的一个宝座,你连鬼都骗不了!

    “反正我上台执政,那些教派不也是很高兴么。”嬴世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圆形的仪器动了动,财仙王就感受到了一股魔法波动流转,带动着整一个房间上升。

    “注意咯,第一天丑先生,我们即将速升两千米。”嬴世站了起来,双手背在了后面,脸上带笑。

    “我会给你看看,为什么那些教派会放心给我坐上这个位置的原因。”

    财仙王看着嬴世将大门打开,一股浓郁的酒香钻进了他的鼻子,然后,他仿佛看到了新世界——这里真的是皇城吗?

    他扭头看着前方一个完全是由粉色作为主基调的庭院,上面种满了各式各样的果树,财仙王随便扫了一眼就知道这些果树天生带有自净自洁的效果,完全可以直接摘下来塞进嘴里。

    全是效果很好的灵果,财仙王摸了摸下巴,如果换做是他自己的那一株紫火龙心果树,放在了这个里面在等级上来说顶多是中等偏上一点的级别。

    而在树枝上面,则是被一种散发着淡淡甜香的细线给挂满了,而细线的另一端,则是数量众多的盘子,上面盛满了一道道精美的菜肴。

    偶尔有一道风刮来,除了一部分被叶子遮挡以外,一些盘子摇摇摆摆地洒落了一些菜肴出来,一些灵兽张开了大嘴,将那一部分菜肴吸进了肚子里,满意地打了一个哈欠,顺便看了财仙王这个陌生人一眼。

    而他闻到的酒香味,则是一个个晶莹剔透看上去就不像是水池的地方散发出来的。

    一个个绝色在这其中时隐时现,空气中弥漫着他们的娇笑还有打闹声,更有一些胆子大一点的已经在轻声呼唤嬴世了。

    “怎么样,我仿照着以前的一位昏君打造的小号酒池肉林。”

    嬴世看着财仙王得意洋洋,“酒池是从各地进贡上来的好酒,底下有各种法力晶石进行温度调整,池子上面还有法阵控制,保持最佳口感。”

    “哪些菜肴的来路差不多,都是极好的东西。”

    嬴世扬了扬手,布下了一层阻碍各种探知的法阵:“再次进行一下自我介绍,先生,欢迎您与一个东部帝国的昏君见面!”

    “一个在外界,被认为是足以排进东部帝国历史上的昏君榜前三的人物,就站在你的面前!”

    “不过呢,我自认为还是一个明君的。”

    财仙王看着他,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它能够看得出来面前的那个庭院完全是借助法力还有阵法的帮助才悬浮在空中的。

    一个奢华而又香艳的空中楼阁!

    “东部帝国没有灭国,真是一个奇迹。”过了半晌,财仙王才吐出了这么一句。

    “真是一句不怎么吉利的话啊。”嬴世摇了摇头,“朝堂上面那么多有才有德的臣子,更有那些闲不下来的教派代言人,我为什么要再费那个心思。”

    “只有东部帝国变得好起来,他们的教派才会更为的繁荣,才会将他们信奉的神灵的荣光照耀到其他地方。”

    “而那些贵族,则是能够更为奢华地花天酒地。”

    嬴世“嗤嗤”地笑了两声:“那不就得了,他们都有向上的动力,如果东部帝国被灭了,打开的将是一个新的局面,或者说是变成了很多个小国家,把他们忙死都不见得能够重新规划利益分化。”

    “所以说,我这个没有任何后备力量支撑的皇帝,就能够高枕无忧地花天酒地当昏君了,或者说是,只能够花天酒地。”

    财仙王嘴角扯出了一丝笑容:“就凭你这句话,你就不是一个当昏君的料。”

    “也就是说,我的对手就是他们咯,几个教派?”

    “你答应了?”嬴世眼睛一亮,“我就知道先生你来到了帝都就不会抛弃我的,果然没有交错你这个朋友。”

    “滚,我只是想要一个合理的身份罢了,你确定不会有人突然冒出来跟我为难吗?”

    “不会,刚刚经历了一场肃清神仙散犯人的大杀戮,就算是有人对你心怀恶意,想来他们也不会在这个特殊的时候去找你的麻烦,绝对会被当做出头鸟被干掉的。”

    “而这一段时间,也足以让先生你隐藏下来,或者说积攒势力了。”

    嬴世嬉皮笑脸:“而我呢,则会在明面处搅浑水,每天在朝堂上搞事情,尽量将水弄得跟泥塘一样浑浊,让我们更好行动。”

    “行,具体的细节,以后再议,我要的东西呢?”财仙王摆了摆手,示意将这个话题揭过。

    “因为现在山河庙堂被你还有庙祝给干掉了,你的爵位还有官职也等同于消失了,不得不说这样一来给你安排一些东西也方便了很多。”

    “你的新身份就是刑部尚书直接管辖的‘暗门’的主管,刑部尚书是我们的人,他直接管辖等于这个部门是在我的眼皮底子下面运行的,不用担心信息泄露的这种问题。”

    嬴世耸了耸肩:“这个部门平时也不用你去干什么事情,只要上任的时候去露一露威风就好了,具体的有你的副手去做。”

    “那个副手是由刑部尚书亲自安排的,算得上是一个亲信,用来给别人看成是‘尚书对主管的制约’的,对你的身份也是一个极好的掩护。”

    “这是刑部所修炼的法门,类似于一种锤炼精神以及肉体的辅助功法,算是你这个档次的刑部官员能够接触到的,相信以先生您的聪明才智,应该能够很快学会吧。”

    嬴世递给了财仙王一卷竹简:“这是为数不多的几本由几位级别很高的传功师临摹下来的,比较让人容易入门。”

    “我听周惑歧说过你们六部的一些神奇功法,这刑部的有什么特殊的吗?”财仙王接过了那卷竹简,并没有先修炼,而是询问起了嬴世。

    “主要来说,以你现在这个官职的级别,暂时还接触不到那些比较奇妙的作用,所以你省省吧,这卷功法主要是给那些寒门出身的人修炼的,作用还算不错。”

    嬴世接着说道:“里面的一些东西配合着刑部的这种‘工作环境’,比较有利于他们的修为提升,甚至能够保护他们的心神,维护他们的‘身心健康’。”

    “也就是说你拿了一部老年养身功法给我?”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嬴世从一旁拿起了一个果子啃了两口。

    财仙王眉头挑了挑,翻开竹简随便扫了一眼,里面的功法运行路线便熟记于心。

    没过多久,一股铁锈色的气流从下到上缭绕全身,在财仙王的脸部凝聚成了一个狰狞的鬼神面具,仿佛贴在了脸上一般。

    原本这个地方存在着的是一种从空中楼阁那边传染过来的那种“舒适”、“享乐”之类的气息,但是这铁锈色的气流一涌动,整个区域就像是被人用武器架在脖子上一样,充斥着一股压抑和绝望。

    “建议你不要用这一套功法去打家劫舍,因为六部的功法之中,除了最高等级的那种,已经都是公开的秘密了,用这个东西去找麻烦无异于告诉人家你的出身。”

    嬴世懒洋洋地说道:“别把他们当成傻子一样招呼,说什么反其道而行之,转移他们的视线,真要到了那个时候,白的也会被说成是黑的。”

    “你当本座是三岁小孩不成,这都要你来教?”财仙王冷冷地瞥了他一眼。

    “我不怕你是一个三岁小孩,因为就算是一个三岁小孩我都能够有信心把他调教成为一个老狐狸,但我怕你是一个神经病。”

    嬴世苦笑道:“我怕你一个生气就把我这帝国几个大家族给全部杀个干净了,如果真的出了这样的问题,你让我从哪里找人去管理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