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七章:入驻帝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重狱锤,难道讲述的就是这么一个故事吗?”风无缺若有所思地打量着自己手中的一枚戒指,“先生,这里面你是不是加了什么特别的作料?”

    “没错。”财仙王点了点头,“但凡是拿到了一枚戒指的人,都会被上面的一种特殊的精神扰乱所影响,日后也会对于戒指上面的图案有着下意识的抵触。”

    “无非就是求一个改变罢了。”财仙王淡然道,“山河庙堂下属的神功传法师,以及各个派系的人物,放在大陆上面都是数一数二的存在,该有的预防还是要有的。”

    财仙王说话的时候并没有避讳,早就凑过来的庙祝在一旁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眼中闪过了一丝喜色,忙不迭地跑去“勒令”某些人拿一枚戒指。

    除开了那些对山河庙堂有着不舍之情的老人们,有一些人也是当着各个大人物的面上取走了一枚戒指,做个样子,以示自己是一个不忘本的人云云。

    但是如果被他们知道了财仙王在里面动的手脚的话,不知道会不会哭出来。

    “下一个问题,我们是不是又无家可归了?”风无缺举手。

    “如果先生你们不嫌弃的话,可以跟我返回周家。”周惑歧在一旁说道,“我家的根基就在东部帝国的帝都,只是本家听从圣上调遣来到了山河庙堂里面而已。”

    “去了周家,我能够保证先生不会受到各种形式的身份盘查,我周家立族多年,该有的威严还是有一点的。”

    “那我呢我呢,我能够得到什么好处?”风无缺插嘴。

    “你?”周惑歧嫌弃地看了风无缺一眼,“除了你之外,其他几个都好说,你就在温饱线上下徘徊就好了。”

    司徒守拙阴沉沉地笑了两声,显然很是赞同周惑歧说的话。

    “切,难不成凭我的实力还能饿死不成?”

    “好了,别闹了,我们去帝都一趟,看看情况再说。”财仙王皱了皱眉头,“看来这次要面对的就是那帮家伙的大本营了吧。”

    叶妖他们笑嘻嘻地跟在了财仙王的后面,就算是他们的大本营又怎么样,有面前这人,还怕有什么样的风雨能够吹倒他们吗?

    庙祝眼中的余光一直在观察这边,看到了财仙王他们离开之后嘴角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尊敬的仙王大人,感谢你以一个外来者的身份亲手葬送了山河庙堂,也请你,为整个东部帝国带来些许的改变吧。

    拜托了!

    远在帝都,中年男子看向了老白:“第一天丑的身份弄好了没有,听庙祝说他快过来了。”

    “已经快了,保证能够在明天之前弄出来,现在只能够祈祷某些蠢才不要在第一天就去招惹第一先生了吧。”白姓老者摇头苦笑。

    “本来在这身份办理的时候还有些许阻碍,有几个人硬是卡在了那里磨洋工不出力,不过已经被处理掉了。”

    “贼心不死啊,这帮人。”中年男子叹了一口气,“这就是我要把第一天丑请过来的目的了。”

    “你们真的认为,第一天丑能够把那些人全部压服,或者说是处理掉吗?”白姓老者忍不住反驳道,“东部帝国的情况可不是山河庙堂能够比拟的。”

    “我可不知道,这也不是我一个人能够决定得了的。”中年男子嗤笑,“还是要看那位的意思。”

    “这就是东部帝国的帝都,看起来很不错嘛。”传送阵的光芒闪烁,财仙王一行人的身形出现在了帝都城外。

    风无缺手搭凉棚,看着那几乎有四五百米高的城墙惊叹道:“这种级数的城墙,是不是专门用来防范异族的?”

    “没错。”

    周惑歧很是满意于风无缺眼中露出来的一丝丝震撼之色:“这是帝国耗费了极大的人力物力才制造出来的‘混元如一不破坚壁’,是在建国初期用来防范异族进攻的。”

    “至于现在么,大概能够算一个旅游特色吧。”周惑歧歪了歪嘴,对于其中的转折有一肚子的话想要说。

    “城墙不错,就算是一支完全由古老者组成的军队,只要人数不过万,在短时间之内是拿不下这城墙的,更别说里面还有一些神奇的妙用了。”

    司徒守拙和叶妖翻了翻白眼,那不就是乌龟壳的意思了么,上万的古老者,就算是两个大陆也不见得能够轻易凑的出来吧。

    “别说那么多了,进城再说吧。”周惑歧打断了明显走偏了的话题,对着守城士兵亮了亮自己的令牌,带着财仙王等人进入了帝都内。

    “帝都分为了内外两城,内城又分为了朝城还有皇城,讲实在的我进去过一次,如果不是有人引导我,早就绕晕了。”

    周惑歧说道:“外城就跟普通的城池没有什么两样,无非就是大了一点,越靠近内城的方向地价越高,差不多就是这么个样子。”

    风无缺看了看周围,突然有一种想要给周惑歧一巴掌的冲动——你这叫“跟普通城池没有什么两样”?

    跟西方大陆的审美观不太相同的一点,东方大陆的历史衔接度极高,没有出现过断层的现象,从上古传过来的建筑风格保留至今。

    而随着魔导器的技术逐渐提升,一栋栋高楼也是平地而起,但是又在那些脑子里充满了艺术细胞的建筑师的操作下保留了最原汁原味的古风。

    而就在那些店铺里面,一个个脸上带笑的员工们脚上带风,热情高涨地奔走于顾客之间,身上穿的料子也是那种中等级别的布料,用在一般员工的工作服上也是足够奢侈了。

    和他们一道进来的不乏有一些从其他地方过来的外国人甚至是其他大陆的来客,都在用自己的语言或者说是不太熟练的东部大陆语在惊叹。

    “天哪,这是诸神的天国吧。”

    “赞美至高的神灵,感谢他们让我来到了这么一个美丽而富饶的地方。”

    “......”

    风无缺等人的灵识十分敏感,自然看到了那些帝都的人眼中闪过的一丝不屑以及持续不止的那种看乡下土包子的眼神。

    “懂了吧,为什么要让你们淡定一点,因为本少爷丢不起这个脸。”周惑歧摇了摇头,“总有一些其他人大呼小叫的,帝都的人最看不起的就是他们。”

    风无缺耸了耸肩,这句话估计就是说给自己听的了,司徒守拙还有周惑歧两个人作为“本地人”自然已经看惯了这种风貌,对于叶妖而言,这种先天不凡的生物血脉之中的景象估计比这个要震撼。

    财仙王么,他不毒舌狠狠地贬低这座城周惑歧就觉得自己可以烧高香了。

    “那么周大少爷,请问我们要住在哪里?”

    “你们自己选咯,国宾馆,或者是我家都可以,反正先生万贯家财,就算是要买一大间庭院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现在情况不明,我们还是住你家吧,等那边出个结果再说。”财仙王思量了片刻,决定道。

    人生地不熟,无论是国宾馆还是自己购置房产都可能会被那些有心人追过来烦人,相比之下住在了周惑歧的家里面好歹有一套完备的防备体系。

    自己将那门功法传给了周家,而周惑歧现在名义上还是自己的弟子,有了这两层身份,想必周家也不会对自己太过于“特殊关注”。

    “那行,哦对了,你们要不要在路上买一点特产什么的,要不然我就直接雇佣一辆马车回家了,这样还快一点。”

    为了节省时间,周惑歧直接通过了传讯玉佩叫来了一辆豪华的大型马车,将几人拉到了一栋极其靠近内城的府邸面前,马车之外已经有了排列整齐的下人们在等候。

    “恭迎少爷回府!”

    财仙王轻轻地仰了仰头,示意周惑歧先下去处理一下。

    正当他打开门的时候,外面的下人们又同时高声道:“恭迎第一先生!”

    周惑歧一只脚悬空在了门外,顿时感觉自己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想那么多干什么,下去吧你。”风无缺一掌推了过去,“帮”了周惑歧一把,财仙王轻咳一声跟在了后面。

    “周家也是消息灵通。”

    见到了门前的两位中年人,财仙王不由得低声对周惑歧说道。

    “呵呵,这帮老家伙,居然没有跟本少爷说这茬。”周惑歧脸上带笑,心里早就将自家的长辈们骂了一个遍,这么一搞,先生会不会觉得自己的家族别有用心啊。

    一个家族有其他的声音很正常,但是面前这位,他们周家真的惹不起啊!

    千万别!

    “别慌,好歹是你的家人,本座可不是那种滥杀无辜的人。”财仙王拍了拍周惑歧的肩膀。

    “小祸害,回来了?”一位中年人冷哼一声后没有搭理周惑歧,而是对着财仙王拱了拱手:“见过第一先生,鄙人周海夏,这是我的胞弟,周峦东,犬子给您添麻烦了。”

    两人重重地对着财仙王行了一礼,财仙王没有算错,无论是那珍贵的无属性功法,还是周惑歧的《天地开演法》,在他们的心中无一不是神奇而珍贵的存在,行这个礼也是无可厚非。

    财仙王回了一礼,然后就被周惑歧拉去自己的庭院里面休息去了。

    “真是好久不回来了,还是我懂你吧,先生。”

    周惑歧眉飞色舞,他知道财仙王不习惯这种繁琐的表面礼节性问候,所以直接把自己“祸害”的本色给发扬光大,直接将财仙王给拉了出来。

    “不错,给我说说吧,以你自己的势力,究竟能够从私人方面给我多大的助力?”财仙王凝视着周惑歧。

    “作为你们周家的下一代传人,或者说是家主,应该有一部分的势力是被你自己牢牢地掌握在手中的吧,排开你自己的家族势力,我需要一些基层性的势力。”

    “属于我自己的下属三十五个商铺,还有一众死士,至于朝堂上的话就不用考虑了,父亲说东部帝国的朝堂太过于复杂,暂时不让我去掺和这些事情。”

    周惑歧顿了顿,似乎在回想自己的势力布置在哪个地方:“这些商铺主要布置在了外城的一些繁华地段,有一些已经改装成了豪华酒店或者说小酒馆,方便接受信息。”

    “你对你的家庭很重要。”以财仙王的能力,足以轻松地算出这三十五个商铺所带来的直接经济利润以及间接的某些收益。

    再加上周惑歧久居山河庙堂,很多年来都不会有培养属下或者说死士之类的花费,这么多的收益,多年累积下来绝对是一个很庞大的数字。

    “原来你这周大少爷那么多钱是这么来的?”风无缺瞪大了眼睛,想起了当时第一次见到周惑歧的时候他浑身的样子。

    “我们关系这么好,要不要分我一点,我不贪心,只要十几个商铺就好了。”

    “我送你一件柴房,自己发展一下吧,我相信你可以霸占帝都商业圈的。”周惑歧的眼神在风无缺厚如城墙的脸皮上面深深地划了一刀。

    “先生,你这次来帝都,就意味着你答应了?”

    “废话,不然我怎么找到一个合适的身份,而且足足有五件你们所说的神物,我白痴了才不去。”财仙王目前已经在考虑自己的那一份清单了。

    有了一窍清风这一件强到不讲道理的超级增幅器,自己留下来的什么法器啊秘宝啊之类的东西就暂时不需要了,说不准某些消耗性的法器秘宝已经被东部帝国用于开疆拓土了,山河庙堂的先天净水就是一个例子。

    “但愿里面有一些我能够用得到的东西吧,不然的话我这次做个生意不就白搭了么,还给自己拉了一大把的仇人。”

    财仙王叹了一口气,不是他自吹自擂,就凭这帮人的修炼文明发展水平,能够弄得懂自己的那些功用性的法宝怎么玩才是奇怪了,那么剩下的就是那些一次性的了。

    没有丝毫的难度,就算你随手把那些东西给扔出去,也能起一点效果,最差也能砸伤个花花草草什么的。

    “但愿能够有个好结果吧。”他眯了一下眼睛,已经听到了外面太监的高喊声。

    风无缺等人大大方方地半跪下来,凸显了财仙王一个人杵在那里站得稳稳的,宛如鹤立鸡群,众星拱月。

    “陛下有旨。跪迎——”

    传话的太监冷眼看着财仙王,自己都讲话讲的那么清楚了,都该有点反应了吧。

    财仙王干脆地拿出了自己的天机封尘令晃了两晃。

    “奉天承运皇帝,昭曰......”

    能够被委任来通传圣旨的不愧是见过世面的,面色都不变一下就直接念了起来:“封天丑先生为世袭侯爵,爵号日后再议,赏金万两,府邸一座,绫罗绸缎若干......”

    “另,需进宫面圣,以决官位。”

    太监收起了圣旨,脸色也变得谄媚起来:“请吧,先生。”

    人前和人后,这位自然能够分得清楚,手持天机封尘令的人,就算是当朝的几位宿老,都是要小心巴结的存在。

    财仙王一愣,现在进宫面圣?

    周惑歧等人也是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一下天色,这昏黄的天色,如果没有算错的话,现在也应该是退朝的时间了吧,难道我们的皇帝陛下已经敬业到了这个程度?

    这位太监一开始也是有点迷糊,显然对于这一道不怎么符合皇城的作息时间以及各种禁令的圣旨不怎么摸得着头脑。

    但是现在看到了这位手上的天机封尘令,这位已经能够自圆其说了,手持这种比尚方宝剑还更加珍贵更加高级的令牌,想必是有什么要事要和皇帝商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