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百一十五章:罪典出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财仙王到现在也并不知道自己的决定是否是正确的,如果气运真龙身体之内的神灵气息被拔除了,多半会再次拒绝长公主得自于璀璨教堂的那种秘法沟通。

    这样的话作为几次搅了人家计划的超级搅屎棍,长公主肯定会发动自己手下的大部分力量来把自己给揪出来,趁她还对那些招揽来的人有控制力的时候把自己这个威胁给干掉。

    他自己有自信长公主找不到他的一根毫毛,但是这样大范围的搜索一定会把他为数不多的信息给暴露在世人的眼前。

    一个长公主可能对它不会有什么威胁,但是财仙王不止招惹了她一个。他的敌人都不是傻瓜,多半能够猜到他这位第一天丑和那位西方大陆的小店老板有关系。

    “看来得尽早了啊,给自己一个比较好交代的身份。”财仙王的神色变得庄重起来,“有些事情,做了就不能后悔了。”

    “天地道则束众生,燎原星火冲霄起!”

    财仙王手中的混天迷神符脱手飞了出去,融化成了一道道黄红色的气流,和那些原本就在气运炉子之中的气流融为了一体。

    以混天迷神符的众生之力为引,辅以天地之间的先天权柄——神灵的气息,调和阴阳,汇聚道则,以众生之力为饵,触发天威,终成宝物。

    “出世吧,虽然只是一个阉割版本的。”财仙王负手看去,脸上带笑:“这可是上辈子我的法宝之一啊。”

    “天条罪典。”

    气运所化作的炉子尽数融入了里面的气流,化作了一种“亮眼”的漆黑色彩,气体分化出了一小部分,凝聚成了一根毛笔状的物事。

    轰隆隆的雷声响了起来,仿佛天地都在因为某种可怕东西的出现而震怒。

    “来吧!”

    财仙王大喝一声,雷霆应声而降,连带着将他也吞没了进去,天道气息震怒,再次变作了那个视万物于刍狗的至高天道。

    大胆凡人,怎敢让这种气息与先天权柄交织,怎敢引诱先天权柄堕落,毁灭阿林大陆世界根基!

    财仙王的右手挡在了自己的头顶,暗金色的衣袍为自己挡住了大部分的雷霆,偶尔有一些其他色彩的雷罚突破防御打在了他的右手上也只是有一点麻痹的感觉。

    而在这就像是无穷无尽的雷罚之中,一股微弱的,代表着勃勃生机以及至高至大,尊贵无比而又平凡如尘的气息传了出来。

    虽然微弱,但是却坚韧无比!

    天道气息犹豫了,因为从这股气息里面,他找不到什么堕落的力量或者说是令他感到恶心的力量,反而是越感受这股气息,阿林大陆的天道气息就处于一个增强的状态。

    七界之中,一个老头子紧闭着的双眼突然睁开,感受到了那股熟悉的气息,不由得略微有些惊讶。

    “财神这家伙,又把天条罪典给炼制出来了?”

    而更远之处,仿佛不在一个维度,不在一条时间长河所管辖的地方,一个个浑身道则生灭归于一体,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各族生灵也同时感应到了这股令他们颤栗的波动。

    “天条罪典,判天毫。”

    “仙王大人,还活着!”

    “这才是你该存在的地方,去吧。”暗金色衣袍之中飞出了一道黑白交织的细小光柱,笔直落入了未成形的宝物之中。

    黑色的光芒大亮,甚至压制住了岩浆的色彩,无穷无尽的漆黑之色照亮了这一个地方,让人感受到的不是紧张和不安,反倒是永恒的安宁与祥和。

    宝物逐渐凝形,财仙王看着天条罪典,回想起了当年这玩意儿出世的时候,一帮老朋友不信邪,被他用这个东西狠狠地收拾了一顿。

    一卷黑黢黢的竹简一样的宝物感应到了血液之中的联系,和那根浑身黑白交织的毛笔自动飞到了财仙王的面前,悬浮在了胸前,表达出了自己的亲近之意。

    天条罪典还有判天毫,乃是诸天万界之中“法”这一脉大道的“后天众生至宝”,虽说其中的众生堕落的气息以及先天权柄的力量会勾动天地之力降下惩罚摧毁这件宝物。

    但是天留一线生机,无尽的死寂之中自然留有着一丝余地,有了那一道气息残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代表着天地承认了这一件法宝。

    反之,有了这么一件众生承认,天地承认的法宝,他存在的意义比所谓的那些“受命于天”的法宝还要强出很多,因为这是由不同的力量共同承认的,在破灭之后的一线生机。

    之所以天地能够从那股气息之中感受得到能够让他增强的某些因素,就是因为这件法宝相当于一座桥梁,连接了天道与众生。

    天道高居无穷高处俯察世间,视万物为刍狗,掌握平衡固然是一件好事,但是错就错在了阿林大陆有一群有自己独立思想的神灵。

    或许是为了他们自己的利益,哪怕阿林大陆的天道孕育了他们,他们也没有为他们的“父母”做奉献的觉悟,而是用作了自己身上,并没有反馈天道。

    神灵应运而出,维护天地的发展,本该受到天道奖赏,然后又反馈到天道之中,是一个近乎于双赢的局面,但是这种情况却出现了岔子。

    如果将天道比作了一个正常人的话,那么阿林大陆上的神灵就是在这个正常人的眼睛还有耳朵上做了一点手脚,让他只能够按照这最为朴素的本能行事。

    而财仙王炼制出来的这一件法宝,就相当于用一种十分粗暴的方式把神灵们设下的阻碍给弄开,并且给天道另一种能够体悟红尘的方式。

    昔日的诸天万界,天条罪典出世的时候,天地之间的混乱肃然一空,星斗摇曳,代表着“法”大道的先天神灵借此出世,护佑世间的生灵们。

    无数走入了歧途的魔门高呼原来如此,真正的体悟到了先天古魔大道,走上了他们的正途。

    那些财仙王说过的不信邪的老朋友们,被天道借助了自己还有法宝的手,狠狠地收拾了一顿,从此以后差点把天条罪典当做了祖宗那个级别的存在。

    而在那个老头子所统御的地区,他一时不察被天条罪典的力量给扫了一遍,除了他之外,近乎所有的修炼者练气士等等统统被削减了三成的修为还有寿元。

    甚至于一些修炼的道路本就和这相矛盾的修炼者们,直接被气息扫到,打落凡尘,化作了一抔黄土,身死道消。

    “某些人无法无天的时代,应该结束了吧。”财仙王大笑道,“依靠神灵的力量拉动天地之力胡作非为,这种教堂专属的力量时代即将被限制,哈哈哈哈!”

    一声巨响过后,白金色的斗气突破了那些碎裂的金属块的限制,长公主一张杀气四溢的脸出现在了财仙王的面前。

    “你居然闯入了勒布登帝国的镇国法阵的关节点之一,去死吧!”她身后的魔法师们早已准备好了的大威力魔法也同时爆发出了夺目的光辉,凝聚成了一道好像要吞噬财仙王的光柱。

    “就你们?”财仙王拿起了判天毫,在天条罪典上面点了两点。

    “将神灵的气息引入人道之力,祸乱人族,此罪一也。”

    “手掌大权,不思拨乱反正,此罪二也。”

    “当有天雷降世,化作重重山峦,镇压尔等!”

    财仙王的身体虚化,那些魔法包括长公主的拳头全部穿过了这道身影打向了身后的岩浆。

    “不用远送了,你们就老老实实地受死就好了。”

    就在财仙王的虚影消失的一瞬间,长公主他们头上打进了一道光泽,伴随着而来的还有着小块的,已经碎裂了的金属,上面有着一道道细小的电弧。

    在长公主他们惊恐的眼神下,一座蓝紫色的大山从天而降,仿佛天地之间有无名之人手捧这一座山轰砸而下,要将他们镇压于此,永受雷霆的惩戒。

    “太小看我了。”长公主二话不说的就激发了她身上的一根叫做“银光树神守护”的教堂卷轴,是他这个等级一等一的守护神力符文。

    一根歪歪斜斜的树枝窜了出来,她张大了自己的嘴巴,似乎不能够相信这是真的。

    他以前也不是没有用过这种守护卷轴,但没想到的是居然变成了这个样子。

    以前使用的时候,难道不是银光大放,然后一颗散发着银光的大树出现,然后有一种让在这之下的人拥有一种极为舒心的安全感么。

    现在这根树枝,长公主觉得她自己稍微用一点力就能把它给掰断。

    雷山降下,这么一点时间之内也只够他们结成了一个简单的魔法阵抵挡在它的面前。

    “没用的,天条罪典的力量代表着的是‘规则’,而在规则之外,又有其他的力量作为了补充,简单来说,你们的力量挡不住的。”

    财仙王周惑歧他们看着在雷山之下苦苦挣扎的长公主一众人等,摇头笑道:“现在终于能够看到长公主下一步的能力了,看看教堂给他的那个秘法到底是何许存在。”

    风无缺皱了皱眉头:“原来先生你做这些是想要把那个什么秘法给逼出来么,这一次的手段会不会太过招摇了一点呢?”

    “不是,我想看看那个秘法也只是临时起意而已,并不在本次计划之内,或者说想要见识那个秘法我有好多种其他的方法能够使用。”

    财仙王摇了摇头:“这一次也就是那条气运真龙的力量有点特殊性,所以发现了我的一点点力量的来历,而且他的‘身体’里面还有着所谓神灵的气息。”

    “天时地利人和,我这才决定找一处力量极其庞大的地脉,用于炼制这一本天条罪典。”财仙王拍了拍手中的竹简,“也算是本座运道好,在以前就将混天迷神符给做了出来。”

    “如今他们的力量融为了一体,更胜以往,对于我找回自己的后手更有帮助了。”

    周惑歧好奇道:“先生,这个法宝的效果是什么,给我们演示一下呗?”

    财仙王看了他一眼,然后一指,判天毫从竹简里面飞了出来,毫尖沾上了点点黑色的墨迹,在周惑歧的脑袋上面写下了一个符文。

    “混沌道则符文,属于最古老的,但是又处于不断变化和容纳的符文,无论是是用什么语言的人都能够看懂或者说是意会的古老文字。”

    风无缺喃喃道:“这个符文字迹好像在《三奇论》里面提过,好像是‘女’?”

    周惑歧的脸色一变,然后他看着叶妖司徒守拙他们几个的嘴巴不断扩大,大有一种想要把他们自己的嘴巴张到最大裂开的架势。

    “啧啧啧,女大十八变,周惑歧已经过了这个年龄了。”风无缺丝毫没有什么男女授受不清的概念在心里面,或者说在他的心里周惑歧还是一个能够提着长剑大杀四方的汉子。

    他对着周惑歧的脸蛋捏来捏去,仿佛是看到了什么新奇的玩具一样,而后者现在还处在了一个脑袋傻了的状态,难以反应。

    呈现在他们面前的完全就是一个短发的假小子,就是那种想要追求自由然后女扮男装出去闯荡江湖的富家少女的打扮。

    “呃,不过这位离家出走的少女好像忘记了束胸。”司徒守拙做出了客观的评价。

    周惑歧很是崩溃地低下了头,看到了自己的胸前衣服被撑了起来,然后看到了面前的风无缺一脸不怀好意地视线往下移动,停在“她”脸上的手好像也有所异动。

    “风无缺!”

    烽火延绵剑法使出,逼退了那位好像化身变态了的风无缺,周惑歧转过身去看向了财仙王,一脸不给个解释就和你拼命的架势。

    “天条罪典的力量,就是规则。”财仙王解释道,“这个词的含义很丰富,以后再给你解释吧。”

    “这不是解不解释的问题。”周惑歧怒吼,然后崩溃地听到了自己“宛若黄鹂鸣叫的空灵声音”。

    “赶紧把本少爷变回来!”

    财仙王摊了摊手:“其实你应该自称‘本小姐’。天条罪典刚刚炼制出来,我还没有完美地掌控这件法宝的力量,有太多的地方需要沟通,你多多担待吧。”

    多多担待?

    那不就是让他继续保持着这种样子的意思么!

    “以后多多关照了,惑歧姐姐。”风无缺一脸正经地胡说八道。

    财仙王继续关注长公主这边,后者的身上正在散发着一道道微弱的白光,隐藏在了她全身上下那些白金斗气之下,要不是财仙王对气息极其敏感,估计还看不出来。

    “原来如此,只是一种神智上的沟通么,除了神灵气息的侵入之外,气运真龙那边还是占据了主导地位。”

    感受到了气运真龙那边传递给自己的消息,财仙王点了点头,现在自己还没有恢复到那种能够将感知延伸到真龙体内进行体悟的精细度,没有办法判断出这秘法最为本质上的东西。

    “不足为虑。”

    财仙王失去了对这个秘法的兴趣,有了自己的帮助,气运真龙现在已经能够将神灵气息抗拒在外了,等到再过一段时间,他就能够找一个理由排斥这个秘法,璀璨教堂的算盘也这么破碎了。

    “是时候回去了,到时候还可以让周惑歧的本家那边给我准备一个好一点的身份,还可以请庙祝还有他的帮忙,就这么定了。”

    财仙王一脸轻松地将周惑歧等人扔上了变得巨大的天条罪典上面,掐了一个隐秘法诀穿过了法阵,大摇大摆地朝着东部大陆的方向飞了去。